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肚子装不下了尿液公交车 医生H调教扩Y器

2021-10-23 16:21:1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但手心都是细腻的冷汗,不知道他在给昭儿施针的时候想的是什么,能让他这般紧张到手心出汗?

  “昭儿醒过没有?”

  徐锦宁肚子月份大了,也比以前更加贪睡,每次起来

但手心都是细腻的冷汗,不知道他在给昭儿施针的时候想的是什么,能让他这般紧张到手心出汗?

  “昭儿醒过没有?”

  徐锦宁肚子月份大了,也比以前更加贪睡,每次起来活动活动都觉得浑身累的要死,巴不得每天都躺在床上舒舒服服,啥事也不管,顾着吃吃喝喝就行了。

  温丞礼悄然的给她把完脉博,“醒过一次,知道你在休息没打扰你,你身体有没有不舒适的地方?”

  徐锦宁摇头说没有,坐在床边看着昏睡着的弟弟,“昭儿的气色一天比一天好了,谢谢你这么细心的照顾他。”

  若是没有这么不辞劳苦、衣不解带的照顾,昭儿指不定还会变成什么样子。

  徐锦宁伸手摸摸徐锦昭的额头,温度有些低,头上有些汗。

  徐锦昭睡的也不够安稳,小脸惨白惨白、皱巴巴的,眉头也一直紧皱着,看到他睡着了还用力的抓着被子,力气大的手背上青筋都冒了起来,看起来有些狰狞。

  徐锦宁伸手握住他的手,想要将他的手掰开,徐锦昭的指甲修剪的很圆,指甲不是很长,不会抓伤人。

  但他指甲里面的肉都成了黑色的,在温丞礼的治疗下,这些黑色也在慢慢的减退。

  “昭儿的性子你该知道的,那些被迫害、杀人的记忆时刻困扰着他,我已经在房间里点了不少安神香但对他效果不大。”

  这个徐锦宁是知道的,“昭儿之前尝过不少药草,这些安神之类的普通药草对他当然是没什么用的。”

  没日没夜的被噩梦惊扰,直到本人受不了奔溃,这毒蛊的后遗症未免太大了。

  外面传来匆匆脚步声,婉儿一脸着急的跑进来,见徐锦宁平安无事的坐在那儿,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她没有去打扰坐在一起的两人。

  确定徐锦宁没事后自觉地退出去准备晚膳了。

  “我已经将汀州府周围的守卫增加了两倍,七巧之家的人也会每隔半个时辰出来巡逻一次,府衙内的安危暂时不用担心。”

  “那那些百姓呢?”徐锦宁想着白日里那些人,“他们身上的水泡和毒素能有办法根除么?”

  温丞礼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告诉她:“上官梓恒和赵管事带着城内所有大夫,给百姓们检查了一次,但效果甚微,我们还在翻找各种医书,希望能够找出解救的办法。”

  “耀宫那群人到底从哪里找出来的歪门邪道,他们怎么会这么精通于用毒用蛊呢?”

  徐锦宁思考一番说,“不行,我还是要联系一下临清,巫国、南疆同样是这些毒蛊、毒虫的生长繁殖之地,保不齐他们会有什么精妙的解决方法。”

  “临清自夏国离开后便一路前往汉丹城,如果路上不出意外,他们现在应该还在汉丹城内。”

  “汉丹城一夜灭城,不知道跟昭儿、丞雨有没有关系。”

  既然已经知道汉丹城灭城的大部分原因是这些小怪物,那就不知道的徐锦昭、温丞雨当时有没有参与汉丹城的屠杀一事,如果他们也在其中……

  徐锦宁担心的正是温丞礼所思虑的,温丞礼说:“如果他们也参与了汉丹城灭城一案,那夏国、宁国势必要将这两个灭城元凶交出去,可……”

  徐锦宁蓦地想到之前昭儿曾出现在宁国皇城内,时间线对不上,松口气道:“吓死我了。”

  温丞礼不明所以,“怎么了?”

  徐锦宁坦然的告诉他:“我刚想起之前欧阳怵还传了一封信回来,信上说昭儿曾经出现在宁国皇宫,那群人想让昭儿杀死父皇,但他们的计划没有得逞,从宁国皇城到汉丹城快马加鞭也要半个月,所以昭儿肯定不会出现在汉丹。”

  徐锦宁继续推测:“至于丞雨,如果她刚被制成小怪物,那耀宫等人肯定会先拿家人开刀,也就是说,你才有可能是丞雨变成小怪物后的第一个目标,但丞雨还没有找上你,就被慕青黎抓住先行把人送到你面前,故而丞雨也绝不可能参与灭城一案。”

  徐锦宁分析的很有道理,“你觉得呢?”

