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调教铃口玉茎针*虐玩尿眼:绿帽极度放荡的娇妻

2021-10-23 09:36:5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立马低头一路小跑过去请安:“草民宋福,叩见长公主,长公主万福。”

  温静安眉眼闪过一丝戏谑,她低着头,额头上细碎的刘海挡去了她眼底的嘲讽。

  长公主疑惑地问

立马低头一路小跑过去请安:“草民宋福,叩见长公主,长公主万福。”

  温静安眉眼闪过一丝戏谑,她低着头,额头上细碎的刘海挡去了她眼底的嘲讽。

  长公主疑惑地问道:“这是……”

  宋福连忙回道:“草民是快乐屋的管事。他们做错了事情,还请公主不要责罚他们,要责罚就责罚草民,是草民的错。”

  身后的诚意和洪中说道:“小宋先生,公主没有责罚我们!”

  荃嬷嬷道:“都说好了,从今往后要给公主免费做一个月的蛋糕,这事情就算过去了。”

  只要做一个月的蛋糕就算是处罚了?

  这有什么难的,宋福大喜:“多谢公主宽宏大量,草民一定记得您的大恩大德。别说是一个月的蛋糕了,就是两个月,我们都做。”

  长公主也乐了:“不需要那么久,做一个月就差不多了,都是开门做生意,本宫也不能占你们的便宜。阿荃,我们走吧。”

  按道理,宋福听到这里,就应该识趣地让开了,可是宋福还是跪在马车前,大有不让路的架势。

  “公主要进宫了,小宋先生,您还不赶快让开。”温静安在一旁说道。

  “公主,草民能不能耽误您一刻钟的时间,就一刻钟!”宋福还跪着,连忙说道:“我们已经在做蛋糕了,只要一刻钟,只要一刻钟蛋糕就会送过来了。”

  “还有蛋糕?”

  “是的,我们正在加紧做蛋糕,刚才已经有人过来通知了,只要一刻钟的时间就行了。”宋福连连说道:“为了弥补我们之前的过失,还望长公主再稍微等等,我们一定还您一个更好更大的蛋糕。”

  温静安不相信,“从蛋糕摔碎到现在,不过才半个时辰的功夫,你们就能做出蛋糕来?不会是拿之前做好了的不新鲜的蛋糕来凑数吧?”

  她的一席话,更是让大家警惕地看向了宋福,荃嬷嬷更是冷然说道:“那蛋糕可是要给太后娘娘祝贺生辰的,若是吃坏了肚子,你们担待的起吗?”

  宋福在心里头骂了温静安一顿,她什么都不知道,瞎说些什么!

  “不是不是,蛋糕是现在做的,刚刚才开始做的,比那个摔碎了的蛋糕还要新鲜!”宋福连忙解释。

  长公主疑惑地看向一旁的荃嬷嬷,英嬷嬷也疑惑地看向宋福身边的诚意。

  “她都在我们这里,还怎么做蛋糕?”英嬷嬷不解地问道。

  长公主:“你是说,除了这位丫头,你们快乐屋还有人会做蛋糕?”

  宋福连连点头:“有的有的。”

  “这丫头做蛋糕要三个时辰,你说的那个人,只要半个时辰就够了?”长公主继续追问道。

  诚意不敢回答,说好了,不在外人面前透露自己夫人会做蛋糕的实情,宋福开口了:“回长公主的话,这丫头做蛋糕的手艺是有人教的。”

  “有人教的?何人教的?”长公主更疑惑了。

  诚意看了一眼宋福,宋福冲她点点头:“夫人说了,让你实话实说。”

  诚意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民女做蛋糕的手艺是我家夫人教的。”

  “你家夫人?你家夫人是谁?”

  面对不耻下问的长公主,诚意只能如实回答:“回长公主的话,民女家老爷姓萧,吏部左侍郎萧钰。”

  谢玉萝!

  温静安眼眸瞬间睁大。

  谢玉萝竟然会做蛋糕?怎么可能!

  “萧夫人?”长公主饶有兴致:“上回本宫拿了她的玉佩,她为了表谢意,也送了本宫一个蛋糕,那蛋糕就是她做的?”

  “回公主的话,是我家夫人亲手做的。”

  “母后吃过之后可是赞不绝口,甜而不腻,顺滑绵柔,说是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东西,本宫当时也尝了一口,吃过之后,本宫还疑惑,怎么口感比平时吃的还要好,本宫还以为是你们手艺提高了,原来是你师傅亲手做的,怪不得了。”长公主慈祥地笑道。

  诚意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民女的手艺确实比不上我家夫人。”

  “那既然是你师傅亲自动手,不过是一刻钟的功夫,本宫自然是要等得了。”长公主和蔼地说道:“那便等吧。”

  长公主上了马车,其他的人都站在马车旁边,宋福诚意他们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往常一刻钟的功夫眨眼就过,可是现在,一分一秒都像是度日如年一般,生怕长公主等得不耐烦了。

  虽然入冬了,许久都没有见过太阳,可今日或许老天爷都知道是个好日子,一大清早就艳阳高照,暖融融的太阳照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一边晒太阳,一边等蛋糕,荃嬷嬷和英嬷嬷自然是高兴的,能有蛋糕送到宫里头去,当然能等。

  在外头等的人大都是欢天喜地的,唯独其中一个人,额前的碎发遮挡了她眼底的狠厉。

  谢玉萝竟然会做蛋糕,怎么可能!

