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公交车吃我的奶进我下面|雯雅婷在工地被民工玩

2021-10-23 09:01:5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回王爷,阿北姑娘还在房里没出来呢!”

  楚悠南忙的加快脚步往寝房而去,一推门,便是心惊。

  桌上的汤罐子不在了!

  然后他才看向床上,便更是心惊了,苏北也不

“回王爷,阿北姑娘还在房里没出来呢!”

  楚悠南忙的加快脚步往寝房而去,一推门,便是心惊。

  桌上的汤罐子不在了!

  然后他才看向床上,便更是心惊了,苏北也不在!

  这丫头,会不会是毒发跑出去了?

  他忙的就大喊道:“阿北!阿北!”

  贵子赶忙道:“王爷,什么事这么急?阿北姑娘不在,小的……”

  “快找!”楚悠南打断了他的话,高声喝道。

  贵子一头雾水,赶忙跟着找了起来。

  楚悠南推开书房的门,又推开偏房的门,甚至还看了下人住的耳房,他的心越来越凉,脑子里不自觉地浮现出了苏北唇角淌血,倒地不起的画面。

  这一刻,他并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在意这个小小的丫鬟了。

  找了好几间,却依然没发现人,楚悠南便又带着怒火喊道:“阿北!阿……”

  “找我干嘛啊?”苏北面上带着僵笑走了出来,心道人家上个茅房你都鬼吼鬼叫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楚悠南见她好好的,顿时松了一口气,可下一瞬,他的眼蓦地瞪大了。

  “那汤……”他盯着苏北手里捧着的罐子,几乎说不下去了。

  苏北嘴角一抽,“呃……喝了喝了,没浪费!”

  下一瞬,楚悠南不顾贵子在,上前就抱住了她,低语道:“幸好,幸好……”

  幸好他听到了她的心声,幸好她瞧不上桂嬷嬷,所以把汤倒在恭桶里了。

  苏北莫名其妙的,嘴角又是一抽,这王爷这么抠门的吗?一碗汤而已,幸好我说我喝了。昨天在冰窖里找钱袋子,今天又为了一碗汤大费周章找我……啧啧啧,王府很缺银子吗?

  楚悠南的唇角忍不住上翘,他看起来真那么寒酸吗?

  天色已经不早,贵子在一旁酸溜溜地看两人抱着,想开口却不敢,想走吧,又过了晚膳时间,犹豫了好一会儿,他才道:“王爷,要不要传膳?”

  “嗯!”楚悠南应了一声,便拉着苏北往正厅里去,然后把她按在了椅子上。

  苏北的嘴角又是一抽,“王爷,这不合适吧?”

  我的工作,不就是你坐着,我站着,你吃着,我看着……

  楚悠南失笑,“我让你坐,你就能坐,就得坐!”

  “好!”苏北应下,终于有这么一天,她也能坐着了,就是不知道贵子会不会心里也叽叽咕咕,想想就觉得好有代入感,哈哈……

  楚悠南不必转头就知道,贵子可没那么多的心思,他打小就跟着自己做小厮,早就把这都当成自己份内的事了。

  再看苏北,楚悠南暗道:阿北是从3050年穿越来的,莫非她在那里也是个贵族?

  晚膳端上,楚悠南慢条斯理地吃着,还不忘叮嘱苏北:“你自便,不必拘束。”

  可看他吃,一个菜尝了那么一口,他就放下筷子说饱了,苏北觉得自己还没开始吃呢……

  “你再吃点,我先回去处理公务。”楚悠南见她不自在,直接起身走了。

  苏北这才开始大吃特吃起来,甭说,给王爷做的饭,就是比供给丫鬟们吃的好,苏北吃得特别的香。

  结果,吃撑了。

  想想自己也没什么事,烧已经退了,七月末的夜外面正凉快,她便溜了出去,打算消消食。

  这王府可真大啊,除了凌风阁和牡丹阁,还有几处没人住的院子,听说后面还有没建的空地,都是预备给楚悠南将来的老婆住的。

  真奢靡啊!啧啧啧!

  苏北一边溜达一边吐槽,溜达着溜达着,就到了厨房附近,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约莫着府里的人大概都睡了。

  她想着去厨房里找点东西,看看能不能做点什么甜点,然后冰镇……呃不……让贵子拿去冰镇吧,她可是再也不去那个鬼冰窖了!

  厨房里值夜的也不是一直守着,大概去上茅房了,她便自己进去找,运气不错,她找到一小包杏仁粉,还有葡萄干什么的,便想着做杏仁茶来喝喝。

  这个简单又好喝,要是再冰镇一下,那味道肯定不错!

  她喜滋滋地拿着东西出来,却听到柴房里有动静。

  “我给你留了包子,喏,赶紧吃吧!”

