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师教跳D放在里面上课感受|男主在女主做饭时要她

2021-10-23 16:35:1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慕容夫人突然停下了脚步,她此时的心中有些紧张,虽然之前和简宁安之间相处的很好,但是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她还真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简宁安,毕竟当初是他们做父母的不够称职,这才

慕容夫人突然停下了脚步,她此时的心中有些紧张,虽然之前和简宁安之间相处的很好,但是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她还真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简宁安,毕竟当初是他们做父母的不够称职,这才导致了简宁安幼年时期走丢。

  每当想到这件事情,慕容夫人都感到非常的愧疚。

  简单似乎看出了慕容夫人的紧张,他冲着慕容夫人投去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走吧,进去吧。”

  封墨正准备推门进去的时候,病房的门突然开了,陆垣衡从里面走了出来,恰好在这里碰到封墨,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封墨眉头不着痕迹的蹙了下,对于陆垣衡出现在这里,似乎有些不满。

  “垣衡叔叔。”

  简单热情的打了声招呼,陆垣衡对简单还是很好的所以简单现在不排斥他。

  “简单真乖,慕容阿姨,你也来了。”

  紧接着陆垣衡的视线落在了慕容夫人的身上,封墨见状看来两个人是认识的,考虑到慕容夫人在场,就算是他对陆垣衡的到来感到不满也不能表现出来。

  “原来你们都认识啊,我过来看看宁安。”

  慕容夫人淡淡的笑了笑有些惊喜的说道。

  “我也是来看宁安的,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陆垣衡就离开了,他知道自己要是再继续呆下去的话就有些不合适了,倒不如找个合适的机会赶紧离开。

  简宁安听到外面的动静正准备起身去看看的时候,慕容夫人和封墨带着简单走了进来,母女两人神情复杂的看着彼此,一起尽在无言中。

  “简单,爹地带你去楼下转转吧。”

  封墨见状,便找了个借口准备带简单下去,给她们母女两个一点独处的空间。

  “好啊。”

  简单和封墨放下了给简单带回来的饭就识相的离开了。

  “宁安,我给你炖了点汤,补身体的,你趁热喝了吧。”

  慕容夫人扬了扬自己手中的保温桶,带有一丝羞怯的笑意说道,简宁安轻轻的点了点头。

  “谢谢。”

  她客气的道了声谢,不知为何慕容夫人的心里却又一点点的难受,她总觉得简宁安的眼神中好像带着一种疏离,她们之间好像也不再像之前那样亲近了,这并不是慕容夫人想要的结果。

  “宁安,其实你不用跟我这么客气的,说到底,这些年来是我们对你亏欠的太多了。”

  慕容夫人说着垂下了眼帘,眼神中满是忧郁,她的心中充满了愧疚,所以一见到简宁安,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忏悔,她不奢望简宁安是否能够原谅他们,她只希望简宁安能够给他们一个机会。

  “当初你们为什么要抛弃我?”

  简宁安抬起了那双清冷的眸子,声音颤抖着问道,显然她听信了简父简母的话,认为自己当初是被他们给抛弃的。

  她很想知道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才导致自己的父母如此的狠心将自己给抛弃,然而事情并非她所想象的那样。

  慕容夫人闻言,徒然瞠目,她急忙摇了摇头,立刻否认了简宁安刚刚所说的话。

  “宁安,你误会了,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要抛弃你,更不会做出那种冷酷无情的事情来,在你很小的时候,我和你爸工作太忙了,那时候咱们刚刚来蓝城定居,我们想要给你更好的生活,所以每天因为工作忙的团团转,实在是没有办法给你最好的照顾,于是就找了个保姆,可是保姆带你去公园玩的时候,一个不留神不小心把你给弄丢了,后来我们找遍了任何地方都找不到有关你的消息。”

  她赶紧的将当年发生的事情跟简宁安完完全全的解释了一遍。

  “因为找不到我,所以你们就生了一个女儿?”

