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高H描写很细腻的小说在线|他的太大我的装不下

2021-10-23 16:40:5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竟然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他没有说的是,此刻他和云千叠心中的想法竟然大同小异。

  可是哪怕他走的再慢,这一条路终究会有尽头,现实永远比想象更加骨感残忍。

  男人动作轻

竟然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他没有说的是,此刻他和云千叠心中的想法竟然大同小异。

  可是哪怕他走的再慢,这一条路终究会有尽头,现实永远比想象更加骨感残忍。

  男人动作轻柔的将女人放置在床上,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注视着女人安睡的容颜,仿佛时间都停止了一般。

  男人略带薄茧的手轻轻抚摸云千叠白嫩的脸颊,那双漆黑深邃的眸中涌动着复杂的情绪,就在他即将收手的那一刻,他的手突然被一只温热的小手抓住。

  暖黄色的床灯下,衬的女人那双眸子越发清澈透亮,仿佛点缀了无数破碎的星辰一般,让人情不自禁深陷其中。

  萧容谌眸色一变,下意识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却听云千叠喃喃自语道,“是在做梦吗?”

  萧容谌,“……”

  云千叠自嘲一笑,“也是,如今恐怕只有在梦里,你才会相信我,才会对我这般温柔吧。”

  还不等萧容谌开口,云千叠就勾住男人的脖子,在那象征薄情的薄唇上落下一个缠绵温柔的吻。

  男人喉结微动,那双深不见底的眸中逐渐被情欲代替,最终化被动为主动,吻上云千叠的唇。

  这边,张智好不容易从刚刚的余韵中回过神来,有些不确定的拍了拍自己脆弱的小心脏。

  只要老板是真的醉了,那明天肯定想不起来是他出卖了她在这里喝酒买醉的事情,那他就能完美甩锅了。

  然而就在此刻,口袋里的手机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张智一接通,就传来男人冷锐的声音。

  “千叠是不是在你那里,她这么晚都没有回来,到底是干什么去了?”是云澜的声音。

  按道理说,云千叠如今应该不会回萧容谌哪里,可是那么晚都没有回来,云澜稍微一想就猜到人肯定是在张智这里。

  张智,“云总您就放心吧,老板早就已经回去了,可是萧少亲自过来接的,人家小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的,用不着您担心!”

  听到这一句话,电话另一头的男人似乎是愣了一下,过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语气也有一些奇怪,“你是说……是萧容谌亲自接千叠回去的?你让他过来的?”

  张智啧了一声,“是萧少自己过来的,云总,我看你就是太过于操心了,就算是有天大的矛盾,他们不会任由彼此关系恶化下去的。”

  不论最终是谁率先低头,反正最后两人都能和好,这才是最重要的,不错,对于那两个人,张智是格外有信心的。

  他们从不是什么思想不成熟的小青年,相反他们太过于成熟,什么都能面面俱到,不论是商业上的困难,还是夫妻之间的问题。

  有矛盾都会在第一时间解决,他们也太像彼此,对彼此太过意了解,了解到就算有天大的矛盾,也注定不会让彼此关系恶化。

  也正是因为这样,张智格外有信心。

  不过云澜这么担心似乎也情有可原,张智还想再安慰一两句,可是没想到另一头就已经传来男人略显冷淡的声音,“好了,我知道了。”

  随即,就传来了一阵嘟嘟的忙音。

  张智,“……”

  合着他刚刚那么贴心的解释那些,结果在云澜的眼中,就都成了废话?

  张智颇有些无奈的手机,然而而下一秒突然注意到不远处行为举动诡异的男人,顿时警惕起来。

  自从上一次酒吧出了那样的事之后,别看张智平常格外轻松,可其实确实时时刻刻打起警惕,未免上一次的事情再次发生。

  稍微嗅到空气中的不同寻常,本着宁可错杀,不能放过的想法,张智立刻和不远处的保安使了一个眼神。

  就在那男人即将离开的那一刻,突然保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过去,轻而易举将那人治服。

  “你们夜色酒吧到底有没有王法,普通人来你们这里消费,你们这是想要干什么?”男人尖锐的声音响起,顿时吸引了不少注意力。

  如果说一开始还不确定,可是从保安冲过去的那一刻,男人警惕的立刻抬到准备逃跑,张智才确定这个男人的异样。

  假如这个人真的问心无愧,为什么要害怕保安冲过来呢?