  “哎!呵呵呵!”

  这声音,听起来是王妃身边的桂嬷嬷,那个声音听着是个男的,苏北不禁好奇起来,桂嬷嬷哪里有这么好心,该不会是又要欺负人了吧?

  她这么想着,便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想绕到柴房后面扒着窗户看看。

  可才一过去,就见柴房后面已经站了好几个人,黑乎乎的看不清是谁,她顿时一惊,正要走,却被一个人捂住了嘴。

  “你怎么来这儿了?别出声!”说话的是贵子。

  苏北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贵子赶忙松手,然后指了指柴房后面的窗子。

  这是要……一起偷听?

  苏北险些笑出声来,却忍住了,然后跟贵子一起踩上了一个大木箱子,两人便探着头往里看。

  柴房里点着一盏昏暗的油灯,只见桂嬷嬷笑吟吟地看着那个劈柴的傻大个,傻大个狼吞虎咽地吃着包子,吃完一个,桂嬷嬷又递了一个过去,一直吃了七八个,傻大个才打了个饱嗝,“嗝,饱了!”

  桂嬷嬷抿着唇笑,然后道:“我上次教你的还记得吗?照着上次的来,我下回还给你带吃的!”

  傻大个连连点头,然后就去扒桂嬷嬷的衣裳。

  苏北顿时一惊,这老家伙竟然干这种事?

  她忙去看贵子,用眼神问:抓?

  贵子却兴冲冲地看着,压根没注意她。

  苏北捅了捅他的腰窝,又用眼神问了一遍。

  贵子一脸兴奋地摇头,然后用下巴指了指柴房里面,又扒着窗户看了起来。

  苏北有点尴尬,正想下去,就听里面传来了奇奇怪怪的声音。

  呃?这老家伙怎么了?

  她忍不住好奇,朝里面又看了一眼,顿时惊得下巴都险些掉下来。

  啊这……太辣眼睛了吧!等等!不对啊!

苏北忽然反应过来,要是楚悠南也跟她这样这样了,那她不应该一点感觉都没有,还记得那天在浴池晕过去,醒来之后她也没觉得哪不对劲啊!

 文学



  我的妈!桂嬷嬷那个老家伙得多疼,才能叫得这么惨啊!我当年腿上割了三寸长的口子,也没吭一声啊!

  她赶忙拽了拽贵子的衣袖,可贵子还是兴冲冲地朝里面看着,还不耐烦地拍了下她的胳膊。

  里面的叫声可是越来越惨了啊!

  苏北有点急了,这可别闹出人命来,老家伙虽然说话刻薄,可也罪不至死啊!她忙的就往下跳,落地时便发出了一声响。

  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然后便传来了桂嬷嬷慌乱的声音:“谁?!”

  贵子撇了撇嘴,也不藏着了,便对带来的几个人道:“抓!”

  里面的桂嬷嬷慌慌张张便穿衣裳,可还没等她套上裤子,四个侍卫已经踹开了柴房的门。

  贵子这才正了正神色,大咧咧地进门,厉声道:“敢在王府里行这苟且之事,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桂嬷嬷一脸慌乱道:“贵子!贵子!别呀,咱都是做下人的,你给我一条活路!”

  贵子哪里敢放话,今晚楚悠南让他来厨房守着,说是抓贼,他也不知道自己会看到这么一幕。可既然王爷吩咐他来,八成是听到了什么风吹草动,他能空着手回去?

  于是他便喝道:“赶紧穿上衣裳,去跟我见王爷!”

  桂嬷嬷赶忙从手腕上撸下一个银镯子,又哀求道:“贵子,我把这个给你,你就当什么都没看见,放了我吧!”

  贵子险些没忍住笑,他怎么就没看见了?从桂嬷嬷哄着傻大个进柴房,他全都看得一清二楚,要不是苏北,他还能看个整场呢!

  但他还是故作严肃道:“你要是再胡闹,我可就让他们这样把你抬出去了!又不丢我的脸!”

  说完,他还对傻大个道:“你赶紧的把衣裳穿好!”

  这人是从前跟着王爷打仗的士卒,可有次为了保护王爷被人打了头,所以有点傻,看桂嬷嬷这么欺负他,贵子心里更看这个老家伙不顺眼了,便狠狠在她的老腚上踹了一脚,“快着点!难看死了!”

  桂嬷嬷死的心都有了。她今年才四十二,早些年倒是配了个小厮给她,可那厮短命早早死了,她就这么守着活寡,心痒难耐啊!

  谁知道大半夜的勾搭个傻子,竟还被抓了个现行!