  她想上前说什么,可是嘴巴张了张,又将想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如今说什么都是错的,不如老老实实地等。

  一刻钟转瞬即逝,就在宋福以为自己等了几年的功夫,终于一辆马车缓缓地走了过来,太阳好的很,一点雾都没有,隔的老远,宋福就看到了赶马车的人。

  是郭兴。

  咦?马车的顶呢?

  郭兴身后就只能看到一个尖尖的东西,但是是篮子装着的。

  宋福连忙通报:“公主,蛋糕来了。”

  转眼间,马车就已经到了跟前,郭兴吁停了马车,“小宋先生,蛋糕做好了。”

  荃嬷嬷和英嬷嬷连忙上前查看,

  马车没有棚子,只有一个篮子固定在马车的正中间,看这篮子的长度,怕是有一米多高。

  “这是……”英嬷嬷诧异地指着篮子,“怎么这么高?”

  诚意也诧异不已:“这是三层蛋糕?”

  郭兴摇头,照着谢玉萝教他的话说道:“这不是三层的蛋糕,这是五层的蛋糕,我家夫人说了,五层的蛋糕寓意五湖四海,恭祝太后娘娘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五层的蛋糕啊!

  英嬷嬷仰头看,眉开眼笑:“这么高的蛋糕,咱们公主不参加则以,一参加就要将那些贵人的礼物给比下去。”

  荃嬷嬷忙去跟长公主说了一遍,长公主没有下马车,挑开帘子看了看,看到前头马车上那么高的蛋糕,笑意浮上脸颊,眉眼里都是满意之色:“进宫吧!”

马车走远,宋福长舒了一口气,“好了,咱们也回去吧。”
 

 文学

  就在这段时间里,诚意将他们在公主府上的遭遇言简意赅地跟宋福说了一遍。宋福听到温静安在府里头给诚意和洪中小鞋穿,面色很不好看,便也不理会温静安,就要离开。

  “没想到快乐屋最大的老板竟然是萧夫人。”温静安在身后冷冷地说道。

  宋福本就厌烦她,如今更是不想搭理她,可谁曾想,温静安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宋福不得不开口。

  “萧夫人跟宋老板关系可真好,开了一家店铺又开一家店铺,好的都能穿一条裤子了。这要知道的,二人是故交,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二人是一家人呢!”温静安嘲讽之意尽显。

  宋福回头,语带讽刺:“谁人生在世没有一两个知己朋友,总好过温家人遇到事情,连一个伸手相帮的人都没有。也不知道是温家人不需要人帮呢,还是温家人人品不行,不得人心啊!”

  “你……”温静安怒急,“谢玉萝都已经成亲了,还跟外男不清不楚,她也不怕别人戳她的脊梁骨,骂她水性杨花,不守妇道!”

  “只要温小姐不说,我相信没人会说,我家公子和萧夫人的人品洁如白雪,人人都知!”宋福毫不客气地反击道。

  温静安脸色骤然大变,宋福这是在讽刺自己是个长舌妇,暗讽自己的人品不如谢玉萝!

  她也不是省油的灯,张嘴欲与宋福争个谁高谁低,可眼睛一瞥,看到长公主府的大门还没有关,丫鬟和门房还站在门外,到嘴争执的话只能狠狠地咽了下去:“今日我不与你争,但是我丑话说在前头,谢玉萝跟宋长青不清不楚,不需要我说,总有一日京城的人都会戳他们二人的脊梁骨。”

  说完,狠狠地瞪了一眼宋福,眸眼盛满浓浓的狠厉,上了等在一旁的马车。

  “小宋先生,她还要不要脸了。怎么能胡说八道!”洪中在府上就被温静安给气了个半死,如今听到她污蔑自己夫人和宋先生,故意在马车还没有走的时候,大声骂了一句。

  宋福冷冷地说道:“跟一只疯狗较什么真!”

