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女人穿JK自慰下面无遮挡:老中医吸的我高潮了

2021-10-23 09:54: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余岁从她衣服口袋里摸出了一块男士手表和五块钱,手表的牌子是江诗丹顿,特别贵。

  所以陆怀逍这狗男人是什么意思?显示他有钱?

  其实余岁也明白陆怀逍的意思,不想拿群众一

余岁从她衣服口袋里摸出了一块男士手表和五块钱,手表的牌子是江诗丹顿,特别贵。

  所以陆怀逍这狗男人是什么意思?显示他有钱?

  其实余岁也明白陆怀逍的意思,不想拿群众一针一线,所以补偿她的呗。

  但是……

  五块钱她能接受,这块表是拿来考验她的吗?

  其实陆怀逍还真有这个意思,一方面他当时全身上下就只有这块表值钱了,另一方面就是余岁如果真是间谍,那就好办了,抓捕的时候顺便拿回来呗。

  但如果余岁不是间谍,那他就拿钱和票来换吧,不过到时候可能真的要道歉了。

  ……

  “顾小源,我要去给你顾朝叔叔他们发电报,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余岁拿好包,准备出门。

  “去,姐姐,我要去。”顾源放下手中的拼图,一路小跑到余岁身边。

  邮局……

  余岁不太懂这个年代发电报的流程,她是先观察了一遍别人的做法,她才去柜台拿了两张电报单。

  但还是被梳着两个麻花辫的工作人员给劈头盖脸的一通数落。

  因为余岁不知道内容要简省,就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大篇,都快要把电报单的格子给填满了:“顾叔,顾婶,阳哥,顾朝,我和顾源已经安全到家了,请勿挂念,我们一切都好,希望家里……”

  余岁填完给顾家人的,又填给老警长的:“叔,我已经安全到家,一切都好请勿挂念,帮我跟问婶子好……”

  余岁写完递给麻花辫,麻花辫看见余岁这两张被写得满满的电报单,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这字太多了,不行,电报一个字三分,你发那么多字干嘛?你自己数数要多少钱?”

  说完就帮着余岁刷刷的就划掉了一大半,最后只剩了几个字。

  “叔婶,已平安到家,勿念祝好。”

  “叔,已平安到家,勿念祝好。”

  没办法,余岁只好忍着旁人异样的目光,又重新填写了两份,再填上收件人姓名和地址,就递给了麻花辫,这回终于成功了。

  “一共收你六毛三分。”麻花辫头也不抬。

  “什么时候能到?”余岁担心太慢了顾家人会担心,而且余岁对于这个年代的邮递速度不抱期望。

  “三天,不过可以加急,当天就派送,价钱也贵一倍。”麻花辫终于抬头看了一眼余岁。

  “加急。”余岁果断加急,反正对她来说就一块钱的事儿。

  “收你一块二毛六分。”

  余岁付了钱,看着麻花辫利索的装件,她才牵着顾源的手离开了邮局。

  发完了电报,余岁今天还有一个目的,看房。

  余岁又带着顾源去了一趟房管局,不过这次不是上次那个中年大妈值班了,是一个有些坡脚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虽然坡脚,但穿着齐整,整个人看着也挺精神的。

  余岁跟中年男人说了自己的目的,想买一个独门独院的房子,哪怕是小一点儿都行。

  因为余岁真的接受不了跟一大推人家挤在一栋筒子楼里,做什么人家都知道。这真的不适合余岁这种有秘密的人,因为太麻烦了。

  “姑娘,你这个不好找啊,这年头大家都不兴卖房,普通的房子都难找,更何况你还要求独门独院。”中年男人看着余岁,一脸为难的说道。

  “叔,我知道,但你看,我和我弟弟实在是不方便和别人一起住。”余岁知道这种房子肯定有,但就是看中年男人愿不愿意帮他们找了。

  “怎么不方便了?大家不都是一样吗?”中年男人以为余岁是犯了娇气的毛病,有些严肃。

  看着一脸严肃的中年男人,余岁知道中年男人应该不是那种中饱私囊的人,不然早就暗示余岁拿钱了。

  “叔,我跟你说,我和我这弟弟吧,前两天刚受了点刺激,跟人家一起住也不是不行,但医生说我们姐弟俩都需要静养,不然,会有后遗症。”余岁故作一脸担忧的说道。

  “什么后遗症?”中年男人看余岁说得一脸凝重,也认真了起来。

  “新北军区总医院的医生说,叫应激性创伤心理障碍。”余岁扯起了大旗,这年头军区总医院的名头可不是一般的响亮,还有余岁故意说了一个很专业的医学名词,更有信服力了。

  “军区总医院?”中年男人有些惊讶,这样看来这姐弟俩还是有些来头的,军区总医院可不是谁都能去的。难怪余岁要求独门独院的房子,看来人家买得起。

  “这,也不是没有这样的房子,就是这价钱……”虽然中年男人猜测余岁和顾源有些来头,又想到了余岁说的那个后遗症,中年男人终于松了口。

  中年男人倒是没有怀疑余岁说谎,因为顾源现在看着确实有些憔悴了,更重要的是中年男人认为这年头应该没有人敢用军区总医院的名头说谎。

  “叔,你放心,你只管帮我们找,既然医生说了我们姐弟俩需要静养,再贵我也要咬牙买了,毕竟我们家就剩下我们姐弟俩了,我一个大人还好,但我弟弟还这么小,要是真留下了那个后遗症,他以后该怎么办啊,你说是吧,叔。”余岁说得极具感染力。

