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英语老师|人妻激情偷爽文

2021-10-23 09:18:1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岑邵钧刚刚还在因为憋笑而隐隐抽动着的唇角,此时抽动的更岑害了,但这次不是因为憋笑。

  “我不是国家总统。”他的语气盛满了无奈,眼前的秦妧妧笑的过于灿烂了,让

岑邵钧刚刚还在因为憋笑而隐隐抽动着的唇角,此时抽动的更岑害了,但这次不是因为憋笑。

  “我不是国家总统。”他的语气盛满了无奈,眼前的秦妧妧笑的过于灿烂了,让他觉得她就是他的人了。

  秦妧妧依旧带着笑意的开口:“我知道啊,但是你是景城数一数二的岑氏的执行总裁啊。”

  话说到这个份上,岑邵钧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接了,只能无奈的开口:“你还是我们岑氏数一数二的BD呢。”

  秦妧妧听着他的反驳,睁大了眼睛反问一句:“你不觉得执行总裁比什么BD要牛逼吗?”

  听见她的最后一个词语,岑邵钧平直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秦妧妧,不能说脏话。”

  “好吧好吧。”她抠着自己的手指,百无聊赖的应了一声。

  看着她好像又陷入了无聊的心情当中,他还是找话题一般的开口:“又无聊了?”

  秦妧妧抠着手指的手劲放小了一些,她抬起头眼睛闪着一丝光芒,那个光芒名叫期待。

  “你跟罗先生商量一下把我放了吧?我保证不跑!顶多就在楼下的花园散散步,实在不行,散步的时候你们跟着,或者让护士跟着总行了吧?”

  权势压人

  岑邵钧看着她眼里闪烁着的光芒,不知该怎么接话。

  重新拿起文件轻声念着。

  看着他沉默的模样,秦妧妧也没有再开口,扯过被子一把盖住自己的整个头,不再搭理他。

  瞧着她的动作,刚刚还面无表情的岑邵钧立马皱起眉毛。

  “秦妧妧?”他轻轻拉了拉她的被子,接着开口:“生气了?”

  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了出来,她开口回了一句:“没有。”

  “明天,明天我告诉他让他把你手铐打开好不好?”岑邵钧觉得自己在秦妧妧没有一点原则,只要她露出一点的不开心,他就会妥协。

  可能是觉得自己有些太欺负他了,为什么接二连三的一直和岑邵钧说只有她自己知道?

  秦妧妧闷在被子里,没有接话。

  “嗯?好不好?不生气了。”岑邵钧的语气带着明显的讨好,他怕她难受,更怕她因为不开心而露出一丝丝不开心的表情。

  她将蒙住自己头的被子掀开来,眼睛直直的看着他,“你不用这么迁就我的。”

  岑邵钧直视着她的眼睛,眼底的宠溺快要溢出眼眶,极尽宠溺的开口:“我若不迁就你那要迁就谁?”

  她听清他的回答,眼里溢出一丝笑意,没有再接话。

  ‘咔嚓’一声,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秦妧妧应声转头看去,罗之衡顺着她的目光走进来,伸手松了松微微锁紧的领带,面无表情的对着坐在病床前的岑邵钧点了点头以示打招呼。

  秦妧妧住院已经住了那么久,他们碰见一起的机会不止一次两次,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岑邵钧神色懒懒的点头,便将目光放在了秦妧妧身上。

  “今天陈院长怎么说?”罗之衡开口。

  不知是在问岑邵钧还是在问秦妧妧,若是情况还是很不好,就算秦妧妧会恨他,他也会选择直接将她绑着打包带去卢森堡。

  岑邵钧低着头,低声应道:“淤血没有被吸收,但是也没有加重。”

  罗之衡坐在病床对面的沙发上,闻言抬眸看了一眼还没有任何动作躺在床上的秦妧妧,微微皱了皱眉。

  没等他开口,刚刚已经犹豫了许久的岑邵钧站起身走到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的对着他开口:“罗总,介意借一步说话吗?”

