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主人公开羞耻调教|张开腿惩罚灌春药

2021-10-23 14:26:5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对呀!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而且樊松也没你这号朋友,他身边的那些所谓的兄弟一个都没来。”

  看来这小太妹还挺有分析的,我笑了笑道:“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对呀!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而且樊松也没你这号朋友,他身边的那些所谓的兄弟一个都没来。”

  看来这小太妹还挺有分析的,我笑了笑道:“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也不是很确定,我猜你是捅我男朋友那人的朋友或者是亲戚吧?”

  我再次笑道:“是的,你说的没错。”

  “那你是他哥喽?”

  “算是吧。”

  “哦。”她轻轻应了一声便没有下文了。

  “你怎么一点都不吃惊呢?不恨我吗?”

  “我为什么要恨你?人都不是你捅的,而且你来这里也替我男朋友交了各种费,又借钱给我……”

  “那是因为我心里有负罪感,不过现在我弄清楚情况了,你知道我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吗?”

  她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于是我又对她说道:“我上午去了一趟你男朋友被捅的那家大排档里,调取了昨天的监控。”

  “哦,那我知道了,那大排档的老板我知道叫卢勇是吧?常期和我男朋友他们鬼混的,你是被他们打了吧?”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调取到了昨天的监控,你想不想知道是谁先动手的?”

  她撇了撇嘴,说道:“你不用说我都知道,肯定是我男朋友他们先动的手,我也听说了,是他们先去招惹那店里的一个服务员,然后被那服务员的老公看见了。”

  “你怎么啥都知道?”

  “拜托,好歹我也是在那条街混的好么?”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社会气息。

  “你一个女孩子做什么不好,为什么要去跟你男朋友他们混呢?有意思吗?”

  她苦笑一声,有些自嘲的说道:“那我还能干什么?一没知识,二没技术,做什么别人也不要我啊!”

  “你今年多大了?”

  “十八。”

  “刚成年,我劝你还是去学个技术吧,别混社会了,没出息的。”

  她笑了笑道:“管好你自己吧!我的人生已经这样了,你别跟我妈一样来劝我了。”

  “我没有劝你,反正跟我也没关系,我就那么一说,你要听就听,不听就拉倒。”

  我话音刚落,医生就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我赶紧起身向医生问道:“医生,病人情况怎么样?我们现在能进去吗?”

  医生点头回道:“情况还算稳定,不过现在最好不要去打扰他,过个一两个小时再进去吧。”

  我点点头,说了声“谢谢”。

  我打算继续在外面等着,这时程璐却对我说道:“你要是有事就去忙你的吧,我知道你想让樊松帮你出谅解书对吧?待会儿我跟他说就行了。”

  “你跟他说,他能听吗?”

  “嗯,相信我,毕竟这事儿也是他们不对在先而且你手里还有证据。”

  既然这样也好,省得我继续在医院等着。

  稍稍犹豫后,我对她说道:“那就麻烦你了,你告诉他他这边的医药费我愿意全部承担,但是这件事我希望到此为止。”

  “嗯,你走吧。”

  ……

  从医院离开后,我就开着车回了住处。

  王艺一看到我,就皱着眉头向我问道:“你的脸怎么回事?”

  “摔了一跤,没啥事。”

  “怎么那么不小心呢?好好的还把脸给摔了,没事吧?”

  “没事,就是一点皮外伤,已经处理了。”顿了顿,我又向她问道,“李静呢?”

  王艺轻轻叹口气说道:“在楼上卧室呢,还算冷静,就是有点闷闷不乐,早饭和中午饭都没吃。”

  “走,告诉她一个消息去。”

  “什么好消息?付志强没事了吗?”王艺急忙问道。

  “差不多吧。”

  我和王艺来到楼上,李静住的那间卧室门口,我知道她听不见,也就没有敲门就这么打开门走了进去。

  一开门就见她坐在阳台上,一脸的愁容。

  我拿出手机走向她,然后在手机上打字对她说道:“你别担心了,付志强没事的,我都调查清楚了,是对方先动的手,那个人也没有死,我已经让他签谅解书了。”

  看到我打出来的这段字后,李静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了,她激动地摸出手机,然后打字问我说:“是真的吗?付志强没事吗?”