  温静安刚好听到了这句话,脸猛地变得煞白。

  “谢玉萝,你不得好死!”她捏着自己的衣角,在车厢里狠狠地骂了一句。

  一旁的木知有些惊恐地看着温静安,手里头刚倒的茶也不知道是拿还是不拿:“小姐……”

  温静安一把将她手里头的茶夺过来,一饮而尽,再抬头时,眼神的寒芒让人不寒而栗,木知吓得浑身一哆嗦,差点接不住温静安丢过来的茶盏。

  “废物!”温静安骂了一声,木知诚惶诚恐,吓得头都不敢再抬,自然也就没看到温静安眼底的杀意。

  马车并没有去温家,而是在一家茶楼就停了。

  温静安很快就进了茶楼,径直朝一间厢房走去,木知刚要跟进去,温静安回头瞪了她一眼:“你在外面守着。”

  木知连忙低头,恭敬地守在外头,不一会儿,里头就传来了一个男子说话的声音。木知困惑不已,她不知道小姐为何会来茶楼,又为何会进这个厢房,里头说话的那个男声,是谁的?

  温静安一脸怒色地进了厢房,一眼就看到桌子上堆满了剥了的瓜皮果壳,吃的乱七八糟,而这些事情的始作俑者,是一个翘着二郎腿,正抓着一把花生米把嘴里丢的男子。

  那男子长相清秀,玩世不恭中带着一丝俊秀,他此刻正慵懒地躺在榻上翘着二郎腿,听到有人进来了,立马从榻上爬了起来,看到温静安立马打招呼:“温小姐,您让我做的事情,我全部做完了。”

  温静安眼神阴鸷地盯着他:“你确定?”

  “确定,我亲眼看到快乐屋的蛋糕碎了。”男子得意地笑道,温静安狠厉地盯着他,没有说话。

  男子不笑了,“蛋糕是真的碎了,我亲眼看到的!”

  温静安摆摆手:“这事情也不怪你,蛋糕确实是碎了。”

  “就是嘛,我都看到了的!”男子拍了拍胸脯,呵呵笑道:“温小姐,我早就跟你说了,只要你钱给的够,你要我做什么,我杨越说到做到!”

  杨越连忙表着忠心。

  温静安看着杨越,突然想到了什么,凑到杨越的耳边说了一句话,杨越有些踌躇:“这,这不太好吧?”做点坑蒙拐骗偷是可以的,可是让他去杀人放火真刀真枪的干,他可不想掉脑袋!

  “怎么?不敢?”温静安挑衅地看着他。

  “不是不敢,我只是……”

  “那就是不行?”温静安嘲讽道。

  杨越被看穿了心思,男人的那点子自尊被温静安给践踏地干干净净的,他一张白净的脸涨得脸红脖子粗:“谁说我不行,不就是干嘛,只要你给的钱够,我就干!”

  温静安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子,将里头的银子倒了出来,看到好几个银锭子,杨越眼睛都亮了,他面相长的不错,可是配上那贪婪的眼神,一张清秀的皮相硬生生地给扭曲了。

  “够不够?”温静安挑衅道。

  杨越忙不迭地将银子装进自己的怀里,边不停地说道:“够了够了,足够了。”

  “那还干不干?”

  “干,干,干,温小姐出手大方,我杨越也不是那不开脑子的人,你让我怎么干,我就怎么干!”

  温静安双手抱胸,得意地笑了。

  木知在外头也不知道站了多久,腿都要站酸了,厢房的门这才被打开了,温静安从里头走了出来。

  “小姐。”木知恭敬地喊道,她视线往厢房里头瞟,可门口立了一张屏风,完全看不到里头坐着的人。

  温静安看穿了她的小心思,瞪了她一眼,木知连忙低头。

  “去把账结了。”温静安丢下一句话,就上了马车,木知去结账,等到出了茶楼的门,木知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我的乖乖,小姐见的是什么尊贵的客人,一顿茶竟然吃了七八十两银子!而且,看小姐的样子,似乎心情很不错。

  温静安的心情当然不错。

  杨越的能力,她还是相信的,这人虽然是个流氓,可是他有脑子,她就喜欢有脑子的人。今日的事情,杨越办的很完美,不会有人查到他的身上,自然也不会有人知道今日的蛋糕,是她特意让人去撞碎的,就是为了送出自己的绣品,成为长公主能送出去的独一无二的礼物,讨好了长公主,长公主说不定就会带她进宫了!

  可是……

  可是,长公主走时的看到蛋糕时眼睛里头的惊喜和快乐,是在看到她绣品的时候没有的!

  不需要任何人说,她就知道,她的绣品比不过谢玉萝做的蛋糕!

  凭什么!

  温静安眼神迸射出让人不寒而栗的光芒。

  长公主?

  长公主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她都这么费尽心思去讨好她了,可她倒好,看不出来她也想跟着她进宫吗?她怎么就能装聋作哑!

 

本文标签:调教铃口玉茎针*虐玩尿眼

上一篇:头埋进我裙子里用舌头:让你底下秒湿爆的小黄文

下一篇:国产成人免费高清激情视频:好大好爽我要喷水了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