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学长拔出去现在上着课呢免费:两个男用舌头到我的蕊花

2021-10-23 15:22: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秦小姐真的太狠了。

  田陆想着,对秦汐梦更加的敬畏起来,还有更多的同情和怜悯。

  秦汐梦在风中站了大概五分钟,才转身上了车,田陆也赶紧跟上。

  田陆发动车子,即便秦

秦小姐真的太狠了。

  田陆想着,对秦汐梦更加的敬畏起来,还有更多的同情和怜悯。

  秦汐梦在风中站了大概五分钟,才转身上了车,田陆也赶紧跟上。

  田陆发动车子,即便秦汐梦没有吩咐,她也知道,现在该回去了。

  一路上秦汐梦都没有说话,她的力气仿佛被掏空了一般,整个人只是木然地看着窗外。

  几次田陆都想开口说些什么,想安慰她,想劝解她,但是最终什么都没说。

  秦汐梦缓缓地闭上眼睛,只觉得自己母亲的面容浮现在自己的眼前。

  “妈,我给你报仇了!”

  秦汐梦在心中这样地说道。

  从C市回来之后,秦汐梦病了一场,夏雨令给秦汐梦诊治之后,倒是也没瞧出来有什么大的问题。

  “秦汐梦,你最近心事很多,总是睡不好,这样下去,身体是不容易康复的。”

  秦汐梦点头,“知道了,给我些舒缓精神的药吧。”

  夏雨令叹了口气,“什么事情让你如此郁结?是……秦老先生……”

  他试探着问了一句。

  秦汐梦轻轻摇头,没有回答他的话。她最近总是疲惫,想睡却又无法入睡,脑子里都是秦静婉拿着针管往母亲药液里注射毒物的场景。

  那么小的秦静婉,怎么会有那么恶毒的心思!自己在母亲死后的很多年仍旧当秦静婉如亲姐妹……

  想到这里,秦汐梦便要呕吐起来。

  一连病了半个月,秦汐梦的身体才算是好转了。

  何穗莲这半个月又出去玩了一圈,秦汐梦的病一好,何穗莲也回来了。

  “我回来了!”何穗莲一进门就开心地大声说道。

  仆人们向她问好,她扫视了一圈,“都没在家么?”

  仆人回道:“回夫人,老爷和两位少爷都去公司了,二少夫人病着,在楼上呢!”

  “二媳妇病了?”何穗莲装作刚刚知道的样子,“那我上去瞧瞧她,我这可还给她带了礼物了。”

  说着何穗莲就上了楼。

  秦汐梦正坐在窗边,何穗莲门也不敲地走了进来,“二媳妇,你病了?哟,这我出去这两周,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是不是霆泽欺负你了?你可告诉我,我给你出气!”

  秦汐梦看向何穗莲,一双清澈冰冷的眸子看得何穗莲有些不舒服。

  “婆母,我没事,已经好了,不过是感冒而已。你这次玩得开心么?”

  何穗莲得意一笑,“开心,当然开心了,早知道这次的旅行这么有趣,我就让你跟着我一起去了。

  哎,我是跟着我那表侄女一块去的,我那表侄女还问你了呢!”

  秦汐梦知道何穗莲这是故意说何萌来恶心她,也不甚在意。

  何穗莲见秦汐梦丝毫不气,未免有些泄气,将手中的东西放在了秦汐梦面前的小桌上,“二媳妇,我可是惦记着你 ,这是给你带的礼物。”

  秦汐梦看了看所谓的礼物,是一袋鱿鱼丝。

  这算哪门子的礼物?不过是随便哪个路边摊买的吧?

  甚至连塑封袋子都没有,只是普通的塑料口袋装着的,看分量,连一斤都没有。

  秦汐梦笑了笑,“婆母,你还惦记我?想来这定然是非常好吃的了,不然你也不会特意给我带回来!”

  何穗莲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二媳妇,你这话说到我心里去了!我就是喜欢你呢!”

  秦汐梦拿起所谓的礼物鱿鱼丝,看了看,随后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中。

  何穗莲当即质问道:“二媳妇,你这是做什么?我好心给你带的东西,你就这么给扔了?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婆婆吗?”

  秦汐梦嘴角勾起冷笑,她站起身,看着何穗莲,“婆母,我现在病刚刚好,实在是吃不得腥辣的东西,对身体不好。

  再者,你给我带的礼物,也实在是拿不出手啊!

  若是回头让霆泽看见了,他会怎么想呢?

  定然会想着你不是惦记我,而是瞧不起他,没有把他放在心上,轻视我,那就是轻视他啊!

  爸爸一向都认为婆母你对霆泽和对大哥都是一样的,你说,若是霆泽把你送我这东西的事情跟爸爸一说,爸爸会怎么想你呢?

  这么久以来,你维持的贤妻良母的形象不就毁了吗?

  所以,婆母啊!不是我心中没有你,是我处处为着婆母你着想,才把这东西给丢了!

  婆母,你别生气才是啊!生气了,可就枉费了我这当媳妇的一番孝心了!”

