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在电影院手伸进她内裤了 长途车上玩美妇岳

2021-10-23 16:04:4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她也是心知肚明。如今说这样的话,也就是想试探一下表妹对自己哥哥的态度。

  谢萧萧闻言很是懵然,不知道哥哥之间有什么好比较的。虽然心下觉得谢青云与自己更亲近,毕竟两个

她也是心知肚明。如今说这样的话,也就是想试探一下表妹对自己哥哥的态度。

  谢萧萧闻言很是懵然,不知道哥哥之间有什么好比较的。虽然心下觉得谢青云与自己更亲近,毕竟两个表哥她也是今天才见到面的,可是想一想舅舅对自己的厚待,还有那一盒满满当当的金银珠宝。谢萧萧明白自己一定要表现出个亲疏远近来给表姐们看,让她们知道自己不是那没心没肺之人。

  于是她和煦的笑道:“那当然是两个表哥对我好啦!就说舅舅给我的那些好东西,我分一半给哥哥们都不为过。”

  那些东西虽说是舅舅给的,可要真说起来,若是不给她,以后自然都是两个表哥的东西。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母亲都已经算是外人了,更何况她呢?

  每次去吴家,能安安生生的带走这么多的好东西,也的确说明两个表哥心眼好。不仅能对她笑脸相迎,还不眼红舅舅给她的这些东西,也是难得了。

  三表姐-吴晚夕的年纪与萧萧同岁,只比她大了两个月。年纪小,所以说起话来就率性了很多。

  她满眼希翼的看着谢萧萧说道:“表妹,你不用分一半东西给哥哥们,你就把那条冰花芙蓉玉圆珠手串送给我呗!我想要把它和我的耳坠还有簪子配成一整套。”

  那年她父亲行商回家,带回来不少的好东西,东西还没分,谢萧萧就被他父亲带到了家中。

  一整套的冰花芙蓉玉做成的首饰,她喜欢的不得了,不想谢萧萧也一样喜欢。于是父亲直接把那一套首饰分成了两份,耳坠和簪子是一份,手串因为用料多,所以是另一份。

  谢萧萧细想一番,才想起那条色彩艳丽的手串,那淡淡的粉色,也难怪吴晚夕喜欢的。其实也不算多贵重,不过就是那粉嫩的颜色完全契合了纯纯的少女心。

  谢萧萧早就过了那天真烂漫的年纪,也谈不上多喜欢那手串。送给她的话还能卖个好,何乐而不为呢!

  更何况那些东西原本就是吴家的,也是吴晚夕该得的,自己这么霸道实在说不过去。

  所以她很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你喜欢就送给你吧!”

  她这一答应,倒是叫三个表姐惊讶不已,不禁疑惑她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给了谢萧萧的东西,只要是她看得上眼的,谁都别想要走,打小就精明的很。有些时候就算拗不过面子,最多也就把那些她不喜欢的东西往外送一些而已。要说能骗到她的,大概也就那最会装出姐妹情深模样的蒋思思了。

  谢萧萧看着三个表姐难以置信的模样,忍俊不禁的笑道:“我可是难得大方哦!今天既然送了三表姐手串,大表姐和二表姐也一人挑一件喜欢的首饰吧!免的说我厚此薄彼。”

  吴家三姐妹面面相觑,都是一副恍如做梦的模样。

  谢萧萧径直起身进了内间主卧,打开放首饰的妆奁才发现三个表姐一个都还没进来。她扬声朝外面唤道:“姐姐们,你们再不来我就要反悔了哦!”

  话音刚落,吴晚夕就裙裾飞扬的率先奔了进来,眉开眼笑的嚷道:“当然要,铁公鸡拔毛了,怎么能放过?”

  谢萧萧看着妆奁里各色的首饰,犹疑地问道:“你确定就要那一条手串吗?现在可是随便你挑哦!”那条手串比起收拾盒里的其他首饰,真的算不上值钱。

  吴晚夕直接将那手串戴到了手腕上,心满意足地说道:“我就要这手串,千金也不换。”

