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摄政王又在欺负陛下了免费(傻子好大好胀痛下)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23 14:30:0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如果有人主动送钱上门,而且还是“对症下药”,很难有人不动心的。

  刘美娇显然被张旭昌吃得死死,尤其是刘美娇当时的情况,似乎只要张旭昌给的价格足够高,刘美娇随时

如果有人主动送钱上门,而且还是“对症下药”,很难有人不动心的。

  刘美娇显然被张旭昌吃得死死,尤其是刘美娇当时的情况,似乎只要张旭昌给的价格足够高,刘美娇随时可以成为张旭昌的卧底。

  于是顾晨继续问她:“张旭昌给你开了什么条件?”

  “他答应给我支付房子首付,不论多少钱的房子,无论首付多少,他都愿意帮我出。”

  “这在当时,绝对是一个非常诱人的条件,我几乎无法拒绝。”

  刘美娇说起此事,似乎还带着一丝憧憬。

  卢薇薇摇摇脑袋,也是没好气道:“天上不会掉馅饼,他给你开出这种条件,很显然是想让你帮他做事。”

  “对,你说的一点没错。”刘美娇也是点头承认,实话实说:“张旭昌让我给他当卧底,潜伏在赵丽雯身边,搜集关于赵丽雯的一切信息。”

  “因为我是赵丽雯的会计兼助理,很多账务问题,以及赵丽雯的人脉资源,其实我都有掌握。”

  “后来我才知道,张旭昌盯上了赵丽雯未来两年的归园田居项目。”

  顿了顿,刘美娇努力平复下心情,也是认真解释:“可能你们对这两个归园田居项目不太了解,我可要跟你们详细解释一下。”

  “今明两年的这个项目,涉及归园田居的两地分店,而且投资比较大,基本上每个项目都是重建一个旅游小镇,而且经营方面也是高度商业化,所以需要更多资金的投入。”

  “而且这种项目投资,还是两个项目同时进行,有资本注入,赵丽雯也跟资本方签下对赌协议。”

  “这样一来,我们凭借资本优势,可以跟当地部门签约,我们接下来的旅游小镇,将是归园田居民宿村落的升级版,在全国都将是顶流的存在。”

  深呼一口气,刘美娇也是摇摇脑袋:“可偏偏这个项目,张旭昌也看重了潜力。”

  “由于之前赵丽雯曾经坑过张旭昌一次,让他被迫放弃了自己创立的‘归园田居’品牌。”

  “因此张旭昌一直耿耿于怀,想要在这两个项目上染指,但苦于他那头没有许多资源,所以只能通过我这边的卧底,不正当竞争,或许相应的资源。”

  顾晨听闻之后,也是默默点头,追问她道:“所以,这个项目的许多关键机密,都是你泄露给张旭昌的?”

  “对,是我,因为我拿钱办事,尤其是向张旭昌提供了一些赵丽雯的机密交易,这些东西,都是见不得光的,也只有赵丽雯,和几个核心股东,以及我知道这些。”

  “我知道了。”顾晨忽然想起了那天晚上,张旭昌来归园田居民宿村落找赵丽雯摊牌,而之后引起了赵丽雯的杀心。

  很大一部分原因,或许就是因为张旭昌将这些核心机密当做筹码,威胁赵丽雯让步。

  而赵丽雯被逼无奈,只能跟张旭昌硬杠,随后才导致赵丽雯下毒谋害张旭昌。

  这一切看上去都是有迹可循的。

  “所以张旭昌之所以敢跟赵丽雯摊牌,原因在于你泄露了机密?”顾晨问。

  刘美娇哽咽了一声,只能默默点头,主动承认道:“虽然我也不想这样,可毕竟我得为了房子拼一下。”

  “再说了,赵丽雯当年使用手段抢走了张旭昌的‘归园田居’品牌,今天张旭昌要入股项目,也算是天经地义,没什么可说的。”

  “而我只是个苦命的打工人,我没有办法拒绝这种条件,所以我才将赵丽雯的秘密,全盘透露给张旭昌,让张旭昌在后边的谈判中,处处占得先机。”

  顾晨将刘美娇的原话,原封不动的记录下来,也是好奇问她:“那张旭昌跟赵丽雯摊牌之后,赵丽雯知不知道,这些事情都是你透露出去的?”

