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学长含巨龙起床H男男|公主被书房毛笔H刷小核

2021-10-23 08:48:1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小声的问着:“你怎么这么早?我正要去找你呢!”墨青风笑了笑,“这几日累了,我本想着让你多睡一会呢。又怕你醒来饿,所以就先给你做了饭。你先尝尝好不好吃?”

小声的问着:“你怎么这么早?我正要去找你呢!”墨青风笑了笑,“这几日累了,我本想着让你多睡一会呢。又怕你醒来饿,所以就先给你做了饭。你先尝尝好不好吃?”

  云倾刚刚准备尝尝,正好友泰醒过了来,咿咿呀呀在床上伸出了小手。云倾听到声音,赶紧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跑到了床边将友泰抱了起来。

  云倾说:“完了,友泰这个时候肯定是饿了,怎么办?这时候也找不到奶娘呀!”墨青风本想着说要不然给他做一点鸡蛋羹先将就一下,就在这个时候,云伯忽然敲了门说:“小姐,你可起床了?”

  “起了,云伯可是爷爷唤我?”云倾问道。

  “对,是老爷让我叫您过去,随便让我给友泰少爷找了一位奶娘,这个时候就在门口。”云伯说到。

  云倾示意墨青风去开门,果然云伯带着奶娘走了进来,云倾说到:“云伯你真是太好了,正愁这个孩子怎么办呢,这奶娘底子干净吗?”

  “小姐放心,她是老爷亲自挑选上来的人,不用担心的。如果可以就把友泰少爷交给她您随我去找老爷吧。”云伯说。

  果然爷爷找自己就是因为友泰的事情,云倾心里嘟囔着。云正则问道:“倾倾,那个孩子是你和墨青风的吗?”

  “是啊,怎么了?”云倾说到。

  “什么?你们连正式的成婚都没有,竟然都有孩子了?你是想气死爷爷吗?你真是太让爷爷失望了!”云正则说完,用自己的拐杖狠狠地戳了底面一下。云倾心疼着地面一秒,要不是这里结实,这房子都要被爷爷戳穿了。

  “好啦爷爷,这是我开玩笑的。”云倾说完,便拉起了自己的袖子,“您看看您自己看看。”说着,云正则谢谢的瞥了一眼,守宫砂还在,“这,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已经成亲了嘛?”

  “成亲?成亲也不一定非要做那种事情吧。这个孩子是之前王爷的一个格格的……”云倾终于将这件事和云正则解释清楚了。这一解释,果然在云正则的心里又给墨青风加了一分。看着爷爷没有了戒备,云倾赶紧凑到了爷爷的身边,说到:“爷爷,我有一个事情要告诉你!”“哦?什么事情?”

  “我想起了一点之前的事情了,我的父母亲肯定还在这个世界上!”云倾一脸坚定的说。云正则笑了笑,“我的倾倾记忆恢复了?我可是找了好名医都说你的记忆很难恢复了,会不会是你臆想出来的?”

  “爷爷!我知道了我娘亲的名字——白华蓉!”

  云正则笑了笑,“不错孩子,你的母亲确实是这个名字……”还没等云正则说完,云倾立刻扑到了云正则的怀中,说:“爷爷,我想听一听我母亲的故事,我觉得我肯定能回忆起她的!”说到这里,云正则脑海中还真是浮现出了那张脸。

  云家的人第一次见到白华蓉还是二十年前,南宫国刚刚成立烽火飘摇,百姓们颠沛流离饥荒、病痛让许多人都丧失了性命。传闻中,有一个济世救人的地方叫做药王谷。药王谷每年只收一位徒弟,而且学期只为一年。每当那个时候,天下医者全部蜂拥而至,削尖了脑袋都想为了药王谷的弟子。

  而这次灾难中,和阎王争夺时间的往往就是这些药王谷出身的人。但是奈何南宫国灾情实在是严重,所以没有办法谷主便让自己的独生女白华蓉出谷为世人医治。一路上治病救人,留下了相当好的名声。

  云家云正则是南宫国开国的重臣之一,如今年岁已高所以自己早就已经解甲归田,只留下自己的两个儿子为国效力。南宫国位于中间位置,而且物质丰富,成为了许多国家争抢的对象。而这个时候,云若谷带着自己的部下还有另外几位将军就成为了南宫国的功臣。

  云若谷和白华蓉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跋山涉水白华蓉终于到了京城,虽然战乱让百姓颠沛流离,但是京城还是掩盖不住的繁华。虽然是第一次来,但是白华蓉还是抑制住了自己内心的激动,沿途中一边救人一边熟悉这里的环境。

  白华蓉走着走着,忽然一帮恶徒围了上来。虽然白华蓉根本不害怕,但是还是不能太过于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假装出一副弱小的样子说到:“你,你们是谁?”领头的是个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嘴里叼着一根稻草然后直接吐到了地上,说到:“呸,丫头片子别跟我废话,赶紧把身上的银子都给我交出来。要不然我肯定让你好看!”

