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把奶头含进去小说H:被两根粗大前后共享娇妻

2021-10-23 14:44:4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残余药力还在发挥作用,通过血液进一步扩到周身,慢慢地滋润着身体,之前那种冰冷的感觉也逐渐消失。

  柳丝思明显地感觉到昊帅体温的变化,以为是自己的做法带来了效果。

  

残余药力还在发挥作用,通过血液进一步扩到周身,慢慢地滋润着身体,之前那种冰冷的感觉也逐渐消失。

  柳丝思明显地感觉到昊帅体温的变化,以为是自己的做法带来了效果。

  顾不得气闷胸堵,她扯了扯被子,将两人盖得更加的严实。

  同时把昊帅抱得更紧,恨不得将她一身的热量,顷刻间转移到昊帅身上,化去他那冰冷的体感。

  渐渐地,迷糊的昊帅再次躁动起来。

  被子的热捂,柳丝思体温的刺激,更重要的是残余药效的作用,使得昊帅的体温迅速回升。

  尽管汤药的绝大部分药效,已经被转化成元气的形态,但剩下的些许药性也不可忽略。

  那可是百年东北野山参,陈年血灵芝等十几种天材海宝熬制而成大补药,滋阴补阳的效果绝对是杠杠的。

  这一点,昊帅之前完全没有想到。

  “哼!”

  不经意间,昊帅一个闷哼,感觉到身体就要沸腾起来,心里好似有团火在剧烈燃烧,燥热难耐。

  此时,柳丝思也是热得香汗淋漓、呼吸急促。

  昊帅燥热的身躯,以及他那不安分的手脚,更是闹得她娇喘连连,阵阵异样的舒服感又使她意乱情迷。

  “嗯!”

  沉吟一声,失去了理智的昊帅,突然像没有思考能力的野兽般,一个翻身,就爬到了小美人的身上。

  “啊……”

  昊帅的吓人举动,使得柳丝思的脸色瞬间惨白起来。

  “昊帅,你怎么了?”

  柳丝思死死地按住昊帅不安分的双手,心里惊慌失措,想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可是,小美人的尖叫,牵扯着昊帅昊帅的神经,心头那股强烈的意动更加难以压制。

  一边挣扎,一边微微地睁开迷糊的双眼,看了看身下的小美人。

  潜意识里,昊帅也知道这样绝对不可以,不能不明不白地要了柳丝思,毁了她一世的清白。

  但此时,他体内的邪火宛如疯魔般,支配着他的动作,双手继续地在小美人身上使劲探索。

  “啊!昊帅,求你不要这样!”

  看着两眼冒火的昊帅,柳丝思知道就要大事不妙,本能地抬手想要推开昊帅。

  但昊帅昏迷刚醒,那一丝潜意识的理智,哪能战胜体内熊熊燃烧的邪火,不待柳丝思挣脱,就一把按住她的肩膀,把头低了下去。

  “啊!”

  柳丝思惊呼连连,胸前一阵吃疼,眼泪都急得流了出来。

  在她眼里,昊帅此时哪像是之前那俊逸帅气、才艺超绝的小神医,简直就像一只饿狼,扑到自己怀里,下一刻就要把自己吃得一干二净似的。

  昊帅顾不得那么多,趁着柳丝思恍惚的瞬间,一把抓住她的睡衣,用上力气拼命一扯。

  哧啦一声,睡衣瞬间被昊帅扯成碎片。

  感觉到娇躯的阵阵清凉,小美人更加的惊慌失措,用手护在身前,不给昊帅进一步肆虐,同时梨花带雨地祈求道:“昊帅!昊帅!你清醒清醒!”

  但昊帅没有任何的回应,也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而是毫无怜悯地继续攻城拔寨。

  很快,柳丝思从挣扎之中停了下来,哪怕她再傻再慌乱,此时也看出了昊帅的不正常。

  “若要我出手救人,超负荷的脑力和体力输出,会要了我半条命的。”

  “更严重一点,这辈子我可能会因此而变成傻子、白痴,我也是人,所以我也会害怕,害怕自己救人之后,自己最终会变成一个傻子。”

  “这下,你还要我救吗?”

  ……

  看着昊帅异常的行为,柳丝思不经意间想到他之前跟她说过的话,心里不免咯噔几下。

  难道这就是醒过来的昊帅么?

  难道昊帅真的是傻了吗?

  柳丝思脑海一片空白,她忘记了挣扎,任由昊帅野蛮的动作在自己身上疯狂肆虐。

  她后悔!

  她愧疚!

  更是彷徨!

  “昊帅,对不起!”

