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贝别蹭了我硬了H 冷淡受被迫打开双腿

2021-10-23 08:36:1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张汉卿眼睛突然一亮,进了书斋,大着嗓门道:“掌柜的,掌柜的!!!”

  掌柜的正在柜台上打盹,被张汉卿一嗓门给吼醒了。

  掌柜的仔细看看张汉卿,半天才恍然道:“原

张汉卿眼睛突然一亮,进了书斋,大着嗓门道:“掌柜的,掌柜的!!!”

  掌柜的正在柜台上打盹,被张汉卿一嗓门给吼醒了。

  掌柜的仔细看看张汉卿,半天才恍然道:“原来是张童生啊!你不是去云顷国了吗?怎么回来了?”

  张汉卿立马挺直了腰杆儿道:“凌王代表云顷国来拜会齐皇,我作为云顷国国家书局总编辑,此次回来负责传承云顷国的文化。”

  掌柜的挑起大指道:“张童生、不,张总编辑真厉害!”

  夸完以后,掌柜的故意翻着账册不说话了。

  张汉卿脸皮厚的问道:“那个,掌柜的,去年我不是让你帮我代卖一本话本子吗?卖得咋样了?”

  掌柜的就怕张汉卿是来要银子的,所以压根就没往上面提,没想到张汉卿腆着脸先提了,掌柜的只好答道:“你那本书,没卖钱,当添头送人了。”

  张汉卿皱着眉头道:“没卖钱?这本书光纸张钱就值二百文钱了,怎么可能没卖钱?你诓我吧?”

  掌柜的愤然道:“张童生,咋俩合作多少次了?我的为人你还信不过?好好好,我告诉你,是凌首辅的手下来买的,你去找凌首辅要钱去!!!”

  掌柜的以为自己只要报出买主名字,张汉卿就不敢去了。

  哪成想,张汉卿甩袖子就走,大有去要钱的架势,掌柜的立马慌了,忙扯住了张汉卿的袖口道:“我的活祖宗啊,你还真敢去啊?我跟你说实话还不行吗?一共拿走了二十五本话本子,一共给了三十两银子,我给你书钱,成不?”

  掌柜的赶紧拿出一两银子,给了张汉卿。

  张汉卿看着手里的一两碎银子, 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掌柜的。

  掌柜的狐疑道:“我的张大官儿,你还要干嘛?”

  张汉卿郑重道:“账不对啊。二十五本书卖三十两银子,一本书就是卖一两银子两吊钱,咱们的老规矩是我九你一,你扣下提成钱一吊钱二十文,还得给我八十文钱。”

  掌柜的顿时瞠目结舌,没想到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云顷国什么国家书局总编辑的张汉卿,连区区八十文钱都不放过。

  掌柜的拿出一吊钱扔给了张汉卿道:“张童生!我再给你一吊钱,多余的二十文钱不用给我找了!!!”

  张汉卿却不同意,把一吊钱拆开,数出二十文钱给了掌柜的道:“我堂堂云顷国国家书局总编辑,岂能占你一个大齐普通百姓的便宜,给,必须给。”

  掌柜一脸生无可恋的收下了二十文钱。

  张汉卿仍旧不放过他,从竹箱子里拿出六本书来,放在了柜台上道:“掌柜的,老规矩,书放你这代卖啊,卖多少钱你定,老规矩,你一我九,书不够卖了找我,我再写,我就住在、住在.....”

  张汉卿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找到住处呢,转而说道:“还是我明天来取吧。”

  生怕张掌柜拒绝,张汉卿大步流星的走了。

  掌柜气恼的摊开书册,发现书名是:《云顷开国纪事》、《云顷国法典》、《云顷女权》。

  每本书两本,一共六本。

  掌柜翻了下里面的书页,喃喃自语道:“ 姓张竟然不写话本子、改写这些东西了?难道他真是什么总编辑?只是这种书,在大齐国卖得出去才怪!!”

  刚把书放下,突然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问道:“掌柜的,这三本书怎么卖?”

