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校服下小粉嫩的小奶头:将春药推进闺蜜下面

2021-10-23 15:29: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懒洋洋打着哈气,看云薇重回痛苦的读书生涯,其实当狗也不算太糟糕。

  最几日卷毛脑容量扩充了许多,是它经常用脑,狗脑子能承受它的智慧,还是随着关键剧情人物出场,它更显得智慧

懒洋洋打着哈气,看云薇重回痛苦的读书生涯,其实当狗也不算太糟糕。

  最几日卷毛脑容量扩充了许多,是它经常用脑,狗脑子能承受它的智慧,还是随着关键剧情人物出场,它更显得智慧?

  横竖都是好事,没准哪一天,它就能说人话了呢?

  整日汪汪汪,它心很累。

  “姑娘,姑娘,是三少,谭三少又登门啦。”

  初晓眨着兴奋的大眼睛,三少名气比靖王大得多,初晓更看好谭三少。

  毕竟靖王殿下太过俊美了,不似凡间之人。

  云薇写好最后一个字,放下毛笔,拿起帕子擦了擦手,无奈摇头:“就他这固执劲儿,到底随谁了?皇上太固执,也得不到皇位。”

  能不见吗?

  肯定不成!

  云薇道:“你请他去客厅吧,我随后就到。”

  “哎。”

  初晓颠颠跑出去领三少进门,两只虎从厢房出来,看到年轻英俊,一脸正气的三少后:

  “活的,活的三少爷,哈哈哈,我总算是见到活的了。”

  云薇差点没被两只虎气笑了,难不成他们见过死的谭三少?!

  谭晔骄傲而不骄纵,今儿又是破釜沉舟登门相求云薇,他长衫高冠,郑重极了。

  齐老太一手一个提着两只虎的耳朵,拎着远了一些。

  三少没见过他们,并不妨碍他向齐老太执晚辈礼。

  毕竟,出现在云薇家中的人,都是云薇认可的亲人。

  他知晓云薇怕麻烦的性子,不是亲人,云薇绝不会把明显会招惹麻烦的人留在身边。

  齐老太眼睛亮了,这后生有名,有才,重要是有钱,又懂礼貌,这就是薇丫头的候选女婿之一啦。

  薇丫头的行情可比姜氏好得多,二闺女不用担心薇丫头嫁不出,不过,二闺女的如意算盘怕是要落空了。

  就两只虎来说,他们合在一起都压不过薇丫头,虽说夫妻之间不是分胜负的,无论是两只虎还是薇丫头都没那份心。

  做长辈总不能勉强孩子们必须凑成一对。

  进了客厅,三少本能闭了一下眼睛,严肃的神色多了一道裂痕,要命,眼睛要瞎了!

  本来素雅的客厅不知何时充斥着大量的金银摆设,生怕不能彰显有钱一样,桌脚等都是镶嵌着银子,十足的银子!

  三少适应了好一会,眼睛才舒服了一点,不由得玩味一笑,“看来她也挺辛苦的。”

  云薇撩开帘子进门,初晓端上冰粉,特意给三少多放了不少时令水果同干果,满满都是干货,特意强调是姑娘研究出来的,好吃解暑。

  三少谢过尝了一口,不动声色点头:“的确好吃。”

  云薇却发觉他眉头微动,“太甜了,你就别吃了,换一杯沙冰来?”

  “不用麻烦。”三少放下冰粉,郑重说道:“我思索几日,还是登门相求,云姑娘,恳请医治占将军,他为杨公忠臣,假若杨公在天之灵,也会希望在祭礼上见到占将军。

  至于你所担心的麻烦,我一力抗下,哪怕被皇上责打,或是赶出京城,我都不会让皇上为此记恨你。”

  云薇缓缓宽着茶杯,仿佛茶叶更值得研究一般。

  三少问道:“你不信我能护住你?杨公这些年的守护北境,杨家几代人的牺牲,难道都不值得你承担一点点危险?他们是英雄啊。”

  他也不说良心会不会痛这话了。

  云薇抬起眸子,同三少对视,“我问一句,杨公战死在抗击蛮夷的战争中吗?”

