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朋友带我到房间揉我 走一层楼梯就顶一下

2021-10-23 15:59: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可是,惊蛰却是认识。

  “她带着人皮/面具?”惊蛰惊讶的说着。

  “是的。”一元期待的看着惊蛰,“要不要撕了看看她的真面目?”

  &ld

可是,惊蛰却是认识。

  “她带着人皮/面具?”惊蛰惊讶的说着。

  “是的。”一元期待的看着惊蛰,“要不要撕了看看她的真面目?”

  “恩。”惊蛰应了一声。

  一元就直接撕了云子晴的人皮/面具,面具下面那一张惨白的几乎透明的素颜皮肤,就呈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云子晴的五官是属于非常精致的那种,可是偏偏她的眉眼夹杂着一丝桀骜和冷漠,让她整个人就变得有些犀利了。

  不过,此时没人注意云子晴这冷漠的气质,只专心,细细的描绘着她的五官……惊蛰震惊的表情一览无余,眼框瞬间红了一圈。

  他颤抖的伸出去手,滚圆的手指在云子晴的眉目上面划过,然后到了她皮开肉绽W下颚“是她!”惊蛰肯定的说道。

  “真的吗?”一元惊喜的问道。

  主子走了时候她还小,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已经差不多忘记了主子的样子了。

  这一点是她一直愧疚的,是主子将她这个有些痴傻的人治好了,可是她却忘记了她的样子。

  所以,她一直都耿耿于怀。

  不过,有人是记得。

  一元殷切的看着惊蛰护法,“主子原来长的这么漂亮吗?”惊蛰眉眼弯弯的笑了笑,“是啊,她最喜欢别人夸她漂亮了。”

  “居然真的是你”惊蛰惊喜过后,忽然又想起来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既然她都回来了,为何不回来无垢阁呢?又为何,上次随同新安黔王过来的时候,假装不识呢?难得说惊蛰心中了然,幽幽的叹口气。

  他的指尖搭上了云子晴的手腕,静默几秒,“还好你及时喂了还魂丹……”不然,我们又要错过你了。

  惊蛰静静的看着云子晴安静的眉眼,眼底柔情万分,惊喜又夹杂着重逢的思念之情。

  一定是哪里出现了错误,才会让她这样流落在外,一次次的受伤……“这也多亏了护法,要不是你经常在我的耳边说起主子的习惯,我也是对她不那么上心的。”一元有些骄傲的说道。

  有关于主子的一切,只有惊蛰护法说过的,她全部都记得。

  她现在的脑子可好了,等主子醒过来,一定会夸她的!“新安皇宫那边处理过了吗?”惊蛰想起这件事。

  “没来得及,当时我也有点犹豫,不确定”说起这个,一元又不由的愧疚起来。

  当时看见主子晕倒了,她没有多想,只将那个井口的梯子毁了,之后就抗着人走了,哪里还顾得了其他的呢?再说了,要不是她跑得快,此时主子只怕是没了生机的。

  “无妨,只要她回来了就行,其他的事情都是小事。”惊蛰安慰般的看了一眼一元,笑着说道。

  “护法,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你这么的温柔!”一元看着惊蛰的眉眼,忽然犯起了花痴。

  虽然他们的护法一直都是笑着的,可是那笑意不达眼底,总是给人的感觉特别的冷。

  可是,如今的护法,就是真心的在笑着啊!他是在真心的高兴主子的回归!“是吗?”听见一元这样的话,惊蛰也没有生气,他悄悄地拉住了云子晴地手,似有无数地言语堵在了心头。

  “因为她说过,要多笑啊”

  “大胆,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为何这般私自闯进来?”拓跋灵看着满院子地御林军,怒声说道。

  “拓跋公主,宫中有刺客,皇上地贵重物品也丟失了,所以多有得罪了,我们必须每一个宫殿搜查。”这一拨人是水立北的人,他们就是借口过来搜查拓跋灵的。

  拓跋牧在新安皇宫呆了这么久,可是趁着新安帝昏迷,将后宫给搞得乌烟瘴气得,这个事情大家心里都有数。

  只不过一直压着,是因为多方势力在较劲,没时间管。

  太子殿下可是,水立北可是一笔笔得给这个帐都记下了,如今这么好的机会,他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有关于新安皇室的颜面,必须是要讨回来的。

