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欧美GAY1069大粗吊:你是不是好久没有被C了

2021-10-23 14:34:0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点点头,什么也没说,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看起来苏元元很幸福,都 已经这样,她又何必说太多了?

  或许,苏元元就是贺凌远的转折点,他从以后不会在海了。

  “我们两个

点点头,什么也没说,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看起来苏元元很幸福,都 已经这样,她又何必说太多了?

  或许,苏元元就是贺凌远的转折点,他从以后不会在海了。

  “我们两个甜甜蜜蜜的,你一个人怪尴尬无聊的吧?”贺凌远凑过来,打趣道,“我给你把傅阎玮喊过来。”

  “别——”夏甜想拒绝,今天一天见了傅阎玮两次了,晚上再来一次,总感觉怪怪的,好像在寻找一切可见面的机会见面似的。

  但贺凌远的动作很快,已经拨通了傅阎玮的电话,“夏甜在这里,你过来吧,不然我可就喂她吃狗粮了。”

  电话那端,傅阎玮不知道说了什么,贺凌远的脸色微微变了些,看了夏甜一眼,然后清清嗓子,“那你忙吧,我会手下留情的。”

  “怎么了?”直觉告诉夏甜,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没事儿,他忙着呢,没时间来。”贺凌远抱着手机去客厅了,没等夏甜继续问,他打开手机玩儿起游戏。

  夏甜动了动唇,又把想说的话咽回去了,傅阎玮刚刚出手解决了顾氏集团,应该会比较忙,没时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苏元元简单炒了几个菜,夏甜吃的不多,诚如贺凌远说的,给她狂撒狗粮,吃饱饭她就赶紧撤了。

  回到两居室,夏夜已经回来了。

  “杜叔叔说,嫣然的心情不好,把自己关在家里一下午了,不过我去了之后她让我进去了,她只是有些接受不了杜夫人做的这些事情,绕进去了,但不会有什么大碍的,过几天想开了就好了。”

  听夏夜这样说,夏甜放心了。

  “你是跟傅医生出去吃饭了吗?”夏夜八卦的问。

  夏甜果断摇头,“没有,我去找苏元元了。”

  “傅医生没来找你吗?”夏夜十分诧异,“一个短信或者电话都没有吗?不应该呀,事情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他应该趁热打铁,跟你把婚复了。”

  夏甜沉默,这次不是没有想好,而是也觉得夏夜说的有道理,可傅阎玮没有那样做。

  她吸吸鼻子,缓缓摇头,“先不想这些了,现在夏氏集团也稳定下来了,我们手里也有一些钱,我准备换个大一些的房子,环境也好一些的,顺便找个阿姨照顾你的身体,你明天如果有时间的话跟我一起去看看房子吧。”

  说到房子,其实夏甜最想回去的还是夏家。

  可是依照他们两个现在手里的积蓄,不够把夏家别墅买回来。

  “也好,明天去看看。”夏夜应下,回到房间,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光,陷入沉思。

  生病的时间太久,大部分都住在医院里,其实这个两居室给他的记忆并不是很多,说到回家,他印象最深刻的也是夏家。

  可惜了,已经物是人非,不光夏家没有了,就连夏父也不在了。

  叶南婷的出现没有弥补任何他心灵上的伤害,甚至让他有种宁可叶南婷不要出现给夏甜带来难过的想法。

  沉思间,床头的手机突然想了一声,他拿过来看了一眼,眸光一紧,愣住了。

  夏甜洗完澡,吹干头发,也是一直在想房子的事情,按照夏氏集团现在的发展趋势,年收入能达到几百万,而那套房子价值千万,可能要熬个两年才能买得起。

  万一再有其他的事情,很可能两年都买不回来。

  她长长的叹气,没等沉气声落地,就听见有人敲她房间门。

  她起身把门打开,只见夏夜穿了一套运动装站在门外,“姐,你跟我出去一趟。”

  “啊?”夏甜看了看墙上的表,都已经快十一点了,深更半夜的去哪里?

  “换套衣服,我带你出去。”夏夜把她推回房间,关上门。

  夏甜只能换衣服,随意把头发竖起马尾,跟夏夜下楼。

  上车以后,她才问,“我们要去哪里?”

  “去夏家老宅看看吧。”夏夜说,“还记得路吗?”

