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人妻出轨和黑人疯狂做|老板在办公室扒下我的内裤

2021-10-23 14:20:5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说明文件就是原版。

  不过这文件旁边还放着一个东西,非常显眼,苏落月却有意忽略。

  “一只绣花鞋。”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癖好。”阿斯轻蔑

说明文件就是原版。

  不过这文件旁边还放着一个东西,非常显眼,苏落月却有意忽略。

  “一只绣花鞋。”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癖好。”阿斯轻蔑的对瓯海华说。

  瓯海华心里早一万个妈妈皮要说,明明是各种宝贝,果然,箱子被人提前开了,还放了绣花鞋,什么意思,自己……明明很直……

  “怎么会有一只绣花鞋……”

  放绣花鞋是赵亦豢的授意,目的很明显,刺激刺激苏落月,因为这只绣花鞋跟狐狸从影像里面得来的神秘人穿的绣花鞋是同款……

  苏落月没有注意,泽美惠却面色大变。

  “烧了……”她面无表情的吩咐着保镖。

  瓯海华想通了,宝藏一定是狐狸的人转移了,只要不落回苏家,他就有再弄到的可能……所以,他其实还挺开心的,只是,狐狸为何多此一举,搞个绣花鞋,什么意思,难道就是为了烘托一下灵异氛围?

  “我来……”猫爷已经灵机一动,上前,用打火机将绣花鞋点燃。

  也许事情就这么巧合,猫爷动作有点大,将腰间的老烟枪给抖落在了绣花鞋旁边……

  苏落月顿时面色大变,他现在忽然明白了些什么,跟泽美惠互看了一眼,随后用那个复杂的眼光看着瓯海华,看的瓯海华心头发毛……

  猫爷捡起烟枪,将绣花鞋焚烧。

  焚烧的气味在洞窟流蹿,在洞窟深出,传来山鼠颇有些凄凉的嘶鸣……

  瓯海华压低了声音对安洛说。“整这么复杂干什么,宝贝是不是你们拿了。”

  “我答应过你的条件就一定会实现,你的宝贝还是你的,你的奖励也还是你的……只是这苦肉的戏才演了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二,不知你能否撑住。”安洛神秘的说。

  瓯海华不禁瞠目结舌,自己都受了这么大的苦,这才三分之一,这?

  “你放个鞋子什么意思?”他终于问出了心中想问的问题,瓯海华心想,不带你这么捉弄人的,说我变态是吧……

  “鞋子才是苦肉戏真正开始的表现……”

  “搞什么,我不懂,这跟鞋子有什么关系,还是只女人的鞋……你们在搞什么?”

  “搞什么不要紧,要紧的是你要记住你的宝贝和你的奖励,要记住,任何快撑不住的时候都要记住。”安洛不再言语。

  回到香山庄园,瓯海华以为事情至少告一段落了,谁知道,自己从普通的密室被关到了一个黑不隆冬,连灯都没有的地方……

  而且,一个非常隐秘的审讯开始……

  审讯的人连安洛桂子等人都无权参与。

  只有两个人,一个苏落月,一个泽美惠。

  “说说绣花鞋的事,你都知道些什么?”苏落月。

  “这关绣花鞋什么事,文件你们也找到了,那些宝贝,你放我走,我就交给你们。”

  “你以为我们苏家差钱?”

  “你们不差钱,难道你们差一只绣花鞋?”瓯海华自以为幽默,却没想到,回答他的是两大板砖。

  为了一只绣花鞋,瓯海华竟然吃了两板砖,头直接给血爆了……

  “你,你他么就不能有点风度,一只鞋子而已,至于吗?”

  “说说你知道什么?”苏落月语气非常冷酷。

  “我真不知道什么,你要问什么,至少得告诉我什么吧?”

  “绣花鞋。”苏落月。

  瓯海华彻底无语,这就是一只绣花鞋,这是个问题吗?

  “你为什么要放一只绣花鞋?”