  虽然拓跋牧是已经回去了,但是有关于他的证据在水立北的手里,也是跑不了他的!而且,水立北也有意是断了新安和惜水的这个联姻!他已经等不及了……拓跋灵自然是拦不住水立北的人,他们进去搜查了许久,也确实找到了一些书信。

  这信中的内容,说轻松一点不过是女儿家抱怨远走他乡的孤独和牢骚,可是说严重一点,这就有点奸细的味道了。

  而且,拓跋灵可是在信中明确的说了她的哥哥在新安的皇宫不老实的情况……这事情可大可小,但是面对了水立北故意想要了解这件事,所以她就有了危险了。

  拓跋灵被水立北给禁足在了她的院子里面,而且已经去信给惜水帝后,说了这个事情。

  接下来的就是等惜水那边的话了。

  既然水立北出手了,那一定是要两国的婚约作罢,将拓跋灵送回去的!水立北早就握了国丈和丞相等人的把柄,也知道那些是他们的人,既然出手了,那一定是不会轻易地放过的。

  一时之间,宫中大变,大到六品的官职,小到宫女太监,能抓的都抓去了大理石审问了。

  情势大变,谁也没有想到,因为狄修子小徒弟的失踪,居然牵扯出来这么多的事情。

  其他的事情进展的都非常地顺利,唯有云子晴,已经没有找到。

  水立北如同发了疯一般,再也控制不住,在宫中也是连杀了许多人。

  翌日早朝。

  国丈和丞相党难得的联和起来,上奏弹劾水立北。

  新安帝静静的坐在皇位之上,看着国丈和丞相难得配合的这么好,一唱一和的细数着水立北的罪名。

  没有人注意到,新安帝往日浑浊的目光,此刻精光乍现。

  水立北越是猖狂,他们越是弹劾,新安帝才能更加的坚定了自己的决定。

  是以,早朝罢,新安帝一旨圣旨,自己到了黔王府。

  自然是封水立北为新安国储君的圣旨。

  这道圣旨来的突然,谁也没有像是一直赌气不肯立储地新安帝,居然突然就下了圣旨。

  而且,宫中一点风声也没有露出来啊!皇帝一言九鼎,僵持了这么久的东宫之位高悬,居然突然就落下了。

  国丈和丞相自然也是没有其应对之策,他们突然发现,从新安帝安然醒来的时候,这一切都不受控制了贺喜主子!“王爷,东宫之位以然在掌,下一步我们该如何做?”

  “王爷,国丈和丞相党定然不会吞下这口气的,大理寺那些人怎么办?”包林以及三位门客,全部欢喜的冲水立北道贺。

  水立北一手握着圣旨,面对窗户而站,他的背影在包林等人的眼中,瞬间高大威武起来。

  他们看不见的面容,是水立北如同死水的眼眸。

  那个女人不见了!是死是活,他都不知道。

  这个太子之位,说到底,也是因为她失踪的这个契机,这才打了国丈和丞相他们措手不及。

  尤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也是因为他在坪洲调查天子被杀一案,追查凶手到了那边,他们得以相遇。

  事情从哪里开始,也从她这里落幕,他潜伏了这么久,想要的那个位置,这么容易就拿到了手!而且,还是接着寻找她的理由,才开始的……此时,水立北对云子晴是愧疚的,他觉得自己想要想要寻找她的心变得没有那么单纯了。说得严重一点,他就是踩着云子晴登上了这个位置得。

  依她得性子,会恭喜自己的吧?或许,也是功成身就,可以走了?这样想着,水立北忽然想到狄修子说的,云子晴当日是和新安帝独自下了许久的棋的。

  难道说他反应过来,忽然丟了圣旨,快速的往皇宫的方向跑了出去。

  “主子,去谢恩也是要换身衣服的啊!”