  想到这里,张智脸上勾起一抹公式化的笑容,立刻笑着和附近的顾客解释,“不好意思,出了一点小状况,打扰到大家了,为了赔罪,今天的就是一律打八折。”

  原本就热闹的氛围下,伴随着男人这一句话落下,顿时气氛被推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张智一脸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幕,可是转头看向刚刚被保安抓捕的男人,那双含笑的眸子顿时被一抹寒意代替,“把人给我带下去!”

  早晨,调皮的阳光透过窗帘洒了进来,床上的女人眉心微皱,随后惺忪着睁开双眸。

  看到眼前熟悉的场景,云千叠愣了一下,她昨晚不是在酒吧跟顾凌安喝酒,什么时候回来的?

  然而低头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模样,以及床的另外半边有被人睡过的痕迹,云千叠的眸色微变。

  脑海中零零碎碎的闪过昨晚星星点点的画面,云千叠揉了揉发酸的太阳穴,可是对于别的事情全部忘得一干二净,只记得吐了萧容谌一身。

  云千叠,“……”

  而且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昨天之所以那么做,确实是带有报复的心理。

  想到这里,云千叠的眼底闪过一丝心虚。

  洗漱完毕下楼,就看到一楼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一抹熟悉的身影,那一瞬间,云千叠突然有一种强烈的错觉。

  仿佛这一段时间所有的矛盾都没有发生过,她这一觉睡醒,又回到当初两人最恩爱缠绵的时候。

  似乎听到楼梯传来的东西,萧容谌抬头看了云千叠一眼,仅仅一眼就将她从幻想拉入现实。

  那一瞬间,云千叠的心沉了沉,顿时有些紧张的抓住衣角,“昨天是你送我回来的?”

  这句话虽然是问出来的,可是女人语气中却是一片笃定。

  而这一句话刚落下,厨房突然传来一阵动静,女人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走了出来,“我看冰箱里已经没有什么食材了,所以简单的下了一碗鸡蛋面……”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云千叠的脸色白了白,不敢置信的看着突然出现在别墅的第三人——时雨!

  “你怎么会在这里?”

  简直荒唐,这句话竟然是从时雨口中问出来的,仿佛她才是这一栋别墅的女主人,而她不过是一个过客罢了。

  云千叠的视线落在了萧容谌的身上,她在等他的一个解释。

  可是男人却放下报纸,目光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云千叠,沉声说道,“不吃了,我去提车。”

  从始至终,男人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而这一段话,居然也是对时雨说的。

  云千叠咬唇,尝到了口腔中蔓延之的血腥味,她原本以为昨晚……至少萧容谌对她也是有情的,至少今天两人的关系能够缓和一点,哪怕只是一点……

  可是终究,这一切不过是她的幻想罢了。

  说完这句话,萧容谌落下一句,“我去提车。”

  以及今天特意一大早过来,就是为了表现自己的贤惠,特意给萧容谌做了一份早餐,可是却没想到男人连看都没看。

  不过看到萧容谌对云千叠的态度,当即时雨心中圆满了不少。

  说完这句话,萧容谌就抬脚走了出去,时雨动作优雅的脱下身上的围裙,似笑非笑的看着神色狼狈的云千叠。

  风水轮流转,她忍了这么久,如今总算到她翻身的时候了,而云千叠这个贱人,就活该被她一脚踹进深渊。

  “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伯母已经出院了,没有你的打扰,身体恢复的很不错,而且为了补偿我,一直在催促容谌和你离婚……”

  接下来的话她甚至不用说,云千叠都已经能够猜到萧母的意图,跟她离婚,自然就是想要让萧容谌跟时雨在一起。

  说到一半,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时雨故作惊讶的捂嘴,随后从包里掏出一张精致的请帖,递到了云千叠的面前。

  “还有……伯母出院,在萧宅举办了一场晚会,想必你应该还没有收到邀请函吧,我希望到时候你能过来。”

  说完这句话,时雨便客气的打招呼,“容谌应该已经提好车等着我了,那我就先出去了。”

  云千叠看着茶几上的邀请函,一时间只觉得格外荒唐。

  她一个原配妻子,法律认真的存在,自己的丈夫举办宴会,而她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而且还是从别的女人手中接到这张邀请函?

  想到这里,云千叠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女人抓起桌上的邀请函,那双上扬的凤眸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云千叠收拾好所有的负面情绪,她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这件事情若是继续拖下去,她手中的企业将会受到或大或小的影响。

  所以今天一大早,云千叠特意来了一趟鑫悦文娱,可是却没想到,刚巧碰上了秦盛。

  “千叠……”

  “秦总,我觉得我们之间没有什么私事要谈,如果是公事的话,请你联系我的秘书预约……”

  还不等男人说什么,云千叠就已经先声夺人道。

  秦盛,“……”

  那一瞬间,男人的脸色青紫交错,顿时变得格外精彩。

说完这句话,云千叠就直接抬脚准备离开,可是手腕却被人一把抓住,当即女人的眉心微皱,隐约闪过一丝不耐烦,“松开!”

