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好大好硬好爽快点我要:玩弄放荡少妇200短篇

2021-10-23 14:57:4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才一泡的工夫,徐皓峰罕见地找上门。

  “咦,你不跟着《道士下山》剧组路演?”

  “甭提了,烂!”

  一瞧徐皓峰脸色,就知道有多烂,连他这个原著作者,都

才一泡的工夫,徐皓峰罕见地找上门。

  “咦,你不跟着《道士下山》剧组路演?”

  “甭提了,烂!”

  一瞧徐皓峰脸色,就知道有多烂,连他这个原著作者,都无话可说,可想而知。

  《霸王别姬》的编辑芦伟,就说陈大诗人根本不懂剧情片的结构,没有受过训练,所以故事逻辑稀碎。

  叶秦斟茶,递上一杯汤色通透的清茶,打趣道:“你那个猿击术,真就日练月练基佬双修?”

  “怎么可能,我在书里根本没提怎么修炼!”

  徐皓峰满脑子一想到“猿击术”视觉呈现像漫威的“快银”,气得把茶杯放下。

  “猿击术是一种刺杀的技艺,有本武书就是这个名儿,是把身体反应练到猿的速度。在古代,白猿是刺客和剑客的化身。”

  “’少年学剑术,凌轹白猿公‘,李白诗里就这么写。”

  他喝口茶,叹气道:“我的,还得我自己来拍吧,王墨镜、陈凯哥,两个大佬都不靠谱。”

  叶秦憋住笑,卧槽,《霸王别姬》以后的陈大诗人哪里靠谱过,飘到哪里去。

  《梅兰芳》算是更浅显的《霸王别姬》续作,梅家人根本不认!

  《赵氏孤儿》更没劲儿,好好一出灭门惨案男主逆袭复仇的爽剧,变成无病呻吟。

  拍电影的本事没有,倒是借电影预言的本领,牛皮格拉斯。

  《无极》预言谢张分手,“你们谁想看看我下一件衣服……”

  《道士下山》,师父被最亲近的两个人,老婆跟弟弟谋害,不就是宝强哥的经历吗!

  好家伙,电影大师没了,电影神棍来了。

  “不过我的电影,主流院线根本不卖面子,《师父》要不是有蒋娘娘、廖范,还有你的叶光纪背书,就不给排片。”

  “正常,院线电影是商品,艺术电影不适合放到大众娱乐场所。你看《路边野餐》,我干脆当网络大电影首映。”

  叶秦翘起嘴唇:“版权加付费订阅,制作成本都收回来了。”

  “希望这部不会赔,不然我都没脸再见你。”

  茶是苦的,徐皓峰的嘴也是苦的,苦上加苦加苦,苦水满满。

  “还行,你赔的不多。”

  叶秦看过杨曼递来的上半年自制片成绩,光《重返二十岁》、《何以笙箫默》,两部电影扣掉成本,就净挣2亿。

  他语气轻松道:“当初大哥投资《阮玲玉》,赔了3000万港币,他一部戏的片酬都丢进去了。”

  “大哥还投文艺片?”徐皓峰惊讶不已。

  “何止投资,他还当过监制,当时香江电影环境,票房高始终矮拿奖的一头。”

  叶秦想想也发笑,特别是《胭脂扣》。

  程龙投资兼监制,试片时无聊得看睡着,醒过来非要亲手微操,趁关锦鹏不在,重新剪片子,还要梅艳方补一些镜头。

  让如花变的法力高强,飞天遁地,再增加一些群众被如花吓到从电车跳出来的特技镜头……

  还有,变身戏,梅艳方变程龙,想想大哥的春丽,卧槽,人鬼情未了,直接变灵异动作鬼片!

