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外面跪着把屁股撅高晾臀|老汉上下耸动女警花

2021-10-23 08:54:4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为了族人的一世幸福,无所畏惧,不怕牺牲的决心。

  阿修罗们也很有眼力见,直接挡在关塔塔的身前,可能他们接到的命令,包括保护关塔塔的安全。

  喳喳瞬间就慌了神,使劲的抱住

为了族人的一世幸福,无所畏惧,不怕牺牲的决心。

  阿修罗们也很有眼力见,直接挡在关塔塔的身前,可能他们接到的命令,包括保护关塔塔的安全。

  喳喳瞬间就慌了神,使劲的抱住了爷爷的大腿,不断的摇晃。

  “爷爷,不要冲动啊。

  这可是永恒之枪,只要发动,必将命中目标。”

  看爷爷并没有把永恒之枪扔出去,觉得还有缓,赶紧朝着老爹喊。

  “爹啊,我的亲爹啊,你赶紧服个软啊。

  无论多少人,都是挡不住的,你死定了。”

  结果,关塔塔躲在众多阿修罗的身后,也没有表态,这可就把喳喳给气坏了。

  “你们是长辈啊,成天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把我夹在中间,烦不烦啊。

  让我咋整啊?”

  说到这,喳喳突然看到了一脸镇静的蔡根,在人群的最后排,悠闲的抽烟,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

  “蔡根,你咋还有闲心抽烟呢?

  人家这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父子反目。

  你竟然还在那看热闹。

  还不是因为你?

  你老实走不行吗?

  我爷爷不是给你定金了吗?

  我们不要了,还不行吗?”

  关山勒看样是真的不着急扎死儿子,直接反驳。

  “那怎么行,收了定金,就要把事做完。

  否则是会要遭天谴的。”

  蔡根抽烟的手瞬间就僵住了。

  “关大爷,你没说有这条啊?

  谁说的,收定金就必须完成啊?”

  关山勒也算认真,举着永恒之枪,扭头和蔡根对峙。

  “当然是我说的啊,这不是刚说完吗?

  大丈夫,一言九鼎,言出法随,天地保佑。”

  蔡根直接把烟头摔在了地上,心里面不断的吐槽。

  任何人都有权利说这句话,唯独你老关头,说了还不如一个屁。

  如果说假话能遭天谴的话,你老关头骨头渣子都被老天谴责没了。

  眼前的情况,都开始打上了嘴炮,蔡根哪里还不明白。

  这又是互相找台阶的戏码啊。

  关山勒给自己摆样子看。

  关塔塔给老爹摆样子看。

  喳喳给自己摆样子看。

  他们爷仨唱得是摆样子的烂戏啊。

  蔡根长长的叹息一声啊。

  有的时候,武力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真到垦结,还得人情世故啊。

  轻手轻脚的走到关山勒的背后,猛地的抬起了脚,踢在了喳喳的身上。

  这一脚很用力,也又很技巧,直接让喳喳滚到了关塔塔的身前才停下。

  “倒霉孩子,没家教不说,还没眼力见。

  真想救你爹,堵枪口不就好了吗?

  你爷爷还能把你扎死咋地?

  难道他想绝后啊。

  你家绝后事小,萨满教瓜尔佳氏断了香火。

  他有脸进祖坟不?”

  蔡根当着家大人的面,埋汰喳喳,让关山勒和关塔塔脸上都不太好看。

  不过,蔡根这一脚,确实也解决了眼前的问题,相当简单粗暴。

  喳喳也不是傻子,除了骂自己的话不认同外,瞬间反应过来,挡在了关塔塔的身前。

  “爷爷,你想绝后,就连着我一起扎死吧。

  我可是明着告诉你,我从来没有早恋,也没有私生子。

  我这根香断了,绝对没地方续。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办法,爷爷你的身体状态一直不错,要不你...”

  喳喳嘴贱的毛病,再次不可抑制的爆发了。

  反应过来,赶紧用手捂住了嘴,希望爷爷没往心里去吧。

  关山勒脸都绿了,这个倒霉孩子啊,都是被自己从小给宠坏了啊。

  岂止是宠坏了,简直是有点奇葩了。

  不过,还好,总算是有了台阶,轻轻的放下了永恒之枪。

  “好了,喳喳,赶紧滚过来。

  天也不早了,明天你还得陪蔡根办事呢。”

  喳喳异常灵敏,身手矫健,好像会瞬移一般,到了关山勒的身边。

  “好的,爷爷,喳喳心里有数。”

  蔡根看着喳喳的身手,突然有一种感觉。

  刚才他是故意没有躲开自己一脚的。

  否则按照他的反应速度,自己怎么可以能踢中他?