  简宁安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开心之余也觉得有些悲哀,她认为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重要的存在,就算是弄丢了也无所谓,再生一个依旧可以弥补他们作为父母的遗憾,他们也完完全全可以把对自己的爱和愧疚都补偿到另一个女儿的身上。

  这么一想,自己可真是够可悲的。

  “不,倩倩她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女儿,实际上她是我们在孤儿院领养的,因为这孩子跟你长得有点像,所以看到她总是觉得有种亲切的感觉经过我们的商议,这才决定领养了她。”

  慕容夫人不想让简宁安产生一丝一毫的误会,所以把每件事情都给她解释的很清楚,唯恐简宁安会多想误会。

  “原来如此。”

  简宁安淡淡的说了一声,她望向慕容夫人的眼神中也稍稍随和了些。

  “宁安,对不起,都是我们做父母的不好,没有尽到一个做父母应该尽到的责任,你小时候是我们对你疏于照顾,所以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如果当时我没有因为合作的事情把你丢给保姆,而是陪着你们一起去公园,兴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慕容夫人的眼里一下子浸满了泪水,她的声音颤抖着,心中悔恨万分,可是世界上什么都有卖的,唯独没有卖后悔药的,转眼间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好在老天有眼,让他们母女两人还能够再相见。

  简宁安的眼眶也湿润了起来,不可否认的一点是,此时她的内心是开心的,起码验证了自己不是被父母抛弃的孩子,她拿起一旁的纸巾给慕容夫人递了过去。

  “别哭了,当年的事情你们也并不是故意的。”

  她低声的安慰着慕容夫人结果纸巾,情绪有些激动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简宁安轻轻的拍了拍慕容夫人的肩膀以示安慰,她愣了一下,转身紧紧的抱住了简宁安,没想到简宁安并没有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怨恨自己,慕容夫人那根紧绷着的弦也稍稍的松懈了。

  对于当年的事情,她心里也有底了,或许这就是自己的命运。

  “我不怪你们,以后你们也不必再因为这件事情而感到自责。”

  简宁安此时的心情已经平静了下来,她从得知事情的真相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对他们产生浓烈的怨恨。

  慕容夫人心中一阵感动,她紧紧的握住了简宁安的手,简宁安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而怨恨他们,反而叫他们的心里有些更加的过意不去。

  “宁安,你是个懂事的好孩子,我知道你并没有责怪我们,但是我们甚至对你的亏欠实在是太多了,等你的身体完全恢复后,我就把手里所有上尊集团的股份全都转让给你,就算是对你的一点点补偿。”

  慕容夫人当即决定将自己的股份全都转让给简宁安,公司是他们夫妻两个一手创办起来的,即便是现在慕容夫人退居三线,可手中依旧握着一大部分的股份,为了能够弥补简宁安表达自己的诚意,她这才做出了这个决定。

  简宁安闻言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情,她完全没有想到慕容夫人竟然有这样的打算。

  “不,你手里的那些部分我是不会要的,我现在生活的很好,你的那些股份对我来说兴许没有什么用处,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简宁安直白的拒绝了慕容夫人,在她的眼里钱财就是身外之物,即便是有那么多股份傍身对她来说都是浪费。

  她认为自己现在日子过得很好,就算是没有慕容夫人口中所说的那一部分股份,她人就可以生活的很好,毕竟简宁安现在有自己的事业。

  “宁安,是我们做父母都对不住你,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支持你的决定,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尽管跟我们说。”

  慕容夫人牵着简宁安的手一脸动情的说道,他们对简宁安亏欠了太多,现在有了弥补的机会,自然会不遗余力。

  “给我点时间接受你们。”

  简宁安叫了二十多年的爸妈,现在突然知道他们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想要再去接受自己的亲生父母,需要一定的时间,而慕容夫妇也很愿意给她这个时间,只要简宁安能够放下心中的芥蒂,他们做什么都愿意。

  “好,其实你不怪我们,我已经感到很欣慰了。”

  慕容夫人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事情远比她想象中的要简单的许多。

  “宁安,我过来也有一会儿了,你赶紧趁热吧,我给你煲的汤喝了,等晚上的时候我再过来给你送,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慕容夫人说着站起了身来,她看着简宁安的脸上有些疲惫,知趣的准备离开。

  “晚上你就不用麻烦了,家里的阿姨也会过来送饭。”

  简宁安不想看她总是这么一副想要讨好自己的模样,索性晚上就不让她过来送了。

  “那好吧,对了,不如我晚上的时候过来把简单接过去吧,这样封墨也好专心的照顾你,反正我平时也没什么事情,也可以帮你照看照看他。”

  她主动开口,想要把简单接过去照顾。

“好啊,如果简单愿意的话,我没有任何意见。”

 文学


  简宁安犹豫了一下答应了下来,让简单跟他们之间增进一下感情,也没什么不好,再加上自己现在住院,封墨一个人既要兼顾公司,又要照顾简单,还要在医院陪着自己,即便是有分身乏术,也得忙得晕头转向的,将简单托付给慕容夫妇的话,封墨也相对来说轻松些。

  “那就这么定了,你快趁热把这些东西吃了吧,我先走了。”

  慕容夫人笑了笑,离开了病房。

  封墨带着简单去了医院后面的人工湖,小家伙在那里玩的不亦乐乎。

  “爹地,妈咪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呀!”