  “王爷,你这是干什么?”水立北哪里有时间换什么衣服?他也不是去谢恩的不过,越是着急,就越是有挡路的。

  入了宫门的时候,水立北看见了国丈带着秦文耀,似乎也是打算去面见圣上的。哟,这不是黔王殿下……不,现在是天子殿下了。国丈看见一脸沉重的水立北,阴笃的笑着。

  水立北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仿佛是没有看见他们父子的存在,自己入了宫门。国丈秦丙言看着水立北逐渐远去的背影,目光狠毒。

  “父亲不要生气,他不过是暂时小人得志,我们有的是法子将他拉下来。”秦文耀见秦丙言心头的火气上涌,立刻安慰着说道。

  水立北去了新安帝所在的地方,又看见了贵妃正在给新安帝研磨,而新安帝心情大好的正在画一副山河水墨图。

  “太子殿下来了?”江贵妃比水立北大不了多少岁,生的是国色天香,秀外慧中。

  那一双眼睛淡淡的一撇,就如同勾魂的枷锁一般。

  新安帝之前最是宠爱江贵妃,只不过随着新安帝的身体病重,后宫的大权又落到了皇后的手中,在新安帝生病的期间,贵妃的日子可是不好过啊。

  水立北并没有理会贵妃,更加没有看他一眼,他自己跪在新安帝的面前,“儿臣有话和父皇说。”这意思就很明显,其余的人要回避了。

  贵妃见水立北刚坐上这个位置,居然就给她甩脸子,自然是不高兴的。

  不过,新安帝没有什么反应,她也就没动水立北的话如同对着空气说着了。

  水立北倒也是完全将自己的本来面目放了出来,没等新安帝说话,直接就站了起来。

  他这个样子,是丝毫不将新安帝放在眼里啊?所以,更别提江贵妃了!

  他来做炮灰“江贵妃不回去看看吗?大理寺已经有多人招供,你联和江家,在宫中谋害了许多妃子的子嗣,如今大理寺已经去你江家拿人了!”水立北看着江贵妃,幽幽的说道。

  “你,你说什么?”江贵妃没想到水立北居然这么嚣张,当着新安帝的面居然就这样指控她,好歹她也是新安国的贵妃啊!她的父亲,可是一品丞相大臣,岂能如此遭人诬陷?江贵妃的脸色青红一片,她努力的稳住心神,委屈的看向新安帝。

  “皇上,你瞧瞧太子殿下这是说的什么话?玩笑也不能这样开啊,这可是要诛九族的大罪,我们江家哪里担待的起呢?”江贵妃看着新安帝撒娇着说道。

新安帝表情不变,轻轻的方向手中的毛笔,就开始净手。

 文学


  “大理寺都是你的人,你这话说的可是有证据的?”新安帝看着水立北问道。

  “自然。”

  “皇上”江贵妃吓的直接跪去了地上,“皇上,你也说了,大理寺都是太子殿下的人,那自然是他如何说就是如何了”

  “行了,你先回去秀禾殿好好呆着吧。”新安帝亲自扶起江贵妃,温润的说着。

  这语气这么得温柔,可是话里得意思分明就是要她禁足。

  这个节骨眼上,怎么可以?皇上江贵妃还要说什么。

  “贵妃娘娘,不如还是回去听消息吧?莫要耽搁了!”水立北沉声说道。

  他已经不耐烦了。

  水立北如此嚣张得话,新安帝听着也是没有多大的反应。

  这给了江贵妃一种,新安帝是被水立北胁迫的感觉……待江贵妃走了,新安帝的目光以然变得精明了许多。

  “皇上这样对江贵妃,是否在告诉丞相你是有不得已得苦衷,才立了儿臣为太子?”水立北直接问道。

  他是知道信安帝的处事方法得,那就是不管做什么事情,其实都留得有退路。

  正如此事,新安帝在江贵妃得面前故意表现得对水立北无奈,和势弱得样子,而水立北又配合着表现得如此狂妄嚣张,那传出去定然是给这么快就立储得事情,加了一层疑云。

  这是新安帝故意为之得,水立北也是心甘情愿得配合着。

  新安帝挑眉看了一眼直言不讳的水立北,突然笑了,“你将孤的秉性摸得这么清楚,此时这样说出来,可是还有其他得意思?”