  三少:“……”

  “不是,他是战死在争霸天下的路上,他出兵前的檄文写得清清楚楚,南朝朝廷为伪朝,他代天伐之。”

  云薇这段时日的课业没白费,云默给她普及了不少不为人知的历史。

  “真正一直在抵挡北蛮入侵是边军,是大殿下同靖王,杨公同南朝等同于兄弟争夺家产,我从不否认杨家几代人的功劳,也很感激杨公让北地平稳,给了我一个安稳的成长环境。”

  云薇继续说道:“他争霸天下,一统江山,我也是支持的,毕竟他做得比南朝更好,可他失败了,战死了,他天生就没皇帝命,不是命运之子。

  三少先听我说完,有一句是成王败寇,杨公踏出争霸天下第一步时,就该想到有失败的可能。

  百姓不会忘记杨公之恩,如今这片天姓穆,不姓杨,三少非要让京城百姓卷进漩涡?是,法不责众,可皇上足以下令严惩一些跳得欢快的人。

  帝王一怒浮尸百万,皇上是从马背上得到的天下,他又是开国之主,谁可制衡他发脾气?

  方才你说占将军是杨公的忠臣,三少是不是忘了如今朝廷上的勋贵大臣,一半以上都是杨公留下来的?

  占将军出现在祭礼上,你让他们如何自处,我恳请三少为占将军考虑,如今他只是间歇性发疯,一旦如三少所言,他性命怕是都保不住。

  别说你能抗下所有一切,说一句你不爱听的话,三少爷价值所在不过是皇上舍不得伤你罢了。”

  谭晔嘴唇动了动,一脸的羞愧悲愤,可又无话可说。

  他不想承认,偏偏云薇直指真相。

  “三少倘若不做太多事,念及杨公昔日对皇上的提携恩情,皇上应该会主动祭杨公,朝廷官员们也会随之祭奠杨公,这场生祭规模小不了。”

  云薇道:“皇上这点胸襟气魄还是有的,无论是做给天下人看,还是真心,起码杨家会得到应有尊重。”

  “你的意思是,我坏了事?”三少腾得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恼羞成怒:“我今日来错了,也看错了你!”

  云薇起身道:“三少好走,不送。”

  “没有你,我一样可以让占将军恢复神智,我要让你看清楚了,我才是对的。”

  三少拂袖而去,云薇看着他的背影摇头,“其实我真不希望你……天穆王朝少了良心,百姓也就没了诉苦的渠道。”

正因三少的特殊,云薇才破例多说了几句,可以说是坦言相告了。

 文学


  然而三少固执至极,非要一条道走到黑,也不知皇上能否看在三少是亲儿子的份上,对三少的惩罚能轻一点。

  “也不知三少这次做了谁的刀,谁又在背后操纵了一切,是云先生所推崇的两位娘娘,还是靖王殿下?”

  云薇揉了揉卷毛的脑袋,“我只能导演出一出家庭伦理剧,他们中的任何一人可是能导演权谋大剧的。”

  卷毛汪汪了两声。

  “不过,他们也别把皇上完全当作好色的傻瓜,皇上虽然莽了点,运气好了点,可运气好又莽的人绝对做不了开国之君。

  “谁若是过分算计三少,皇上也会发怒的,严格说来,皇上这几个儿子品行为人都不错……可惜啊,优秀的儿子太多,争夺储位也就格外惨烈了。”

  云薇再次感叹一句,明日她得进京去一趟,要上一壶茶,半个西瓜好好欣赏大戏。

  皇宫,紫宸殿中,穆阳坐在靠窗的椅子上,手中把玩着一只笛子,而一旁十二岁的五皇子跳来跳去同母亲说着外面的消息。

  “娘不知道,四哥真的一刀一刀刮了刺客,哈哈哈,太痛快了,太过瘾了,以后高品高手再也不敢擅闯皇宫了。”

  五皇子手舞足蹈,兴奋至极,对四哥穆阳推崇至极。

  紫宸殿万娘娘眼底满是笑意,慈爱望着五皇子,皇上几个儿子中,唯有五皇子是她亲生的儿子。

  不过大皇子等人也都是她一手养大的,视她如母。

  “阿阳……”

  万娘娘收了声,穆阳此时眸光温柔,抚摸笛子时更如同心爱之物,同往日情冷内敛完全不一样:“这是谁送给阿阳的礼物?”

  穆阳极快收好笛子,反而问道:“五弟近日可有望入四品?”