  张掌柜诧异的抬头,见问话的是一个水灵灵的姑娘,看穿着,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小姐。

  张掌柜忐忑的伸出了一个手指头,意思是一肉银子一本。

  姑娘笑道:“十两银一本啊?这三种,我每种买一本,给你银子。”

  姑娘递过来三十两银子,张掌柜懵逼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完全没想到这么快就卖出去了,而且,貌似,价格还不算低。

  姑娘走了,掌柜的百思不得其解,想着难道张童生有什么写书秘诀,知道什么书好卖?

  掌柜的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搬了一张长条桌在门口,把这三本书摆在了外面,自己亲自站在外面,想再撞一撞大运。

  不久,又有两个姑娘经过,与刚才的那个姑娘不同,这两个姑娘一身戎装很是飒爽,看方向,应该是奔前面的打铁铺子路过。

  其中的一个姑娘无意间瞟了桌子上的书名,立即扯住了身侧急匆匆走的姑娘道:“静婉姐!!”

  静婉皱着眉头道:“娘娘还等着咱取飞镖呢,哪有功夫闲逛?”

  姑娘辩解道:“静婉姐,你快看看书名!!”

  静婉看了下书名,顿时无比震惊,万万没想到,在大齐的地界上,竟然会出现《云顷国开国纪事》、《云顷国法典》、《云顷国女权》这种书。

  如果里面写的东西是真的,可实在是太珍贵了,这写书的分明是大齐的细作,应该给记一功才对!!!

  静婉忙问道:“掌柜的,咱们大齐的地界上怎么可能有云顷国的书,这里面写的东西,是胡编乱造的吧?”

  掌柜的一听急了,立即辩解道:“姑娘,你可以不买我的书,可不能置疑我的书!知道这书谁写的吗?就是云顷国国家书局总编辑张汉卿写的,你看看这儿......”

  掌柜的指了指书册的右下角,盖着一方印章。

  静婉一脸欣喜道:“这书,多少钱一本?”

  掌柜的内心忐忑 ,表面却镇定道:“十两银子一本。”

  静婉爽快的扔下三十两银子,把三本书全拿走了。

  掌柜的心里简直惊起了惊涛骇浪,自己这么不看好的书,只一个时辰不到,就卖出了六十两银子的高价,还不包括十两银子的赏钱。

  掌柜的欢声雀跃,立即前往官驿署,他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张汉卿,顺道看看他手里还有没有这三本书了。

 文学

再说林至清,买下张汉卿的这三本书后便前往了凌府。

  凌卿玥和褚香菱都在府中陪着凌王呢,至清直接到了会客厅,一家人一起聊天。

  香菱把林至清拉到身边,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嫣然一笑道:“胖了,也精神了。”

  林至清调皮的回敬香菱道:“胖了,也精神了。”

  香菱本能的捂着小腹道:“我的胖,跟你的胖可是两码事,我是孕胖,你、是幸福胖,听公爹说,张汉卿来求亲了?姑丈答应了没有?”

  至清的脸立即红透了,不好意思的把张汉卿来家里求亲的事给说了,懊恼的对舅舅凌王道:“舅父,张公子的为人你最了解了,你可得帮帮他。”

  凌王笑吟吟道:“是让我帮他,还是帮你?你不是已经认定了他,非他不嫁吗?只是你越是这样,你爹越是生气。”

  林至清不明所以道:“我爹为什么生气?”

  香菱接过话茬儿道:“当然生气啊!就好比自己养了多年的花,好不容易等开花了,却被一个呆子连盆带花一起给端走了。最可气的是,这盆花还是一朵向日葵,把端花盆的人当成了太阳,整天围着人家转,原主人自然心酸啦!!!”

  大家伙一怔,随即被香菱的形容给逗笑了,觉得这个比喻太契合实际了。

  林至清更加窘迫了,随手把手里的书册塞在香菱的怀里道:“表嫂不好,净调侃我,我和张公子可清清白白着呢,丝毫逾矩都没有,私下里都不见面的。”

  香菱展开书册,看着熟悉的笔迹和墨宝,向林至清挥了挥手里的书道:“私下里没见面?那这三本书是怎么得到的?上面可署着张汉卿的名字呢?你不会是去偷看张汉卿吧?”

  林至清再次闹了个大红脸。

  香菱不再逗趣他,错愕了翻看着三本书。

  发现里面有很多现代的影子,心知肚明,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苏百顷口述,张汉卿所写。

  只是,这么规范性的典籍似的东西,怎么可以带到大齐国来?张汉卿就不怕被云顷国当做细作给处理了?

