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用手轻轻地按着茱萸:别墅里的私奴调教高H

2021-10-23 14:38:4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情况不怎么好啊,得给孩子的爸爸叫过来了。”刘半夏说道。

  “啊?真的是代理型孟乔森综合症吗?”刘依清吃惊的问道。

  “那倒不是,但是对于

“情况不怎么好啊,得给孩子的爸爸叫过来了。”刘半夏说道。

  “啊?真的是代理型孟乔森综合症吗?”刘依清吃惊的问道。

  “那倒不是,但是对于这个孩子妈妈来讲,问题也很严重。”刘半夏摇了摇头。

  “陈医生,我发现了一些问题。咱们俩碰一碰,你要是觉得也差不离,咱们就得找孩子爸爸了。”

  “发现了什么问题?”陈红阳也变得严肃起来。

  “你有没有对她的过往生活了解过呢?”刘半夏反问了一句。

  陈红阳摇了摇头。

  “她在以前曾经流过一次产。而且这个孩子又发生了早产,所以对她的精神来讲,也算是一个刺激源。”刘半夏说道。

  “这么说的话,倒是很符合代理型孟乔森综合症的诱发病因啊。”陈红阳说道。

  “别着急,我还没有说完呢。”刘半夏又接着说道。

  “我又跟她聊了聊,也是发现了她对孩子健康是非常关注的。在饮食上,照顾得很投入。在生活上,也都是在全面照顾。”

  “然后她无意中说了一点,引起了我的注意。她担心孩子晚上睡觉蹬被子,都会起来查看,都四岁了啊。”

  “刘老师,这不是很正常吗?”刘依清好奇的问道。

  “那要是再加一些条件呢?孩子是她自己在照顾,交给别人她肯定不放心。孩子现在有是四岁的年纪,你有啥想法?”刘半夏问道。

  刘依清皱了皱眉,好像自己应该是有想法的,但是这个想法是啥还有些拎不清。

  “你是说她一直都这么在意?”陈红阳追问了一句。

  刘半夏点了点头,“我理解的情况应该就是这样,所以现在的问题呢,我个人觉得已经很严重了。”

  “这个问题,还真有可能。”陈红阳也跟着眉头紧皱。

  “刘老师、陈老师,是代理型孟乔森综合症吗?”刘依清问道。

  “比那个的问题好像还要严重一些啊。”陈红阳说道。

  “你想一想,如果她一直这么用心的照顾孩子。每天晚上都要起来看孩子睡觉有没有蹬被子,你觉她的频率会有多高?”

  “那个……,应该是睡醒了就会看一下吧?呃……不对啊,天啊,那她每天都咋睡觉的?”刘依清总算是反应过来。

  如果妈妈过于在乎孩子,她这样过分的关心带来的查看频率就会非常高。甚至于都可以说,打个盹就会看一眼。

  而人呢,要想健康,是需要维持足够多的睡眠时间的。

  上次刘半夏接诊的一个小伙不就是有睡眠障碍嘛,还差点诊断为肢端肥大症。造成他的精神状态很差,都以为是抑郁症呢。

  这位妈妈虽然比那个患者的情况好一些,睡的时间段长一些,但是恐怕也不会特别长。而且这一坚持就是四年,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这就是我最担心的,她恐怕不是代理型孟乔森综合症,而是跟ptsd的状况有些像。”刘半夏说道。

  “ptsd的判断标准有很多,对于这方面我没有特别了解过。但是我觉得现在她最起码表现出了对孩子健康的过度关注和睡眠障碍,还伴有一定程度的心理苦恼。”

  “因为她流产过一个孩子,所以在她的心里对于这个孩子就格外的关注。孩子但凡有一点点的不舒服或是不正常的表现,在她的心中都会被无限放大。”

  “这应该就是她经常带孩子出入医院的根本原因,也许孩子是看着外边的什么事物过于入神,就被她理解为了癫痫发作。”

  “有可能是喝水呛到咳嗽了,就被她理解为上呼吸道感染,或是呼吸困难等等的病症,然后就会带孩子来医院。”

  “万幸这四年的就诊经历,应该没有给孩子服用太多药物。这个差不多也是我们区别她代理型孟乔森综合症和ptsd的一个判断依据吧,她的本能还是要照顾好孩子,不敢给乱吃药。”

  “反正我现在就是这样的一个判断,陈医生,到底要不要叫孩子的爸爸过来,还得你拿主意。但是我觉得跟代理型孟乔森综合症没啥关系,ptsd的可能更大。”

  陈红阳点了点头,现在他心中的判断也是如此,“我这就跟孩子的父亲联系,刘依清,拜托你个事情呗。”