  “不知道。”刘美娇摇摇脑袋,也是实话实说道:“因为张旭昌跟赵丽雯的合作伙伴,有许多重合。”

  “所以赵丽雯一直以为,是她的合作伙伴出卖了她,而没有怀疑在我身上。”

  “不对呀。”顾晨抬头思考,还是有些想不通道:“如果你只是透露这些商业机密给张旭昌,以此从张旭昌这里获得报酬,可你也没必要杀他。”

  “但是,你却利用氰化钾,将张旭昌杀害,这没道理的,你到底为什么要杀他?”

  顾晨也看出来了,刘美娇在这次地下交易中,实际上是充当一个商业间谍的角色。

  张旭昌出钱,刘美娇出力,一起出卖赵丽雯。

  可到头来,赵丽雯毒害张旭昌尚且情有可原,毕竟两人恩怨颇深,而且张旭昌这次是咄咄逼人,让签过对赌协议的赵丽雯倍感压力,因此才会做出过激行为。

  但刘美娇,从头到尾都是个不显山不露水的角色,她却要毒害张旭昌,这看似非常不符合常理。

  因为知道自己在劫难逃,所有的证据都被警方掌握,刘美娇也没有继续死扛,还是主动交代着说:

  “起先,我只是为了房子的首付,出卖一些赵丽雯的商业机密,这些东西在我看来,也就让赵丽雯损失一些商业竞争而已。”

  “可毕竟赵丽雯的归园田居民宿村落,刚刚签完对赌协议,也有两个大项目准备开启,按理来说,只要专注自己的业务,赚钱还是不难的。”

  “可难就难在,后来的张旭昌变本加厉,甚至让我搜集关于赵丽雯的违法证据。”

  “张旭昌的目的,就是要送赵丽雯进监狱,以此来报当年夺走他‘归园田居’品牌的仇,这我可干不了。”

  “毕竟,我不想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我只想拿钱,卖掉一些商业机密,对归园田居,对张旭昌来说都能有个交代,也不至于至赵丽雯于死地。”

  “可后来我去鸿源里小区,跟张旭昌会谈的时候才知道,张旭昌一直在密谋扳倒赵丽雯的事情。”

  “而引我上钩,就是想让我上他的贼船,跟他绑定在一起。”

  “他逼我,让我交出赵丽雯这些年的犯罪证据,毕竟你们也知道,做生意的,多少都会有些不光彩的交易,尤其是在项目推进的时候,最容易出问题,赵丽雯也避免不了这种灰色错误。”

  顿了顿,刘美娇非常痛苦的捂住脸颊,也是悲愤不已道:“我只想赚点钱而已,我不想害人,可张旭昌非要逼我。”

  “不仅如此,他还把我收钱的证据,甚至跟我交谈的录音留下。”

  “威胁我说,如果我不答应,他就把这些录音交给赵丽雯,让赵丽雯送我去监狱。”

  吸了吸鼻子,刘美娇也是沮丧不已,似乎自己早就因为贪念,掉入到张旭昌设计的陷阱中。

  顾晨将这些记录下来,问道:“所以,你才决定利用氰化钾毒害张旭昌没错吧?”

  “没错。”刘美娇点头承认。

  顾晨又问:“那你知不知道,赵丽雯也准备利用氰化钾毒害张旭昌?”