  将疑惑的目光放在秦妧妧身上,不过一瞬,又低着头站起身,“走吧。”

  刚走出房门,一人就嘴里叼着一支烟,路过的人都在叫着‘罗总和‘岑总’。

  站在走廊尽头的吸烟区,岑邵钧才将烟取下,双指夹着,还没有点燃,他将头转向一旁,“你把那个手铐解开吧。”他如是说。

  已经掏出打火机的罗之衡闻言,点烟的动作一顿,他将歪向一旁的头转过去,疑惑的看着岑邵钧。

  “你之前不是也支持我这样吗?秦妧妧和你求情了?”他没有起伏的开口,他很早就知道过不了太久,岑邵钧就会说到他这里来,所以并不怎么惊讶。

  岑邵钧正打算掏出火机的动作一顿,“没有,就是我觉得已经一个星期了,老是这么用手铐铐着秦妧妧不太好。”

  “闭嘴!”罗之衡在听见他的那句‘秦妧妧’时,就岑声打断。

  他也算是一个从小到大没有被什么人斥责过了,除了他家的老头,在被斥责时,他脸上的表情懵了一瞬。

  “你让我闭嘴?”岑邵钧用那只空着的手指了指自己,略微惊讶的开口。

  罗之衡转头和他对视了几秒,“虽说你能在这很快的崛起,但是你又怎么和百年世家的罗氏比?别忘了,你的大本营在国外。”

  岑邵钧低着头沉默了几秒,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开口,罗之衡又补救似的开口说了一句:“我现在铐着她是为了她好,若是她跑出医院,出了什么意外你能负责?还是说你能保证她不会再跑?”

  “她不会再私自出院了。”他只有一句苍白的保证。

  这事虽说罗之衡做的不对,可若是秦妧妧从一开始就没有表现的那么难以接受,他估计也不会强硬的绑着她,他也只是害怕她会出什么意外而已。

  “呵……”听着他那一句苍白无力的保证,罗之衡只冷笑一声,没有接话。

  他也有些摸不准罗之衡到底同意了没有。

  没有将手里的烟点燃,岑邵钧直接将烟扔进一旁的熄烟的台子上,“那我先走了。”

  罗之衡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终于将烟点燃,满脸暴躁的狠狠抽了一口,闷在肚子里许久也没有吐出。

  又狠狠抽了一口,才将眼底扔下去。

  抬着缓慢的步伐走向病房,进去时,岑邵钧已经不见了踪影,只留下几沓文件在那。

  他走向前,看着睫毛微微颤着的秦妧妧,哼笑一声,“自己求情没有效果,打算让岑总用权势压人?”

  她的睫毛颤的更岑害了,装睡也不知道装的像一点,但是他的心里却莫名的慢慢溢出一丝丝酸意。

  岑邵钧离开了,她连面对自己都不愿意。

  “再不开口我就后悔了,岑总用权势还用的挺成功的。”他又懒懒的开口,等着她主动开口。

  “不行!你都答应了怎么能反悔?你还是一个生意人呢,不能这么不讲信用!”听见他懒懒的语气,秦妧妧双眼一睁,着急的开口。

  “不装睡了?”罗之衡又是一阵冷笑,眼底是散不开的幽暗。

  她抿了抿嘴唇,开口辩解:“我没有装睡!只是你说那句话的时候我刚好醒了而已,这是巧合你知不知道?”

  “哦?巧合?”罗之衡双眼凝视着她,只是简单的反问一句,就已经让秦妧妧无话可说。

  她真的不是装睡,只是在岑邵钧离开以后,她就开始闭目养神,而且她也确实不太愿意面对他,看着他的脸,她的心里始终会莫名传来一阵烦闷的情绪,有时她会觉得自己压不下去那种情绪。

  “不然呢?”秦妧妧坐了起来,反问他。

  他没再回答她的问题,神情慵懒的开口:“这样吧,既然你想让我把手铐打开,那我们做个约定,若是你再私自出院,我就直接把你打包带去国外,如何?”

  说到最后,他的语气轻轻上扬。

  手铐解开

  “凭什么?”秦妧妧反问了一句,继续开口:“就算是带我去国外,也该是岑邵钧不是你。”

  说完,她突地觉得从自己的心底浮起一丝丝冰凉,慢慢的在身体四周弥漫着。

  他沉默了一会,他必须承认在用语言伤人这方面,秦妧妧做的很好,甚至是很出色的。

  不知安静了多久,罗之衡才抬起头,眼神泛着凌岑的光,看着她,“你刚刚没有听清吗?我说的是直接把你打包带到国外,这个约定和岑总没有任何关系,懂吗?”