  “啊?陈老师,您说。”刘依清赶忙说道。

  她可是没想到还会跟自己有关系呢。

  “现在的情况我跟刘主任的判断是一样的,你跟患者的共情能力很强,所以你现在跟孩子妈妈聊天去吧。”陈红阳说道。

  “可以聊有趣的事情、开心的事情,就是尽可能规避开孩子生病啊、照顾啊等等这类的话题。”

  “就是说你随便聊,想聊啥聊啥,尽可能不要说一些能够刺激到她的词汇,然后我们再看看她的精神状况是不是能够有所改善。”

  “要是可能的话,能让她睡一会也就更好了。她脸上的疲惫,不是照顾孩子的疲惫,而是长期没有休息好的疲惫。”

  “陈老师,那个啥,我去试试吧。”刘依清心虚的说道。

  “这样的活我没干过啊,刘老师其实应该蛮合适的。他啥都懂,啥活都能干,我就差很多。”

  “我是男人啊,本能的就会让她有一定程度的心里戒备。”刘半夏无奈的说道。

  “去吧,今天已经王炸了一把,没准你还能来个王炸呢。加油,你行的,你肯定行,你是刘依清啊。”

  刘依清咧了咧嘴,屁颠颠的跑了过去。

  其实她的心里边确实也很心疼这位孩子妈妈,得亏没有当成代理型孟乔森综合症来处理,这个跟ptsd可是两码事。

  要是真的当成代理型孟乔森综合症来处理的话,这一下的刺激肯定会更大,搞不好会刺激出别的精神类病症啥的。

  “我就说找你准没错,真的是太危险了。”陈红阳到边上打完电话后说道。

  “你也别夸我,虽然说她的情况表现的跟那些战场上下来的不一样,但是我觉得现在也是蛮严重了。”刘半夏说道。

  “而且她这种情况,我觉得应该会有一个很长的恢复期,你觉得是推荐咱们医院的精神科还是外边的?”

  “外边的吧,就你认识的那个,给你看病的就挺不错。”陈红阳说道。

  “纠正一下,我那不是去看病,我那是做心理辅导。”刘半夏一本正经的说道。

  “都一样的,不管是啥吧,反正有效果就行呗。”陈红阳笑着说道。

  “虽然外边的收费啥的可能会高一些,但是他们在时间上的弹性空间比较大。而且对于她现在的情况来讲,直接去医院的精神科,我觉得也是一种刺激啊。”

  “你能不能想个辙,到时候安排一下,管是弄个偶遇还是啥的呢。先让那位医生帮忙给判断一下,毕竟咱俩都不是这方面的医生啊。”

  “有道理,咱们俩都是半瓶子晃悠,我先去打个电话,咱们先跟她了解一下。”刘半夏点了点头。

  刘半夏到边上去打电话,陈红阳就远远望了一眼聊天的刘依清和孩子妈妈。

  他现在的感觉,就是找对人了。不管是刘半夏还是刘依清,他都找对了。

  刘半夏帮忙细致观察,发现了被自己忽略的情况。从来都没有想过去了解孩子妈妈的过去,只是专注在孩子经常住院和孩子的病情上。

  刘依清呢?现在也不知道跟孩子妈妈聊的是啥,反正就是有说有笑的,这就是刘依清特别的地方。

  你可以说她性子软,但是患者就很容易的能够接受她。换成别人如果耐心做工作的话,可能会行,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快。

  这就是天赋,也是本事,并不是说你努力了就可以的。

  而且也是因为刘半夏发现了她的这个情况,平时也注意培养,才有了现在这样的效果。

  对于刘半夏他也是真的很佩服了,因材施教绝对不是说说的那么简单,而是在培养六小只的过程中,真正的关注到了每一个人。

  他们的培养方向也都是在随时调整,毕竟开始的时候发展方向比较宽泛,得慢慢寻找他们所擅长的。

  以后的刘半夏肯定会非常省心,因为他手底下有着强大的六小只啊。要是将来他能够再带出来一批小儿普外科方面的人来,那就更了不得了。

  “琢磨啥呢?我跟朋友问完了,差不多应该就是ptsd了,毕竟ptsd的表现情况也是多种多样的,她也需要亲自谈一下、观察一下。”刘半夏走了回来。

  “没想啥,那就等她的丈夫过来了,然后咱们再好好的跟他丈夫解释一下吧。毕竟ptsd在很多人的心中都觉得是很恐怖的一个病症,其实也不完全是。”陈红阳说道。

  “行,反正我这两天都没什么事情。属于我的缓冲期,过几天金水区医院的合作协议就该正式启动了,那时候才是真的忙。”刘半夏点了点头。

  他倒是不知道陈红阳刚刚心中感慨了这么多,反正就算是知道了也不在乎。自己已经参与了,那就做得彻底一些呗。

“咋样?吃饭去?”