  鞋子不是瓯海华放的啊,是赵亦豢的恶作剧而已,赵亦豢为何要让周深放一只绣花鞋……

  绣花鞋的信息是狐狸分析苏家神秘人得出来的,苏家对神秘人的保护简直是破天荒的……

  所以,瓯海华只是个敲门砖,或者是试金石,而且,套上这层关系,瓯海华别想摆脱苏家的纠缠……

  瓯海华心中苦啊,他也不明白狐狸这是搞什么,放一只绣花鞋,加上现在自己都变狐狸了,还能拿狐狸来当挡箭牌吗……

  “这只鞋子是我从旧货市场淘来的,怎么,你也有这个癖好。”

  现在,由不得他不承认,所以,瓯海华索性承认了下来。

  “市面上可不会有这种款式的绣花鞋,你撒谎。”苏落月。

  “怎么会没有,这又不是什么金鞋银鞋……”

  “你没说老实话,瓯海华,事情很严重,你知道吗,你要是再不说老实话,你这辈子都别想见到阳光。”

  “我真想不出……这跟绣花鞋有什么事,就是一只鞋子而已,难道你有小情人怕泽美惠知道?你的小情人也喜欢穿绣花鞋?”瓯海华。

  啪啪啪……

  几个响亮的耳光,来自泽美惠……

  “严肃,严肃,你真死口不说绣花鞋的事,我看你嘴巴能有多硬,来人,给他灌点吃的……”几个保镖应声端着一个木盒子,木盒子里面密密麻麻全是蟑螂,对着瓯海华的嘴巴就是一阵猛灌……

  瓯海华那叫一个呕吐,他虽然没有洁癖,但这蟑螂,这多恶心……

  奈何嘴巴被人用撑钳撑着,完全用不上力,只能任由那些恶心玩意在嘴巴里面四处爬……

  关键是,瓯海华是真不知道,这跟绣花鞋有什么关系,他想不通啊……

  越是想不通越觉得安洛的神奇之处,你他么,放一只绣花鞋就让老子半死不活,还让不让人混啊……

  而且,安洛说得很清楚,苦肉戏自绣花鞋开始……

  还有三分之二的苦肉戏需要他瓯海华独立完成,至于狐狸承诺的那些奖励,瓯海华其实也知道,不可能……指望他们良心发现,自己就不会死女儿,死老婆了……

  苏落月跟泽美惠这么大动干戈,问题是他们不能告诉瓯海华问题所在……

  告诉了不等于是透露了神秘人的事情,这是大忌……

  苏落月关心的是瓯海华背后的势力,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他们苏家最大的秘密,这是非常致命的……

  所以,瓯海华越是说不清楚,苏落月越是下定决心要撬开他嘴巴,让他说真话……

  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瓯海华的苦肉戏的确是从这里开始的,因为,苏落月跟泽美惠是个很有耐心的人……

  可能他死活也想象不到的欢悦场面……

  狐狸基地,瓯海华截胡狐狸的财宝尽数放在桌子上,足足堆了半张桌子……

  “这次桂子跟安洛立有大功,成功处理了瓯海华,为他们干杯。”赵亦豢举杯。

  狐狸其他成员纷纷跟安洛和桂子祝贺。

  安洛还比较谦虚。“我跟桂子只是循规蹈矩,这次胜利最大的亮点还是赵叔叔的那只绣花鞋……我很佩服。”

  安洛这不是拍马屁,这个点子,他的确非常佩服……

  因为一只绣花鞋彻底让瓯海华无法从苏家翻身,也许一年也许两年,也许暗无天日,苏家控制了瓯海华,绝壁不会轻易放过他……

  可怜的瓯海华还想着自己的宝贝,自己的奖励,他压根不知道自己卷入了什么……

  对于苏家来说,花这么多钱,耗这么多力气来保护神秘人的身份,就是狐狸这么狡猾和有天分的组织,都无法破解的神秘人身份,可见,苏家对这件事是多么的敏感。

  “神秘人的身份早晚会破解,至少让苏家知道,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个信息非常重要……”桂子。