  “知道。”刘美娇现在什么都说,毫不避讳道:“我知道赵丽雯动了杀心,或许会使用手段谋害张旭昌,但我并不知道是什么手段。”

  “因为之前跟在赵丽雯身边,经常听她说起自己的表哥,因为家人出车祸死亡,最后抑郁过度,在电镀厂弄了些氰化钾,服毒自杀了。”

  “而且我听赵丽雯讲的很详细,就也去电镀厂那边,跟人偷偷买了些氰化钾,准备再去去鸿源里小区后,想办法毒死张旭昌。”

  “但是后来我得知,张旭昌竟然在约我见面的当天,也约见了赵丽雯,我就知道,他这是在向我施压。”

  “如果张旭昌谈判紧张不顺利,那我肯定要被他招供出去的,他会毫不犹豫的出卖我。”

  吸了吸鼻子,刘美娇也是一脸无奈道:“他既然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

  “所以,正如你们所说的那样,我知道当天肯定是要停电的,因为我看到了停电通知。”

  “这意味着,附近的监控将停止工作,我为了不让人发现,还特地偷偷的从围墙后头潜入小区,却在楼梯上,听见了屋内张旭昌与赵丽雯的谈话。”

  “所以你才躲在楼上?”王警官问。

  刘美娇点头承认:“没错,我只能躲在那里,安静的等赵丽雯离开,之后再进入房屋。”

  “原本我想找机会,将氰化钾倒入水中,神不知鬼不觉的让张旭昌喝下。”

  “可是后来我才发现,原来赵丽雯带来了一瓶江农果汁,正好张旭昌似乎也喝下两杯。”

  “所以,我趁着张旭昌去上厕所的短暂功夫,直接把氰化钾兑入饮料当中,并且搅拌均匀。”

  “之后,便哄骗张旭昌再喝下两杯。”

  深呼一口重气,刘美娇努力让自己平复下心情后,这才又道:“所有我看时机成熟,张旭昌开始有了反应,我就这么看着他倒在地上,最终暴毙而亡,最后我才离开现场。”

  “你太狠毒了。”卢薇薇看着面前的刘美娇,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评价。

  要知道,看着面前的老人,痛苦的死去,她竟然一点良知都没有。

  就跟当年潘金莲将毒药灌给武大郎喝一样。

  可好在事情终于真相大白,赵丽雯的确也想毒死张旭昌,可是所使用的氰化钾,却是两年前的产品。

  由于过期,毒性早已消失。

  即便将过期氰化钾兑入江农饮料中,但也不至于毒死张旭昌。

  倒是之后过来补刀的刘美娇,下手快准狠,直接将氰化钾兑入饮料,让原本没有毒性的江农果汁,瞬间变成一瓶毒药。

  可能张旭昌自己也万万没想到,刚躲过一劫,又要再遭一难。

  可这次连环补刀,让张旭昌难逃中毒的厄运,最终暴毙而亡。

  大家想想也是惋惜。

  ……

  ……

  处理掉张旭昌中毒案件之后,归园田居的项目因为一些问题,也被有关部门正式叫停。

  赵丽雯和刘美娇两个项目的核心人物,双双因为毒害他人而被捕,等待她们的将是法律制裁。

  而电镀厂工人私自贩卖氰化钾的相关人员,也被顾晨带入拘捕,进行相关调查,最终还意外牵扯出一条走私产业链。

  ……

  ……

  几日后的一天晚上,值夜班的顾晨收拾好装备,提醒办公室内的卢薇薇道:“卢师姐,该出发了。”

  “来了。”卢薇薇给自己擦了点润唇膏,这才戴上警帽,赶紧跟在顾晨身后。

  要说排夜班组合,也是随机。

  但是卢薇薇却把所有跟顾晨值夜班的男女同事,全部换成了自己的夜班。

  因此才能一直跟顾晨搭档夜班。

  这点小心思,办公室里的大家都心知肚明,也都好意成全。

  卢薇薇也非常享受这种跟顾晨值夜班的感觉,感觉不想是在工作,更像是在约会。

  但顾晨却并不这样认为,依然将夜班执勤,当做认真工作的一部分,从不懈怠。

  转眼间已是深夜,西街路口,顾晨低头看了眼手表,提醒着说:“卢师姐,已经是晚上11点半了,我看外头也没多少人,天气太冷,我们还是回警局待着。”