  香菱把书递给了凌卿玥。

  凌卿玥拿过书册,仔细看了半天,最后对林至清道:“至清,这三本书,是你从云顷国带过来的?”

  林至清摇了摇头道:“是张公子拿回来摆在书斋里让卖的,应该是凑聘礼吧!怎么了?不行吗?”

  见大家脸上一片肃然,林至清意识到可能有什么问题,忙把话拉回来道:“是、是我,是我拿回来的,不关张汉卿的事......”

  凌云瞟了一眼书册,微微一笑道:“大家都别紧张了。这件事也不必瞒你们,这是万岁爷特准让拿来大齐国的,不仅大齐国有,就连北胡、西周等国,全都有。”

  香菱一脸狐疑,不明白云沐白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凌卿玥则沉吟良久,半天才舒展了眉毛,向凌云挑了挑大指道:“云皇招法高明。”

  香菱诧异道:“为何高明?不是泄露了云顷国的国家治理办法吗?”

  凌卿玥笑道:“你刚刚不是说向日葵吗?这三本书,就像阳光,会引无数人向往,等着吧,一个多月后云顷国海船回归,载的可能不是货物,而是-----人。”

  香菱惊讶的捂住了嘴,瞬间明白了,云顷国是新建国家,不像其他国家有数百年的原始积累,其他都是次要的,最缺的却是人口,国家是由人口组成的,没有人,哪来的国家?而且,云家走后,带走了大批的军队,繁衍后代的女人更加稀缺。

  所以,云顷国并不是无缘无故写的这三本法典,而是做人口引流,特别是----女人。

  香菱点了点头道:“几个国家知道后,势必会强制管人,不允许人口外流。”

  凌卿玥点头道:“就算是不让人口外流,也会逼迫各个国家做一些改变,会给平民一些甜头,这,未尝不是一种变革。”

  看着聪慧过人的儿子和儿媳,笑吟吟道:“你们,是不是也该回归了?”

  凌卿玥叹了口气道:“爹,我们还是留在大齐吧,香菱还怀着身孕呢,经不起长途跋涉。”

  林至清呆呆的听着几个人聊天,似乎他们每个人说的话她都听清了,但组合在一起,她又似乎听不懂,只知道,张汉卿卖书,是受云顷皇指使的,那自己自做主张的买到自己手里,是不是反而不对了?

  凌卿玥对傻愣的至清笑道:“至清,你告诉张汉卿来找香菱,让香菱帮他把云顷银票换成大齐银票。”

  凌卿玥又对凌王道:“爹,如果姑姑找你把大齐银票换成云顷银票,让她找香菱兑换。”

  听得林至清又懵逼了,什么云顷银票和大齐银票的?换来换去的什么意思?

  林至清绕了好几个弯,自做聪明道:“表哥,为啥你在中间换来换去的?让张公子直接用云顷银票下聘礼,我爹再找表嫂来兑换不就好了,何必费力换两次了?”

  香菱笑吟吟道:“傻丫头,你爹换,和他来换,是不一样的,这,就是诚意,你呀你呀,拿出你女孩子的矜持来,什么也别管,什么也别问了,听到没?”

  林至清一头雾水的点了点头,只要亲事能成,就好了。

  .

  晚上,凌卿玥揽着香菱的肩头,呢喃道:“香菱,我看你晚饭后,独自看了那本书很久,又发呆了很久,等你生完孩子以后,我们也去云顷国生活吧?”

  香菱轻叹了口气道:“我不能去。一是你的基业在这里,到那里,你一下子从肱骨之臣变成倚仗父亲的官二代,完全没有了现在的功勋;二是我的亲人们都在这里,哪怕不在一起,我们会通信,我们会知道彼此过得好不好,还有褚家村的乡亲们......我们就像是一根有百年基业的大树,重新移栽,很伤根基的。”

  凌卿玥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脑海里总是浮现出香菱看那三本书时,异常发亮的眼眸,就好像是天上的星星,照耀着他向前。

本文标签:宝贝别蹭了我硬了H

上一篇:我现在用别的东西弄你 给校花打催乳剂做奶牛

下一篇:2021最新(调教扒开屁股抽打花蒂)全目录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