 文学


  王超问道。

  “还得等等,你们先去吧,今天我第二轮,还得等个患者家属呢。”刘半夏说道。

  “那行。给刘依清加菜不?这么大的贡献呢。”王超说道。

  刘半夏很无奈,这就是趁火打劫。但是刘依清今天的功劳是大大的,也必须得给奖励。所以呢,饭卡贡献出来呗。

  “刘主任、刘主任,现在不忙了?”

  这时候今天提到的那个小伙子跑了过来。

  “不忙了,你咋过来了?”刘半夏笑着问道。

  “明哲今天出院啊,也算是大喜事,我过来帮忙活一下。”小伙子笑着说道。

  “他那个病不是多大的事,这段时间调整的也可以了。”刘半夏说道。

  “他们家其实还想在这里再多住几天的,不过也没那个必要。剩下的就是在家里吃药控制就好了,慢慢的也都会好起来。”

  “刘主任,我是真的服了,还是第一次看到到手的钱都不赚的医院。”小伙子感慨的说道。

  “这个啊,还真不是有钱不赚,而是为了避免以后出现麻烦。”刘半夏说道。

  “指标合格了,我们就会给下出院通知,他这个其实都已经多住了三天。患者有病的时候,家里边的条件好,也是真不怕花钱。”

  “但是呢,等病症消退以后,难免就会合计一下,这个钱到底花得冤枉不冤枉。我相信很多人到医院检查完,都会有这样的感觉。”

  “但是他们就忘了一点,你在家的时候只能是猜你可能是什么病,到医院确实是花钱了,做了相应的检查。这些检查呢,就能够帮你确定是什么病。”

  “就像你的这位小伙伴,他现在的病症其实就是很简单的甲减啊,该调整的调整、该补的补。现在虽然还有一些睡眠的问题,但是那个在家也没事,不会对他的生活造成影响。”

  “VIP病房一天的费用就多少呢,到时候外边一听好家伙,一个甲减就住了那么久的VIP,这家医院太坑人。”

  “慢慢的,我们医院的口碑就完了。咱们赚钱的法子有很多,患者有的事,口碑出来了,钱还不是随便的赚。”

  “其实也是类似于做买卖,回头你跟朋友一说。二院急救中心你想多住院都不让你多住,别人一听是啥感觉?”

  小伙子竖起了大拇指,“刘主任,就您这个想法,别说当医生了,就算是做买卖我也会是你的老主顾。”

  “哈哈,现在就别当我的老主顾了,平时朋友聚会的时候帮我们多宣传一下就比啥都强。”刘半夏说道。

  “对了,你跟你女朋友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别怪我好奇啊,毕竟是我诊断出来的,也得打听打听。”

  “我们俩基本上没啥影响了,咋说呢,就好像脑子里有个开关。当时这个开关就是关闭的,所以想法就有些偏激。”小伙子想了一下后说道。

  “这个开关现在一下子打开了,有时候我们俩唠嗑都觉得以前的想法太可笑。不过我们俩也不觉得那时候有啥丢人的,田医生说自信一些,总归没有差。”

  刘半夏笑着点了点头,“这一点很好,心思强大了,就能够面对很多的问题。行了,你们也该办完手续了,看样子今天中午还得庆祝一下呗?”

  “嗯呐,在他家里吃,好歹也是出院了。”小伙子笑着说道。

  “多吃菜、少喝酒,酒这个东西真的不咋好。”刘半夏提醒了一句。

  “我现在都不喝白酒了,顶多是喝点啤酒。嘿嘿,也在打算要孩子呢。刘主任,不打扰您了,我先撤。”小伙子说道。

  那位患者和家人也都走了出来,刘半夏对着他们招了招手,这就不用过来打招呼了,又不能欢迎下次再来。

  “刘老师,陈老师说让您忙完了过去他办公室一趟。”崔佳跑过来说道。

  “好,要是没啥事跟我溜达一圈吧。”刘半夏随口说道。

  “好的。”

  崔佳喜滋滋的应了一句。

  虽然不知道刘半夏为啥要带着她晃悠,但是她就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

  “刘主任,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军军的父亲,这位是我们的刘主任。”

  刚刚走进儿科的办公室,陈红阳就介绍起来。

  “刘主任您好,是不是军军的情况很复杂啊?”孩子的父亲问道。

  “是啊,都已经诊断这么长时间了,也观察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有说出啥问题来啊。”孩子的妈妈也开口了。