  恍惚过后,柳丝思捧着昊帅的头,梨花带雨的清纯俏脸上,满是坚定的神色:“你救了我爸,这辈子都是我的恩人,向你承诺过的事,我业绝不食言。”

  “从今往后,不管你是傻是癫,我始终都会陪伴着你,照顾好你,哪怕粉身碎骨,我也绝不后悔!”

  “现在你需要我,那我就了给你,成为你真正的女人!”

  坚定了信念,柳丝思不再去挣扎,也不再恐慌,更不去纠结,有的只是一脸的怜惜,数不尽的温柔。

  之后,她还抬起素手,纤细的巧指顺着昊帅的手腕一路往上滑去,绕过胳膊最后来到昊帅宽阔的胸膛,轻轻地为他……

  柳丝思的动作很轻柔,疯狂着魔了的昊帅,此时似乎懂事了一般,竟然安定了下来,很有耐心地配合着柳丝思的动作。

  很快,两人已是坦然相对。

  柳丝思闭着美眸,咬着牙,用手紧紧地抓住床单,等待着昊帅下一步的疯狂。

  就在这时,昊帅胸前残缺的阴阳鱼吊坠,突然“嗡”地颤动了一下,紧接着,昊帅体内残余的能量,开始疯狂地涌入吊坠之内,消失不见。

  而昊帅,心中那无法抑制的悸动,也在瞬间泯灭了。

  缓缓地,他两眼闭合起来,趴在美人身上再度安静下来。

  怎么回事?

  许久之后,柳丝思等来的,却是夜里格外的安静。

  睁开美眸一看,好家伙,之前还虎狼般地昊帅,此时正趴在自己身上,两眼紧闭,没有了任何的动静。

  不会又出了什么问题吧?

  柳丝思心中一紧,重新弄好昊帅的睡姿,再用手指在他的鼻孔前探了探,发现他呼吸均匀,心才是心安不少。

  真是吓死姐姐了!

  柳丝思拍了拍心口,虽然不是医生,但看着此时安静祥和的昊帅,也知道他多半不会有太大的意外。

  同时,她也有点庆幸,作为女生,自己最重要的初夜,今晚算是保住了。

  虽说此生已认定了昊帅,但她也向往美好,希望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应是在最浪漫的时刻,交付给最喜欢的人,而不是稀里糊涂地被夺了去。

  心神渐定,困意也随之袭来。

  柳丝思看了看身边被撕成碎片的睡衣,知道今晚也只能酱紫了。

  揉了揉眼睛,她躺了下来,肌肤紧贴地把昊帅护在怀里,也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次日,天微微亮。

 文学


  迷糊之中,昊帅感觉怀里蜷缩着一团酥软的东西。

  温暖柔和,馨香扑鼻。

  睁开眼睛一看,昊帅整个人瞬间傻楞了,两个人香艳的画面,让他脑海更是一片空白。

  这是怎么回事?

  柳丝思怎么睡到自己怀里来了?

  两人身上的睡衣呢?都跑去哪了?

  更要命的是,他的手,此时正放在不该放的地方。

  温软,滑腻。

  真的要命了!

  昊帅想松开手来,可是又很是舍不得,那手感……

  “噗嗤!”

  这时,柳丝思在怀里拱了拱,些许散乱的发丝,撩过昊帅的鼻腔,有些发痒,忍不住地打了个喷嚏。

  不出意外,柳丝思被惊醒了,睁开双眸,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昊帅那瞪得铜铃般大的眼睛。

  “丝思,我……我……”

  四目对视,昊帅变得很紧张,生怕柳丝思误会,是自己强行把她掳到床上来了。

  然而,酥软得就要化成一团水的小美人,却是惊喜万分道:“昊帅,你醒啦!”

  太好了,闹腾了一个晚上,昊帅终于醒了过来,还跟自己说话了,那铁定是没事了。

  这一刻,她感觉一切真是那么的美好。

  爸爸的救命恩人,也值得她如此挂怀。

  就在昨晚,她决定向昊帅献身时,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即使昊帅真的变傻了,她也会守护一生不离不弃。

  可内心里,却又极其渴望昊帅一切正常,然后郎才女貌、龙凤相配,才是最美好的结局。

  现在,终是天随人愿,情绪的大起大落,又让她两眼朦胧。

  “丝思……我……我们怎么会这样?”

  病房里,晨曦的光线柔和而迷离,两人如此肌肤紧贴地依偎,让气氛变得无比的温馨。

  昊帅实在想不通,昨晚两个人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如此这般地躺在床上,亲密无间。

  “昊帅,真是担心死我了,你没事就好!”