  就这样,中年男人被余岁一番话说得心中感概不已,已经表明态度一定会帮余岁留意独门独院的房子的。

  不过这事儿一时半会儿还真办不了,所以余岁还得等几天。

  “就三天吧,你三天再来一趟。”中年男人给了余岁一个保证。

  余岁当然是利索的点头同意了,这真是意外之喜。

  最后,余岁拉着顾源给中年男人道谢,又拿出的交际万能宝大白兔奶糖,不给中年男人拒绝的机会,直接抓起了一大把放到中年男人的值班的桌子上。

  余岁牵着顾源,高兴的离开了房管局。

  “这……”中年男人看着余岁和顾源的渐行渐远的背影,又看着桌上的大白兔奶糖,一脸无奈,但嘴角也勾起了一个弧度,真是个鬼丫头。

  行吧,收了这些糖,那他只能多上点心了。

  “哈哈哈……顾小源,你就是我们家的小福星。”余岁走远了就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了,大马路上她什么也不能做,就蹲下来抱了顾源一下。

  顾源虽然不明白,但看着余岁满脸笑容,他的嘴角也忍不住上扬。

  “走咯,回家吃晚饭去吧,顾小源,你今天想吃什么?姐姐今天高兴,你可以随便点菜哦,机会不多,好好把握哦。”余岁眉眼弯弯,牵着顾源的手轻轻摇摆。

  “姐姐,那我要吃你上次做的那个麻辣香锅……”顾源听到机会不多,赶紧点了个自己最想吃的。

  顾源自从吃了一遍余岁做的麻辣香锅后,就深深爱上了它,而且小小年纪就已经无辣不欢了。但余岁平日里为了限制他吃辣,所以几乎都不做辣菜,麻辣香锅也只是给顾源吃不辣的酱香味,可把顾源给馋坏了。

  “麻辣香锅啊,嗯……有点麻烦,不过……你姐姐恩准了。”余岁爽快的答应了。

  “耶……”听到余岁答应了,顾源顿时就笑开了眼。

  “姐姐,那我们快点回家吧……”

  “好。”

  大街上,余岁和顾源的背影渐渐消失,声音也越来越遥远……

 “队长,余岁那里你打算怎么办?”林京州和陆怀逍已经回到了部队,正在回宿舍的路上。

 文学


  “找人盯着她。”陆怀逍看着手上的零食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眉头一皱。

  “这……要我说,队长,余岁根本就没什么问题啊,你干嘛要跟人家过不去呢,而且人家还请我们吃了那么丰盛的一顿饭,你……”林京州说着说着就对上了陆怀逍的死亡视线,瞬间就怂了,拿手捂住了自己嘴巴,表示他消音了。

  “你明天带上杜沅一起去,记住,不要去打扰人家。”陆怀逍直接下了命令,不然按林京州的德行,肯定会登上余岁的家门。

  “杜沅?别啊,队长,岳江阳不行吗?”林京州想到杜沅平日那副严谨的老干部作风,就忍不住头疼。

  “岳江阳还有别的任务。”陆怀逍根本不理会林京州的抗争,自顾自的往前走了。

  “哎,队长,你等等我啊……”林京州一回神就发现陆怀逍已经走远了。

  “糟了,队长,我先溜了。”因为岳江阳那狗鼻子来了,再不溜,顾源送他的牛肉干还能保住吗?

  但林京州刚走没几步,就被岳江阳给拉住了。

  “哎,林副队,您这是急着要去哪呀?”岳江阳觉得自己好像闻到了肉味儿。

  杜沅没理会那两个活宝,跟陆怀逍打了个招呼。

  “明天你跟林京州去执行一个任务。”正好之前那批间谍分子的事儿也收尾了,反正新的任务暂时还没下来,刚好也有时间。

  陆怀逍他们只负责抓捕和追踪,其他的事情自然会有别的人来负责,但这件事事关重大,陆怀逍还是要亲自去看看,确保万无一失。

  不过他们之前已经做了大量的部署工作,也早就布好了局,所以现在时机一成熟,把那个间谍组织连根拔起那也是迟早的事儿。

  “哇,这么多牛肉干!还有水果干……副队,你发财了?”岳江阳已经趁着林京州不注意,一把就抢过了林京州手里的零食袋,这不,他打开一看,瞬间就惊呆了。

  “好香啊,让我先尝尝味儿。”岳江阳已经非常不客气的打开了一包牛肉干,开吃了。

  “滚啊,这可是我弟弟送我的礼物。”林京州心里得瑟又心疼,又从岳江阳手里把零食袋抢了回来。

  “哎,真好吃,老杜,给你也尝尝。”岳江阳顺手塞了一块牛肉干到杜沅嘴里。

  “好吃。不过,林京州,你什么时候有弟弟了?”杜沅好奇的问到,大家都熟了这么多年了,谁家是什么情况差不多都了解了,所以林京州哪来的弟弟?