  她沉默着没有接话,任由自己在心里天人交战。

  眼睛直视着她,看了许久,在等了许久也不见秦妧妧开口,他不以为然道:“不同意?那就算了,那你就等着看陈院长什么时候说你到了可以出院的程度再把你解开。”

  说完,他拿起一旁刚刚脱下来的外套,打算离开。

  “等等!我同意!我同意好吧?”秦妧妧天人交战了好一会,在看到他貌似要离开的动作,着急的加快语速说了一句。

他已经转过身的身形重新转了过来,“你重新说一遍。”

 文学


  说着,他将裤兜里的手机掏了出来,打开录音软件,将话筒对着秦妧妧。

  秦妧妧的唇角狠狠抽动了几下,光明正大的对着他翻了一个白眼,没有开口。

  “不愿意?那算了,我不是喜欢逼迫人的人。”说完,他将手机扔进裤兜里。

  秦妧妧觉得自己被侮辱到了,她恨恨的咬着牙,不过一秒,她立马开口:“我录!我重新说!”

  罗之衡这才打开手机,开始录音。

  她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才一本正经的将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

  罗之衡一脸满意的听了好几遍她说的内容,在秦妧妧开口催促时,才从另一边裤兜掏出钥匙,将锁了她一个星期的手铐打开。

  可是,在看见她手上那一抹刺眼的鲜红时,他突地又有些后悔了,或许不该将她锁着的。

  在他打开手铐的一瞬间,秦妧妧的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甜美的笑容,转了转隐隐发酸的手腕,在犹豫了一秒,还是开口对着他说了一句感谢。

  她真挚的感谢还萦绕在自己的耳边,罗之衡脸上的表情有些愣愣的。

  “那我可以下去走走吗?”秦妧妧只是客气的问了一句而已,却没有想到他会一本正经的回答。

  “不然你过两天再下去逛?”他一本正经的语气有些唬人,让秦妧妧以为这个医院出了什么事。

  “是有什么事,所以我不适合出去?”她疑惑的看着他。

  罗之衡刚刚才想好的借口就这么被压了下去,他犹豫了一会,还是老实的开口:“没有,就是你还是等我或者……”没把话说完,他话音一转:“算了,你要么就在我在的时候去,要么就找我给你安排的陪护去。”

  秦妧妧鼓了鼓腮帮子,半天没有回答。

  看着她特别不开心的模样,罗之衡眉头紧锁的开口:“你别得寸进尺,你要是乖乖住院,我也不至于这么防着你私自跑出医院。”

  “行吧行吧,那你什么时候离开?”她的语气充满了无奈,甚至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妥协。

  罗之衡挑着眉看了她一眼,“把你的手铐解了就赶我走啊??卸磨杀驴不太好吧?秦妧妧。”

  刚刚还兴致十足的秦妧妧在听到他这句话,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立马放了下来,“我哪里敢赶罗先生,您随意,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这是你自己的医院,那你不是想待多久就待多久吗?难道他们还能听我的,把他们最大的老板刚出去?想想也不可能啊。

  “行,那你坐着陪我会儿。”他听着她口不对心的话,心里起了捉弄她的心思,调笑着说了一句。

  听着他不客气的话,嘴角狠狠抽动了几下,沉默着。

  这么无赖的人真的是一个集团的总裁?看着真不像!

  “嗯?怎么了?”看着她一脸莫名的表情,罗之衡又开口问了一句。

  她故作尊敬的对着罗之衡做了一个请坐的动作,然后表情淡淡地坐回了床上,眼睛时不时的往阳台那边瞄着。

  坐在床上呆了许久,耳朵里隐隐响起罗之衡的声音,没等她仔细听清楚,罗之衡就没再开口。

  她狐疑的抬起头,看罗之衡疑惑的开口:“罗先生,你刚刚说了什么吗?”

  “没有,我说一会我还有个会议,就先走了。”还没等他站起身,秦妧妧就急急的下床。

  “好好好,罗先生您慢走,明天再来。”嘴里说着送客的话,她的眼睛却是愉悦的眯了起来。

  罗之衡看着她等不及送客的表情,心里被刺伤了一下,也没有心情再去捉弄她了,顺着她的话站了起来,径直走出病房。

  罗之衡刚离开,陪护就走了进来,“您好,江小姐,罗总吩咐我你已经可以下去逛逛了,让我带您下去,你现在要去吗?”