  看着一脸疑惑的昊帅,柳丝思也确定他一切安然无恙,情动之处,她抬起双手揽过昊帅的脖子,紧紧把他搂住。

  沃草了!

  这么主动?

  感受着美人的馨香,昊帅的小腹,瞬间腾起一股难以抑制的邪火。

  难道昨晚,自己被逆推了?

  不然,怎么会有现在这般画面。

  难搞了,昊帅心中此时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

  这样的事情,以后该怎么向姐姐交代?

  还有丝思,以后该以什么样的身份跟她相处?

  这时,小美人低声呢喃间,把昨晚夜里的事情,给昊帅讲了一遍。

  昊帅终于明了。

  为了救治柳正弘,自己昏迷是必然的事,柳丝思给自己喂药,也是情有可原,后来帮自己擦洗身子算是出于感恩。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夜里会有那般反应。

  难道是补过头了?

  可汤药还是一样的汤药,以前喝了没事,可这回怎么就闹出那么大的事端?

  再说柳丝思,心系着自己的状况,竟那么果敢地付出行动,甚至在自己强行掳掠时,她也没有反抗。

  这妞,心地不是一般的善良!

  “丝思,对不起!”

  昊帅的脸色有些惨白,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看着被扯成碎片的睡衣,不难想象,自己昨晚有多么的疯狂。

  虽然不知什么原因,自己对柳丝思的掳掠,半途噶然熄火了,最终没有成功夺走她的少女之身。

  但不管怎么说,强迫一个少女,特别是丝思这样身体和心灵都那么完整的女生,始终都是难以弥补的错误。

  昊帅心中懊悔,早知昨晚就交待清楚,不要让人靠近服下补药后的自己,特别是柳丝思这样的清纯美眉。

  “昊帅,你一直在昏迷,我知道昨晚并不是你的本意,我只是想知道,你刚才到底怎么了?”

  柳丝思哪能不知道,昊帅昨晚对自己那般狂虐,是他神智不清下做出的疯狂行为。

  “对……不起!”

  昊帅苦思一下,自责地说道:“我也不知怎么了,可能是药力过猛,我消化不了那么多,只有通过发泄才能解决问题。”

  没有头绪,昊帅只能找了这么个理由。

  看着昊帅自责的眼神,柳丝思心里暖暖的,没有一丝恼意,反而是满脸柔情地看着昊帅:“我明白了,昊帅,我不怪你!”

  “你刚开始强迫我的时候,我是很怕,可我也曾说过,你救了我爸爸,以后我就是你的女人,所以我很快想通了。”

  “可就在我准备给你献出自己的所有时,你又昏过去了,不过这样也好,我们可以先谈一场恋爱,确定了关系,那时我再给了你,才是真正的美好。”

  柳丝思的话,让昊帅瞬间懵了!

  这算是表白吗?

  偶滴个天!

  就因为救了她父亲,就因为曾经的一句话,这妞就向自己许定了终生。

  要不要这么儿戏?

  而且,一个跟男生说话都害羞的女生,就这么对自己倾吐了她的情愫,太直接了!

  女生那该有的矜持呢?

  都给狗吃了吗?

  “丝思,我……”

  昊帅心里万分纠结。

  柳丝思是长得漂亮,清纯,俏丽,可人,是个男生都会对她有好感。

  昊帅也不否认,此生能得柳丝思这样的佳人相伴相随,那是求之不来的福气。

  可问题是,昊帅却最难消受美人恩。

  家里,已经有了对自己芳心暗许的姐姐,远在日不落,还有对自己一往情深的妮娜。

  如果接受了柳丝思的爱意,那姐姐和妮娜她们又该怎么办?

  嗯!还有晴姐,也跟自己暧昧不清,还有师父定下的那些姻亲……

  这些若都坦然接受,那岂不是真如臭老道说的那样,自己成种马了?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听起来貌似不错。

  可后宫大了,也管不过来啊!

  万一哪天后院起火了,或是那谁耐不住寂寞,红杏出墙了,那就悲剧了。

  想着想着,昊帅不免头疼起来,叹气道:“丝思,救你爸爸是出于我的意愿,不需要你回报我什么,你的那些话,也不需要当真!”

  “再说感恩不等于感情,冒然相许,说不定换来的并不是你想要的结果,那样的话,到时你想后悔都来不及了。”

本文标签:把奶头含进去小说H

上一篇:看了让人起反应的文章:小东西欠弄了是不是文章

下一篇:日本被黑人强伦姧人妻完整版:国师被皇上上朝带玉势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