  “没事的,你放心吧!别这么郁郁寡欢的,很快付志强就能出来了。”我继续打字告诉她说。

  她猛地点头,眼含泪水,就要哭出来了。

  我是真看出来了,李静是真心喜欢付志强的,是那种到骨子里的喜欢。

  好在付志强也争气,没有让李静失望。

  我转而对王艺说道:“你去把饭端上来吧,多少得让她吃点饭。”

  王艺连连点头,然后跑出了房间。

  我又继续打字对李静说道:“吃点饭,我让王艺下去给你盛饭了。”

  她急忙拿起手机打字说:“我自己下去吃就行了,已经很麻烦你们了。”

  接着,她便站起身来往卧室外面走。

  我也跟着她来到楼下餐厅,王艺已经给她准备好了饭菜,并将筷子递到她面前。

  她虽然说不出话来,但我们从她的眼睛里都能感受到她对我们的感激。

  ……

  当天下午程璐就打来电话告诉我,樊松已经同意签谅解书了。

  我又医院和派出所两头奔波,先拿着谅解书去医院给樊松签字,然后又去派出所保释付志强。

  一直忙到晚上七点,付志强才终于从派出所出来,这件事也算是告一段落。

  带着付志强回我住处的路上,他对我说道:“哥,这两天辛苦你了,要不是你,我也没那么快出来。”

  “知道我辛苦,以后就别这么冲动了,你这事儿还好是对方先动的手,要不然真没那么简单的。”

  “嗯,以后我会多注意的。还有哥,你的脸怎么回事?昨天不是好好的吗?”

  我讪讪一笑说道:“没什么大碍,走路不小心摔了。”

  “哥,你别骗我,我看得出来这不是摔伤。”

  “反正别管这么多,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以后自己当心一点吧!”

  可付志强却没完没了的追问道:“你告诉我是不是你去那大排档找证据时,被那些混混给打的?”

  “都说了不说这件事了,你再说我可生气了啊!”

  付志强咬牙切齿的说道:“哥,你不说我也知道,那些王八蛋,别让我再碰见了,要不然……”

  “要不然你还想怎么样?”我接话道,“你给我规矩点,以后别这么冲动,这是法治社会!”

  付志强气鼓鼓的说道:“反正我就是气不过,我这辈子最在乎的两个人就是你和静静,别人要是动你们一下,我能跟他们拼命!”

尽管付志强这句话挺让我感动,可我还是严肃的对他说道:“你别以为我会为你这句话感动,都马上三十岁的人了,别跟个愣头青一样了。”

  “知道了,哥我不会了。”

 文学



  “还有,李静是个聋哑人,你干嘛让她出去上班呢?你的工资不够用吗?”

  “是她自己要出去的,说闲不住,我也一直劝她别出去。”付志强有些无奈的说道。

  “那这次回去好好跟她说一下,另外你上次不是说有地方可以医治她这种情况吗?你没去了解吗?”

  “了解了,费用挺高的,说至少要准备六十万,而且还不一定能成功。”

  我顿了顿,问道:“如果失败了会是什么结果?”

  “医生说如果手术失败,很可能会造成痴呆或者弱智,简单说是要损坏大脑的。”

  “成功的几率多大?”

  “不知道,医生也没说,就说静静这种后天导致的聋哑是可以治好的,而且也有这种典型。”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建议哈,还是去治,不管结果如何都要去试一下嘛。”

  “我也是这么想的,静静却有点怕,她怕手术失败了不记得我了,还要我去照顾她。”

  我一声重叹道:“人家这是为你着想啊!”

  “我知道,所以我比谁都想治好她的聋哑。”

  “那就治,别犹豫了,差钱我这边先借给你。”

  “谢了,哥。”

  带着付志强回到住处,王艺和李静已经准备好了晚餐,算是为付志强从派出所出来接风洗尘的。

  付志强和李静一见面,俩人就拥抱上了,这才一天一夜而已,好像恍如隔世一般。

  在吃饭的时候我和王艺也不时的劝李静去做这个手术,最后她终于也答应下来。

  只是她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付志强,因为她父亲的事情,导致现在总是有仇家找上门来。

  她甚至还想和付志强分开,不想让付志强这么难做。

  可付志强打死都不愿意分开,他说这辈子都不可能和李静分开的,哪怕是天塌下来也要一起面对。

  付志强是真的变了很多,我甚至都有点忘记他刚来这边时的样子了。

  ……

  时间继续往前推进,过后的一个星期里,一切都风平浪静,我和王艺的小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

  我慢慢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每天一起上下班,一起做饭,一起出去散步。

  只是这样的日子也没能维持多久,王艺的家里人也来生出是非了。

  这次是她的弟弟王斌。

  这天下午,我正在处理一些报表,前台就打来电话告诉我有人找我。

  我来到公司前台一看,正是王艺的弟弟王斌。

  我对他是没什么好印象的,他来找我也准没什么好事。

  一见到我,他就神气十足的对前台说道:“看见没?我来找自己姐夫,还要什么预约?信不信我让我姐夫把你开了?”