  “这……”夏甜有些为难,“那房子不是都卖了吗?我们这样去好吗?”

  虽然说她以前自己偷着跑回去过,但也是白天,晚上总有一种去偷东西做贼的感觉。

  “有什么不好的,只是去看看回忆回忆,我想知道现在家里变成什么样了。”夏夜示意她开车。

  为了满足夏夜的‘愿望’,夏甜只能开车直奔夏家老宅。

  跟她上次来的时候一样,锈迹斑斑的铁门,门前长了草,院子里也是杂草横生。

  毕竟来过一次,她轻车熟路般的带着夏夜进去了,用手机打开手电筒,照亮了房间里的景物,建筑物上的灰尘说明这里依旧是没有人住,甚至没有人来过。

  “我挺好奇的,买下这里的人难道是为了增值吗?”夏甜叹气,“居然一直没有人住,你看,很多东西都保持原样,就连鞋柜里都有我们的拖鞋呢。”

  夏夜缓缓往里面走,看着熟悉的场景面色复杂,陷入回忆中,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我们到楼上去看看吧,看看各自的房间。”

  “走吧。”上次来,夏甜没顾得上仔细看,现在大晚上的,不会有人来,干脆就看个遍,满足一下心里的缺憾。

  夏夜的房间在左边,夏甜的在右边,两个人各自分开,但夏甜路过夏父的书房时,忍不住就停下脚步,想了想推门进入书房了。

  说到底,这栋房子带给她的回忆很多,但更多的还是有关夏父的记忆,她更加想看看夏父的书房,感受一下夏父曾经带给她的父爱。

  房间里所有的摆设都原封不动,她留恋不舍的在熟悉的房间里看着。

  忽然,外面传来一声惊呼,是夏夜的,她扭头快步跑出去,直奔夏夜的房间,但房间里空无一人。

  “姐,我在这里,救命!”夏夜的声音再度传来,却是在她房间的方向。

那声音,喊得她心里发慌,拼了命似的往自己房间跑,房间门虚掩着,里面传来些许光亮,类似于火光雀跃闪耀。

 文学


  她一把将门推开,看到里面的一幕傻眼了。

  房间里布满了火红的玫瑰花,还有摆成心形的蜡烛,被玫瑰花铺成的花路,直达心形蜡烛。

  傅阎玮站在蜡烛中央,手里 抱了一束向日葵,意大利定制版的西装和梳理的一丝不苟的发型,将他整个人衬的无比尊贵。

  夏夜站在门口,笑着看她,“还愣着干什么?进来呀。”

  “我……这……”夏甜缓步走进来,头脑有点儿乱,傅阎玮怎么在这里?

  她磨磨唧唧走到傅阎玮面前,没等说话,手里多了一束向日葵。

  “我们重新在一起吧,不带合约的那种。”

  他言简意赅,直入主题。

  夏甜脑袋嗡嗡的,她这是被告白了?

  使劲捏了把自己的脸,疼的龇牙咧嘴,是真的,不是梦。

  “你这有点儿粗暴了,告白求婚求复合,哪里有没点儿旁白的?”夏夜略有不满,“最起码也要深情的准备几句令人感动的话吧?”

  傅阎玮剑眉微蹙,他准备这些很匆忙,没来得及准备两人感动的话。

  “不用了。”夏甜赶紧说,“我知道你的心意,我答应你就是了。”

  傅阎玮心里一喜,薄唇扬起一抹弧度。

  “姐,你有那么恨嫁吗?你这样他不会珍惜你的!”夏夜恨铁不成钢的说。

  “你都瞒着你姐帮他了,现在又临阵倒戈让我为难他,你不觉得你自己不够坚定吗?”夏甜说。

  夏夜:“……”

  竟是没有话题可以反驳。

  “其实我……”傅阎玮缓缓开口,仔细想想夏夜说的对,他是该题词两句。

  可话还没说出来,夏甜又说,“我都答应了,你别说了,咱们赶紧把这些东西都清理掉吧,还有这蜡烛赶紧灭了,万一一会儿保安来了发现这里亮着灯,咱们会被当成小偷抓起来的。”

  “我可不想明天一早上新闻头条,傅氏集团继承人深更半夜闯入民宅求婚。”

  那场面,想想她都觉得太令人哭笑不得。

  “姐,他还有话没说完呢!”夏夜有些着急,示意傅阎玮快说。

  可夏甜根本连机会都不给,“回头再说,先把这些打扫了,蜡烛赶紧吹灭了!”