  大表姐和二表姐款款而来,看着谢萧萧的妆奁里面的首饰,都是一阵眼热。

  果然还是家中独女好啊,她们姐妹三人在家中,不管是什么东西,都是三人平分。虽说首饰也都不少,可是见着自己喜欢的首饰,也不是一定就能得到的。

  而谢萧萧就不一样了,她母亲的首饰,只要是她喜欢的,自然都得给她。还有舅舅这一份,所以谢萧萧的首饰一点都不比她们姐妹们的少,甚至还要比她们的首饰更精致奇巧些。

  吴晚晴和吴晚星心下暗叹了一番,真到挑首饰的时候,反而只挑了模样简单的首饰。她们也不是那眼皮子浅的人,如此既不驳了表妹的情意,也得个开心。

  谢萧萧看大表姐挑了一个玉兰簪子,二表姐就挑了一副珍珠耳铛,瞬间了然。这三个表姐看着她这妆奁中的首饰,能不嫉妒,不生贪念,算得上是好性情的人了,以后可以多来往。

  她先前听身边的秋月提起过,说是几个表姐都会惦记她的首饰。今日她也就顺水推舟的试探一番,如今也算是大致了解了。

  既然她们性情不错,以后还会在一起玩,现下她送人首饰,自然不能送的太寒酸了。

  谢萧萧伸手在妆奁中挑拣着选出一块锦鲤献宝双鱼珏,一用巧劲,便将其一分为二分成了两只单独的锦鲤衔珠。

  三个表姐在一旁看的惊叹不已,吴晚夕语气中满是稀奇的说道:“我都没看出来这竟是两块玉,好巧妙啊!”

  吴晚晴看着也是一阵纳罕,不由叹道:“兼金必贵双,珏玉不独只。相合二玉为珏,这可真是稀罕玩意。”

  吴晚星看着手中的珍珠耳铛,眼中的嫌弃一闪而过,再看着萧萧手中的两块玉,殷切又渴望的说道:“表妹,我刚才没选好,这块双鱼珏更合我心意,正好就把它送给我和姐姐吧!”

  谢萧萧把玩着双鱼珏,一抬手又将两条鱼合扣在了一起,自己也觉得精巧的很。其实她也并不知道这玩意儿的精巧之处,还是那一天她觉得好看要带在身上,秋雨一分为二拿了一般给她,她才知道其中的玄机。

原本她拿出来就是要送给两个表姐的,所以一听吴晚星的话,她毫不迟疑地将双鱼珏递给了她,笑道:“这原本就是要送给你和大表姐的,你们喜欢就好。”

 文学



  吴晚星接过那合二为一的双鱼珏,又把手中的珍珠耳铛放回了表妹的妆奁中,才欣喜的笑道:“表妹今日真是慷慨。”

  吴晚晴却是皱着眉头看着亲妹妹使了个眼色,对谢萧萧说道:“妹妹还是把这样的珍贵首饰收好吧!我和晚星都不缺首饰,她也就这会儿看着稀奇,等你真给了她,她过了那新鲜劲,就不知道随手扔哪里去了,平白地糟蹋了好东西。”

  事出反常必有妖,谢萧萧从没这样大方过,一下子变得这么大方,总让她觉得不踏实。

  若是谢萧萧一转脸对长辈们说是晚星跟她要的首饰,那不就成她们姐妹三人欺负她了?一块玉饰,实在不值当带累了自己的名声。

  眼见着吴晚星接收到长姐的暗示,满脸不情愿的准备将手中的双鱼珏放下。

  谢萧萧挑着眉郑重地说道:“我这盒子里的首饰,多数都是舅舅送给我的,所以母亲常常对我说,让我一定要对表姐们好。如今我送你们一块母亲给我的玉,母亲看见了只会开心,她可是一直盼着我和你们好好相处呢!”

  她这番话说的十分诚挚,甚至让人不好意思拒绝。正好也打消了大表姐的疑虑,两人这才高高兴兴的收下这玉饰。

  她们正热闹着,守在外间的秋月进来说道:“小姐,夫人身边的冬青姐姐来了,正等你去正房拜见舅爷。”

  谢萧萧眉开眼笑的站起身说道:“舅舅来了,表姐,我们快点去我母亲那里看看。”

  她还没见过这个给了她无数金银财宝的舅舅呢!