  整来整去,原来小丑竟然是自己,这让蔡根相当闹心。

  自己好像进入了什么圈套,而且是不知不觉中。

  这样的直觉,很危险,心里很没底。

  关山勒转身要走,关塔塔鼓起勇气上前一步。

  “爹,你不知道里面的事情,蔡根真的不能去呀。

  否则,咱们就全完蛋了。

  事关重大呀。”

  关山勒连看都没看儿子,堂堂萨满教的大拿,还能够被吓唬住吗?

  “滚犊子,别跟我说话,你在我心里就是死人。

  老老实实的当你的死人就好,不要出来诈尸。

  不就是诸天会那点事吗?

  我们萨满教还不放在眼里。

  蔡根,走吧,还是去我家吧。

  他家的房檐下,待着不爽利。”

  你家?

  那个被砸碎的雪屋吗?

  蔡根没动地方,觉得这趟有点算是白来了,不太甘心呢。

  不是说,混浴没有完成,不甘心。

  也不是说,没有享受到配套服务,不甘心。

  单纯从关塔塔的话里话外,疑点太多了,不合常理啊。

  “关塔塔,为什么,我不能去呢?

  你详细的跟我说说,如果有道理的话,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呢。”

  噗嗤,啸天猫和玩具熊竟然同时笑场了。

  蔡根恶狠狠的瞪了他们俩一眼,什么毛病?

  自己人不拆台,能死吗?

  关塔塔却并没有满足蔡根的好奇心,好像有些话他不能说,更是不敢说。

  “蔡根,希望你知难而退吧,万事不要勉强。

  有些事,坚持到最后,对谁都不好。”

  说完以后,关塔塔竟然转过身去,不再看众人。

  是啊,看也没有用,有关山勒在场,也留不下蔡根。

  只能寄希望于蔡根死于意外吧。

  而且,蔡根的冰岛之行,意外绝对不会少。

  蔡根看着关塔塔的背影,心里有点不是味。

  这都是一群什么人啊?

  有台阶都不知道下,装啥犊子呢?

  他是真的不了解自己的能力。

  还是在了解以后得出的结论呢?

  如果是第二种的话,排除关塔塔的判断能力混乱。

  那自己索要面对的局面,十分严峻啊。

  蔡根本来就没啥热脸,更没有贴冷屁股的习惯。

  只是,满身的岩浆渣相当难受,每走一步都在掉渣。

  “等一下,喳喳,我想洗个澡,行吗?

  大家又不赶时间。”

对于蔡根提出的要求,喳喳都烦躁的要流出汤来了。

 文学


  什么样的脑回路啊?

  现在的情况,还有心思洗澡?

  都已经把这里霍霍成这样了,还想洗澡?

  刚才都快父子反目,人间惨剧了,还想洗澡?

  “蔡根啊,你长点心吧,洗毛啊洗?

  你要是再磨磨唧唧...”

  没等喳喳谴责完蔡根,关山勒的大巴掌,已经抽在了他的后脑勺。

  “闭嘴,怎么说话呢?

  蔡先生就那么让你瞧不起吗?

  从小教育你的,礼义廉耻,你都忘了吗?

  就算是一条狗,如果有过人之处。

  也是值得尊重的,你要保持谦卑。

  赶紧安排,这么大个澡堂子,还没有洗澡的地方吗?”

  蔡根和啸天猫同时一皱眉,这老头子的嘴啊,不只是能跑火车,还能运送化学物品,真特么毒啊。

  而且人家在帮着你说话,教育孙子,让你没法挑理,憋屈的难受啊。

  “关大爷,要不,我就不洗了吧,现在也不太适合。”

  喳喳都快疯了。

  你蔡根知道不太适合,为什么还要提要求呢?

  就是为了让爷爷抽我一下吗?

  关山勒换上了一副笑脸,对蔡根的态度,由于莫名的原因,发生了改变,说热情有点夸张,应该是谄媚。

  “哎呀,蔡先生,没有事,洗得干干净净的,明天好上路。

  不,我说的不是那个上路,是出发。

  老话说的好,办大事前,洗澡剃头。

  那都是必要的流程,否则不吉利。

  你也别怪我迷信,老话都有一定道理的。”

  蔡根斜眼看着关山勒,还有他好像什么都能掏出来的背包。

  这老头子,带着一个机器猫的口袋,啥都能往外掏,还有脸提迷信两个字?

  看着一群虎视眈眈的阿修罗,还有那背过身,气得浑身颤抖的关塔塔,蔡根也觉得,目前的情况不适合继续待下去。

  “不是,关大爷,要不咱们换个地方洗澡?

  剃头我就不用了,干净的,一根都没有。”

  “换什么地方啊?冰天雪地的,你能冬泳吗?