  赵亦豢就是这么想的,都说打草惊蛇,但不想被蛇咬,打草还是最有效的手段……

  释放出绣花鞋这个信号,苏家必然会提高警惕,人一紧张是会出乱子的……

  狐狸等的就是一个机会。

  “现在,还有两个任务需要我们完成,第一,处理鲁大海,继续向苏家邀功,第二,苏家的奖励大会……”

  苏落月玩出来的那所谓十亿奖励,也就是所谓苏家抛出来的那个大彩蛋……

  鲁大海的事情可以缓一缓,大家感兴趣的还是彩蛋的事情……

  苏家玩法说变就变,说好的拍卖,现在变成了寻宝,十亿的大奖……谁不动心。

  “你们真相信那所谓的藏头诗?就是那什么破解后九龙出海藏黄金的那诗。”安洛。

  “鬼才相信,那诗我仔细搜查过,的确出自贵胄公手笔……但解读就花样百出,所谓各花入各眼……”桂子。

  “诗只是个噱头,关键还是苏家想怎么玩,苏家的玩法并不高明……拼图这低级游戏……”杜峰

  “关键不在拼图玩法本身,而是拼出的信息,相信我,苏家早已经预埋了拼图信息,至于值不值十亿,真得刮目相看……”赵亦豢。

  “也就是说,所谓的藏宝图其实可能只是个噱头,而拼图游戏只苏家花大钱来要完成了一个信息传递游戏……他们会传递什么,什么信息会值这么多钱?”安洛。

  这的确是个问题,宝藏的问题,年代久远,鬼才信,但这十亿奖金,完成一个拼图,苏家的确有些吃亏,毕竟拼图游戏并不难……

  而且,拼什么样的图自然掌握在苏家手里,游戏规则大家都懂,结果也摆在哪,但这奖励不是那么好拿……

  “这会不会是抛给炉石的诱饵?”桂子。

  “嗯,有这个可能,苏家是玩游戏的大家,炉石也不甘示弱,譬如蒙哥带来的那水晶,为何是苏落月跟猫爷的名字,而且,你们注意到了吗……”安洛。

“水晶球上面只有两个名字,但其他位置还空着,就好像无数墓碑一样,只是先定了两个人的位置……”安洛补充。

 文学


  “也就是说,苏落月跟猫爷将会是第一目标……”赵亦豢。

  “呵呵,没想到我这么幸运,炉石想干什么?”猫爷。

  “猫爷那段表演也是非常精彩,那老烟枪抖得那叫一个机灵,而且,苏落月跟泽美惠这两个傻子完全没看出来……”阿斯。

  “别提了,如果苏家真的养了这么一个不男不女的高手,我还真想跟他过过招,只是恐怕,力不从心,不是人家的对手……”猫爷。

  “你那是老当益壮,总之,很明显了,苏家不惜一切代价保护神秘人,越加说明神秘人身份不简单……这件事还需要跟进。”赵亦豢。

  “那拍卖会呢?”桂子。

  “那只是开场戏,我们中心不在上面,就让那些什么陈锋,胡奥数,勾八这些小丑去蹦跶……”赵亦豢。

  “陈锋……苏家力保陈锋,不知道有什么打算。”

  这次事件,陈锋完全脱不了干系,但是苏家一笔带过,真是意外……

  “鲁大海这次被算计,想必已经跟苏家和陈锋失去了信任,所以,这个人可以抓,就当送苏家一只小绵羊喽。”赵亦豢。

  “既然冷风的瓶子安然无恙,那么陈锋这个备胎是不是被放弃……”安洛。

  “不会,冷风的瓶子依然是最好的诱饵,陈锋……”赵亦豢陷入了沉思。

  “苏家如果只是玩一个拼图游戏,又怎么会准备三个瓶子……冷风的瓶子,陈锋的瓶子,代表李爷这一方势力的赵叔叔手上的瓶子……这是要?”安洛。

  桂子嘻嘻一笑。“很简单,拼图游戏不会在一个瓶子上完成,三个瓶子才能完成完整的拼图,这样,才更好玩。”