  “不过放心,我不会插手艺术导演的创作。”

  叶秦虚点了点电脑屏幕,“趁着10号前动身去泰国,我打算在这份报告里,也想想艺术电影的出路。”

  “华夏市场,既要有商业片,也少不了艺术电影,我跟香江的王京是一个想法。”

  ……………

  香江,凤凰卫视采访录播室。

  《锵锵三人行》在采访过叶秦之后,仿佛掌握了收视密码,但凡邀请的节目嘉宾,都要问有关“叶秦”的问题。

  这期,王京做客。

  “《寻龙诀》,12天就轰下20.4亿,第一部票房破20亿的国产电影,真的太厉害,时光网、猫眼都预估会锁定在28到30亿左右。”

  窦文滔对叶秦本来就欣赏,更何况他还介绍资源给红颜知己俞飞虹,一演就有金像影后,可不死命地“舔”。

  “不只,这还是叶秦,还有官方泼冷水,不希望粉丝过度刷票,叫什么,小刷怡情,大刷伤钱。”

  孟广梅接话:“王导,你是怎么看《寻龙诀》,或者说看叶秦的?”

  “叶秦,他是我这辈子从影以来见过的异数。”

  王京感慨万千:“这个年轻人真了不得,拍电影,一般要么高票房,要么拿大奖,他不一样,他全都要!”

  “真的是很少见的那种,发的过周闰发,红的过黎名,演技方面,是周星池以后我见过最厉害的演员,《失孤》,跟刘天王的对手戏,简直跟当年《整蛊专家》、《赌侠》一样,但他比周星池聪明,他懂的一边收,一边让。”

  ”我真的很想跟他合作一次,香江演员无人能出其右,他真的是我们华语电影最恐怖的后浪,都把我们都拍在沙滩上。”

  “我觉得他都不是后浪,是海啸,是龙卷风,太残暴了。”

  窦文滔发笑道:“陈凯哥我们都知道,《霸王别姬》,华语电影的一座里程碑,但这位大导导演的《道士下山》,撞上叶秦,2天票房只有3000万,这里面可是巨星云集!”

  “是啊,前浪直接连沙滩都给海啸淹了。”

  王京附和一句,心里嘀咕,到底是采访我,还是采访叶秦呢?

  好在窦文滔稳稳地把控节目节奏,他问道:“说到陈凯哥,就有网友提问,很想知道为什么您跟陈凯哥的导演水平,总是忽高忽低,忽上忽下?”

  “没有吧。”王京摊摊手。

  “他们还说你是香江陈凯哥,因为你们都在好片和烂片之间反复横跳。”

  “不,我跟他太不一样。”

  “哪儿不一样?”

  王京调侃道:“我是个电影商人,他自以为是艺术家。

  我是明知道会是烂片,但还是那么拍,他是想拍好片,却拍成烂片。

  我是一部好一部坏,据我所知,他是一部接一部坏,我觉得我这个烂片之王,要给他。”

  窦文滔脸色一变,看向现场导演,递了个眼色,这段必须掐掉。

  不然,依陈凯哥的小心眼……

  而王京也看出端倪,轻飘飘地来一句:“我觉得影迷观众,自有答案。”

  ………………

  暑期酷热,电影市场火热。

  又过几天,《道士下山》终于苦苦支撑了一周,排片被砍,票房惨淡,只有1.7个亿,投资方赔得血本无归。

  陈凯哥好不容易靠《搜索》回升的口碑,再一次崩得天崩地裂,豆瓣、贴吧、天涯、猫眼全在群嘲。

  时光网,给出5.5分。

  靠字节跳动编写算法做出的导演、演员价值榜,陈凯哥、郭舞王、王保强等一票的主演主创,【商业价值】这一栏,直接是下降箭头。

  排名下跌,时光网给出的【片酬参考区间】,黑泽志玲已经从《刺陵》的400万,一路下滑到200万,末尾还打上【票房毒药】的标签。

  叶秦在《声明书》里推出的责任制、评级制……正在付诸行动。

  陈凯哥的导演排名,直接跌出前十。

  评论区底下留言:

  “好莱坞顶级团队来帮华语电影过工业关,结果就这水平?”

  “再怒刷一波《寻龙诀》,给自认为真正的华夏电影工业化贡献一份力。”

  “陈凯哥真就一部《霸王别姬》吃一辈子?”