  “听你的。”卢薇薇倒是无所谓,去哪都一样,只要是跟着顾晨就好。

  顾晨也是微微一笑,这才启动车辆,开始往芙蓉分局方向行驶过去。

  由于最近的寒潮来袭,连续降温,江南市的温度也成断崖式下跌,平均温度也由之前的30多度,直接跌到了现在的11到15度左右。

  尤其是夜晚的温度,也是让人感受到一丝寒意。

  有人说,江南市没有秋天,直接从夏天过度到冬天。

  虽然听着有些夸张,但似乎也合情合理,毕竟低温摆在那儿。

  卢薇薇手里捧着从西街路边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里打来的热开水,贴在肚子上当暖宝宝。

  最近亲戚光临,让卢薇薇身体有些不太自在。

  好在身边的搭档是顾晨,心里也就好受多了。

  也就在顾晨开车路过一处十字路口时,一对情侣正对着顾晨招手示意。

  顾晨见状,直接靠边停车,将车窗落下,问道:“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警察同志,那边好像有个人喝醉了,就倒在地上,路边还停着车子,要是车子的主人没注意,压着可不好。”

  提供线索的是一名年轻男子,看样子像个学生,身边似乎是他的女朋友。

  顾晨与卢薇薇对视一眼,二人拉起手刹,直接下车查看情况。

  此时此刻,就在路边的一处花坛底下,一名穿着黑色外套的年轻男子,正倒在那儿不省人事。

  顾晨和卢薇薇围拢过去,也是蹲下身查看情况。

  拨了拨男子的脸颊,顾晨问他:“先生,你叫什么名字?你家住哪?”

  “嗯!”男子嘟囔一声,继续呼呼大睡。

  身边的那名年轻男子,也是走过来打招呼说:“警察同志,要不这人你们带回警局,让他在警局待着吧?”

  “这大风天的,睡在大理石地砖上,冰冰凉的,没准第二天就发烧感冒呢。”

  瞥了眼身边的女友,男子又道:“我们现在也赶着回去,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没问题,麻烦你们了。”

  “害,说这些干啥,反正就是麻烦你们了。”

  “好的,这里交给我们。”

  与这对情侣简单的交流几句,两人便手牵手的离开了。

  而顾晨则再次折返回去,蹲在男子面前,直接将男子架起,将他拖到一旁的公共座椅上坐下。

  男子躺靠在座椅上,满嘴酒气,看样子喝了不少。

  顾晨直接取下自己的警用水壶,给男子灌了几口白开水,男子这才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下意识的看了眼顾晨。

  “警……警察同志?我这是在哪?”

  “你在大街上呢,喝了不少吧?”顾晨问他。

  男子揉了揉双眼,也是一脸纳闷道:“我……我怎么遇见警察了?我……我喝酒没开车吧?”

  左右环顾四周,男子这才拍拍脑袋,又道:“哦,我忘了,我的车早就卖了,我现在没有车,我不怕酒驾。”

  “先生,你家住哪?家人联系电话有吗?打电话联系一下,我们好开车送你回去。”卢薇薇也是在男子口袋中掏了几下,随手拿起一部手机。

  男子迷迷糊糊,也是自言自语道:“家?我已经没家了,我能有什么家啊,我特么四海为家。”

  “噗!果然是喝多了。”见男子还在这里胡说八道,卢薇薇见男子手机并没上锁,便开始翻找通话记录,看看能不能找到男子的家人。

  但男子却在那儿喋喋不休,一会儿指天,一会儿指地,也是吐槽着说:“老子是四海为家,以天为被地为床。”

  “呵呵,你说你喝这么多酒干什么?怎么手机通话记录全是陌生号码?连对话框都是客户,家人对话一个都没有?”

  找半天无果的卢薇薇,抬头看了眼面前的男子,又问:“你家到底在哪啊?家人联系电话到底多少?”

