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燃晚师尊自己扩张MONO|激情文学

2021-10-23 16:29:0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会死,对吗?”陆露在乎的是这个。

  而韩书然最不在乎的,也是自己的命。“无所谓,反正我早就死过一次了,只是多活了几年而已。”

  往昔历历在目,陆

“你会死,对吗?”陆露在乎的是这个。

  而韩书然最不在乎的,也是自己的命。“无所谓,反正我早就死过一次了,只是多活了几年而已。”

  往昔历历在目,陆露想活着,这是她作为人类的本能,想好好地活下去,可是她没有办法面对自己,这是内心的纠结。而韩书然却认为这种问题是最无聊的,无论是人类还是血族,至少不都是活着吗?至于那种方式让自己更自在,这就看个人想法了。

  远处,一道光束击中了结界。很显然,血族委员会的人已经赶到了,这种惊天大新闻,他们必然不会错过的。为首的正是血族委员会的会长,古介。

  “真是大开眼界,没想到一个退役的猎人,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真是了不起。”古介拍掌叫绝,刚刚那一击,完全打不动结界呀。

  古介对于沐景的存在一点儿都不意外,什么地方没有沐家的存在?再者,此事错在猎人,古介不得不好好地审视一下眼前的韩书然了,之前听说过,上次极夜学院的事情就是她办的,这一次出了这么大的事故,正是她的妹妹,这能说是巧合吗?

  韩书然也不介意这么多人观礼,反正都已经到最后一步了。“陆露,如果你选择血族,我不拦你,但是,你要知道你将要面临什么。作为仪式的最后一步,你要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饥渴和欲望。”

  韩书然将自己头发撩开,指着动脉。“这个位置,只需要轻轻一咬,就可以流血,但是你不能吸太多,会沉迷的。”

  这是陆露第一次学会使用獠牙和吸血,一旦陷入了对鲜血的渴望里,就很难出来了。当陆露红着眼咬上的时候,瞬间被吸引了,这是她感觉最舒服的时光,差点就沉醉在里面,将韩书然的血吸干。

  而韩书然面色泛白,体内的血正在快速流失,直到陆露有点儿理智了,将自己的能量灌入到陆露的体内,作为牵引,让陆露在仪式结束的时候,成为了准贵族的阶级。

  结界消失,陆露已经恢复正常,如今的陆露和普通的血族无异。

  古介这才靠近陆露,看陆露好像也没有什么变化。“新生儿,你的异能是什么。”

  陆露自己还感觉不到所谓的异能。

  韩书然替陆露回答了:“控制情绪。任意改变一个人的情绪状态,或狂躁,或绝望,这是她的天赋。”除非,你的能力和自制力在陆露之上,那可以不受到任何的控制和影响。

  古介对此还算满意。“有趣的异能。”控制人的很多,但是控制一个人的情绪,倒还是第一次见。

  这是韩书然送给陆露的能力,在血族内,想不被杀了,要拥有一个足以自保的异能,并且还让血族委员会和四大家族觉得你还有活着的价值。

感到意外的是,明明应该紧张的局面,这一夜却是异常地轻松。

 文学


  首先,沐景对陆露的存在表示了无所谓,反而对于韩书然更感兴趣。既然陆露不是他要找的人,那就没必要浪费时间了。不过既然这一次古介都来了,也可以留下来听一听血族委员会对此事的裁决。

  而后,原家由于韩书然的因素,对陆露的存在表示了接受。明石家更是阴晴不定,可既然让明浮过来干扰,当然也是希望陆露可以进行转换的。最后,浅见家忙于找人,也是没心情搭理血族委员会和猎人协会的这堆破事。

  这么一圈看下来,竟然只要过了血族委员会的这一关,陆露就有很大的可能性可以作为血族生存下去了。错在猎人协会,所以协会做不了太多的干预。

  古介这个人看起来,似乎不是很在意血族是否多了一个人物,但是协会背着他制造出了一个血族,这还是需要谨慎对待。“关于你们人类的实验,是不是该解释一下?”

  这是属于两个种族之间的外交内容,自然也是由钟离航来完成,至于陆露,暂时被沐景收编了,不会出什么问题。

  而柴综则得到了最新的命令,看押韩书然。

  今夜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归根到底,还是出在了韩书然的身上,将这么大的一个隐患留在身边多年,甚至故意隐瞒事实,造假协会档案,这一条条的,都是重罪了,碍于面子和局势,才没有立刻对韩书然展开全方面的调查而已。

  当然,从今夜开始,再也没有人会相信韩书然的话,也就是说,她从前做出的努力和得到的威望,一夕之间,全部自动瓦解了。甚至,还有人将阴谋论挂在了韩书然的身上,挥之不去,越演越烈。

  韩书然被调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华光学院和极夜学院作为守护师的工作。诸葛天纵本就是韩书然最初保释出来的人,如果诸葛天纵也有问题,那对于韩书然的判刑,更是罪加一等。事实上,祸不单行。等协会的人通知到学院的时候,校长诸葛天纵早就不知去向,这让事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柴综私下见了韩书然一面,在地牢里。柴综觉得有点儿可惜了,明明是那么优秀的人,竟然因为陆露自毁长城。“协会目前查到,之前你作为守护师的时候,没有根据规章制度对极夜学院的宴会行为作为规划,这是一个隐患。当然,放在以前没有人会说你什么,但是今时今日不同了。”

  对于这种是我,韩书然根本就不在乎,那些虚名都是飘渺的。“诸葛天纵找到了吗?”韩书然当然不指望诸葛天纵来给自己证明清白,而是韩书然担心,诸葛天纵突然消失不是个正常的现象,他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一切,预谋了离开。而后续的诸葛天纵,也已经脱离了韩书然的掌控,甚至连猎人协会都查不到他的去向,基于诸葛天纵和部分血族的关系,这显然不是一个好兆头。。

  “没有。”柴综也明确告知了韩书然:“这也是我今天来的目的之一,说出诸葛天纵的实情,还有,他到底去哪里了?”

本文标签:燃晚师尊自己扩张MONO

上一篇:老师又湿又紧我要进去了(工棚里的性疯狂)全文阅读

下一篇:爽到高潮嗷嗷嗷嗷嗷叫视频|边潮喷边尿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