  桂子的话真是让人脑洞大开,赵亦豢一拍大腿,当即取出苏家给他的高仿瓶子仔细观察起来……

  “这上面的确也有部分鳞片有拼图碎片……看来这才是苏家的后招。高,桂子,你眼光真毒……”赵亦豢感叹。

  “一个拼图给玩成了电视剧,上中下,好玩,苏家就是搞笑……”猫爷。

  “不是搞笑,以电视剧的思维,上就是诱饵,中就是持续深入,下就是高潮……这是个游戏,也是个局……”阿斯。

  这么分析也不是没道理,因为苏家的多变完全有迹可循,先是说正品拍卖,冷风瓶子落地春柳后立即放风声出去,说瓶子是高仿,但是里面隐藏得有彩蛋,随后就推出了游戏玩法……

  苏家依然有所保留,只是透露这将是个拼图游戏,但怎么拼规则解释权在他们手上……

  怎么玩,还不得看苏家的态度……

  依照这个思维,冷风的瓶子就是电视剧的上部,只是抛出的一个诱饵……

  随后再根据剧情需要决定怎么推出中,推出下……

  “现在也还有一个问题,瓯海华计划落空,史大朗一方……会怎么选择,这也是我们必须要解决的问题。”赵亦豢。

  史大朗代表着炉石一方,他如果放弃,这不等于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史大朗不会放弃。”桂子说得很肯定。

  “为何?”

  “贪……又自以为是,毕竟十亿,他想放弃,我们也不允许他放弃。”桂子就是这么自信。

  “你想诱导?”赵亦豢。

  “看时机喽,总之,炉石这次必须引出来……”桂子用了必须二字,看得出她是真心想解决自己跟炉石之间的恩怨……

  “至少他已经动心了,蒙哥就是个例子。”安洛,这话自然是说来安慰桂子的。

  “大金狗你们也注意一下。”赵亦豢。

  “怎么?大金狗有什么大动作吗?”周深。

  “问题就在这里,大金狗这么爱玩的人,这次怎么这么沉得住气,太不正常了。”赵亦豢。

  连胡奥数这种小角色都动心了,可这金翰,除了忙逍遥岛的事情,除了差点逼死夏源神,似乎对瓶子局丝毫不关心,这的确很反常……

  “我有内幕消息说大金狗正在走关系,争取将逍遥岛那片地纳为商业用地……”赵亦豢。

  “不是已经列为文化保护地了吗?他怎么能这么为所欲为?”安洛心中一惊。

  保住沈佳宜的家族地是安洛跟桂子的责任,能够保护逍遥岛的地盘,将其也纳为沈家版图,这也是安洛跟桂子的重任……也是狐狸的重任……

  “那块地盘之前陈锋开发在先,纳为商业用地的可能性非常大,大金狗在春柳的关系手腕很大,真是可惜了那块地……”周深。

  “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那里曾经是天啸公的出生地,埋骨地,而且还是沈家家族的活动地,那块地要有主人,只能是沈家……”安洛这话说得很是霸气……

  也很无奈,因为,时间过得很快,系统只给他三个月的时间,拿下逍遥岛给父母养老……

  现在,事情已经逐渐对他利好,他和桂子取得沈家信任,成为了沈家的代言人……

  但现在,大金狗依然很嚣张,霸占不了沈佳宜的菜馆,他很生气,逍遥岛势必要拿下……

  以前是看李爷的面子,不动陈锋,现在陈锋在他的举报下停摆了,机会就在眼前……

  他哪里有时间去管苏家的瓶子局,加上和苏家的婚事告吹,大金狗更是肆无忌惮……

  他收了夏源神的地之后,将重点放在了逍遥岛上,势必要拿下逍遥岛……

  安洛再着急现在也分不开身啊……

  “我们走一趟吧,正好,有些事我需要跟沈欣美谈谈……”桂子对安洛说。

  桂子还挂记着服装会的事情呢……

  “这事恐怕要放一放,我们得先去接一个人。”安洛。

  “谁?”