 文学



  “千叠,你没有必要对我如此戾气深重,说到底我才是跟你有着血缘亲情的亲人,我心里想的,手上做的都是为了你好。”

  秦盛沉声道,“我想跟你谈一谈。”

  此刻正是上班的高峰期,周围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或看好戏或茫然的看着这一幕,而秦盛就像是感觉不到这些异样的眼神一般。

  云千叠深吸一口气,最终洒脱的点头,“可以。”

  听到这话,秦盛仿佛这才松了一口气一般。

  鑫悦附近的一家咖啡厅内,云千叠神色专注的搅了搅面前的咖啡,迟迟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然而从始至终,女人的态度都格外冷淡疏离,最终还是秦盛率先打破了这寂静的场面。

  “我早就说过,你和萧容谌不可能在一起,当初萧沐缘那么伤害雅致,让她差点身败名裂,萧家也不可能同意你跟他在一起。”

  云千叠抓住勺子的手一紧,所有异样的情绪全部深藏眼睛,并没有让男人察觉到不对劲。

  果然这一切秦盛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如果不是这次出了这样的事情,他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告诉她真相?

  “千叠,你和萧容谌分手吧,秦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打开,你将会是秦家最幸福的小公主,不会有人再为难你的。”

  啪嗒一声,手中的勺子刻在茶杯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

  云千叠脸上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这幅神情落在秦盛的眼底,当即让男人松了一口气。

  “千叠,你愿意回秦家了?”

  可是下一秒,女人脸上的神情突然冷了下去,那双上挑的凤眸毫不掩饰的嘲讽,“秦总,你当年也是这一番花言巧语,迷惑了一个尚且单纯热忱的女孩呢?”

  萧沐缘纵使有错,他错在自己的懦弱,然而最后也付出了代价,可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秦盛。

  让原本光鲜亮丽的女孩未婚先孕,可是却又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这才导致林雅致接下来艰难痛苦的生活,这一点云千叠心中比谁都清楚。

  “你苦苦哀求我回所谓的秦家,又是什么意思呢?”

  云千叠身体前倾,被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注视着,总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鑫悦文娱若是得以和秦氏合并,你在国内的商业版图将再次扩大一层,还有什么好处呢?”

  秦盛,“……”

  还不等男人开口说话,云千叠就已经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下一次你再来找我,我不介意告你骚扰。”

  这句话说的几乎半点不留情面,说完这句话,云千叠格外潇洒的抬脚离开了。

  看着女人离去的背影,那挺的笔直的脊背都让人感觉到女人的傲劲,与此同时,秦盛心中油然而生一种挫败感。

  这天底下,哪个父亲不希望儿女成群,一家人圆圆满满的呢?这种一家人相聚在一起的幸福感,哪怕是商业版图拓展的再大的快感都比不了的。

  可是不论他怎么解释,在云千叠的心里,都是狡辩。

  刚回到办公室不久,云千叠突然收到了一条信息,看到信息来源的那一刻,连她自己都有些意外。

  这居然是柳絮的信息?

  “千叠,我听云澜说你应该在公司,我一个人在家里有点无聊,我能不能去找你一起玩?”

  对于这个未来的小嫂子,云千叠一直都很有好感,当即二话不说的同意了。

  “当然可以,你过来直接跟前台说一声,我派人接你上来。”

  柳絮,“谢谢千叠,我爱死你啦!”

  隔着一层手机屏幕,云千叠都能感觉到发送这条消息时候,柳絮脸上兴奋的笑容。

  不多时,办公室的大门被人推开,柳絮有些兴奋的小跑进来,“哇……原来这里就是你工作的地方,真的好气派啊。”

  云千叠无奈的笑了笑,“我对工作场所没什么硬性要求,这一切都是副总替我安排的。”

  原本对于云千叠接管一个偌大集团的事情,柳絮没有那种强烈的感觉,可是此刻却觉得格外震撼。

  “你简直太厉害了,我跟你年纪相差无几,可我这辈子恐怕都没有资格到达你这样的成就,人比人简直气死人。”

  话虽这么说,可是女人眸中却没有半点嫉妒的神色。

  云千叠轻笑,“你我涉及的领域都不一样,你要是喜欢,我哥一定会帮你做到的。”

  柳絮挥了挥手,“算了吧,我对这种干巴巴的理财可没有半点兴趣。”

  说到一半,柳絮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不对劲,有些心虚的挠了挠脑袋,“我这突然过来,会不会打扰到你?”

