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人扒开添女人下部全视频|皇上对公主施行破瓜礼

2021-10-23 09:24:1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她经过那屋檐时无意识地一抬头,咦,那个避雨的人,是陆隽川。

  他宽阔的肩头有深色的水渍,额发氤氲着雨水,熨贴地伏倒下来,有水顺着发丝滴落。

  孟珍珍看着淋成落汤鸡的他,突

她经过那屋檐时无意识地一抬头,咦,那个避雨的人,是陆隽川。

  他宽阔的肩头有深色的水渍,额发氤氲着雨水,熨贴地伏倒下来,有水顺着发丝滴落。

  孟珍珍看着淋成落汤鸡的他,突然想到婚礼那次他被泼水的画面。

  他也看向了她。

  她一不小心把焦距拉得太近了,他瞳孔倒映出的天穹和灰色积雨云都看得清清楚楚。

  那双眼睛里仿佛酝酿着奇幻叵测的漩涡,让人有种会被吸入的错觉。

  孟珍珍一时怔愣。

  “这么巧啊,小孟同志。我没带伞,能捎我一段路吗?”

  陆隽川首先打破了缄默。

  不等孟珍珍回答,男人已经一个箭步钻到了她的伞下,很顺手地把伞接了过去,把她整个人笼罩在自己的保护下。

  “……好。”反应慢了半拍的孟珍珍这才吐出一个字。

  两人贴的很近,她能明显感觉到男人身上外溢的热气,她偷偷瞥一眼,好么,他头上蒸腾着袅袅白雾。

  “小孟同志,你去哪里?”

  ——在矿井底下叫人家珍珍,这会儿又叫小孟同志——

  言语间,孟珍珍只觉得他滚烫的气息掠过,她手臂上的汗毛全部起立了,

  “我去邮局有点事,你呢?”

  陆隽川继续开口,“我明天要出差去谅山,要去问局里借台车,你送我到车站就行。”

  “……行。”

  虽然听到陆隽川说他的出差目的地是谅山,她却完全没有想过搭便车的事。

  刑/警出差,怎么可能随便让人搭便车,请她坐她也不敢呀。

  怕万一耽误人家的事,或者万一有什么特殊情况临时没法让她搭车呢?人生地不熟她要怎么回家?

  陆隽川不知道女孩低着头是在想什么,他心里有点着急。这次计划外的出差是他灵机一动想出来的主意。

  本以为他的小姑娘会很惊喜地求搭车,没想到对方完全不搭这个茬。

  现在他要怎么主动开口邀请孟珍珍呢。

  车站到了,雨也渐渐小了,孟珍珍大方表示可以等到他上了车再走。

  陆隽川注意到他的小姑娘一直在看他,这叫他觉得不太自在。

  暴露于她视线中的耳廓突然很热,而后这种热度逐渐蔓延到脖子和脸颊。

  孟珍珍也发觉自己好像把男神给看“熟”了,他整个人都变得红彤彤的,只好讪讪地移开了拍摄的视线。

  陆隽川正想开口邀请,这时小姑娘雀跃的声音响起来,“车来了。”

  ……

  从邮局出来,雨已经不下了。

  收好来回车票和售票员好心提供的时刻表,孟珍珍走在回家的路上。

  火车56XX从盘花市到新昌西站是6个半小时,单程票价十六块五毛。

  售票员告诉她,新昌算是个大站,还是有候车室的。这样就无须再想办法弄介绍信住招待所了。

  那些过路小站叫做乘降所,甚至都不叫做站,因为根本就没有站。

  56XX这时候还被称为快车,因为还有一趟更慢的火车在运营中。

  最让孟珍珍感到神奇的是,四十年后,同一趟列车56XX竟然还在运营,票价竟几十年如一日一直都没有变过。

  在视频社区中,有许多驴友发布过这条铁路相关的短视频。羊视甚至还拍了一部纪录片《开往希望的火车》专门讲述这条列车线路上的感人故事。

  别人坐这趟车是怀旧,孟珍珍是体验原版的“旧”。她突然对这次旅行期待起来了。

  回到家,她把自己的计划同叶建芝一说,就遭遇到了来自妈妈的强烈反对。

  小女娃怎么能一个人出门呢,还是开往谅山那样的山沟沟的火车,说不定就被顺路卖掉回不来了。

  “妈想过了,如果人找上门来,我们再来想办法。”

  ——你能有什么办法?——哐哐撞大墙然后抵死不认嘛——亲子鉴定等到1987年以后才有的做啊——

  “妈,如果我和公安同志一起去你看行吗?”孟珍珍想到一个现成的挡箭牌。

  叶建芝依然没有答应,因为她根本不信。

  晚饭前,孟珍珍还不死心地把于萍拖进房间里偷偷问,

  “表姐,你想不想去谅山玩玩?坐火车来回的那种?”