  “云儿是否和你联和了,你是否亲自送她离开得?”水立北说明了今日过来得意图。

  云子晴失踪之前,可是和新安帝在下棋,云子晴不会做白用工得,所以一定是和新安帝说了什么。

  对于新安帝这么快就决心立储了,水立北其实心中也是多有怀疑得。

  如果是云子晴得话,那一定是他们做了什么交易!所以,水立北觉得新安帝这么果断地立储,其实是云子晴劝说的那么,他不得不怀疑这么一直藏着尾巴的新安帝将那只小狐狸给送走了。

  “不是。”新安帝坦荡的看着水立北。

  他没想到,水立北居然这么在乎那个丫头吗?水立北再三打量了一下新安帝,也没有看出来什么,他长舒了一口气,缓和了一下,接着说道。

  “皇上既然要维持你弱势的情况,儿臣这里还有一个法子,可是更加的告诉世人,你其实是受了儿臣的威胁,这才这么快就立储了。”水立北沉声说道。

  这么一来,水立北就成了众矢之的了!丞相和国丈的人的目标就全部到了他的身上,而皇上可以继续站在他“弱小”的一方,继续吃老虎了!新安帝深深的看了一眼水立北,“什么法子?”

  “将云儿许配给儿臣,告诉世人,云儿是儿臣安排过来得人,威胁了皇上的身体,让你不得不妥协。”水立北说道。

  “你觉得,苍翼会同意你退了他们惜水的婚事吗?”新安帝愣了一下,立刻想到了水立北最近的所作作为。

  他已经将拓跋灵和拓跋牧的污点摆了出来了,这一举动无非就是要拓跋灵知难而退,也是在打苍翼的脸。

  他一直都在和苍翼杠!“无妨,今晚拓跋灵就会悄悄地逃走,届时就算是苍翼再反对,也挡不住他有一个蠢笨如猪的公主!”水立北不屑的说道。

  他自然不会光将拓跋灵软禁这么简单的,拓跋灵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趁着她大闹皇宫的时候,水立北早就安排了她院子里面的人,为她开了一条光明大道。

  拓跋灵第一时间肯定会回去找水立北求救,毕竟水立北是她名义上面的夫妻,而她只要听说了新安帝下令为水立北又许配了其他的人。

  成为弃子的她,一定不会心甘情愿这么被退婚的……不过,后续的事情水立北已经安排好了人,也会躲过苍翼的人,给拓跋灵安排好路程的!水立北要求的这个赐婚,可谓是一箭三雕,不但解决了拓跋灵,更是打了苍翼和惜水的脸面,而且,也成就了新安帝的目的。

  新安帝思索了一下,既然决定给了水立北这个位置,那么他们就得全心全意的站在同一个位置上面了。

  况且水立北也保留了他的处事风格,在某种意义上让他做了好人,水立北直接情愿做了这炮灰。

  所以,新安帝没有不答应的理由,再加上他是挺喜欢那个丫头的。

  所以,他写了圣旨,只不过还没有宣扬出去。

  水立北满意的看着上面黑色的字迹,有了这个东西昭告天下,即便是那个女人在逃,他也不担心了。

  名义上,她就是自己的女人了,即便是她不同意,那也无妨.得了婚配圣旨,水立北也还是挺忧心得,因为,上面没有玉玺印戳,这是一个最大得漏洞。

  现如今水立北虽然有圣旨,但是也不过得了一个名头!到时候水立北授予东宫位置得时候,必须要有玉玺加印,才算是作数的。

  婚约已退不然,依旧是有人可以拿这个玉玺得事情做文章。

  他要永诀后患。

  新安帝自然是看出来水立北担心得事情,他想了想,说道。

  “其实,他们都说玉玺是被无垢阁偷走得,这些年,孤也多方打听,倒是也没有摸到无垢阁得边……”新安帝说完,殷切得看着水立北。

  这又是一个新安帝甩手得烂摊子啊!玉玺居然在无垢阁那里,进了无垢阁那种地方,岂是这么容易就拿回来的?水立北更加愁了,不知道玉玺的下落还好,如今知道了,更是一个难题了。

  “我会将玉玺拿回来的。”水立北手中握着圣旨,郑重地说道。

  好,孤没有看错你。新安帝说道。

  有了水立北去操心这件事情,新安帝乐的轻松!无垢阁最近在大量的收购珍惜的药材,作为条件,他们也和拿得出药材的进行了其他宝物的交换。

  “垢主还没有醒来吗?”无垢阁的人都听说了他们的垢主回来了,可是,却一直昏迷不醒。

  护法惊蛰用了无数的珍惜药材帮助垢主维持着生命,然后一边研发着垢主所中毒药的解药。

  可以过去了这么久,依旧是一无所获。

  一向如同天人精致的护法,也憔悴了许多。

  “护法,查出来了,这个毒药是主子自己研制的!”一元和惊蛰禀告道。

  “她的医毒天下无双,这不是为难我吗?”惊蛰无奈的说道。

  他的医毒都是她教的,可以他却没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等她醒了,是否生气呢?“不如,我去将那个狄神医抓来给主子看一下吧!”一元无奈的说道。

