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一边吃乳一手摸下面|主动张开腿给主人调教

2021-10-23 09:08:1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东西收拾妥当之后,四人分成了两路,三个女人去了绣楼,陈江远这个男人带着东西去了赶马车,最后四人在绣楼集合。

  王青和邱招娣进镇子的目的就是将手中的绣品出手的,农家的女

 东西收拾妥当之后,四人分成了两路,三个女人去了绣楼,陈江远这个男人带着东西去了赶马车,最后四人在绣楼集合。

  王青和邱招娣进镇子的目的就是将手中的绣品出手的,农家的女人,除了干农活家务,也就只能够绣绣帕子和荷包之类简单的东西了。

  镇上的绣楼不是很大,但是也不小,有人来找活,也有人来买东西,柯灵秀陪着两人到了绣楼,王青和邱招娣去卖绣品,柯灵秀则是在店内四处看看。

  身为现代人,柯灵秀并不会刺绣,只会简单的缝缝补补,这技能还是原身传下来给她的呢。

  绣着梅兰竹菊的荷包,亦或者山水的帕子,还有一些则是大面积的屏风,反正柯灵秀看着挺好看的。

  “姑娘看看帕子?”就在柯灵秀停留在各种的帕子前面的时候,身侧传来一个女子温婉的声音,转头望去,该女子脸上蒙着一块丝巾,身段倒是不错。

  “我就随便看看。”柯灵秀笑,待女子走近了,倒是闻到了对方身上的香味,还挺好闻的。

  “我是绣楼的老板娘,我叫秋婷,你想看什么都可以问我。”秋婷言语中透着暖意,行走间又带着一丝风尘,有些矛盾。

  柯灵秀点了点头,“谢谢,我就随便看看,头一会儿来绣楼。”指了指柜台处的王青和邱招娣,“那边的是我娘和我小婶,我是和她们一起来的。”

  秋婷转头看去,“原来你是柯大娘的女儿啊!”然后语气有些忧伤的说:“长得真好看。”说着,隔着丝巾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柯灵秀有些疑惑,不待她说什么,就看到有一位男子走到了秋婷的身边,看着秋婷的眼中满是爱意,“秋娘。”

  “你怎么来了,书院放假了?”说着,秋婷朝着门口看了看,“不应该啊,你这是放着你的学生私自跑回来的吧,这样可不行。”

  那男子笑了笑,说:“今天书院夫子都在,我不需要帮忙管教,便回来一趟,我想你了。”

  秋婷清脆的笑声响起,隔着丝巾在男子的脸颊上落下一吻,这举动,可谓是非常的大胆了。

  “你呀。”男子点了点秋婷的鼻子,笑意盈盈的朝着边上一看,发现了柯灵秀,朝着她点了点头,便拉着秋婷往里走去了。

  秋婷走动间,真巧一阵风吹过,柯灵秀仿佛看到了秋婷的脸颊上拥有一块疤,整张右脸上都是。

  想到刚才秋婷那奇怪的语气,柯灵秀这才明白,原来,是毁容了吗?

  不过刚才那位男子应该很爱秋婷,真好啊!

  柯灵秀走至柜台,此时王青和邱招娣的绣品也换好了银子,又领了新的材料,她站在边上看了看,想到刚才的秋婷,忍不住问:“刚才那两位,是你们绣楼的老板和老板娘?”

  那小二笑着摇了摇头,说:“我们绣楼只有老板娘。”

 文学

“至于另一位。”小二脸上的笑容收敛了几分,“是我们老板娘的追求者。”

  柯灵秀沉默了,她并没有看错秋婷和那男子看着对方的眼神中的爱意,这说明,两人是相爱的,可是现在,小二说他们绣楼只有老板娘,那这是怎么回事?

  随即,柯灵秀想到秋婷毁容的脸,想到这个朝代对女子的不公,想到两人之间的对话,想到秋婷那大胆的举动。

  男子是夫子,是不是因为男子的家人不同意秋婷,所以两人才没有在一起?

  “小二,劳烦给你们老板娘带一句话,溪中村陈家,祛疤。”柯灵秀说完,跟着王青和邱招娣走出了绣楼。

  小儿愣在原地,他在绣楼做了好几年,怎么可能不知道老板娘脸上的疤痕,那女子是什么意思,难道老板娘脸上的疤痕她有办法?

  离开绣楼,上了马车,柯灵秀对着陈江远说:“相公,去大伯那边,我上次有让他留意有没有外来的商户售卖的奇怪的东西。”

  上次的辣椒用完之后柯灵秀种了一些,但是这些远远不够吃,做两瓶辣酱就没有了,再加上,上次柯灵耀写信过来有意交好。

  后来她认真的想了想,柯家有柯灵耀的存在,就算是分了家,若是柯灵耀得罪了人,他们都是逃不掉的,也许像她这样的出嫁女也逃不掉。

  那可真的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啊!

  大伯一直以来就有些看不起底下的两个弟弟,端的是大男子的范,又有个当秀才的儿子,现在有有了个府城的岳家,在柯家的说话行事越发的越过柯老爷子了。

  但转念一想,家里面有个当官的,可以避免很多的麻烦,因此,柯灵秀接受了柯灵耀的示好。

  镇上两家杂货店,柯灵秀是一家都没有放过,既让柯建安留意那些从来没见过的东西,也让另外一家的也留意一些,尤其是上次买过的辣椒。

  “好。”陈江远应道,驾驶马车换了一条路,朝着柯建安的杂货铺而去。

  杂货铺里,柯建安正看着柯灵耀寄过来的信,除了问好之外,无非就是让他对柯灵秀的态度好一些,都是一家人。

  柯建安撇嘴,他哪里对人不好了,再说了,她一个女子,不在家里面相夫教子,以前居然来出来抛头露面,即便是在村子里面当大夫,他也觉得丢人。

  “大伯。”就在柯建安内心依旧看不起柯灵秀的时候,柯灵秀已经站在他的杂货铺门口了,一同的还有他的两个弟妹。

  “大哥。”王青和邱招娣。

  陈江远朝着柯建安点了点头,“大伯。”然后站在边上不说话了,将主场交给了柯灵秀。

  杂货铺里除了柯建安之外还有两个他招的小二,都是镇上的人,嘴巧又机灵,在他这个杂货铺里面已经做了好几年了,都已经成亲了。

  两人对柯灵秀是认识的,有听见其他人对柯建安的称呼,心中了然,礼貌的端上了茶水,便退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本文标签:一边吃乳一手摸下面

上一篇:伸进她的裙子里面扯掉内裤|一女多男H

下一篇:双性人妻的YIN荡生活|两根手指在里面搅动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