  等贵子押着那桂嬷嬷,带着傻大个走出了厨房的小院,苏北这才悄悄从柴房后面溜了出来。

  她可不能让桂嬷嬷知道她也看见了,要不这老家伙回头跟她说话一定更难听了。

  不过,想到刚才的那一幕,苏北突然领会了,莫氏一直说的侍寝,八成是这个侍寝,不是她那种端端水更更衣的侍寝。

  她突然就不想回凌风阁了。

  于是她便一路往牡丹阁去,却刚好在门口碰上急匆匆出来的莫氏。

  “阿北,你怎么回来了?”莫氏还披散着头发,一看就是睡梦中被叫起来的。

  苏北看了看站在一旁对她窃笑的贵子,就知道这是贵子来通知王妃,便正了正神色道:“奴婢已经好多了,所以想回王妃身边来。”

  莫氏顾不得想太多,急匆匆道:“快!跟我去凌风阁!”

  苏北记忆中,她从来都没有这么失态,可今天却是一路小跑着,看来真是对桂嬷嬷感情深厚。

  来到凌风阁,就见院中灯火通明,楚悠南正一脸不悦地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人。

  莫氏急忙跑过去跪下,哀声道:“王爷!桂嬷嬷从小看着我长大,想来她定是被人所迫,还请王爷明查,切莫冤枉了她!”

  贵子去的时候就说了,桂嬷嬷跟一个男子在柴房里被抓了个现行,虽然没明说,但莫氏一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桂嬷嬷在她面前向来都是一副老成持重的姿态,莫氏便自然而然找借口给她开脱。

  可楚悠南却沉痛地看了她一眼,道:“王妃还是先问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莫氏转头看向桂嬷嬷,给她使了个眼色,道:“嬷嬷,你是不是受他胁迫的?别害怕,王爷定会为你做主!”

  桂嬷嬷本来便低头做鹌鹑状,收到她的眼色,当即用袖口抹着眼角,佯装哭泣道:“王妃,您这两天不是小日子吗,老奴本来是要给您去拿点红糖煮水喝,可谁知找了半天,临走时候碰上他,硬拽着老奴……呜呜呜……”

  傻大个什么都不懂,只是一脸茫然地看看她,又看看楚悠南,憨憨地道:“王爷,包子!”

  桂嬷嬷忙抹着眼角哭嚎道:“快住嘴快住嘴,都说些什么呀!这种话可不要当着王爷王妃的面说,切莫污了主子的耳朵!”

  莫氏当下就跟着抹眼泪,一脸悲戚地看着楚悠南道:“王爷您看,桂嬷嬷心地纯良,都这时候了还在为你我们着想,您可不能冤枉了她啊!”

  其实,真相如何楚悠南早就知道了,所以他只是冷冷看着几人演戏,只等戏落幕,他就判这桂嬷嬷被打一百棍!

  可这时候,一个声音传入他的脑海,让他险些破功笑出声来。

  “那老家伙也挺可怜的,叫得那么大声,竟然还没死!真是奇了怪了,怎么那么疼还要用包子哄着人家跟她那个呢?肯定脑子有毛病!”

  楚悠南憋着笑,但唇角不自觉抽了两下,只道苏北真是太单纯了,不过其实要不是他会读心术,苏北的外表可看不出这么单纯来。

  莫氏见楚悠南脸上似乎划过了一丝笑意,赶忙拼命给苏北使眼色,示意她过去跟楚悠南求情。

  苏北心里是不情不愿的,所以嗫喏了几句,迟了那么一丢丢。

  就在这一瞬,楚悠南开口了:“此事不能听她一面之词!王妃可以听听贵子看到了什么!”

  此言一出,桂嬷嬷顿时颤了一下,贵子却没看见一般,走到傻大个面前,道:“她是不是给你东西吃了?”

  “包子!肉包子!”傻大个一脸天真无邪地看着她。

  “然后她让你干嘛?”贵子目不斜视地看着傻大个。

  傻大个认认真真道:“脱她衣服,亲她,抱她,还有……”

  “够了!”楚悠南低喝一声,打断了他的话,随后转头看向莫氏,“现在你都知道了吧?她是你的人,你打算怎么处置?”

  莫氏顿时一颤,赶忙转头去看苏北。

  苏北知道自己不开口不行了,便上前两步,跪在了莫氏身边,然后对着莫氏耳语道:“王妃,大局为重,今天王爷都让您出来了,这可是个转机,切莫因为这事伤了好容易建立起来的和气!”

  理智告诉莫氏,确实如此,可感情却在她心中占了上风,她一把推开苏北,便看向楚悠南,哀声道:“王爷!桂嬷嬷是我的乳母,让臣妾罚她,臣妾做不到啊!”

本文标签:公交车吃我的奶进我下面

上一篇: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山沟夜晚炕上的呻吟

下一篇:伸进她的裙子里面扯掉内裤|一女多男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