  “那就有的说了,我跟你们讲……”林京州瞬间就来了精神,滔滔不绝的给岳江阳和杜沅讲起了他和顾源的从相识到相熟的故事。

  “喂,岳江阳,你给我住嘴,别吃了,我弟弟送给我的,我都还没吃上呢,你可别给我拿完了。”岳江阳已经把林京州的零食和杜沅瓜分了,眼看着他零食袋里的东西瞬间就少了一半,可把林京州给心疼死了。

  “不是,老杜,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你竟然是这种人呢?”林京州把只剩了一半的零食紧紧抱在怀里,惊讶的看向杜沅。

  “我们兄弟之间就不用那么客气了,是吧。”杜沅手上拿着几包从林京州手里抢来的牛肉干和水果干,一脸淡定的看着林京州说道。

  “你,你们……队长也有啊,而且他剩的比我还多。”林京州决定祸水东引,不然等回到宿舍了,他这些零食肯定要保不住了。

  林京州刚说完,就收到了陆怀逍的死亡视线。

  “我先回宿舍了,这些就拿去给兄弟们分了。”陆怀逍是队长,有一间单独的宿舍。

  陆怀逍只拿了两包牛肉干出来,剩下的直接交给杜沅就走了,徒留下杜沅三人看着他的背影远去。

  “林京州,不是我说你,你也忒小气了,你就不能学学队长吗?队长这才是大家风范。”岳江阳看着队长留下来的几乎被装得满满的零食袋,简直是笑开了眼,又装作鄙视的看了林京州一眼。

  林京州直接冲着岳江阳翻了个白眼,都是千年的老狐狸了,别以为他不知道他心里打的什么算盘。

  这不,他们刚进宿舍没一会儿,一群饿狼就闻着肉味来了,陆怀逍留下的零食和林京州怀里的零食瞬间就被瓜分完毕。

  林京州早就料到了,所以,嘿嘿,他怎么可能告诉他们之前他早就偷偷藏了两包牛肉干呢?

  部队嘛,缺什么都不会缺宿舍。所以宿舍也不太拥挤,他们一个宿舍就六个人,这边的宿舍几乎都是属于他们特种大队的,但那些人都出任务去了,只剩下他们这几个,不过他们也是刚执行完任务。

  “哇,好吃,太香了,今天真是有口福了,哎,副队,听说是你弟弟送的?哪天带来让我们也见见啊。”一个身材壮硕的军装男人也就是江渡戏谑的看向林京州,这弟弟也太好了吧,怎么就被林京州这货给遇上了呢?

  “就是就是……”另一个面容俊秀的军装男人也就是凌风也附和到,嘴里还嚼着牛肉干。

  “下次带来见见。”一个宿舍里最沉默寡言的人吴大勇也开口了。

  “那是,我弟弟可乖了,到时候我还真怕你们吓到他呢。”林京州心里十分得意,顾小源真是个天使弟弟。

  另一边,余岁家……

  因为房子的事儿有着落了,余岁也有心情去干其他事情了。

  至于陆怀逍要派人来盯着她的事儿,已经被余岁抛到脑后了。

  “顾小源,我今天要去买书,你要跟我一起去吗?”余岁看向正在和邻居家的小孩搭积木搭得不亦乐乎的顾源。

  “嗯……去,我要去!肖磊,我不玩了,我要跟我姐姐出去。”顾源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看着他新认识的小朋友肖磊说道。

  “哇,顾源,真羡慕你,天天都能出去玩。”每天都被限制在家的肖磊表示羡慕。

  “那我先走了,下次我们再一起玩吧。”顾源把积木装好,跟小伙伴肖磊告别后,他就回家了。

  “姐姐,我好了,我们走吧。”顾源收好积木后,就走过来过来牵着余岁的手。

  “走吧。”余岁知道顾源因为之前的事儿,心里有了阴影,缺乏安全感,所以她这几天去哪都要带上他。

  余岁是想趁着那场时代大动乱还没到来之前,去买一些书回来,先准备准备总没错,而且余岁买一些法律方面的书书回来,还是要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法律,省得以后她踩雷了。

  咔嚓……

  门锁好了,余岁牵着顾源的手走远了。

  然而,余岁也没想到这一趟出门,竟然还能遇上这样的事儿,余岁都不知道她和顾源这是倒霉还是幸运了……

本文标签:女人穿JK自慰下面无遮挡

上一篇:一女被五男在别墅调教:人妻出轨合集500篇最新

下一篇:黑人顶到深处高潮颤抖:扒开双腿疯狂进出爽爽爽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