  “陈凯哥导演就像一个学贯中西的大厨,希望在一道菜里烹遍天下美食,倒不如来一个《道士下山》系列三部曲,续集片名我都想好了,下有了,还有上中,分别是《尼姑上bed》以及大结局《师太 zhong出》。”

  “《无极》五年后我没看懂,十年后我看懂了,合着《无极》不是我最烂的作品,我拍个更烂的《道士下山》给你们看!”

  “跟《寻龙诀》比,《道士下山》配吗?”

  “………”

  陈凯哥望着空空荡荡的路演影厅,来的观众屈指可数,脸都变绿了。

  端着文人气度,窝火但不发泄,强颜欢笑说:“非常谢谢你们能来观看《道士下山》,能不去看《寻龙诀》,坚持坐在这里,这在浮躁的电影环境,难能可贵。”

  “我们是被网上的视频吸引的。”一个女孩回道。

  “喔,什么视频?”陈凯哥笑眯眯道。

  女孩笑嘻嘻道,“《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续集,《一只荷叶鸡引发的血案》,可搞笑了!”

  陈凯哥怒气值直接拉满,肺都要气炸。

  卧槽,还来?

  哪个不开眼的敢恶搞我!

  陈虹赶紧强话说:“你知道视频出自哪个网站吗?”

  女孩道:“B站啊,恶搞剪辑、搞笑解说,当然B站做的最好。”

  “B站是什么网站?”

  陈凯哥拉下脸,“不管这个,这个网站是谁的,视频又是谁的,马上发律师函要求把视频删掉。”

  “B站,emm,好像最大的股东是叶秦。”陈虹喃喃道。

  陈凯哥瞪大眼睛,好小子,电影切磋,咱们点到为止,你竟然搞偷袭?

  你不讲武德!

  “那就让他发声明,网站、视频创作者都要道歉,包括他自己,监管不严!”

  陈虹苦笑连连:“先不要管叶秦道不道歉,道教界因为《道士下山》诋毁道士形象,严明要你公开道歉,而且要求电影下映!”

  “什么?!”

  陈凯哥:Σ(`д′*ノ)ノ

  “让我道歉?”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京圈,尤其是北影系、文艺系的人脉。

“陈老师,您喝茶。”

 文学


  陈凯哥路演干脆都不弄,当天的航班飞回燕京,杀到电影局告状。

  他一手接过综办主任递来的茶,疑惑道:“章局办公室里有人?”

  “对,进去半个小时。”综办主任说道。

  “谁啊?”

  陈凯哥挑挑眉。“能不能行个方便,敲个门跟章局说说,我有重要事找他?”

  “恐怕不行,他也是重要的客人。”

  综办主任顶了回去,“就是叶秦,叶老板。”

  陈凯哥一怔,端着茶杯纹丝不动。

  恍恍惚惚才意识到,别看叶秦岁数小资历浅,荣誉成绩,早就并肩乃至超越。

  自个戛纳金棕榈,是京圈大佬,第五代扛把子,可他也是奥斯卡影帝提名、金球戛纳博林国际仨影帝,同样是西北圈扛把子!

  虽非许巨佬完全体,但有一半的水准。

  已经没有资格在叶秦面前说,你从实力的角度出发说话,况且,叶秦不但是山头,还是资本爸爸。

  嘚,插队是不可能插队!

  陈凯哥憋屈地静坐着,眼神不住地瞟向章宏森办公室的方向。

  门,紧锁着。

  “你这个计划,有点宏大,又是导演编剧演员人才计划,又是导演转向制片人中心制、制作流程标准化……到时候,我会放班子上议议。”

  章宏森把视线从《华语电影工业5年计划》挪开,转向另一份《主旋律电影商业化》的文件。

  叶秦露出一个“果然”的神情。

  来之前,侯鸿良已经把章宏森的老底都扒出来,他们之前都是山影,章是侯的老领导,俩人合作过《未被审判》。

  一部讲华夏的战争受害者对日索赔诉讼的电视纪录片。

  “鸿良有没有跟你提起过,别人给我起了个外号,调侃我叫主旋律文学作家?”