  温丞礼说:“这些人只让小怪物在汀州范围内大开杀戒,或许真像你所说,他们想先拿最亲的人开刀。”

  如果这些小怪物疯癫到连自己的家人都杀,那他们才算是最凶狠、最残忍、最无情的杀手。

  徐锦宁捏捏温丞礼的手心:“侧面也证明耀宫的人只在拿这些小怪物做试验,他们之所以没有大规模的将小怪物放出来,应该觉得自己是无法掌控他们的,所以只能分批分批的放出来。”

  “的确,看来我们的速度还是不够快。”

  徐锦宁赞同的点头,“目前我们只能在这里等消息,的确不如他们的行动速度快。”

  温丞礼刚要开口,就听床上的徐锦昭不安的嘤咛着。

  “先躲开,别让他伤着你。”

  徐锦宁听话乖巧的先站在一边,他们不确定徐锦昭现在是什么情况,只能在他昏迷的时候才靠的更近一些。

  徐锦昭特别痛苦,双手死死的按着自己的脑袋,不知道是梦到什么了,还是脑子里的毒虫残留下的毒素,亦或者是他体内毒素开始蔓延。

  “啊啊,好痛,好痛!”

  徐锦昭在床上痛苦的翻滚来翻滚去,好几次差点直接撞到旁边的床头上,幸好温丞礼手快将他抱住。

  温丞礼一个手刀披在徐锦昭的脖颈上,可徐锦昭没有被打昏迷,还躺在床上抽搐着。

  温丞礼快速拿过旁边的绳子将他的手脚都绑到床的四个角,做完这些,他的义父也都湿透了,好不容易缓口气。

  徐锦宁咬着嘴唇,确定没事了,才小心的走过去,“丞礼,伤到了没有?”

  温丞礼的手背、胳膊上都是浅浅的抓痕,因为没有指甲,所以没有抓破,伤口也不是很深。

  “没伤到,放心吧。”

  徐锦昭脸上的痛苦之色丝毫没有增减,反而越来越凶狠。

  看着弟弟这么痛苦,徐锦宁心如刀绞,手指用力的掐着手心的手,手心很疼,疼的出了汗。

  “昭儿这是怎么回事?”徐锦宁站在床头,担心的看着。

  温丞礼给徐锦昭再次施了针,几针下去,徐锦昭的情况稍稍有点好转,虽然嘴里还是时不时的冒出几声痛苦的嘤咛,但没有像刚刚那般疯癫抓狂了。

  见温丞礼脸上都是汗水。徐锦宁拿出手帕轻轻的擦着他额头的汗,“丞礼,你还好么?”

  温丞礼的脸色也不太好看,最近发生的事情都是温丞礼一个人在处理,他休息的时间很少,几乎每天只能睡上四五个时辰。

  哪怕他自己说没事,徐锦宁依旧担心他。

  温丞礼疲惫的将脸埋在徐锦宁的手心,“让我休息一下就好,没事。”

  徐锦宁听了眼眶一热,伸手将他抱在怀里,心酸道:“今天晚上你不准再熬夜了,给我好好休息。”

  都怪她,是她把所有的压力都让温丞礼一个人受了,是她没用,帮不了他。

  温丞礼依偎在徐锦宁怀里,担心压到她的肚子,他的动作很轻很轻,“好,都听你的。”

  可能是真的太疲惫了,温丞礼这次居然没有反驳她,但这也让徐锦宁更加心疼他。

  这家伙总是将所有的额担子都压在自己身上,一句苦都不想跟她说。

  徐锦宁想,他的极限是什么?他到底什么时候才会说累?

  从来没听过他说过一句疲惫,这次却……

  徐锦宁甚至不理解温丞礼压力这么大了为什么还是要一个人死撑,她也可以帮他,也可以为他解决麻烦。

  视线转移到床上的徐锦昭,她又在想,是不是很多压力的来源都是她呢?

  温丞礼已经成为夏国皇帝,若他稍微自私一点,不管汀州的这些烂摊子,他过的会不会轻松一些?压力会不会少些?

  徐锦宁握紧温丞礼的肩膀,眼角发红,“丞礼,觉得累的话就要休息,以后不要勉强自己,那些事情我跟你一起解决,不要让我觉得……”

  “嘘!”温丞礼做了个禁声的动作,他抬起满是红血丝的眼睛道:“这些不算什么,只要你平安,什么都不算事。”

  徐锦宁眼眶一下就模糊了,她不想哭,可看到这么疲惫的温丞礼还是控制不住眼里的泪水。

  泪水模糊了视线。

  温丞礼悉心抬手擦拭着她的眼角,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怎么还哭上鼻子了?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长公主去哪里了?”