  “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没有家。”见卢薇薇还在认真询问,男子也是咧嘴笑笑。

  见一时半会,男子也回答不上来自己的具体信息。

  顾晨索性坐在他身边,将手中的白开水,继续给他灌上两口,好让他慢慢清醒。

  而此时此刻,男子却一把拉住了顾晨的手,直接靠近顾晨,热烈的拥抱起来。

  这让一旁的卢薇薇颇为嫉妒。

起风了。

 文学


  几只流浪狗躲在角落瑟瑟发抖。

  而坐在公共座椅上的男子,却依旧抱住顾晨不堪撒手,卢薇薇根本无法将他松开。

  顾晨索性点了点头,示意卢薇薇不用介意。

  拍拍男子的后背,顾晨也是安慰说道:“先生,你是做食品生意的吧?我看你手机里全部都是客户的对话,你的家人呢?为什么没有家人的备注?”

  “家人?我没有家,哪来的家人?”男子依旧带着酒气,摇头晃脑的蹭顾晨胸口,仿佛像个撒娇的孩子。

  顾晨则是淡笑着说:“你今天是不是在陪客户喝酒?”

  “嗯,太难了,现在的生意可太难做了。”男子嘀嘀咕咕,似乎在抱怨生活的不易。

  顾晨点头附和着道:“你说你把车卖了,是不是生意上出了问题?”

  话音落下,男子抬头瞥了眼顾晨,这才迷糊的坐起身,呆若木鸡道:“如果可以,谁愿意把车卖了,这不是发不起工资了嘛?”

  “不把车卖了,怎么给工人发工资?你说我怎么这么背啊?干啥啥不行,我觉得我以前挺好的,怎么人到中年就……”

  说道这里,似乎是说不下去了,男子躺靠在座椅上,仰头望着头顶上的路灯,仿佛自己找不到人生的方向。

  沮丧扑面而来。

  顾晨与卢薇薇对视一眼,大概也清楚了男子的情况。

  合着是生意失败,有些郁郁不得志,所以借酒消愁,把自己喝得烂醉。

  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家在哪。

  想到这里,顾晨也不再催促男子,直接学着男子的样子,和他并排躺靠在座椅上,抬头看着头顶上的路灯,调侃着说:“很难受吧?”

  “那有什么办法呢?”男子似乎在喝完顾晨给的几口白开水后,也逐渐从刚才的沉醉中得到缓解。

  顾晨则是笑笑说道:“任何人,不论你昨天多风光,又无论你昨天多失意,应该怎样?应该管他天下千万事,闲来轻笑两三声。”

  话音落下,男子微微侧头,瞥了眼顾晨。

  顾晨也看了眼了眼男子,又再次扭过头去,继续说道:

  “最起码你明天起身的时候,你一样要做回一个人,继续生活下去,因为明天总比昨天好,这个就是人生啊。”

  “无论发生什么事,管他喜怒哀乐,管他恩怨情仇,全部都当他是菩提明镜。”

  见男子一直呆呆的看着自己,顾晨索性坐直了身体,也是继续安慰着说:“最后我送你两句我非常喜欢的话。”

  “当你回首往事时,不因碌碌无为而悔恨,不因虚度年华而羞耻。”

  “那你就可以骄傲的对自己说,你不负此生。”

  顿了顿,顾晨又道:“而这些也并不是毒鸡汤,这就是生活。”

  “谢谢你,警察同志。”男子似乎也不再发酒疯了,听完顾晨的一番说辞,竟然也开始慢慢冷静下来。

  似乎这两句话有些醍醐灌顶,将男子从迷茫中拉了回来。

  忽然就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卢薇薇见男子开始慢慢清醒,也选择坐在顾晨身边,安静的陪男子待上一会儿。

  男子叹息一声,也是苦笑的说道:“你知道吗?今晚我厚着脸皮,跟一帮生意上的朋友喝酒,我低声下气,给人倒酒,对方却用手盖住杯口,说我没资格给他倒。”

  顿了顿,男子忽然自嘲的笑笑:“原本大家都是一起做生意的,当年那家伙还经常给我敬酒。”

  “现在他运气好,生意蒸蒸日上,而我却逐渐落魄,沦落到我要去巴结他。”

  “我好心给他敬酒,他却当着那么多同行的面,直接讥讽我说,我没资格给他倒酒,哈哈。”

  说道最后,男子将头侧到一边,不由擦了擦眼角渗出的泪珠,仿佛不想让顾晨看到自己的难看。

  顾晨听闻之后,也是瞥了眼身边的卢薇薇。

  卢薇薇气不过,直接问男子道:“那你最后怎么化解这尴尬?”