  于萍一脸愕然。

  这才逃过一劫,这女娃子怎么又想着作死了?

  谅山州都是少数民族聚居,出了名的贫困,语言又不通,去玩什么?

  “好吧,当我没问,你别这样看着我。”孟珍珍在表姐的死亡凝视下败下阵来。

  她也是曾去西藏尼泊尔徒过步,非洲撒哈拉露过营,挪威北极圈走过夜路……乘风破浪的小姐姐一枚。

  如今不知道是该怀念梦教授的放养模式,还是该感激叶建芝的母鸡护崽模式。

  吃完饭表姐一个人打着手电走了,仿佛怕孟珍珍继续蛊惑她一起走上不归路一般。

  正在想退票手续费到底是百分之几,顾小四又来了。

  他是来跟老孟汇报成果的,情况说明已经交到负责设备盗卖案件的公安手里。

  这时孟珍珍也一拍脑袋,

  “差点忘了,我早上也把这事都办妥了。你们没看到,方科长的脸黑得呦,跟包公似的。”

  一件心事放下,听了孟珍珍这不太好笑的话,大家却都笑了。

  而后,顾小四告辞要走,临了给孟珍珍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地送他到门口。

  “听说你要去谅山?”

  应该是从任真姐妹那里听说的吧,可惜计划流产了,孟珍珍失望地扁扁嘴,

  “对啊,不过看来去不成了,我妈不让。”

  “你去那穷乡僻壤做什么?”

  “有个挺隐私的事,我得亲自去查一查,这对我……挺重要。”

  “那我找个可靠的人陪你去吧,我来和孟妈说。”

  “也许你说陪我去,我妈能答应。”孟珍珍眼里闪过一丝希望。

  小四露出一抹玩味浅笑,转身回屋里找孟妈去了。

  不晓得顾小四怎么跟叶建芝打的商量,临睡前,妈妈进了孟珍珍的房间,一脸凝重地用包着纱布的手递给她十张大团结,

  “穷家富路,事情能查就查,不好查也按时回来,我跟你爸后天去火车站接你。”

  然后连夜打包了一大袋吃的,用行军带一捆,让孟珍珍背着走。

  “我才去两天……”抗议声在叶建芝泛红的眼睛注视下被吞回到了肚子里。

第二天清晨,月亮还在天上挂着呢,顾小四就来家接孟珍珍了。

 文学


  下楼时,遇见了每天天不亮就要赶去学校的雷勇。

  他扛着自行车下楼,却没有让孟珍珍两人先走。她只好和顾小四很有耐心地走在他后头。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但每到扶梯转弯处,她都能感觉到雷勇在用眼梢看她。

  她看看身上这件驼色的英伦格子西装,不自觉地抬手理理自己的低马尾,心中是无法抑制的臭美。

  这可不是八十年代的款式,这是四十年后都在流行的女神范西装风衣外套。

  很难想象表姐是如何根据自己的那张《庐山恋》时装图,做出了这件比她能想象的更加时髦一百倍的衣服。

  这是昨天表姐给拿来的,她只说白色洋装容易脏,就给换了个耐脏的颜色。

  叶建芝不懂这种式样好看,以为是于萍手艺不精、尺寸没量对。

  还安慰她说大了不要紧,珍珍还会长个。

  孟珍珍一看就喜欢得不行,没口子夸好看。

  何老太以为她是为了照顾表姐的面子,还偷偷“安慰”她说,

  “没事,等表姐回去了,让你妈给改小一点就好了。”

  吓得孟珍珍睡觉时都把衣服挂在床的里侧,生怕被叶建芝偷偷拿去改到合身。

  开玩笑,风衣就是这样挺廓好看啊。

  还有改好的裤子,虽然还是侧开口,却从纽扣改成了挂扣加拉链的方便款。

  长度是刚刚好的九分,改成了很显腿长的高腰萝卜腿哈伦裤式样。

  西服外套内搭修身黑色毛衣,下配深卡其色哈伦裤,玻璃丝袜和深棕色的小皮鞋,孟珍珍觉得今天自己简直美死了。

  得瑟的孟珍珍在脑子里播放起了霉霉的《style》做BGM,下楼梯时不自觉地跟着节奏挺胸扭胯走起了猫步。

  这可害惨了扛着自行车的雷勇,他眼梢正好瞄到那令人遐想的曲线,没走两步直接脚下一软。

  幸亏他已经到了一楼的平地了,倒没有跌倒。

  只是为了掩饰丑态,忘记自己还扛着自行车,车直接落下砸在他小腿和脚背,然后翻倒在地,车轱辘在空中哒哒空转。

  孟珍珍想上前去帮着扶一下车,却被小四叫住。他把那一袋叶建芝准备的吃食递给她,

  “姐,要来不及了,你先上车放东西,我来帮勇哥扶车。”

  顾小四挥挥手催着让她快走,然后回头换了一副略带嘲讽的表情对雷勇道,

  “勇哥你没事吧,一大清早怎么手软脚软的呢?是不是学习太辛苦了?”

