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头埋进我裙子里用舌头:让你底下秒湿爆的小黄文

2021-10-23 09:34:0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伸手正准备敲时,门竟堪堪被打开了,府里的小厮这回算是一眼认出了我们,慌乱跪地就要拜我,被我抬手制止:“不必行礼了,快带我去见太傅。”

  小厮领着我直入内堂,我脚步

伸手正准备敲时,门竟堪堪被打开了,府里的小厮这回算是一眼认出了我们,慌乱跪地就要拜我,被我抬手制止:“不必行礼了,快带我去见太傅。”

  小厮领着我直入内堂,我脚步匆匆,一个没注意,迎面撞上了刚从房内出来的尚清。

  他抬手握住我的肩膀,忽然又像是被什么东西烫住似的撒开了手,我仰起来,诧异地看着他。

  尚清浓长的睫毛微颤了一下,向我行了一礼,便退到一边,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攥着,修长的十指节节发白,眉宇间颇为痛苦。

  “陛下。”我本想上前安慰他一下,小银子这时在一旁唤了我一声,我才收敛了心神,进屋去看太傅。

  太傅脸色蜡黄,昏迷不醒,上次见他时他尚且还能和寡人侃侃而谈,今日再见却已是卧床不起。

  “太傅到底得的什么病?”我问那太医。

  太医俯首对我回道:“太傅他年老体弱,身体本就不太康健,眼下又受了刺激,一时平复不下来,这才导致的昏厥。”

  “那太傅何时会醒?”

  太医躬身道:“这个臣也说不准,也许不到一炷香的时辰便可醒来,也许几日之后,不过太傅这身子,日后怕是不能再受任何刺激了。”

  我皱眉看向屋里的下人,厉声道:“可是有人出言顶撞了太傅?”

  下人跪了一地,吓得直哆嗦,不敢出声。

  “是微臣与祖父讨论政务时,意见不和,一时失言,令祖父动怒了。”尚清站出来,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说道。

  在我的记忆里尚清一如二月的桃花让人温暖,是个极其温柔,温文尔雅的人,也就只有在面对莫逸城的时候,才会寸步不让,据理力争,太傅向来性子急,想来这次是太傅过激了。

  我放柔了声,温声道:“下回注意些,切莫再惹太傅生气了。”

  他低着头,淡淡道:“臣明白。”

  出了房间,尚清同我在庭院中走了几步,我见他眉头紧锁,深思不语,便想说些话开导他:“太傅眼下虽是昏迷,但你也不过太过自责,太医定会医治好他的。”

  尚清点头不语。

  我转而道:“如今大事的决议权都在内阁五大臣手中,过去都是国师和丞相的人,等丞相退位后,我想提拔你进内阁。”

  尚清神色渐渐缓和了下来,脸上仍略显苍白,眉心微微蹙起,苦笑道:“谢陛下……隆恩。”

  寡人这么多年一直想在内阁安插自己的人,眼下莫逸城要入宫当凤君,这内阁正好空了一位,也好趁此机会将尚清提拔进去,不过看尚清这神情似是很勉强。

  我沉声道:“若是进了内阁,难免会遭到排挤,若你不想,寡人定不会为难你。”

  他摇了摇头,轻声道:“陛下厚爱,臣惶恐,只怕是丞相会不同意,他在这个位子上坐了这么久,又怎会轻易退位?”

  我笑道:“他会同意的,这个你无需担心。”

  尚清疑惑地挑了下眉,问道:“陛下为何如此肯定,莫不是陛下暗中掌握了丞相的罪证,足以能扳倒他?”

  我摇了摇头,说道:“我已经决定立莫逸城为凤君。”这是总归是瞒不住的,还不如索性直接告诉他。

  “是吗,那就要恭喜陛下了。”尚清说着呼吸一滞,最后一丝血色也从面上抽离。

  我担忧的看着他:“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我让小银子去将太医找回来?”

  尚清垂眸望我,浅笑道:“臣没事,让陛下担心了。”

  “真的没事吗?”