  “我怎么化解?”男子哼笑一声,摇了摇头:“我直接将酒倒地上,就说敬你了。”

  “我说都特么跟我混一桌了,就别分谦卑了。”

  “你真这么说?”听闻男子说辞,卢薇薇惊得目瞪口呆,心说这兄弟还真是个狠人,杀人诛心啊。

  男子却是不以为然道:“不然呢?给脸不要脸?”

  “虽然我知道,农村吃席还分混得好混得不好的一桌,要不然怎么有‘小孩那桌’呢?”

  “可我当初也算是混得好吧?他就这么羞辱我,那我没办法,只能把酒往地上横着一倒,就算是敬他了。”

  “那不得打起来?”顾晨也看出了问题的端倪,合着男子被人羞辱,这么回敬,对方岂能善罢甘休?

  男子则是哼笑着说:“可不是吗?那家伙当场就急了,就要跟我理论。”

  “可我特么是吓大的呀?我当时就像学学乌鸦哥了,好啊,那就都别吃了,直接掀桌子吧。”

  “你真掀桌子了?”见男子如此火爆脾气,卢薇薇也是好奇不已。

  但男子却是苦笑一声,摆摆手道:“我是想掀桌子来着,可尴尬的是,这酒店里的桌子都比较重,我特么掀不起来啊。”

  “想着那就掀桌布吧,可关键又是个玻璃转盘,还是安装上去的。”

  卢薇薇:“……”

  感觉这就很尴尬了,心说你干脆把盛着菜的盘子扣他头上得了。

  顾晨闻言,也是摇头叹息:“你说你又何必呢?你跟人家喝酒吃饭,应该是有求于人吧?不然当初给你敬酒的人,为什么你现在要给人家敬酒?”

  顾晨一席话,倒是点醒了男子。

  男子冷哼的笑笑:“没错,这场酒局,原本是朋友帮我撮合的,想着让我求求人家,帮忙带点货出去。”

  “可我这暴脾气,就容不得别人侮辱我。”幽幽的叹息一声,男子也是无奈摇头:“结果我又搞砸了,那人气走了,我只能跟剩下的几个朋友喝的烂醉。”

  “到最后,目送所有人离开,甚至最后才发现,酒钱都是人家帮我结的。”

  双手捂脸,男子似乎尴尬的不行。

  顾晨也是淡笑着说:“那个人人品不行,即便答应帮你,估计也不是真心的,说不定还会在你背后捅刀子。”

  “与其这样,还不如跟他不要有太多交集,失败了,重新来过就是了,你还年轻。”

  “我还年轻?”男子目光一呆,也是嗤笑着说道:“没错,我还年轻。”

  “其实我今天也不想这样,原本我也料到会是这种解决,那人也不会给我面子,这些我在吃饭前就猜到了。”

  顿了顿,男子努力让自己平复下心情,也是哽咽着说:

  “可……可就在今天,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最忠心的员工,他母亲去世了,在我喝酒之前打电话给我,说要立刻赶回家一趟。”

  哽咽了一声,男子也是沮丧着说:“警察同志,你……你说这普通人的这一生,应……应该是什么样子?”

  “嗯……”顾晨沉默了几秒,并没有马上回答。

  可看着男子一直盯住自己,还是选择性的回答道:“应该是……父母开明,没有家暴,完成……九年义务教育,没有受到过欺负,没有患过重病,没有……穷到吃不起饭。”

  “就这样?还有吗?”男子期待的眼神看向顾晨。

  顾晨双手抱胸,躺靠在座椅上继续思考:“用着智能手机,最好生活在城市里,这辈子没做过坏事,如果可以,还会遇到一个刚好够喜欢的人。”

  卢薇薇碰了碰顾晨的肩膀,也是提醒着说:“好像我们就是这样子的,是够普通的。”

  “嗯。”顾晨默默点头,但心里却非常清楚,这明明是幸运儿的一生,可自己却管这叫普通人。

  毕竟这样子的一生应该是上上签吧?