  雷勇小腿痛到无法移动,表情扭曲地挤出一句,“我没事。”

  却见顾卓一只手扶起自行车,只踹了一脚前轮胎,就把刚刚摔歪掉的车龙头矫正了。

  他把车交到雷勇手里,贴着他耳边低声一字一顿道,

  “别让我再看见你偷看她,不然我也得帮你正正龙头。”

  雷勇:!!!

  ……

  大院门口停着一辆首都吉普,孟珍珍不确定小四叫她“先上车放东西”是不是这辆车。

  直到看见驾驶座上的陆隽川,她才笑起来跑过去。

  一拉车门,没拉动。

  车里的陆隽川侧过脸冷冰冰地看着她,并没有要帮她开车门的意思。

  孟珍珍轻叩车窗玻璃,嘿,车里的人他非但不开门,还把脸转过去了……

  “……”

  这时顾小四走过来敲敲车窗,“川哥,你帮姐把东西放在后头吧。”

  反应过来之前的“敲窗女”正是孟珍珍,陆隽川一脸震惊,顿了一秒然后瞬间转为“臣罪该万死”的忏悔模式。

  他伸过手臂来打开了副驾车门,随后非常迅速地下车,迈开长腿跑过来帮孟珍珍把手里的东西接过去,小心地放到后座。

  ——这是又没认出来?——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

  孟珍珍也不说话,面无表情地坐到后排,看着站在车边不动的顾小四,用眼神询问,“你不上车?”

  “我今天还有点别的事,正好托川哥送你去。他人很可靠,你听他的就行。”顾小四在窗台弯着腰对她说。

  “行吧,明天晚上火车回来,我爸妈会来接站,我怎么跟他们说你去哪儿了?”

  “到时候我会安排的,你不用操心这些。”

  “好!”孟珍珍觉得小四越来越像个故作神秘的小老头,挥挥手摇起了车窗。

  “小老头”顾小四检查完了轮胎、车门、后备箱,拍了拍引擎盖示意可以走了。

  陆隽川跟他比了个收到的手势,发动车子,出发。

  路上很空,单单只他们一辆车走在晨光中。陆隽川眼神看着前方,心里一直在想自己要怎么开口解释刚刚的失误。

  今天的孟珍珍,从头到脚没有一样他熟悉的元素,也不说话,他能认出来才怪。

  又想起了嫂子蒋永秀说过的话,“其实你没有记住珍珍什么样……你都不认得她……”

  从后视镜看一眼他“陌生的”小姑娘,他决定借这两天的机会更加仔细地观察她。

  总有一天,只要看走路姿势,自己就能认出她来。

  后座的孟珍珍以为顾小四安排陆隽川把她送到盘花市火车站,这大约有近一个小时的车程。于是她先开口道,

  “小陆同志,要你这么早起来送我,真的不好意思。

  麻烦你了,我眯一会,到地方你叫醒我就行,谢谢啰。”

  说完她就闭上眼睛开始休眠模式。

  “……好。”陆隽川张了张嘴,开车大约是五个小时的路程,他觉得她睡不了那么久。

  他能听出来孟珍珍客套话中间,那丝对自己没认出她来的“不高兴”,想了想还是没说出什么逆她意思的话,免得她更加“不高兴”。

  省道并不平坦,但车一路开得极稳。

  等孟珍珍觉得脸上热热的,再度睁开眼睛时,车窗外的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

  她往窗外一看,嚯,车子正在翻山,开到了最高的山梁上,放眼望去是连绵绿谷和远处起伏的山峦,气势开阔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哇,好美哦。”小姑娘把沾灰的车窗摇下来,伸出头去把这一切美好山景尽收眼底。

  兴奋地拍了好一会,孟珍珍才满足地把车窗摇回去,

  “火车站还要开多久啊?”

  “翻过这座山,我们再开两个多小时就到新昌市。”

  “啥?”孟珍珍懵了,不是送自己去火车站么?怎么变成直接去目的地谅山州新昌市了?

  想起来了,他今天是去谅山出差,那自己的火车自助游这是变成了两个人的自驾游?

本文标签:男人扒开添女人下部全视频

上一篇:放荡老师淑敏办公室全集目录|公交车上少妇迎合我摩擦

下一篇:2021最推荐(写的比较细的开车片段贴吧)在线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