  傅阎玮愣是被她气笑了,似乎她除了在床上不积极意外,干什么都很积极。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帮忙呀?”夏甜见傅阎玮和夏夜站着不动,把花放在门口,将蜡烛都吹灭,然后去拿扫把和簸箕,打算把花瓣都扫起来。

  “姐……”夏夜生无可恋了。

  傅阎玮挥挥手,“收拾吧,她不后悔就行。”

  没有一个女孩子不想要一场令人感动的告白,但他的告白刚刚开始,就被夏甜亲手结束了。

  她自己都不后悔,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夏甜没在意他这很怪异的话,辣手摧花,把房间里的花瓣和拉住都收起来装到一个废袋子里,抱着向日葵喊上夏夜和傅阎玮风风火火的跑路了。

  “坏了,别的房间里都有尘土,可刚刚我的房间被打扫过了,万一人家回来看出来就糟糕了。”

  别墅外面可是有监控的,万一人家回头去调监控发现他们进来过,岂不是又很麻烦了?

  她揉了揉脑壳,一阵阵发疼,“我知道你想给我告白,但选什么地方不行,非要选这里?”

  “这里是你家。”傅阎玮解释道。

  夏甜翻了一个白眼,是她家,但是她以前的家,意义深重可不能因此冒险呀!

  夏夜瘫躺在汽车后座上,没有插话的意思。

  “算了,你刚刚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现在说吧,说完了赶快回去休息,夏夜好像累了。”夏甜有些期待,傅阎玮想说什么她大概能猜到,什么深情告白暗恋许久!

  傅阎玮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放在她手心里。

  “这是什么?”夏甜捏着钥匙,不解的看着傅阎玮。

  傅阎玮指了指夏家锈迹斑斑的大门,“门上的钥匙,以后你就可以自由出入了。”

  “你疯了?”夏甜差点儿没跳起来,头撞在车顶,疼的龇牙咧嘴,“你还把人家钥匙偷出来了?随便出入又怎么样?这已经不是我们家了,我光明正大进去也是犯法的!”

  “姐,我的亲姐姐,这房子现在是你的了!”夏夜快被气蒙了,干脆就直说了。

  “有钥匙那也不是我们的呀,房产证上写的不是我们的名字,你们就算不学法律也应该知道私闯民宅吧?这是常识,你们……”夏甜 恨不得把学的法律知识搬出来给他们上一课。

  但傅阎玮随手甩出来一个房产证的本,“这上面就是你的名字。”

  夏甜:“……”

  莫名的看了夏夜一眼,接过房产证打开,夏家别墅落户在夏甜名下。

  “这……”夏甜动了动唇,心跳加速。

  “姐,这房子两年前被傅医生收购了,他特意保留了原状,甚至没有找人来打扫,就怕被别人碰了东西导致跟以前不一样了,现在他过户到你名下,算是给你的彩礼,身为你唯一的娘家人,这门婚事我答应了。”

  夏夜拍了拍夏甜的肩膀,“户口本我也给你拿来了,天一亮你们就去复婚。”

  又一个小红本本放在夏甜手里,两个本本加起来也没多重,却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你们……”她抬起头,“你们这是在挑战我的心脏吗?一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让我好好安静一下。”

  夏夜恨不得现在就天亮让他们去复婚,看到夏甜犹豫不免着急,还想说什么却被傅阎玮阻止了。

  “让她缓缓。”

  惊喜太多了,她情绪不稳定。

  良久,夏甜才恢复了平静,看向傅阎玮,“我是觉得,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做事情要负责,傅家的门槛高,我怕是……”

  “你嫁的是我,不是傅家。”傅阎玮打断她,“别拿这些门地之间来推脱,这辈子你都休想逃脱我的手掌心。”

  “我没想过逃,我的意思是傅家门槛高,我们可能要经历困难重重,我怕是会给你带来很大的麻烦,但就算我很麻烦,你也休想把我甩掉了。”夏甜越说声音越小。

本文标签:欧美GAY1069大粗吊

上一篇:摄政王又在欺负陛下了免费(傻子好大好胀痛下)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用手轻轻地按着茱萸:别墅里的私奴调教高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