  “我身上没有银子……”一边说着,白华蓉小包中拿出了一个小瓷瓶,心里想着:想要姑奶奶的钱,我先让你睡上三天三夜。恶徒看着白华蓉仍然无动于衷,直接就急眼了:“嘿,你这个丫头片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着便要扬起自己的手打向白华蓉,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男子忽然出现抓住了恶徒的手,说:“他是个姑娘,这里有几两银子,应该够你用的了!”男子直接将自己的钱袋子扔给了恶徒,恶徒看着这个人一身戎装,自己也是害怕极了,拿了钱就赶紧跑了,留下了白华蓉自己在这里。男子赶紧走了过来,温柔呃问道:“姑娘,你没事吧?”白华蓉看着眼前的男子,真没想到原来天底下竟然有这样漂亮的人,这可和爹爹收的那些徒弟不一样,不是秃头就是七老八十的样子。

  白华蓉摇摇头说:“我没事……”男子忽然笑了笑,说:“姑娘没事就好,赶紧回家去吧,现在京城不安全。”还没等白华蓉回答,身后的另一个戎装的将领便走了出来说到:“云将军,我们赶紧走吧,还得去给皇上复命呢。”

  男子点点头,然后温柔的说:“姑娘一路小心,在下告辞了。”说完,便直接上马离开了。白华蓉看着这个背影,心里有些别样的小惊喜,原来这个人姓云啊,竟然还是个将军。于是接下来的几日,这个云姓的男子完全占据了她的思绪,让她魂牵梦萦。

  所以京城中就出现了一位行医的女子,虽然行医报酬分文不要,但她会向你打听一位姓云的男子。因为京城中好多人都是四处来逃难的流民,所以打听了好几天都根本没有消息。白华蓉想着:不会呀,一位将军竟然没有人知道!

  正巧今天最后的一位病人是个老奶奶,虽然白华蓉没有报太大的希望,但是还是准备去打听的一下。结束了最后的包扎,白华蓉问道:“奶奶,我能不能向您打听一个人?”

  老奶奶得到了白华蓉的关照,自然是很喜欢这个姑娘的,笑着说:“可以可以,我定将我知道的全部告诉姑娘。”

  “奶奶您可知道咱们南宫国有一位姓云的将军?”白华蓉一边说着脸有些微微的泛红。老奶奶看着白华蓉的样子,哈哈笑了起来,“姑娘您说的可是前几日回京的云将军?”白华蓉赶紧像拨浪鼓一样点着头。

  “不得不说,姑娘你这算是问对人了。那个云将军是京城大家的孩子,他的父亲叫做云正则是开国重臣,他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从军叫做云若谷,是个不折不扣的正义人士呢,就这南宫国周边的叛乱也都是他出面平息的呢。”

  听着这个老奶奶,每多说一句云若谷的形象就在白华蓉的心里增大了一分,“奶奶,那我怎么能找到他呀?”

  “嗯……他家在皇城附近,离这里还是有些远的。你就从这里走到头,然后右转……”白华蓉一边听着老奶奶说,然后一边记下了路。准备朝着府中出发,可是走到一边才想起来自己这么贸然的前去是不是太过唐突了!

  正巧,不远处有一个酒鬼带着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子走了过来。女子嗲嗲的说:“云少爷,您可不能再喝了哦~瑾娘已经快要把您送到家门口啦!”

  “瑾娘~嗝~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几日我哥哥回来,我爹根本没有时间管我,正准备出来潇洒潇洒呢,你却这么扫小爷我的兴致……”男子摇摇晃晃朝着这边走了过来,白华蓉听着他的话,难不成是云家云若谷的弟弟?