  简单突然放下了手中的玩具,径直地朝着封墨跑了过去,冷不丁的突然开口问道。

  “妈咪现在肚子里的小宝宝有些危险,可能还要在医院待两天,在这期间简单要乖乖的。”

  封墨耐着性子的跟简单说道,简单乖巧的点了点头,虽然他很小,但是也是很懂事的。

  简宁安吃过饭后有些乏累了,她躺在病床上,有些虚弱的闭上了眼睛,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门啪的一声突然被推开了。

  她倏地睁开了眼睛,从迷糊之中惊醒了过来,简宁安眉头紧皱,带有一丝怒火的看向了门口。

  只见简邵阳和王雅若两个人大摇大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简宁安心有不满的凝视着他们。

  “你们两个就不会好好开门吗?”

  她有些生气的质问道,他们明明可以轻手轻脚的开门,可是却偏偏发出那么大的声音,严重影响了简宁安的休息。

  “不会!”

  简邵阳横着脖子,他看简宁安的那个眼神,就像是在看杀父仇人一样。

  “我不想看到你们,请你们立刻从这里出去。”

  简宁安背过了身去,有了之前的前车之鉴,她不想跟他们起正面的冲突,因为简宁安已经见识过了简邵阳的冷酷无情,他丝毫不会顾及自己有没有怀孕,所以简宁安现在处于劣势的一方,她有些担心,如果把简邵阳给激怒了,他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简宁安,你说让我们走我们就要走吗?我凭什么听你的,为什么要冻结我的银行卡。”

  简邵阳原本带着王雅若在商场血拼,可是王雅若挑选了许多东西后,他去结账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那张银行附属卡竟然被冻结了,他顿时火冒三丈,立刻想到了这件事情指定是简宁安做的,他一怒之下立刻带着王雅若,不管不顾的冲到了医院来找简宁安要说法。

  “我之所以躺在这里,全都是你害的,我肚子里的孩子差点没保住,简邵阳你简直就是个白眼狼,你们现在问这些年来我对你怎么样,可是你又是怎么对待我的,你都可以对我这么狠心,我为什么还要给你钱花?”

  简宁安冷笑了一声,觉得简邵阳此时一脸愤怒的站在自己面前,就像是个笑话一样。

  正所谓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她是真不知道简邵阳是怎么好意思站在自己面前如此理直气壮的质问自己的,他可真是一点羞耻心都没有。

  “我呸,你少跟我说那些没用的,既然你的银行附属卡都已经给了我,你哪里还有冻结的道理,你现在立刻给银行打电话。”

  简邵阳此时的态度非常的强硬,他所表现出来的就好像是简宁安欠他的一样。

  之前简邵阳的行迹并没有像现在这般恶劣,但是自从他和王雅若在一起了之后,王雅若的耳边风吹的多了,简邵阳比以前更加的变本加厉了,他只看得到眼前的利益,确实好不过亲情。

  “宁安,好歹你们也做了这么多年的姐弟了,你何必要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呢,邵阳可是你的亲弟弟呀,难道你就忍心看着他身无分文的被人耻笑?”

  王雅若双手环抱在胸前,居高临下地睥睨着简宁安,她带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好像是简宁安欠了他们什么一样。

  “这是我和简邵阳之间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插嘴,既然你不忍心看他身无分文,被人耻笑,你倒是把你的钱给他花呀。”

  简宁安冷笑了一声,别有一番意味的看着她,王雅若现在就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她一直在旁边煽风点火,也无非就是想要给简宁安施加心理上的压力,这样她就可以慷慨解囊的给简邵阳拿钱了。

  “邵阳,你瞧瞧你姐姐说的这是什么话,我要是有钱的话,咱们两个还用得着死乞白咧的来这里吗。”

  王雅若见话锋不对,立刻在简邵阳到耳边嘟囔了起来。

  “难道你就不能看到咱们这么多年姐弟的份上,对我宽容一点儿,你这么做未免也太狠心了吧。”

  简邵阳紧紧的咬了咬牙,他强压着心中的怒火说道,简宁安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不屑,她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造了什么孽,所以这辈子才会和他们纠缠不清。

  “那你为什么就没有看到咱们做了这么多年的姐弟份上,对我手下留情呢?”