  姐妹四人纷纷站起身,一起往正房去了,走在路上,吴晚夕便高兴的说道:“父亲一准又带好东西回来了。”

  吴晚星睨了她一眼,挑着眉稍说道:“有好东西你也记得要谦让点,不然你就不用想了。”

  要说她们的父亲也是奇葩,每次她们姐妹碰到喜欢的东西在一起争抢,他都会直接将那东西直接划分给谢萧萧。

  并且名正言顺的说道:“既然这东西会坏了你们的姐妹情意,那就说明你们不值得拥有。不若送给萧萧,你们眼不见为净。”

  所以说每次父亲送给萧萧的好东西,也多多少少有她们争抢后的结果。

  谢萧萧一进母亲的院子,就听见了一阵爽朗的笑声从屋内传了出来。待进了屋,谢萧萧一眼就看见了坐在舅母身边的男人。

  他一双浓眉斜飞入鬓,剑眉星目,面色黝黑泛光,大刀阔斧的坐在那里,身上显露的尽是气宇轩昂的英姿豪迈。与吴氏完全就没有一点的相似之处,令谢萧萧心中惊讶不已。

  她这一惊讶,三个表姐都已经问安了,就只有她还眼巴巴的睁大了一双眼睛盯着舅舅。

  舅母在一旁忍不住用帕子掩着嘴轻笑道:“看吧!不怪我和母亲刚才都大吃一惊的,这一个月的功夫就晒的这般黑,萧萧都好像不认识舅舅了。”

  谢萧萧这才回过神来,对着舅舅福身一礼,向他问安道好。

  吴焕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镶金嵌玉的木匣子,递到吴晚晴面前说道:“这些首饰拿去和妹妹们一起分了戴着玩,莫要争抢,做姐姐的要让着妹妹。”

  吴晚晴接过父亲手里的首饰盒,百般烦恼的闷声回道:“是。”

  自小就是姐姐让着妹妹,着实叫人讨厌。好在自家的妹妹还算是乖巧,还会顾念着姐妹情分。

  可是今日在这里,只怕她真的要任由萧萧挑拣最好、最漂亮的首饰,她只能拿那些剩下的了。

  如此一想,她都懒得去看了,索性直接递给了谢萧萧:“妹妹先挑吧!你挑好了我和晚星、晚夕再挑。”

  谢萧萧对大表姐的心情一目了然,却也没推辞,打开了首饰盒,看着里面堆金叠玉的华丽首饰,抬起头对外祖母问道:“外祖母,我给你挑一只镯子戴,好不好呀?”

  老太太立时笑得满面春风地说道:“那是你舅舅特意给你们小姐妹准备的首饰,哪里适合我这老太婆戴呦!你只管挑你喜欢的,我们的那一份在你们来之前就已经拿到了。”

  老太太说着话,笑意盈盈的转了转自己手腕上那只碧玉镯子,示意自己已经戴在手腕上了。

  谢萧萧立时一本正经的说道:“外祖母手上的碧玉镯子真是好水头呢!颜色清亮通透,真是天然去雕饰,贵气天成。也不知道是谁的眼光这般好,给你买这一支镯子,太适合外祖母了。”

  一席话,不仅拍了老太太的马屁,就连舅舅都捎带上了。三个表姐听她舌灿莲花说这一番话,只觉得惊讶又佩服。

  吴晚晴倒是反应的快,谢萧萧话音一落她便顺口接道:“翠竹法身碧波潭,滴露玲珑透彩光。祖母戴着这镯子真是大气又显贵呢!”

  两人一唱一和的,惹得屋中的几个长辈眉开眼笑起来。

  老太太却是看着谢萧萧啐道:“就属你们两个油嘴滑舌的最会哄我,赶紧自己挑选首饰戴去吧!”

  说完自己也是没忍住的掩嘴笑了起来。一把年纪的人了,戴个首饰早就没有了年轻孩子的那股新鲜劲了,反而是孙女们说些吉祥话更能博她一乐。

  谢萧萧捧着首饰匣子,在三个表姐身边坐下。信手从首饰中拎出一串颜色鲜艳的金珠玛瑙流苏耳坠,金珠明亮的黄色和玛瑙饱满的红色搭配,被光亮一照,便流光溢彩,她乍一看就被惊艳到了。

  眼看着她找冬青拿来一面小镜子,对着镜子左右比照着臭美。吴晚夕不高兴的噘起了嘴,这耳坠她一眼就喜欢上了,可这会儿却即将成为谢萧萧的囊中之物了,想想就觉得生气。

  这是她父亲带回来的东西,若是给了姐姐,她还甘愿些,这下直接被谢萧萧霸占了去,她是打心底的不乐意。

  她这正不乐意着,谢萧萧却直接将那一串耳坠送到了吴晚晴的耳边,眉眼弯弯的笑道:“姐姐艳若桃李,正是如花盛放的年纪,果然戴着比我好看,姐姐快戴上照镜子看看。”

本文标签:在电影院手伸进她内裤了

上一篇:男朋友带我到房间揉我 走一层楼梯就顶一下

下一篇:少妇被歹徒蹂躏惨叫小说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