  前台立马对我说道:“对不起陈总,我不知道他是你亲戚。”

  我向前台扬了扬手,说道:“没关系你忙你的吧。”

  说着,我又冷脸看向王斌,向他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姐夫,我来找你呀!”他嬉皮笑脸的说道。

  “你找我能有什么事?”

  “当然是好事喽,我都来你这里这么久了,怎么也没人给倒杯咖啡来啊!”

  “你少在这里耀武扬威的,我这里不欢迎你,你自己哪来的回哪儿去吧!”

  “姐夫你怎么这样呢?我可是你的小舅子啊!你就这么对待我吗?”

  我已经很不高兴了,冷着脸对他说道:“我再说一遍,我这里不欢迎你,赶紧给我离开。”

  谁知道他扯起嗓子就大喊起来:“你们都看过来啊!你们的老板是我的小舅子,没错,我是王艺的弟弟我叫王斌……我来找我的姐夫,他却说不欢迎我,你们都看看啊!有他这样的吗?”

  他这么一吼,办公大厅里的一些同事都纷纷看了过来。

  我心火上得厉害,狠狠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别在这里瞎吼,现在是上班时间,你跟我来我办公室。”

  “早这样不就对了嘛。”他嬉笑着,跟我走进了办公大厅。

  我可不是怕他,我只是想知道他突然来找我做什么。

  来到我办公室后,他也一点不认生,抓起我办公桌上的烟就点上了一支。

  我懒得跟他这种人计较,直接向他问道:“你到底要干嘛?我告诉你,要钱没有。”

  “姐夫,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来找你就是为了要钱吗?”

  “不要钱,你能干什么?难道来请我吃饭?”

  “哎,还真被你说对了,就是来请你吃饭的。”

  我苦笑一声,说道:“少扯这些有的没的了,我没时间跟你瞎扯淡,赶紧说到底要干嘛?”

  “哎呀,姐夫,我呢,只是想来你这里寻个工作,这个对你来说方便吧?”

  “不方便。”我直接就一口拒绝了。

  “怎么就不方便呢?你是老板,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吗?”

  说完,还没等我回话,他又继续说道:“随便给我安排一个职位就行了,我的要求不高,一个月能有两三万的工资就够了。”

  我真被他说得有点无语了,这特么的什么人啊?

  我冷脸看着他,说道:“你还真把这里当你自己家了啊?”

  “姐夫,你给个准话,到底行不行?行的话,明天我就来上班了。”

  “我再说一遍,不行。”

  “为什么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你别跟我说那么多没用的,赶紧给我走。”

  “姐夫,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哈!我可是王艺的亲弟弟,你就这么对待我吗?让你给我安排一个职位有那么难吗?”

  我懒得跟他废话,直接拿起手机冷声说道:“你走不走?不走我马上叫保安。”

  他嬉笑着的一张脸也瞬间冷静下来,骂了句脏话说道:“拽什么拽,你给我等着吧!”

  骂完,他就愤愤不平地离开了。

  我并没有被他影响心情,坐回电脑前继续办公了。

  直到下下班的时候,王艺来到了我办公室。

  “陈丰,我刚才回来听说下午王斌来公司找你了,是真的吗?”一进办公室,王艺就向我问道。

  我笑了笑,向她问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还以为你明天才回来。”

  “事情办得挺顺利的,这得感谢黄勇,他提出了一个很好的方案。”

  “什么方案?”

  “他说过两天来成都找你详谈,”停了停,王艺又向我问道,“先不说这个了,说说王斌来找你做什么?他是不是来闹事了?”

  “没有,就是来看看。”我不想让王艺知道真相,免得又生出一些是非。

  可王艺不是那么好骗的,特别是关于她家里的那些事,她非常在意。

  “他到底来干什么,陈丰你跟我说实话。”她一脸严肃的向我问道。

本文标签:被主人公开羞耻调教

上一篇:人妻出轨和黑人疯狂做|老板在办公室扒下我的内裤

下一篇:摄政王又在欺负陛下了免费(傻子好大好胀痛下)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