  就像你所抱怨的人生,或许就是别人求而不得的。

  至少顾晨是这样想的。

  男子吸了吸鼻子,也是淡笑着点头:“可长大了我才知道,做个普通人有多难。”

  “我们平凡着,普通着,渴望着也幸运着,我们都是有故事且幸运的普通人。”

  “有的人终其一生只想过的平凡,我也很平凡,却又不甘平凡。”

  看着顾晨和卢薇薇,男子将二人当成树洞,也是倾诉着说:“警察同志,你们知道吗?”

  “小时候我很不喜欢那种一眼就能望到头的生活,可长大后我才发现,一眼望到头的生活,那是多么奢侈。”

  “当别人还在讨论要去哪里玩,要穿什么衣服的时候,有的人却还满脑子想着该怎么活下去,而那个想着怎么活下去的人就是我。”

  “先生,想开点吧。”见男子的确有些可怜,顾晨还是拍拍他肩膀,以示安慰:

  “毕竟大器晚成也好,永远到不了山顶也罢,可你一定要快乐真诚一些,没有什么大不了。”

  “或许这个世界上,总要允许一些普通人的存在,希望我们都是快乐真实的人,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

  看眼晚风刮得越来越大,顾晨继续提醒着道:“你家在哪,我开车送你回去吧,可能要下雨了。”

  “嗯。”男子终究还是做出了妥协,点头回应道:“创业路,刘家巷,125号。”

  “上车。”顾晨架起男子的胳膊,将他往警车上带。

  虽然知道地方有些远,可让男子一个人待在这里,顾晨并不放心。

  在顾晨和卢薇薇的帮助下,男子也跌跌撞撞的坐上了车辆后排。

  随后,顾晨启动车辆,开车前往创业路,刘家巷,125号。

  来到现场时,已经是40分钟之后的事情。

  顾晨沿着刘家巷一路行驶,终于在卢薇薇的提醒下,在125号门前下了车。

  创业路两侧都是高大上的厂房建筑,许多厂房都是分租给不同的老板经营。

  这里和一般的开发区产业园不同,主要是承接一些中小型企业的孵化。

  或许一栋不大的厂房,就有好几个老板在分租。

  大家一起分摊房租,节省成本。

  而当地政府也会给予产业园区的企业一些优惠政策,让这些企业在孵化中逐渐成长壮大。

  而企业一旦发展壮大,又可以搬去江南市的其他开发区工业区。

  因此江南市的工业化道路,向来都是稳步发展。

  当然了,孵化园区的企业,也并不是所有企业都能够破壳而出,成长壮大。

  大部分企业依旧在生存线上挣扎,这也是常态。

  只有那些拥有核心技术,或者资金流充裕的企业,才能最终脱颖而出。

  但是现在看来,这名男子显然不具备这些条件。

  刘家巷,也只是创业路上一个小小城中村小道,租下这边的企业,大多都是小家庭作坊。

  两边的建筑也都有些老旧,但是消防措施却做的挺好,基本上家家户户都通过了消防设施改造。

  顾晨将车停下,拉起手刹,随后走到刘家巷125号门口,对着卷闸门敲了几下。

  “有人吗?”

  话音落下,里边毫无回应,只有其他小巷传来几声流浪狗的犬吠。

  “不用敲了。”男子在卢薇薇的搀扶下,跌跌撞撞的走下了车,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

  可是由于喝酒太多,男子手中的钥匙根本就拿不稳,直接“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

  卢薇薇弯腰去捡,也是询问着说:“是哪把钥匙?”

  “这把。”男子指着其中一把说。

  卢薇薇将钥匙找出,交给顾晨。

  顾晨则直接插入锁眼,将卷闸门打开,随后向上一拉。

  随着一阵噪音响起,顾晨这才发现,面前是一个凌乱不堪的食品加工厂。

  各种纸箱堆满一地,像个仓库的样子,旁边还摆放着几个小型机器。

  顾晨和卢薇薇将男子附近仓库,也是继续问他。

  “你住哪?难道这个地方就你一个人居住?”