  这是得来全不费工夫,白华蓉笑了笑走过他的身边的时候将一颗小药丸丢了尽了那个人手中的小酒坛子中,然后欣然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等着第二日云家的人亲自上门请自己了。

果然几天以后,云府放出消息说自己的小儿子已经危在旦夕了,希望京城中存在的医者们这一帮助他渡过难关。因为云家家大业大又是朝廷重臣,所以很多人都不太敢轻易去解决这个问题。

 文学



  经过百姓们的推荐,云正则知道了这个叫白华蓉的小女孩。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云正则找了一批又一批的人去试探,发现她没有什么背景只是一个行医的小女孩而已,这才将她领到府中。

  白华蓉虽然知道这其中的原因,但是该走的过场还是要走完的。白华蓉给云月明号了脉,然后询问了他一些最近的吃食,果不其然在花楼中吃的东西本就是纷杂,其中有相克的也是理所应当的。

  白华蓉说到:“云老爷,您家公子是吃坏了东西,再加上这里面有相克的,反应强烈点都是理所应当的,请您不必担心了。”

  “那我儿什么时候可以好呢?”云正则问道。

  “您不必担心,最少三天一定会痊愈的。”白华蓉信誓旦旦的说。为了更方便的照顾云月明,白华蓉直接被安排住进了云府中。但是她也没有忘记自己出行的目的,所以也会出去帮别人治病罢了。

  第一天,第二天白华蓉始终都没有见到云若谷,难道这云家的两兄弟都有夜不归家的好习惯?就在白华蓉纳闷的时候,正巧听到云家下人们的讨论。

  “你听说了吗,大少爷又走了……”一个侍女说到。

  “什么?刚回来又走了?怎么这么忙?老爷肯定伤心死了……”

  “哪里老爷伤心,是全城的小姑娘都要伤心了吧……”

  白华蓉听着她们的对话,这才知道原来云若谷早就已经离开了,怪不得自己住在这里这么久都没有得到一点消息呢。

  既然自己的目标没有在这里,白华蓉也不想再继续待下去了,所以草草的给了云月明解药便离开了。一路打听着消息,终于黄天不负有心人让白华蓉找到了军队的去向。可是白华蓉突然收到了消息,需要自己赶快回到谷中。

  没有办法,白华蓉只好放弃了自己的计划,回到了药王谷。

  谷主看着自己的女儿回来,便吩咐人说让他去房间里找自己。白华蓉以为自己的所做的一切没有被发现,所以还理直气壮的去了。谷主本是骄纵着自己的孩子的,但是看着现在的女儿,却是十分气愤的。

  “华蓉,你知道你是在做什么吗?”谷主怒吼着。白华蓉从没有见过这样的父亲,惊讶的问着:“怎么了?我怎么了?我做什么了嘛?”

  “你没做什么吗?云家二少爷的病是不是你?四处打听云家大少爷的行踪是不是你?我告诉你,你这样的话你会给我们药王谷带来许多麻烦的!”谷主大喊着,“我们这里是一直都是与世无争的,你有想过你的一个举动会让我们暴露在尘世中吗?”

  “可是父亲,我喜欢他!就像是你喜欢母亲一样我喜欢他!”白华蓉大喊着抗争,然后直接夺门而去了。

  白华蓉整理好东西以后,便偷偷的离开了药王谷。离开以后便跟着自己打听的路线一路走着,不知过了多久,似乎也看不到队伍的身影。本就要放弃的时候,果然看到了一个在周围巡逻的士兵。

  看着是南宫国的士兵的衣服,白华蓉赶紧装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过去问道:“请问,你们是不是云将军的队伍?”

  士兵问道:“你是谁?”

  “我是一个……总之就是云将军救了我,我是来感谢他的。”白华蓉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结结巴巴的想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士兵看着她也不是什么坏人,便说道:

  “我可以带你去找他,但是你需要蒙住眼睛!”

  白华蓉自然也不是傻子,便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条小纱巾假装蒙住了眼睛。然后便又士兵领着朝着某个方向走了去。

  白华蓉问道:“我们还需要走多久?马上就到了?”