  章宏森闲暇时也写,红的不能再红。

  “说过。”

  叶秦如实说,“但调侃就过分。”

  “随他们怎么说,《湄公河》要拍成主旋律的军事动作片,还准备搞商业化?”

  章宏森笑道:“你胆子真大。”

  “胆子不大,叫年轻人吗!”

  叶秦撇撇嘴不服气,早在87年,电影局就提出”弘扬主旋律,提倡多样化”的口号。

  主旋律电影就此诞生。

  但是剧情故事内容没新意,票房惨淡,不被资本、院线认可,从《地道战》、《小兵张嘎》等热门之后,变成冷门。

  “我觉得主旋律电影之所以得不到群众认可,商业化运作是一面,商业片拍摄手法是另一面。

  最关键,是主旋律的定义!”

  说话间,叶秦向章宏森抛出致命三连问:

  主旋律是什么?

  主旋律包括哪些类型电影?

  主旋律和多样化该如何理解?

  章宏森翻了翻文件,“这个在当时有过大讨论,主旋律不可以娱乐化,更狭义的,只有革命题材和人物传记才算。”

  “这就是主旋律的瓶颈,自己编筐,自己编小,光靠明星化引流量来提高这类革命题材的关注度,远远不够。”

  叶秦大手一挥:“前大长老后半句不也说要‘多样化’,多样化,就是类型化,不能一味坚持单一题材,但凡符合时代的正能量,都行!”

  章宏森问道:“现在有种苗头,说主旋律电影太多,院线也在抱怨,电影搞摊派……”

  “恰恰相反,我怎么觉着主旋律电影反而太少,宣传爱国主义片子太少,咱们军人、警察、医生、法官等形象少。”

  叶秦不爽道:“美利坚的宣传机器就无所不用其极,《变形金刚4》里头的歼20镜头差点就给CIA强制删了,世界只允许美利坚来拯救……”

  丫的,你美利坚行,我大华夏就不行?

  还有一堆电影二鬼嫌主旋律多,呵呵!

  漫威电影一堆主旋律不说,甚至影迷心目中的神作,《阿甘正传》也是主旋律电影,内核是阿美利加梦,搞笑的是原著他喵是讽刺美利坚。

  章宏森听得火热,“有把握?”

  “事实胜于雄辩,先拍出几部主旋律的军事、科幻类型片,自会有自来水的!”

  叶秦锐意昂然:“电视机会由《人民的名义》来亮剑!”

  “emm,你这么一说,我都忍不住再动笔杆子,写一部长篇和一部电视剧。”

  “章局,电视剧什么题材?”

  “农民工群众的生活吧。”章宏森思虑道。

  叶秦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到时候可以让正午阳光来拍,侯鸿良、孔生两位老师,章局应该信得过吧?”

  “哈哈,你啊!”

  章宏森乐得发笑:“上回是撒泼耍赖,要保留《寻龙诀》的镜头,这回又打什么鬼主意?”

  叶秦神神秘秘地只说“秘密”,就转换话题,接着聊了一阵《湄公河》,又过去半个小时。

  “咚。”

  “咚咚。”

  门,终于被敲响。

  章宏森亲自把叶秦送到门口,迎面就撞见等得上火的陈凯哥。

  叶秦客气地打招呼:“陈老师。”

  陈凯哥端着老前辈的架子,嗯了一声。

  “陈老师,稀客,您不是在宣传你的电影,怎么,也来跟我聊聊电影工业化?”

  章宏森诧异不已:“正好,叶秦他刚刚交上来华夏电影工业化的报告,您给看看,提提意见。”

  陈凯哥脸色难看,斜睨了眼在旁边偷听的叶秦,你丫的怎么还不走?

  然而,叶秦就站着,章宏森也不赶,无奈之下,嘴唇翕动几下说出:“《道士下山》的确在武侠工业化取得小小的进步,但这种进步,被某些落后势力,某些娱乐分子歪曲、炒作,甚至要摧残打压,我希望电影局能……”

  叶秦敏锐地注意到,陈凯哥这货的眼神时不时瞟向自个,露出不屑的笑容。

  小了,格局小了。

  能不能把格局像我一样放大!