  何穗莲被秦汐梦一番话气得鼻子都要歪掉了,她道:“你别拿这些话来唬我,当我是傻的吗?

  我好心给你带的东西,你说扔垃圾桶就扔垃圾桶,你简直是目无尊长!没有礼数!”

  “垃圾桶自然是装垃圾的地方,婆母送的东西是垃圾,自然要丢进垃圾桶,难不成要我吃了吗?

  我又不是垃圾桶。”秦汐梦冷冷地说了一句,又瞟了何穗莲一眼,“婆母,你刚回来,一身风尘,该去休息一番了,别一会我的感冒再传染给你,可就不好了!”

  “你!”何穗莲指着秦汐梦的鼻子,被气得说不出话来,转身气哼哼大踏步离去。

  秦汐梦低头看了看垃圾桶里的鱿鱼丝,吩咐了田陆:“拿起喂狗吧,丢了也是浪费食物。”

  何穗莲回到自己的房中越想越是生气,差一点就要开始摔自己屋中的东西了。

  她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然后拨通了萧霆伟的电话。

  “妈,怎么了?”

  “霆伟,这个家我是一天也呆不下去了!你赶紧把那个秦汐梦给我轰走!”

  何穗莲咒骂着愤怒地讲了一遍刚才的事情,萧霆伟听罢之后说道:“妈,我让你回来是帮着我的,你怎么还给我添乱呢?”

  何穗莲听见自己儿子指责自己,更是气恼:“我这不就是在帮你吗?怎么,你觉得我多事了是吧?那我继续出去玩好不好!”

  母子两个争论了一番,最后萧霆伟无奈,只得说:“饭要一口一口吃,事要一点一点做,你用这些个无关痛痒的小事对付他们,根本伤不到他们的皮毛的。

  咱们只需要抓住他们的把柄,就可以将他们驱逐出去。”

  何穗莲挂了电话,眼睛转了转,随后又给何萌打了电话。

  晚饭的时候,秦萱轩做了很多的好菜,萧国栋摸着自己小孙女的头,“萱宝,以后别自己做了,多累啊!”

  萧国栋的胃如今已经被秦萱轩拿捏的死死的了,每天萧国栋都要回家来吃饭,外面的饭菜再也吃不惯了。

  秦萱轩乖巧地说道:“爷爷爱吃,萱宝就给爷爷做一辈子!”

  何穗莲瞪了一眼秦萱轩,随后虚伪笑着道:“萱宝,厨艺这么好,以后是想当个厨子吗?”

  这话从何穗莲的嘴巴里说出,就有些挖苦的意味。

秦轩杰吃了一口鱼肉,看着何穗莲,一脸天真懵懂的样子,说道:“何奶奶,这菜不好吃吗?”

 文学


  何穗莲说道:“当然非常的美味了,不然我怎么会问萱宝是不是想当厨子呢?”

  “可是何奶奶,我看你的表情分明就是很嫌弃的样子,你要是不喜欢吃,就让阿姨再做新的么!”秦轩杰转头又对着萧国栋说道:“爷爷,萱宝是想当世界料理大师哦!可不是什么厨子!”

  萧国栋看了一眼何穗莲,说道:“你不喜欢吃,就自己去做,别在这里阴阳怪气的!”

  这一下子弄得何穗莲非常没有面子,她连忙笑了笑,柔声地说道:“国栋,我只是问一句,怎么就惹得你们不快了呢!

  我可没有什么恶意啊!我只是问萱宝以后想做什么,哎,你们可真是误会我了!”

  秦轩萱今天做的菜中,有一道爆炒鱿鱼,她给何穗莲夹了一块放入了碗中,“何奶奶,你尝尝我炒的这个,如何?”

  何穗莲看着鱿鱼就想起了白天的事情,心头恨恨,但是面上还得挂着笑,“萱宝最乖了,这菜不用尝也知道肯定好吃!”

  秦汐梦笑而不语,这两个孩子如今也是人精了,断不会吃亏了!

  饭吃到一半,萧霆伟开口说道:“爸,与何氏集团的合作您看什么时候与对方谈呢?今天何氏集团的人来问了。”

  萧国栋想了想,“下周吧,这周没什么时间。”

  萧霆伟点头,“嗯,我跟您想得一样。对了,这次不如就让二弟过去吧。这段时间二弟跟着我进步很快,不如就让二弟试试这次的项目?”

  萧国栋笑了笑,萧霆伟的心思他知道,萧霆伟是想让他看看萧霆泽的实力到底如何。

  萧国栋又看了看萧霆泽,“霆泽啊,你有信心吗?”