  他别过脸不再看我,轻声道:“陛下既然要与他结为连理,又为何让我入这内阁府打压他。”

  我苦恼的叹了口气:“这两件事不能混为一谈,内阁对寡人来说尤其重要,况且内阁不仅有他的人还有国师的人,满朝文武寡人就只信你,也唯有你能担此重任。”

  尚清薄唇动了一下,极轻极轻地问了句:“婚期定在什么时候?”

  我回道:“待钦天监算出良辰吉日。”

  那一日的微风带着丝丝凉意,我和他站在楼府的小湖畔,他专注的盯着湖中的落花,我的目光从他面上滑落道他的衣角,衣袂翩翩,随风而舞……

  “陛下,”他突然开口道:“若有一日丞相犯了十恶不赦之罪,陛下是会包庇,还是会大义灭亲?”

  “为什么这么问,你是不是查到了什么?”我没有立刻回答他,记得陈景那日说过与他父亲见面的并不是莫逸城,不过那块‘莫’字的玉佩我始终还没想明白。

  他回过头看我:“微臣去过那间别院,也找到了那间密室。”

  我问道:“可是有什么发现?”

  尚清摇了摇头,“臣到的时候,密室早已被人搬空,漕运一案的主使不管是谁,丞相都定脱不了关系,他位高权重,如此巨大的数额,陛下被蒙在鼓里,他却不一定。”他说着顿了一下,缓缓道:“若陛下打算包庇他,那查下去也没有必要了,若是陛下不打算包庇他又为何立他为凤君?”

  他逼近一步,死死盯着我:“陛下是希望臣查,还是不查?”

  “你的意思呢?”我思绪纷乱,怔怔的看着他。

  尚清微怔,许久没有回答。

  “寡人立他为凤君,是为了瓦解他的势力,以后的朝堂,少了莫逸城,国师也就少了一个左膀右臂。”我垂下眼睑:“尚清,寡人一直都很相信你,至于莫逸城,他虽不是我喜欢的人,我却无法如你这般坚持,我只希望有个人能对我好,与权利地位无关,他日若我发现,他并非良人,我定会摧毁他的一切。”

  尚清低声问了句:“为什么是他?”

我曾幻想过那个人会是你,只是天不遂人愿罢了。
 

 文学

  尚清最终向我行了一礼,道了声:“陛下万岁。”

  这句话,莫逸城也对我说过,只是却不如他这般真心。

  那年我刚刚登基,照例举办春猎大会,我刚失去至亲,朝堂又把持在国师手中,心中烦闷便屏退了身边的侍从,想着一个人随意走走,哪曾想没走几步就遇上了狼,眼见着那狼一步步向我逼近,千钧一发之际是莫逸城及时出现救了我,却也被狼抓伤了肩膀。

  看着那血流不止的伤口,我万分担心,扯下身上的衣裙去为他包扎,抬头时,就见他眉眼含笑的望着我,指尖轻点了下我的眉心,笑着说:“陛下,这是在担心臣吗?”

  我别过脸,嘟囔着:“谁担心你了,我就是见不得别人为我受伤而已,再说了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你这么坏又死不了。”

  莫逸城轻声道:“陛下说的是,可我觉得我还不够坏,还得再坏些才可以。”

  我拧着眉,看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得意模样,好奇地问道:“为什么?”

  “若非如此,又怎么可以陪伴陛下到老呢?”他笑吟吟地看着我,随即刮了下我的鼻子,说了声,“陛下万岁。”

  我很是生气的走开了,想着他就是在戏耍我,现在回想起来,他虽然不曾向我表明过心意,却处处留有暧昧,只是我从未上过心而已。

  唯有尚清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方能落在我的眼里,让我看得到,也感受得到。

  离开国师府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尚清,他依旧一身淡青色长衫站立在桃花树下,让我依稀回想起年少时与他读书,总喜欢依偎在他身侧,如今同样的和风,同样的桃花,树下却只有他一人。

  回到皇宫,就见阿轩紧绷着一张小脸向我走来,沉声道:“阿姐,听说你去丞相府了?”