  “还是让我们刘主任把情况说一下吧,军军的问题不大。”陈红阳笑着说道。

  刘半夏这就很无奈了,合着陈红阳一点都没有透露啊。

  然后两口子的目光就看向了刘半夏。

  “军军的问题啊,多少有些复杂。”刘半夏稍稍考虑了一下说道。

  “通过我们目前的检查来看,也许军军以前的身体差一些,但是现在的他基本上恢复正常了。”

  “真的?那今天是咋回事啊?”孩子母亲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不着急,听我慢慢说。”刘半夏笑着摆了摆手。

  “人的身体是很强大的,当初孩子早产,身体受到了一些影响。不过在这些年你们悉心照料的情况下,他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健康。”

  “但是就算是咱们,偶尔也会打个喷嚏、咳嗽一下啥的,这都是避免不了的。我们的身体也能够自己搞定,其实是完全不用来医院的。”

  孩子到父亲皱了皱眉,察觉到了什么。

  孩子的母亲呢,有些谨慎的看了刘半夏和陈红阳一眼。

  “是不是听我这个话说得有些不对劲?”刘半夏又接着说道。

  “确实有些不对劲啊,我们调阅了一些就诊记录,发现军军过来诊断的时候症状都不是很严重。”

  “所以我们就得把军军的问题放大一下,是不是咱们过于关注军军的健康,所以就把很多不必要的小状况给当成了必须要处理的大状况来对待。”

  “当然了,在这一点上我觉得还是要给你们表扬的。很多人是太不把病症当一回事了,然后就搞大发了。”

  “刘主任,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孩子的爸爸皱眉问道。

  “也就是说军军现在身体是正常的,前边有很多次到医院的检查都是没有太大必要的。”刘半夏说道。

  他觉得还是选择柔和一些的说法比较好,要是太直接了,怕孩子爸爸受不了,也怕孩子妈妈无法承受。

  “刘主任,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孩子爸爸说道。

  “要是换一个直接的说法呢,就是你们过于在意军军了。然后就把一些小小的状况给无限放大,所以就带着军军来医院检查。”刘半夏说道。

  “而每次检查呢,或多或少都会给一些药物。包括以前在我们这里来的时候,也会为了呼吸顺畅做一些雾化啥的。”

  “我想你们家里还会有一些控制癫痫的药物,虽然是儿童版,比较柔和的那种,但是长期服用,包括雾化,对于孩子到身体也是会有一些影响的。”

  “你看,我就说没必要总是带军军来医院,你偏偏就不停。”孩子的父亲吼了一嗓子。

  孩子的母亲现在的表情有些木然,好像无法接受现在的情况。

  刘半夏却是皱了皱眉,“吼什么吼?挺大个老爷们,吼媳妇算啥本事啊?还想不想治病了?”

  “治啥治?军军都没有病治啥?”孩子的父亲回怼了一句。

  刘半夏乐了,“咋地,孩子是你的亲孩子,老婆就不是你的亲老婆了啊?”

  听到刘半夏的话,孩子的父亲明显有些气愤,这是挑衅啊?不过想想这里是医院,还是按捺住了性子。

  “哎……,其实啊,咱们往往都会有些大男子主义。”刘半夏叹了口气。

  “跟大姐聊天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也是当爸爸的人,家里两个宝宝。可不是一大一小,而是双胞胎,可谓是全家总动员啊,全部的人都为这俩小的服务,狗子们都上战场了。”

  “这么说吧,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在军军的成长过程中,你给军军换过几次尿不湿?要是再加一个问题的话,你夜里有没有起夜照看过军军?”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哪怕还有一个附加的小问题,但是军军的父亲却有些回答不上来。

  “那我得赚钱啊,现在就我一个人上班。还得还房贷,还得给军军买营养品,家里边还得生活,每年往你们医院花的钱都有好多呢。”

  沉默了一会儿后孩子的父亲开口了。

  “要是她不这样经常带军军来医院,我们家的日子也不至于过得现在这么紧吧啊。就我那辆车多少年前就想换了,到现在不也是没换嘛。”

  刘半夏点了点头,“其实你自己也知道,这么想是不对的,所以你说这些话的时候底气都不是很足。”

  “咱们都是当爸爸的人,包括陈医生也是如此。咱们的工作都很忙,这又有了共同点。但是吧,有时候啊,我们真的忽略了身边人。”

  “大男子主义要不得,不能因为我们赚钱了,就觉得在这个家里是很牛叉的一个人。是不是现在也有了这样的感触?”

  这一次军军的父亲没有说话,军军的母亲就在边上抹眼泪。

本文标签:用手轻轻地按着茱萸

上一篇:欧美GAY1069大粗吊:你是不是好久没有被C了

下一篇:看了让人起反应的文章:小东西欠弄了是不是文章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