  徐锦宁有些哭笑不得,“这个时候你还在乎那么多,知道你想让我放松,但你也要为自己考虑考虑才是。”

  温丞礼说:“疲惫的不是我一个人,是所有人,绰痕、赵管事、婉儿、上官、诸葛……这么多人都在努力,我有什么理由休息呢?”

温丞礼的话直击徐锦宁的心上,不只是他一个人觉得累,这段时间他们所有的神经都在高度紧张中,他们每一个人都是这么疲惫,都是这么辛苦,但他们没有一个人说过累,他们都在努力的解决所有事情。

 文学



  徐锦宁妥协的站在一边,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儿,又苦又涩,许多话哽咽在喉咙那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

  眼泪被擦干净了,眼睛红肿的很,也有些酸疼。

  刚好婉儿一众人等把晚餐送了过来,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尴尬局面。

  不知不觉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徐锦宁不停的将碟子里的菜夹给温丞礼。

  为了不让徐锦宁担心,温丞礼吃的很香,一连吃了三碗饭呢。

  吃完晚膳,徐锦宁强制让温丞礼下去休息。

  徐锦昭的房间就在隔壁,现在换成了上官梓恒在照顾,有绰痕在旁边看着。

  赵管事和重牵带着人寿在后院中毒的百姓那儿,本来温丞礼用晚膳后还想去看看那些百姓的,但是徐锦宁没有允许,他自己都累成这样了哪里好有功夫去管那些百姓?

  去了又有什么用,他们没有解药,去了只能干眼看着百姓们受苦受难,看他们疼却无可奈何,到时候也只是更加心酸罢了。

  徐锦宁下午睡了很久暂时还不困乏,只好坐在床边注视着已经昏睡了的温丞礼。

  可能累的很了,温丞礼刚沾到枕头上没多久就睡着了,手还跟徐锦宁的手牵在一起。

  徐锦宁好几次想把手从温丞礼的手中抽出来,可惜都没能成功,两人紧握着的手心开始冒汗。

  徐锦宁转头看向窗外,夜色迷人, 伴随着那些蛙鸣鸟叫声,忽然想起那年跟母后一起去山上祈福太庙里祈福,母后是个心善之人,她也非常的迷信,在山上避暑的时候,她大多数时间都是呆在太庙里诵经祈福。

  如果诵经祈福真的有用的话,那她也愿意去摘抄那些枯燥乏味的经书,以前母后让她抄写她都会找各种理由推脱。

  可能因为她即将成为一个母亲,所以她的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对那些神佛之事也更加的信仰。

  “若真有神明,能不能让这些人不再受苦了。”

  慕青黎等人都说他们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还债,可如今,还有什么债可以还呢?还能还的清楚么?

  徐锦宁忍不住叹息着,外面夜色太浓了,不知不觉间困意袭了上来,她将外套脱掉小心的躺到床边上,将脸埋在温丞礼的心口,聆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月圆星稀,夜色沉冷,蝉鸣蛙叫,暖风夹着一丝丝的血腥味儿,让睡着的人分外的不安。

  绰痕坐在一边托着腮看着上官梓恒在那儿忙活,听说下午徐锦昭醒过一次,可惜那时候他也在休息,没来得及过来看看。

  这小子还真是幸运啊,伤成那样还能存活下来,这得有多强的意志力啊。

  他跟徐锦昭的关系其实并没有多深,只觉得年龄差不多同病相怜,也或许是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以前的影子。

  绰痕希望能看到徐锦昭脸上的笑容,因为那是他曾拥有过的快乐,自己得不到的反而会希望从别人身上看到。

  徐锦宁为了护住弟弟这份纯真,宁愿不让他去坐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只是为了能让徐锦昭做自己,这样的情感令人动容,也让绰痕羡慕。

  所有人都想要守护的这份纯真却被耀宫那群人放在臭水沟里践踏,一朵洁白无瑕的白莲最终掉进了淤泥里。

  “他怎么样?”绰痕忍不住的打个哈欠,但还是没有半分困意。

  拜兆雾那群人所赐,他们这段时间的生活作息算是彻底更换,日夜颠倒了。

  赵管事他们还坐在后院里喝酒聊天呢,其实大家都是无法安眠,不放心罢了。

  “情况还是有点好转的,但要彻底恢复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并且这段时间不能出现任何意外。”

  绰痕下巴垫在手背上,眼睛巴巴地盯着那边:“意外?什么意外?难道他身上还有我们不知道的毒?还有虫子没弄出来?”

  想到那恶心巴巴地的虫子,绰痕就觉得背后发寒,浑身鸡皮疙瘩都爬起来了。

  那种东西也真的太恶心了,兆雾他们是怎么把这么恶心的虫子弄都他们的脑子里的?