  “要要要。”秦妧妧着急的走过去,站在她的面前。

  李陪护听见她着急的声音,此时无声的在心里接了一句:切克闹……又忍不住心道,这江小姐有点魔性啊。

  推了一架轮椅让秦妧妧坐在上面,李陪护这才抬着缓缓的步伐推着她去了后面的花园。

  看见轮椅的一瞬间,秦妧妧也在心里挣扎了一秒,最后还是顺从坐在上面,没有什么比她现在想出去的心还要重要,若是有,那大概是岑邵钧突然有什么意外……

  呸呸呸,她独自在心里呸了几声,什么意外?那是不存在的!

  一路无话,她终于被李陪护推到了花园,她期待的抬起头看着她,“李陪护,我可以下来走走吧?”

  李陪护犹豫了一会,还是点点头。

  毕竟从她在这开始照顾眼前的江小姐开始,她就一直被手铐铐着,也不知道是什么病,整天就铐在那,一个星期就做了两次检查。

  她亲眼看着自己说完那句话,秦妧妧的眼睛就亮了一下,她下了轮椅,在地板上用力的蹬了几下,才扬起一抹灿烂的笑。

  “那你慢慢走,我就在后面跟着。”说着,李陪护后退了几步,送给秦妧妧足够多的私人时间。

  偶遇

  她向后感激的看了她一眼,便漫不经心的抬着不快的步伐走着。

  不知不觉中,她走到了另一边出口,就站在了医院入口处,李陪护也依旧安静的跟在她的身后。

  她满脸尴尬,遮掩似的轻咳了一声,转头对着李陪护开口:“走吧,我们上去吧。”

  她没有拒绝,点点头走上前和秦妧妧并排,“江小姐你累了吗?坐上来吧,我推着你走。”

  秦妧妧皱着眉,拒绝的话在嘴里转了一圈,还是没有说出口,她顺从的坐上去。

  “学姐!”一声清脆的少年音从远处传了过来。

  秦妧妧没有任何表示,也没有叫停,李陪护便继续推着她往里走,刚刚听见后面的一道声音,她转头过去时,以为对方是在叫江小姐,可是看江小姐的表情显然不是。

  “哎哎哎——等等啊。”他急冲冲的越过秦妧妧,李陪护还在心里想着,果然不是在叫江小姐,只是这个想法还没完,就见眼前整个人都透着阳光的少年直接双手撑在她的轮椅两侧。

  李陪护懵了,秦妧妧也懵了。

  “学姐你没有听见我在叫你吗?你在这里住院吗?怎么都没有告诉我?这几年你都在这里?”说着,他脸上阳光的笑容变得有些担忧起来。

  “咳……这位小弟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秦妧妧满脸尴尬的开口。

  伏明楘张大了嘴巴,惊讶的看着她,“学姐,你别和我开玩笑啊,我不禁吓的。”

  她还是一副又尴尬又懵逼的表情看着眼前和自己同一水平线的伏明楘。

  李陪护看着她不认识眼前少年的模样,不像是装出来的。

  可是那么年轻的一小伙子应该不会骗人吧?

  看了一眼秦妧妧的颜值,她的这个想法又不太确定了,没准是骗色的呢?

  想到这一层,李陪护脸上的表情有些臭臭的,“让开让开,这位小伙子你认错人了。”

  说着,她用力将轮椅往前推。

  伏明楘一个不查,被推倒在地,没有去管有些血淋淋的手,倔强的站起来,又站在轮椅的面前,“学姐,你怎么能忘了我呢?”

  说完这句,又想起了什么,“没事,就算你忘了我,我也死皮赖脸缠着你,这样你总有一天会想起我的。”

  听见他后面补上的一句话,秦妧妧觉得自己更加心塞了。

  “小弟弟,你真的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我也不是你的学姐。”

  她的语气充满了无奈,不知道该怎么和眼前这个不知小了她多少岁的男人,不,应该说是男孩解释。

  伏明楘见她还在反驳,虽说心里知道肯定是她的记忆出了什么问题,或者说是她出了什么意外。

  可是他还是想让她知道她是认识自己的,只不过是忘了。

  “你是不是叫秦妧妧,别告诉我不是,我现在电脑里还存着你在学校时的照片。”

本文标签: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英语老师

上一篇:人妻放荡H文系列|Y荡学院串珠道具PLAY

下一篇:放荡老师淑敏办公室全集目录|公交车上少妇迎合我摩擦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