  ………………

  “叶秦这个年轻人,想不到还挺有格局!”

  蔡福朝反复浏览光电下属的电影局呈递的文件,确认无误以后,提笔写下:

  “文章颇具价值,请xxx同志审阅。”

  而后,抬眼看向在办公室做客的景部长:“老景,你们秦省出了个不错的小家伙。”

  景部长手头也有这么一份复印件,“就是太年轻,年轻气盛。”

  “但很多意见还是有价值,比如这条定期专供艺术片的’艺术电影院线‘,和’艺术电影线上影院‘,我看,也可以组建一条’人民院线‘,用来播放主旋律电影。”

  ………………

  一级往上一级,文件放到宣传口一把手的桌案上。

  长老审阅着这篇文章,很是满意。

  主旋律,不只是拍给上面看,更主要是拍给人民群众,而且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

  “与时俱进”也是前大长老提的嘛。

  “这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非常的亮眼,我记得他以前还第一个提过‘正能量’,‘文化自信’,是不是?”

  秘书点点头:“没错,他公司还有一部卡通片,团宣传那边希望能联名推出,叫《那年那兔那些事》,是我dang近现代发展……”

  “很好嘛,叶秦这个年轻人,是个好同志。”

  长老批阅以后,“会议的发言稿怎么样了?”

  “初稿已经好了。”

  “再改改,把‘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务必加进去。”

  ……………………

  燕京,某四合院。

  “怎么这么晚回来,我还想打个电话,问问你回不回来吃饭?”

  陈虹放下碗筷,吩咐保姆打饭。

  “把我那瓶茅台拿来!”陈凯哥喊了一声。

  陈虹紧皱着眉头,没有制止,瞧得出来《道士下山》凉了,他心里郁结。

  陈凯哥猛地灌了自己三杯酒,喉咙一痒,吟诗道:

  “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奈何青云士,弃我如尘埃,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

  “别光顾着喝闷酒,吃点菜。”

  陈虹问道:“道歉的事,章局怎么说?”

  “我在办公室足足坐了1个多小时,等章局跟那个竖子出来,结果我进去,才聊了不过20分钟,就把我打发出来。”

  陈凯哥忿忿不平道:“奇耻大辱啊!”

  “哪个竖子?”

  陈虹灵光一现,顿时明白是谁,“叶秦就是叶秦,什么竖子,你以为是在演《三国演义》?”

  “如果是三国演义,我这个吴国,就联合大小王、王硕他们一帮蜀国,联合攻打他这个魏国。”

  陈凯哥怒道:“他这个曹阿瞒!”

  “别说气话。”

  陈虹叹口气:“他不肯道歉,你就找韩三爷,你们是20多年的交情,他这个小字辈不给你面子,也要卖韩三爷的面子。”

  “呵呵,三爷也出来警告我,不要跟叶秦过不去,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他们的,终究是他们年轻人的。”

  陈凯哥瘫在椅子上:“官方属意他来扛华语电影的这面大旗,唉,当年我他吗跟章谋子都没这牌面!”

  陈虹茅塞顿开:“怪不得华宜那帮京圈想动手,让郑小龙压下去,原来是这么回事。”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呸,这是曹操的诗,我独爱李白,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凯哥顿时眼前一亮,一拍桌子:“我要拍李白的电影,我要拍一部关于盛唐气象的电影,虹虹,还记不记得我那年在东京国际电影节物色到的嘛。”

  “就是那个一只口吐人语的妖猫搅动长安城的故事?”陈虹疑惑道。

  “对,就是它,他《寻龙诀》搞魔幻冒险,我就来一个魔幻悬疑,就叫它《妖猫传》!”

  “那道歉呢,道教要我们……”

  “哼,叶秦都不给我道歉,我为什么要给牛鼻子老道道歉,不理他们!”

  陈凯哥晃晃悠悠地起身,“水小池窄狭,嗝,动尾触四隅,憋屈!”

本文标签:好大好硬好爽快点我要

上一篇: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全文:男男春药强制PLAY肉车

下一篇:海神缘相亲大会肉改:吃不下被攻按着腰往下坐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