  就在这洗,我看谁敢拦着你。

  现成的澡堂子,不用白不用。”

  说着,带着蔡根就往外走,穿过了食堂,来到了那条长廊。

  长廊的玻璃窗外,全是空无一人的温泉池,各种风格,全都是热气蒸腾。

  关山勒也没有绕路出去,直接一脚踹碎玻璃窗,指着外面的温泉池。

  “洗,现在就洗,想咋洗就咋洗。

  谁敢放个屁,我就给他回炉重造。”

  蔡根脑门子都冒汗了,没想到这老爷子,还有这么粗暴的一面,实在有点豪横啊。

  只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洗澡有点尴尬啊。

  尤其,食堂里的阿修罗也都跟了过来,即便是不能动手,也不能视而不见,表达他们的态度,这是他们的地盘。

  呼呼啦啦几百号人,把不宽的长廊都挤满了。

  此时,如果蔡根进去洗澡,这群人在窗外参观,咋看都有点像是野生动物园,游客在安全区参观动物。

  偏偏,蔡根还处在被参观的位置,即便有颗大心脏,蔡根也很难迈过心中那道坎。

  而且,那些阿修罗虽然不是人,但是也全是美女啊,至少长得像是美女啊。

  羞耻心不合时宜的爆发了,蔡根老脸一红。

  “关大爷,这么多人看着,我不行啊。

  不是,我不好意思啊。”

  关山勒好像也感觉到了不妥,观众确实有点多。

  想要命令阿修罗不要看,或者转过身,自己还没有那个力度,说出来没人听,多尴尬?

  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喳喳此时表现出了积极性。

  从口袋里掏出了个破手绢,递给蔡根,

  “哎呀,蔡根,你咋这么麻烦呢?

  来,把脸蒙上,没人认识你。

  这叫物理马赛克,修图都没用。”

  蔡根感觉脑袋一阵眩晕,物理马赛克都整出来了,找个机会,一定好好调教提下这个喳喳。

  不过,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把脸挡住,确实可以降低很多羞耻感。

  蔡根没有接喳喳看不出颜色的手绢,而是把手伸向了啸天猫。

  啸天猫当即会意,从一目僧里掏出了一个粉红色带蕾丝的眼罩。

  “主人,用这个吧,蕾丝的透气性好,还是速干的,不影响呼吸。”

  蔡根感觉脑袋又是一阵眩晕,这只贱猫,都装了些什么东西在仓库啊?

  有心问问这眼罩是哪里来的,蔡根还是忍住了。

  如果有什么诡异的来源,或者说出一些不堪入耳的话,自己咋办啊?

  一把抢过眼罩,带在了头上,不管不顾的蹦到了温泉池里。

  此时的蔡根,脑子里再没有什么混浴,什么配套服务的念头,只是想赶紧洗完,赶紧走。

  都说十二点以后,不要轻易做任何决定,尤其出发点不那么光明正大,结果会让你后悔莫及。

  无数前辈总结出来的经验,果然不差,蔡根现在就非常后悔,出来洗什么澡啊,不是没事闲的吗?

  万幸没打起来,否则给冰岛之行,开了一个多差的头啊。

  进入温泉,毛毛躁躁的一顿搓洗,岩浆融化以后,那熏人的硫磺味再次蔓延开来,蔡根自己都有点受不了。

  喳喳闻到味道,当时就兴奋了。

  “你们闻闻,闻闻,我就说他漏屎了,你们还不信。

  他漏出来的屎,都是过期的。

  我就没有闻过,这么臭得屎。”

  关山勒一皱眉,这个破孩子,说话没轻没重的。

  伸手抓过喳喳的破手绢,捂住了鼻子。

  “不要乱说话,哪里臭了,我咋没闻到呢。

  小孩子,不要听风就是雨的,要有忍耐力。”

  喳喳看着爷爷捂着鼻子,还不忘教训自己,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蔡根清洗完身上的岩浆渣,才放松了下来。

  该说不说,这里的温泉水,都挺好的。

  泡在里面,身心愉悦,感觉舒服得都要化开了。

  一个晃神,蔡根觉得思维又飞走了。

  不断的向黑暗坠落,感觉很熟悉。

  难道,这个梦是连续剧。

  不做完了,只要睡觉就得接上?

  有这么迫切吗?

  苦神托梦都这么不讲道理,丝毫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呢。

  只是,还没有坠入到观众席,蔡根就被晃悠醒了。

  “主人,主人,你醒醒,克制一下,一会又漏屎了。

  不是,漏岩浆了。”

  原来啸天猫第一时间听到了蔡根的呼噜声,赶紧上来

本文标签:外面跪着把屁股撅高晾臀

上一篇:超W有过程开车作文|药物涂抹调教敏感依赖

下一篇: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山沟夜晚炕上的呻吟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