  “那倒没有,我说的意外并没有发生,只是个说法罢了。”

  “大哥,麻烦您下次说话能说的清楚点么,这样真的很吓人的。还好徐锦宁那婆娘不在这里,让她听到了估计得吓晕厥过去了。”

  没事就好,绰痕松口气。

  婉儿端着热水进来,恰巧听到绰痕说的那句话,过去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脑袋:“臭小子,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对长公主不敬,怎么就是听不懂呢?”

  “我没有对她不敬啊,她都习惯我这么叫她的。”

  绰痕本就是这个性子,从认识徐锦宁开始到现在就没怎么客气过,私心里也是想让徐锦宁把他当成弟弟宠爱,而不是一个下属。

  徐锦宁对他也没有那般的颐指气使,语气、态度上也明确的是将他当成弟弟来看待,这就让绰痕更加恃宠而骄,不管不顾的。

  上官梓恒说:“长公主不是在乎这些虚礼的人,她待人还是很和善的。”

  婉儿当然知道徐锦宁对他们都好,能有这样的主子也是他们的福气,但该有的尊敬还是要有的。

  “若以后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都解决完了,她就是我们夏国皇后,难不成你对皇后娘娘还是如此不敬重?”

  绰痕撇撇嘴,一脸无辜:“这不是还没有成为皇后嘛,我也没有对她不敬的意思。”

  上官梓恒笑道:“婉儿姑娘,你就别再说道他了,瞧瞧这委屈的。”

  “呵,看在你还小的份上就不说你了,你啊,还是要收收你的性子。”

  绰痕调皮的冲她吐吐舌头:“知道了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婉儿把热毛巾递给上官梓恒,担心的问:“宁国太子现在还是有危险么?”

  “不确定,只能等诸葛先生他们将冰灵蛇带回来了。”

  “那地牢里的那些小怪物呢?什么时候能给他们驱虫拔毒?”

  婉儿一想到地牢里还有那么多无辜的少年就觉得难受,本该是花儿一样的年纪却遭受了这么多。

  上官梓恒说:“他们的身体素质不如锦昭太子,贸然驱虫他们很有可能一命呜呼,在没有做好万全准备之下,我不建议为他们所有人驱虫。”

  婉儿听了也觉事情可能比较严重,并非她想的那么简单,只是唉声叹气的:“这些孩子也太可怜了,真希望诸葛天运能尽快将冰灵蛇带回来救救这些苦命的孩子。”

  “能救一个是一个吧。”上官梓恒也很无奈,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们就算知道病症如何,却没有任何能够解除病症的药,无法对症下药也只能硬扛着了。

  绰痕受不了这里的气氛,打完第三个哈欠才说道:“你们子这里怨声怨气的也没用,拿不到冰灵蛇都是空谈,还是想想怎么将眼下的危机解除吧,你们继续守着我出去巡逻一圈。”

  “若是逛累了就去休息,咱们继续轮着守夜。”

  绰痕冲她摆摆手,自顾自的走了。

  已经接近夏末,可汀州的鬼天气还是这么热,一点都没有夏国凉爽,绰痕逛了一圈后跑到了后院。

  赵管事跟几个手下在喝酒划拳呢,也亏得他们这个时候还能玩的出来。

  “啧,没看出你们的心态还挺好的,这个时候还不忘了喝酒划拳。”

  视线接触到旁边放着的筛子,绰痕频频摇头:“还好主子不在这儿,不然你们的屁股都得被打的开花。”

  赵管事仰头喝了一碗浊酒,“你小子可玩别指望着去告状,否则我先打的你屁股开花。”

  周围的侍卫们都哄笑起来,绰痕白他一眼,他就算不用出手,速度这么快,赵管事能追的上才怪呢。

  “那些百姓怎么样了?”绰痕没工夫跟他开玩笑,他可是特地过来看看这些百姓的。

  “都吃了双倍的止疼药,伤口也都涂了止痒的东西,不过并没有什么用,有几个受不了想要自杀的都被绑起来安置在房间里。”

  “那到底什么毒啊,让人这么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赵管事呵呵的笑两声:“可惜我不是神医,无法回答你的问题,小子你还是快回去睡觉,别在这里浪费时间,明天还有的你忙呢。”

  “哼,自己还在这里喝着酒呢。”

  绰痕一抬头,看到屋顶上有两个黑色人影吓了一跳,等他再揉揉眼睛打算看清楚些,那两个黑影又快速的消失了。

  “有情况,我去看看,你们自己小心点。”

  “一惊一乍的!”

  绰痕没有继续理会赵管事那群人,施展轻功去追那两个黑衣人,他们的轻功很高超,饶是绰痕追了半天也没能追上。

本文标签:肚子装不下了尿液公交车

上一篇:按摩师他添的我下面高潮 乖站着来一次H

下一篇:老师又湿又紧我要进去了(工棚里的性疯狂)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