  男子默默点头,也是嗤笑着说道:“这里是生产区,我先前住在离这不远的城中村。”

  “可后来房租到期,我干脆搬到厂里来住,就……就住在上面。”

  顾晨闻言,直接将卷闸门拉下,之后带着男子往楼上走去。

  刘家巷125号,是个三层楼的老建筑,一楼看上去像仓库,有些凌乱的样子。

  但是来到二楼,顾晨发现,所有设备和物品干净整洁,这里应该就是产品生产区,顾晨甚至都能闻到浓浓的香辣味。

  继续扶着男子往三楼走去,这才发现,三楼有若干个房间,基本都像是办公室的样子,其中一个小间是住房,应该是守厂人住的地方,现在也应该就是男子的住所。

  推开房门,顾晨和卢薇薇将男子放在床上。

  随后,顾晨从洗手间找来脸盆,装上冷水,卢薇薇则将热水瓶中的热水到了进去,保持水温适中。

  一切准备就绪后,顾晨看着面前的几条毛巾有些犯难,也是提醒着说:“洗脸水我已经帮你装好了,你自己过来洗把脸吧,也好清醒一下。”

  男子闻言,直接走了过来,将头泡在水中冷静片刻,随后扯下一条毛巾,随意擦拭几下。

  卢薇薇闻着那飘香的味道,也是好奇问道:“你这个食品厂,到底是生产什么的?”

  “辣条,各种各样的辣条产品。”男子说。

  “那因为什么原因经营不下去了?”卢薇薇又问。

  “同行的恶性竞争,利用薄利多销和电商渠道,将价格压到最低,他们尚且可以在电商渠道各种铺货,哪怕一包辣条只赚一毛钱,9分钱,他们也做,可我没把方法跟他们竞争。”

  “这么玩价格战,把渠道全部玩死,已经没有利润空间了,如果我也这么玩,那么就是生产一包,亏一包,工人又吵着要加工资,已经没办法再跟同行竞争了。”

  幽幽的叹息一声,男子指着楼下的辣条说:“那些辣条,原本是准备发给客户的,可是被同行用低价撬走了客户,客户直接退单,这些辣条产品也就压在这里成了库存。”

  将毛巾掸在一旁,男子坐在床上,也是一脸无奈。

  随手从床头柜抽屉,拿出两包辣条丢给顾晨和卢薇薇:“这种辣条是今年最新研发的产品,跟传统辣条不同,你们可以尝尝看。”

  卢薇薇也不客气,只要是吃的,自己都乐意尝一尝味道。

  在灯光下,卢薇薇简单看了一下生产日期。

  男子见状,也是淡笑着提醒:“质量是有保证的,我的工厂虽然很小,但是证件齐全,也都是按照卫生标准来制作的,放心吃吧。”

  “呵呵,我就看看。”卢薇薇有些尴尬,沿着撕口将辣条撕开,放在嘴中细嚼慢咽。

  可辣条刚一入嘴,卢薇薇就感觉一阵前所未有的香辣,顿时眼睛一亮,赶紧将其他剩余辣条吃个干净。

  见卢薇薇对辣条也情有独钟,顾晨索性将自己手中的辣条也递了过去:“卢师姐,这包也给你吧。”

  “这辣条也太好吃了吧?这么好吃的辣条怎么会压货呢?没道理啊。”卢薇薇抿了抿嘴角的辣椒,也是不由分说道。

  男子则是无奈摇头:“成本太高,售价太低,没利润,客户被其他同行撬走,你们要知道,我们这种小作坊,客户基本上很少,都很固定,撬走我的客户,等于是断我的生路。”

本文标签:摄政王又在欺负陛下了免费

上一篇:被主人公开羞耻调教|张开腿惩罚灌春药

下一篇:欧美GAY1069大粗吊:你是不是好久没有被C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