  当白华蓉摘下蒙眼的纱巾的时候,自己则出现在了一个营帐中。而自己的面前的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云若谷。令人意外的是他根本没有发现自己,将自己的带回来的士兵说着:“将军,这个人是要来找你的,我看是个柔弱的姑娘,所以便把她带回来了。”

  “你应该知道军队里不能有女子在的,赶紧送到附近的村庄去吧。”云若谷看着自己手里的兵书,连头都没有抬。

  白华蓉有些伤心,直接抬头问道:“将军,是我你不记得了?”听到这样的对话,云若谷抬了抬头,说到:“你?”果然自己还是有印象的,“你是我当初在城中救的那个女子。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将军,我知道军队中是不能有女子的,但是我已经无家可归了,能不能,能不能请您留下我?”说着,白华蓉拿出了自己的在画本中看到了样子,一直安安静静的流着眼泪。云若谷看着眼前的整个女子,没有办法只好妥协的说:“好吧,那就留在这里。但是你记住了只能在我的军帐中,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能出去……”

  云正则将故事说完,看着眼前的云倾,说到:“倾倾,今天我就先说到这里,至于你母亲以后的事情,我就以后再告诉你吧。现在你的朋友要来找你了哦~”

  说完,就听见了小雪在外面喊着:“倾倾,倾倾,主子让我来叫你吃饭的,你要不回去的话面条就要成粥了哦!”

  云倾赶紧走出了房间看到了小雪,赶紧说道:“我在这里,走吧走吧。”小雪看着云倾的窑子,说道:“你怎么了?我觉得你不太对劲啊,似乎有什么特别开心的事情!”云倾笑了笑,“当然啦,不过不能告诉你,嘿嘿嘿。”说完,两个人蹦蹦跳跳的便去找墨青风去了。墨青风看着云倾开心的样子,自己终于放轻松了不少。

  一家人终于准备在一桌上和和气气的吃饭,忽然云伯推开了门,眉头紧锁走到了云正则的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些什么。本来面带微笑的云正则忽然脸色一变,“这个畜生,还敢出现!”说完,“呼”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跟着云伯走了出去。

  留下这些小辈一脸懵逼,小汐傻乎乎的问道:“爷爷是不吃了吗?”云倾看了一眼周围坐着的人,说到:“你们都留在这,云家山庄到处都是陷阱你们小心,保护好友泰。”说完又看了一眼墨青风。

  墨青风小声的说:“你先去,我随后就到。”云倾点点头跟着就跑了出去。花影也终于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花影,你和月跟我一起去。风你留下保护大家的安全。”安排完,墨青风赶紧走了出来。左看看右看看,云家山庄自己也没有来过,所以总归是小心谨慎些最好。“主子,倾倾走的那么快,肯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们沿着上来的路去找准没有错。”花影说到。

  “嗯。”墨青风带着三个人一起回忆着原来的路,一边也寻找着云倾。终于在半路的一棵树下找到了在偷听的她。墨青风悄悄地走到了她的背后拍了拍她的肩膀,“这是怎么了?”

  云倾摇摇头,“有人准备攻打云家山庄了,但是带头来的人我没听清楚。”墨青风握住了她的手,对云倾以示安慰。云倾笑了笑,将自己的注意力再次集中到了云正则所站的那个方向。

  “老爷,情况紧急。让我下去吧,怎么样我还是可以抵挡一阵子的。云家山庄的布防机关二少爷是知道了,真的攻上来,那可以就晚了!”云伯着急的说。

  “没事,我们云家从祖上到现在就出现这么一个这样的人,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你不用下去,这件事我必须亲自料理了!”云正则说完就要下去。云伯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角跪倒地上,说:“老爷,难道小姐您就不管不顾了吗?”

  一提到云倾,云正则笑了笑,“她已经遇到了可以照顾自己的人了,握着一把老骨头能为他做的只有那么多了!”说完,云正则刚刚准备要迈步,云倾这才想起来这里下去的话就是云家做的布防的位置,爷爷为何亲自动手,难道二叔来了?

  云倾赶紧跑了过去,大喊着:“爷爷,爷爷!”云正则回头看着云倾,无奈的说到:“傻孩子,你怎么来了?”

  “爷爷,你这是要做什么?”云倾一把抓住了云正则的手臂,“爷爷,如今你年事已高,你自己对付下面的那么多人你当真是想让倾倾无依无靠了!”说着,云倾渐渐眼圈泛红,目不转睛的看着云正则。

  “倾倾,你快回去,一会他们上来了你就带着他们从后面离开。知道的吗?”云正则一边说着,一边挣脱云倾的手。墨青风看着现在的情况回头示意花影去叫小雪,然后自己赶紧冲到了前面。

本文标签:学长含巨龙起床H男男

上一篇:纯肉辣文放荡高H随时随地|英语老师只给你桶

下一篇:超W有过程开车作文|药物涂抹调教敏感依赖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