  “四哥可饶了我吧,我就是一般天才,刚入三品而已,离着四品还差得远。”

  五皇子无奈道:“每次看到四哥就备受打击,您都能一品胜七品了,我……前两日父皇才夸过我,我也觉得自己很厉害,可是……哎,娘说得对,天才同天才也是有区别的。”

  “阿阳可曾受伤?”万娘娘上下仔细端详穆阳,“以后同高品交手的事就不要做了,今时不同往日,你已是王爷,金尊玉贵,已不是一个将军的儿子,不过,皇上知晓你能胜高品,想必很高兴的,当初你为杨少主续……皇上一直心存内疚。”

  “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提了,阿爹养大了我,这点委屈我承受得住,根基被毁,对我也算不得大事,反而我借此学到了许多。”

  穆阳情绪不见一丝一毫的波动,如同谈论丢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小玩应一般。

  五皇子闷闷说道:“四哥的气魄谁都赶不上,难怪老师们都说四哥不愧天眷神子,倘若是我失去了武道根基,我……不管是什么原因,我一定恨死杨少主。”

  “四哥,明日就是杨公的生祭,要不我出面让父皇下旨,不好,不好,我出面去帮四哥出一口气,如何?

  “杨公为杨少主毁了四哥,当日杨少主比我们身份高,今日风水轮流转,天下是父皇的,还不许我们报复一二?”

  “不许乱出主意!”万娘娘敲了五皇子的脑袋,“皇上自有安排,你少出馊主意影响大局,反而让阿阳难做。”

  “娘……难不成你眼看着四哥吃亏?武道根基对武者而言比生命,尊严更重要,倘若当年不曾……四哥现在起码是七品高手了。

  整个王朝有几个七品?父皇也不会把谭晔当成宝贝疙瘩。”

  五皇子出生时,穆家已经在杨公帐下站稳脚跟,家境富裕,在杨公手下诸多将领中,也无人敢轻易招惹他。

  他对杨公敬畏之心是皇上几个儿子中最少的一个。

  穆阳道:“七品又如何?还不得听阿爹的命令,除非突破到九品宗师境,成了陆地神仙,否则任何人都要被阿爹所管辖,只要他还在天穆王朝。”

  “五弟练武之余,应多阅读一些书,关心朝廷局势,一心武道对其余人无所谓,可五弟还是皇子,你肩上的责任不一样,阿爹也不希望你只做一个武痴。”

  “……”

  五皇子见娘连连点头,心不甘情不愿恩了一声,四哥的话,他还是能听上几句。

  “再有一点,阿爹信任重用谭大人并非只因他入了五品,他更重要的作用是给勋贵百官上一个紧箍咒,随时可入宫,可告御状,可弹劾任何人,他身份适合,本身又善良正直,这事只有他能做,连二哥都做不好。”

  穆阳说道:“五弟不可因他不肯认阿爹而轻视了他,阿爹一直以来,最擅长得就是用人!”

  五皇子一脸的不耐烦,眼睛灵活一转,“对了,阿娘的小厨房炖了四哥最爱吃的羹汤,我去看看好没好……”

  话没说完,人已经一溜烟跑没影了。

  万娘娘无奈摇头苦笑:“白费阿阳一番苦心了,他呀永远不能让我放心,长不大似的,以后还需要阿阳多管管他。”

  穆阳眼底的羡慕一闪而上,若让他似五皇子那样过日子,他也不喜欢。

  “阿娘这话应该对大哥说。”穆阳低垂眼睑,浓密的眼睫在眼下投出一段暗影,“阿爹准备册立太子了。”

  万娘娘呆楞片刻,笑道:“是你大哥?!”

  穆阳没有回答,声音轻飘:“您若是做不成皇后,您会怪阿爹吗?怪我不曾……”

  “阿阳!”万娘娘神色平淡,“我唯一的希望你们兄弟一直好好的,做不做皇后又有何关系?

  我始终记得,你们排成一排站在我面前,挨个背书,我给你们发馒头,相比以前的苦日子,如今已比以前好很多。

  我只是一个穷酸秀才的女儿,皇后本该就是杨姐姐……”

  “不是您,也不会是她!”穆阳突然抬起眸子,璀璨明亮,掷地有声道:“她所谋,我知,我所图,她也知,不过她奈何不了大哥登上储位。”

本文标签:校服下小粉嫩的小奶头

上一篇:在宿舍强奷两个清纯校花:皇帝玩最小的女儿

下一篇:2021最热门(双手绑在床头调教乳尖)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