  云千叠轻笑,“不会,我本来也没什么事。”

  听到这句话,柳絮这才松了一口气。

  两人聊了好一会儿,云千叠突然收到一份紧急邮件,这才耽搁了些许时间,不过柳絮却格外识相的没有打扰。

  等到云千叠处理完手头的事务,抬头发现柳絮格外安静的趴在茶几上,神色认真的似乎在做什么图。

  云千叠走了过去,好奇道,“这是什么?”

  柳絮抬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的本职不是珠宝设计师嘛,所以我想为我们的婚礼设计一对婚戒,到时候……”

  说起这个的时候,女人眼底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话语间满是对那一场婚礼的期许。

  云千叠看着那张设计稿突然有些出神,她突然想起来至今为止,她和萧容谌都没有过一场像样的婚礼。

  就算两人领证的那一天也没有过求婚,没有戒指,没有鲜花,没有掌声,可是尽管如此,她那一天的心情也是兴奋的无以言喻的。

  看到女人脸上的时候,柳絮眼底闪过一丝慌乱,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是自己说错了话。

  “那个千叠,我其实……”并不是故意想要在你的伤口上撒盐。

  云千叠若无其事的笑了笑,“没事,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柳絮但是有些心虚的吐了吐舌,她原本想要说些什么为自己狡辩两句,可是看到云千叠一副漠不在意的样子,只能选择闭嘴。

  办公室内安静了一段时间,最终柳絮忍不住轻声说道,“那个……我和云澜今天晚上可能要参加一场晚会,你……”

  云千叠,“我知道,伯母出院了,我的好嫂子,是不是我哥让你来试探我的?”

  柳絮茫然的眨了眨眼睛,不明白的是自己哪里露馅了。

  被女人这双无辜的眸子注视着,云千叠顿时有些无奈,云澜分明就是吃准了她虽然看出来柳絮的意图,可也会将这一个和盘托出,毕竟她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

  生怕云千叠会误会,柳絮立刻说道,“千叠,你哥也是担心你,所以才让我过来,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后不这样做了,对不起……”

  她要是不这么说还好,此刻这么一道歉,云千叠原本就没有生气,此刻突然生出一股愧疚感,觉得是自己欺负了面前的小白兔。

  怪不得云澜这么放心将柳絮送到她面前啊……

  “我真的没有生气。”云千叠无奈道,“你想问什么就尽管问吧,只要是我能说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最终,还是云千叠率先低下头来。

  “抱歉抱歉……嗯?”

  反应过来的柳絮,一脸诧异的看着云千叠,不过机会不容错过,柳絮眨了眨眼睛,试探性的问道,“你和萧少没有和好?”

  云千叠想了想,最终还是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告诉了柳絮,说出这件事情之后,她心中突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痛快感。

  她的成长经历让她习惯性的遇到困难藏在心里,从不会向别人倾诉,更不会求助,可是此刻全部告诉柳絮,她却觉得前所未有的放松。

  云千叠,“不过我告诉你,这些你不准透露给云澜!”

  柳絮,“你放心吧,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我心里也是清楚的。”

  听到这句话,云千叠这才松了一口气。

  最终,云千叠忍不住轻声问道,“如果你是我遇到如今的情况,你打算怎么做?”

  虽然不知道这两人具体发生了什么,不过大大体导致两人发生矛盾的原因,柳絮却是清楚的。

  “我说的都是我心中的想法,很有可能不准确,你听听就好,千万不要当真哦。”

  云千叠点了点头,有些亲昵的勾住了柳絮的肩膀,两人就像是好姐妹一般的相处模式。

  “首先,萧少昨天特意去酒吧接你,不论是知道你和顾少一起喝酒,还是担心你深夜不回家,其实心里都是有你的,至少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冷漠……”

  云千叠点了点头,“然后呢?”

  “不过若是我是萧少,在知道母亲出事跟你有关系时,不论这件事情是真是假,心里多多少少会存在隔阂,这也是跟自己的一个磨合期。”

  看到女人说的条条是道的样子,云千叠也听的越发认真。

本文标签:高H描写很细腻的小说在线

上一篇:老师教跳D放在里面上课感受|男主在女主做饭时要她

下一篇:他强硬的冲破那层阻碍视频|被拉到野外强要好爽流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