  惊蛰已经倾尽全力也没有研制出来解药了,不如去寻求其他的办法啊。

  “也可。”惊蛰点头,“但是不能抓,你要恭敬地请。”

  “明白!”惊蛰看着一元急急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惊蛰抓着云子晴的手,目光深情,“一别十年,你依旧是这般模样。”

  “也可,只要你回来了,我就可以兑换小时候的诺言,娶你了!”

  “你快些醒来看看吧,如今的无垢阁已经发展成了你想像中的样子了,你一定会夸我的是不是?”惊蛰捧着云子晴的手在嘴角轻轻印下一吻,另一只手轻柔的拂过她的眉眼。

  “这一次,我有了能力,再也不会让你离开了!”惊蛰郑重的说着,是对云子晴的承诺,也是对他自己的保证。

  “世子,无垢阁来人要老夫去医治一个人。”狄修子和水立北说着这件事。

  他本来是住在皇宫的,没想到无垢阁的人居然直接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说是只要能够治好此人,以后无垢阁可以答应他任何一个条件。

  如果他能够成为无垢阁的恩人,那么以后他想要生命绝本的医书,或者什么药材的那岂不是手到擒来了?狄修子立刻就答应了一元的请求,并告诉他收拾东西,立刻同他一起。

  所以,他此时着急忙慌的来告诉水立北,不是来征求他的同意的。

  他不过是告诉他,他要走了,你自己多看着一点新安帝。

  “无垢阁?”水立北正在为难为何打进去无垢阁的内部了,这狄修子此时说这件事岂不是雪中送炭吗?“是的,皇上那边你自己找人看着,我要走了。”此时狄修子非常的急切。

  “本宫同你一起去。”水立北岂能放过这么一个好的机会?如果能够和狄修子一起过去,那么就可以在无垢阁多留几天,他就可以进一步的了解了无垢阁。

  说不定还可以和无垢阁建立良好的关系,让他们帮忙寻找那个女人了!他一定能够将那个女人抓回来,这一次有了新安帝的亲笔赐婚圣旨,他做什么都是名正言顺了……“你也去?”狄修子惊讶的问道。

  “恩,来不及了!”水立北说道,转身进去了屏风另一边,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青衣长袍,面容也变得清秀无比。

  水立北整个人的气质,已经变成了一个温润的学徒的样子了。

  “送•……”狄修子打量了一下水立北,有些无语。他突然觉得,世子和那个丫头相似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快些,不要让人等急了。”水立北催促道。

  “走!”

  “水立北这是在同本王挑畔啊?”苍翼歪着头靠在太师椅上,阴沉的说道。

  当初极力主张和谈,并且心甘情愿的同惜水联姻,其目的不过是短暂的维护三国边关的关系罢了。

  如今,成功上位,就想翻脸不认人吗?无耻!当他惜水准轨得公主算什么呢?“王爷,拓跋公主不见了。”一个暗卫落在角落处,轻声的说道。

  苍翼一听,太阳穴直跳。

  “这个猪!他怒声骂道,这么大的人了,一点也不长脑子吗?此时逃跑,岂不是给了水立北更多的借口了?就算是他有将人找到,送回去,也有各种的污言秽语等着她了。

  如今水立北已经成了太子,有了足够的话语权,更加不会要她了!换个角度说,如果换做是他的话,也不会娶这么一个蠢女人的。

  虽然很能理解水立北,但是这明显就是打他们惜水的脸面,这个梁子必须结下了。

  “这个蠢物,完全按照水立北的圈套走,不见了也活该!”苍翼气呼呼的说道。但凡拓跋灵的关系和他的远一些,他也不想/操心这蠢货的事情了!苍翼骂了几句,也是冷静了下来。

本文标签:男朋友带我到房间揉我

上一篇:GV男星的调教之路 男妓服务高潮细节口述

下一篇:在电影院手伸进她内裤了 长途车上玩美妇岳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