  “杨雪。”

  果然,安洛话音刚落,桂子就接到了电话。“桂子啊,杨雪已经到了春柳,麻烦你跟白云大师跑一趟,让他下榻帝王酒店,至尊总统套间……已经安排。”

  电话是泽美惠打来的。

  服装会和拍卖会都请到杨雪这个大嘉宾助阵,苏家可是花了八位数才请她出山……

  当然还有一个服装会的大咖,叶子美,正在来春柳的路上……

  杨雪跟故浩然的关系非同一般,故浩然承载着小太阳的来来去去,桂子对故浩然仰慕已久,可惜他英年早逝……

  而对他的干女儿,桂子谈不上喜欢,觉得杨雪演戏没有天分,造作,除了瞪眼就会瞪眼,要不就是耸肩膀撒娇,让人觉得演技粗糙,尴尬,矫情……

  桂子跟安洛前往春柳机场。

  杨雪从机场出来的时候,身边跟了五六个保镖,有安保人员清场,桂子因为泽美惠的关系,所以能够跟安洛进入允许区域,接风杨雪……

  杨雪现在四十出头,依旧风韵犹存,用了半透明丝巾遮脸,戴口罩,身上包裹得严严实实,嫣然一副大明星的派头。

  她扫了一眼安洛跟桂子,特别是看见桂子的时候,小眼神里面竟然闪过一丝嫉妒,毕竟桂子的身材可完美爆她几条街……

  随后扫了安洛,又从安洛身上找回了自信,这年轻人说帅嘛,也没帅过头,而且,看起来,似乎有点傻乎乎的既视感……

  杨雪将行李尽数推到桂子跟安洛身边,然后让助理开了车门,收起小阳伞,一言不发就上了车……

  安洛跟桂子合力将她的行李放到后备箱,桂子上车,启动……

  杨雪在车后自个化妆,她什么都没问,什么也没说,甚至没看桂子和安洛的身份……

  安洛也在后座,场面有些尴尬,桂子放起音乐……

  音乐自然是杨雪当红时期唱的几首酸掉牙的土情歌,杨雪一听,却很来劲,当即手舞足蹈……

  “这是我九五年的专辑,你们知道吗,当年这部专辑可上过畅销榜,我记得榜单第一是迈克尔杰克逊……第二是我……”

  她以为安洛跟桂子会顺势而为,拍他马屁……

  安洛跟桂子相视一笑。“能够跟迈克尔杰克逊齐名了,牛,这首歌可是我所有的青春记忆啊……”桂子。

  桂子这么说话,安洛就嗅出了,她想搞事,可是杨雪这个傻蛋却很开心。

  “我自然不敢跟他齐名,但当年,姐的确承包了少男少女们的青春记忆……”杨雪说话就是这么自信。

  “太对了,我上课的时候,高兴的时候,散步的时候,无时无刻不在听您的歌……”这话让安洛都有点肉麻,但他就是直笑不语,因为,桂子的心思,他现在已经能摸透大半……

  杨雪从随身的名贵包包里面掏出一张旧专辑,刷刷刷在上面写了个签名然后递给桂子。“我的签名专辑,留给你做纪念,可要珍惜。”

  “哎呀,这是真的吗,太好了,你真好……我会很珍惜的……我会为你求柱高香,让你事业蒸蒸日上……”桂子。

  “这白云山啊高人辈出,有个五言大师,是我师侄,改天我也给偶像求柱高香,祝你云海翱翔,九天得志……”安洛插嘴。

  生生将桂子那句原本就要说出口的“这白云山啊,高人辈出,有个五言大师,是我叔叔,改天给偶像求柱高香,祝你……”

本文标签:人妻出轨和黑人疯狂做

上一篇:在火车和少妇做爰了|写作业的时候还要被C

下一篇:被主人公开羞耻调教|张开腿惩罚灌春药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