  “阿轩,你的消息好灵通啊。”我艰难的笑笑,随即瞪了一眼小银子。

  小银子哆嗦了一下,委屈的低下了头。

  “阿姐,你去找他干什么,他不是好人。”阿轩一双小凤眸紧紧盯着我,只怕我的答案一不符合他的心意,他便要拿出母亲赠给他的那把戒尺来教训我了。

  我叹了口气:“阿轩,人家好歹也帮助过你,你这偏见这太深了些。”

  “这不一样,”阿轩小眼睛一眯:“阿姐,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我艰难的皱眉,扯过唇道:“阿姐方才找他是为了国家大事,此事事关机密,现在不方便说。”

  “阿姐,你没有骗我?”他眨了眨小眼睛,幽幽的望着我。

  我心虚的背过他,怎么说寡人也是一国之君,那寡人的婚事便也是国家大事,说是机密也还合理,这么想来,倒也不算骗他。

  我转过身,严肃的点点头:“阿轩你还太小,很多事情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阿姐一时也和你说不清楚。”

  他狐疑的打量了我两眼,倒也没继续问下去,背起手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皱眉道:“阿姐,我今天去女官署了,替你把秀男名册检阅了一下。”

  我敷衍的点了点头:“很好啊。”

  阿轩却摇了摇头,随即故作老成的说道:“我觉得那些人不行。”

  我笑眯眯的看着他,附和道:“阿姐也觉得不行。”

  话落,他不再板着小脸,反而眉眼间染上了喜色,道:“阿姐,既然你也这么想,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挑眉:“什么秘密?”

  阿轩神秘兮兮的看着我:“阿姐,你附耳过来。”

  我凑上前去,他在我耳畔小声的说着:“我把秀男名册都勾了,还替阿姐教训了一下那些人”

  阿轩,这哪还是什么秘密啊,整个皇宫都知道了!

  我不想误人子弟,也不想那些人误了我,秀男名册我早晚都会废掉,只不过阿轩动作比我更快些,也更残暴些。

  名册上有些人仗着自己是二世祖,常常横行霸道,欺压百姓,确实需要教训,只是苦了那些品行端方,清清白白,什么都没做却莫名其妙挨了一顿打的……

  哎,寡人再多补偿你们两倍医药费啊!

  “阿姐,婚姻大事得慎重,要不再多等两年吧。”阿轩攥着我的袖子,仰着小脸看我。

  我瞪大了眼睛:“阿轩你这转变也太快了些,前些日子不还在催我,今日怎么……”

  他摇头叹气道:“因为我觉得阿姐你还不成熟。”

  我义正词严道:“阿姐怎么不成熟了,再说阿姐已经十八了,再等不得!”

  这回反倒是阿轩瞪大眼睛望着我。

  我避开他的注视,心想着我也许能等,但莫逸城等不了,方才回来的路上,钦天监派人送来了良辰吉日帖,说是下个月初六是个百年难遇的好日子,宜嫁娶。

  下个月初六,这太着急了些,我问他还有别的好日子么,他说有,不过要等上一百年!

  我收下帖子,便让他退下,就是不知明天早朝宣布这件事时,会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

  一连串的烦心事让我头晕脑涨,我艰难的抚了抚额角。

  “陛下,陛下……”小银子在一旁轻声唤我。

  我抬头对上他的眼眸,心不在焉的问了句:“何事?”

  小银子掌灯靠近说:“陛下,夜色已深,还不睡下吗?”

  我幽幽回了句:“寡人心烦的很,睡不着。”

  小银子道:“陛下可是因为国事而心烦?“

  我摇头不语。

  他看了一眼我面前摊开的纸,又问道:“陛下可是在写信,若要紧,便让人八百里加急送吧。”

  我将纸揉成一团,叹息一声:“再怎么加急也送不到。”

  眼下我就要大婚,父亲母亲又不在身边,也不知他们知道我的决定会怎样。

  小银子贴心的说:“陛下要是有心事的话,不如和小银子说说。”

  我睨了他一眼,沉声道:“女人家的事你懂什么?”

  小银子露齿一笑道:“小银子虽不是女人,但也还算是略懂一些。”

  我挑眉:“那你说寡人和莫逸城这事,靠谱不?”

本文标签:头埋进我裙子里用舌头

上一篇:被几个男人下药绑着玩调教:从后面抱我捏奶摸下面

下一篇:调教铃口玉茎针*虐玩尿眼:绿帽极度放荡的娇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