  简宁安一句话直接把简邵阳怼的一句话都说不上来了,他紧紧的皱了皱眉神情有些局促,像是在压抑着心中的怒火。

  “宁安,你就看在我肚子里还怀着孩子的份上,就把那张银行卡给他解冻了吧,你也知道邵阳这些年来根本就没有存下什么钱,我们夫妻两个结婚后,不仅要养孩子,还准备着要创业,你这么做是要把我们的后路给断了呀。”

  王雅若轻轻的摇了摇嘴唇,不再像刚才一样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此时的她姨夫泪眼汪汪,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模样。

  然而她现在这副嘴脸非但没有换来简宁安的同情,反而还叫她感到无比的厌恶。

  “够了,我劝你还是省省吧,创业可不是说说而已,况且你们现在已经岁数不小了,再说了难道你就这么确定你肚子里的孩子是简邵阳的吗,不管是也好不是也罢,我都不会给你们养孩子。”

  简宁安脸上掠过了一抹冷然的笑容,她此话一出,王雅若的脸上布满了惊恐之色,她突然有些后悔自己方才那样咄咄逼人了,王雅若现在很担心,简宁安将那件事情说出来。

  然而还没等王雅若开口说什么,简邵阳顿时间不乐意了,他觉得方才简宁安那句话是在侮辱自己。

  “简宁安把你那张破嘴给我闭上,你凭什么说雅若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

  他瞪着那双充满愤怒的眼睛直接冲到了简宁安的病床前挥舞着拳头要动手的样子,简宁安下意识的挡住了自己的肚子,她担心简邵阳丧心病狂的会做出伤害自己孩子的事情。

  千钧一发之际,封墨带着简单回来了,他快到病房门前时,突然听到病房里传来了争吵的声音,立刻意识到事情不妙,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了进来,他直接跑到了简宁安的面前,将其护在了身后。

  封墨一把拽住了简邵阳的胳膊重重的甩到了一旁,他丝毫没有任何防备,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嘶~”

  简邵阳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整个人都非常狼狈的趴在地上,王雅若见状立刻瞪圆了眼睛,急忙上前去将他扶了起来。

  简邵阳原本还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正准备爆发时发现封墨已经回来了,他顿时整个人就怂了,眼中的怒火也逐渐消退了下去。

  “没事吧?”

  封墨将简宁安从头到脚的检查了一遍,身上并没有伤,简宁安缓缓的摇了摇头。

  “姐……姐夫……”

  简邵阳颤颤巍巍的叫了一声,语气中充满了恐惧,他和王雅若之所以会来医院特地挑了一个封墨不在这里的时间,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回来了。

  “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简邵阳你是不是活得腻味了,你把简宁安害成现在这副模样,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你倒是送上门来了。”

  封墨转过了身去,那张脸顿时被阴霾所笼罩,他眉头紧皱,怒目而视的瞪着简邵阳,封墨紧紧的攥了攥拳头,猝不及防的朝着简邵阳挥舞了过去。

  简邵阳躲闪不及那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脸上,他顿时感觉脸颊一阵酸痛,刚刚从地上站起来以后要晃晃的,又被这一拳打倒在地,他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简宁安惊讶的捂住了嘴巴,可是却并没有出手制止,她现在认为简邵阳完全是自由应得自讨苦吃,如果他没有对自己做出那么过分的行为,现在封墨也不会这样对待他。

  “邵阳,你怎么样?你还好吧?”

  看着简邵阳嘴角渗出的鲜血,王雅若慌张的关心道,她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封总,有话好好说,你怎么能动手呢。”

  她嗔责的目光看了封墨一眼,埋怨道。

  “是你们逼我动手的,我要是不来的话,恐怕你们早对宁安动手了吧,你们实在是太过分了,还敢找上门来。”

  封墨历声呵斥道,王雅若理亏也不敢再吭声了

本文标签:老师教跳D放在里面上课感受

上一篇:爽到高潮嗷嗷嗷嗷嗷叫视频|边潮喷边尿H

下一篇:高H描写很细腻的小说在线|他的太大我的装不下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