  这话问得就是有意让萧霆泽去和何氏的人谈了,萧霆泽自然不能说没有,便道:“爸爸,我愿意试一试。”

  萧国栋满意地点头,“既然如此,下周你便去何氏谈吧,具体的事宜让霆伟跟你讲。”

  这天周末,萧家的男人们都去了公司,家中便只剩下了秦汐梦和两个孩子,以及何穗莲。

  何穗莲总是想变着法地给秦汐梦添堵,便邀请秦汐梦领着两个孩子一起出去玩。

  天气不错,正是游玩的好时候,不过秦汐梦可不想跟何穗莲一起出去,不知道这个女人又憋着什么坏。

  但是何穗莲竟然一连说了好几遍,任凭秦汐梦怎么推脱都推脱不掉。

  无奈之下,秦汐梦便只好答应。

  何穗莲说,她知道一家亲子会馆,特别适合家长带着孩子去玩,内容丰富多彩不说,午餐晚餐都有,能增加家长和孩子之间的感情。

  秦汐梦不怕何穗莲出什么幺蛾子,便是她使坏自己也有办法对付。

  带着两个孩子去亲子会馆确实不错,于是田陆开车,几个人就去了何穗莲口中说的那家亲子会馆。

  路上的时候,何穗莲看见了秦汐梦手上带着的那串手串,只觉得好看得很,便问道:“二媳妇,你这手串是什么时候买的,可真是不错。”

  秦汐梦低头,何穗莲问得正是她从C市老宅拿回来的那个手串,便道:“是我爷爷留给我的。”

  何穗莲哦了一声,又道:“你也是命苦的孩子,父母都不在了,如今爷爷也走了。”

  秦汐梦说道:“婆母,你就跟我的亲妈一样,我虽然命苦了些,但是相信你会一直陪着我的!”

  何穗莲嘴角抽搐,心道:好你给秦汐梦竟然咒我死!

  何穗莲伸手去摸秦汐梦的手串,“我自然会一直照顾着你们的。霆泽就跟我的亲儿子一般,你便如同我的亲女儿。”

  这个时候,正好红灯,田陆轻踩了一下刹车,车子非常稳,车上的人谁都没事,两个孩子都坐得很稳,唯有何穗莲扯着秦汐梦手腕上的手串,身子大幅度前倾,像是要倒的样子。

  这一下子就是何穗莲故意的,她想扯断秦汐梦的手串。

  秦汐梦也是吃惊,最担心的便是手腕上的手串了。

  哪知秦汐梦的手串完好如初,反倒是何穗莲的手指头,刚才不小心扭了一下,疼得她直咧嘴。

  “婆母,你没事吧?”秦汐梦做出担忧的样子问道,心中只想着:真是自作自受。

  何穗莲咬牙,“没事没事。”

  哪里是没事呢,她感觉自己的小手指都要断掉了。

  但是何穗莲又不能说有事,因为刚才明明是她故意要扯秦汐梦的手串的。

  二十分钟之后,车子在何穗莲所说的亲子会所停了下来。

  一下车,何穗莲就跟另一位领着小朋友的贵妇聊了起来。

  秦汐梦领着秦轩杰和秦轩萱下车之后,何穗莲便对秦汐梦招手,“二媳妇,过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这位啊,是张太太,这是她的小孙子,今年跟杰宝一样大,以后啊,可以让杰宝和萱宝跟着他一起玩呢!”

  秦汐梦笑着跟这位张夫人打招呼。

  张太太上上下下地打量了秦汐梦一番,说道:“果然是和电视上一样漂亮。只是这未婚生子的,在咱们这些豪门中可是……不多见啊!”

  这人话中带刺并不友好,秦汐梦便不客气地说道:“张太太看来还是很传统的,只是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又怎是外人随便知道的呢?

  这恩爱相成,自然会有结晶,有何不可呢?”

  张太太的小孙子这个时候也是扁着嘴看秦轩杰和秦轩萱,一副不愿意和两个小宝贝一起玩的样子。

  秦汐梦说完,冲着何穗莲又道:“婆母,看来你和张太太有很多话要说,我就领着孩子先进去了。”

  也不等何穗莲回话,秦汐梦领着两个孩子便往里走,走了两步又回头问道:“哦,对了,张太太,不知您家中是做什么的呢?”

  张太太一噎,说道:“泰和金融。”

  “哦……”秦汐梦略作沉思,“我记得不错是给中小型公司吧,员工不足二百人,一百多点?

  看来泰和金融这两年的业绩是相当不错了,不然张太太您说话不会这般的有底气。

  我今日回去还得跟丈夫和公公说一声,有机会也要跟泰和金融合作一下。

  我也要跟张太太您多学习,这以后说话没底气可不行,容易让人看扁了去。婆母,你说是吧?”

  秦汐梦笑了笑,转身走了。

  张太太的面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她是刚才受了何穗莲的挑拨,才说出那般不知轻重地话来。

  现在一想,自己是在跟谁说话啊,那是A市第一的萧氏集团的儿媳,她的丈夫便是未来萧氏集团的继承人,自己得罪了她,恐怕自己丈夫的泰和金融都要受到牵连。

  何穗莲对她道:“你瞧我这个儿媳妇……”

  张太太哼了一声,领着自己的小孙子不理何穗莲,也走了!

  何穗莲啐了一口,“呸!什么东西!”

本文标签:学长拔出去现在上着课呢免费

上一篇:私立性奴女子调教学校:被涨醒的早晨H

下一篇:在宿舍强奷两个清纯校花:皇帝玩最小的女儿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