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公车挺进她的花蜜:男朋友辅导作业下面连在一起

2021-10-23 17:06:2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她也就既雀跃又故作矜持地嗯了一声答应。

  其实开心到要爆炸。

  就偏不说!

  傅伯舟低头看她眼睛亮晶晶的,神情还是有些倔强的模样,也笑笑,觉得这孩子真的是矛盾得可

她也就既雀跃又故作矜持地嗯了一声答应。

  其实开心到要爆炸。

  就偏不说!

  傅伯舟低头看她眼睛亮晶晶的,神情还是有些倔强的模样,也笑笑,觉得这孩子真的是矛盾得可以。

  口是心非。

  她既然要听。

  他也就缓缓将故事道来,他的声音就很好听,操着官腔念着,真的很有味道,夏江萤被他迷得五迷三道的。

  倒也平平稳稳地度过这个上午。

  农忙过后。

  农家中午是不吃饭的。

  好在。

  傅伯舟藏了几个馒头,又和他们几个小的偷偷分掉。

  他知道他爹离开前,给了一些银钱给他的祖父祖母傍身,虽然不至于非常多,但估计也不算太少。

  傅伯舟也清楚,自己既不能走仕途,又不能太显眼,在这个家里的价值就是给他爹当个传宗接代的道具。

  他跟他那个大堂哥比起来,他的价值就要少很多很多。

  二老虽然稀罕他,但是更多的资源还是会选择投在大孙子身上。

  毕竟他能给家里带来最实际的利益,所以给他也正常。

  既然明白自己注定分配不到太多东西,显然自己也得留一手,要不然,他自己包括这三个弟妹就真的得饿死。

  这些利害关系,他心里清楚得很,也没有过多抱怨什么。

  更不会去争。

  在他心里这个家里的东西除去他应该得到的其他的他都不甚在意。

  好比他爹的这间房屋他得守牢,他爹给他祖父祖母的银钱,那是孝敬他们老人家的,他们怎么花他都不会过多干涉。

  甚至包括这些所谓的弟弟妹妹们,他也是将他们视作自己需要承担的责任,并没有要求祖父祖母养着他们。

  而祖父祖母养老的问题他也需要为了他爹承当一部分。

  毕竟他爹将他带回来的,既然认亲了,也得承担起来。

  他分得很清楚。

  想来也是。

  他从小没有同他们在一块生活过,自然也没有那么深的感情,也没办法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他们二老的照顾。

  他们同样也对他极其不适应,并不会直接就把他当亲人。

  更何况。

  亲人之间都还分亲疏的呢,彼此也存在着算计和计较。

  还是分清点比较好。

  傅伯舟只盘算着需要交多少家用,其他剩下的银钱他得攒好喽,养弟妹需要银钱,往后他们长大了还得成家立业,自己身为长兄,自然要将父母该承担的责任担起来。

  他心里盘算的很好,但是现实里头还是举步艰难的很。

  他在想。

  夏江萤也在琢磨,咬住冷冰冰的馒头皱眉啃着,心里想着怎么赚钱,忽然就被傅伯舟顺手给喂了口温水喝了。

  她咽下后才反应过来,而后闹了个大红脸,想说什么,但是又憋回去了,只是询问到:“在这边,像咱们这样的人,出去摆摊或者是做些什么谋生活儿的犯法不?”

  夏江萤记得有些朝代是满忌讳这个的,并不能随意经商。

  傅伯舟见她皱着眉头啃馒头还以为她噎得慌呢才给她喂口水,这下听见她竟然还能问出这种话,就轮到他噎住了,好半晌才开口说道:“咳咳,你怎么想到问这个?”

  他也纳闷不已,这失忆症状竟然还能连这些也忘却么?

  夏江萤碰上正经事,也顾不上害羞还是别扭啦,她只追问:“你先别管我怎么想问这个的,你就先告诉我能不能?”

  傅伯舟见她着急,便也先回答道:“能是自然能的,每逢三日一场小集,五日一大集,在集日可以进行摆摊。”

  但倘若要每日在镇上摆固定摊位,那可就得去衙门登记入册的,还得缴税,还有摊位费等等,挺麻烦的。

  “甚至有些地方,你每月没赚到一定银钱,他们也不让摆的。”

  傅伯舟这样简单地给她解释一下,倒是容易理解多啦。

  夏江萤闻言眼睛就亮起来了,她舒舒服服地窝在他身边,笑眯眯说道:“能摆就行,能摆就行,我就怕不能摆!”

  傅伯舟见她态度这样,也就大概明白她想要做什么了,“你想要摆摊?打算卖什么?咱们这儿有什么可卖的?”

  他实在想不出来。

  夏江萤闻言挑眼看他一眼,而后哼哼说道:“你这个脑袋只适合读死文章,不适合这些弯弯道道的啦,你去做生意得被人诓骗死,至于卖什么你就别管了,明儿你捎上我去镇上就行,我去转悠一圈,要卖什么就有数了!”

  正所谓无奸不成商,他这小正直能做买卖?怕得亏死!

  夏江萤这小滑头可就不一样了,机灵得很呢,还不多情,赚钱第一,赚钱要紧,熟人回头客的钱才是最最好赚的啦。

  谈情伤荷包呀!

  傅伯舟见她人小鬼大的神气模样,只觉得跟张牙舞爪的小崽似的,半点没有震慑力,就觉得她还怪活泼的。

  她有精力就行。

  别病怏怏的。

  他看着都发慌。

  至于生气么?

  傅伯舟对待自己人的包容度还是很高的,而且没碰上大事,他也一向很佛系,从前生活的太安逸了导致他这种随遇而安的性子,什么都无所谓,什么都觉得可以。

  况且。

  小丫头也就是说话直白些许罢了,他也的确不懂经商。

  傅伯舟并不觉得丢人。

  坦坦荡荡的面对自己的短缺点,毕竟人是人无完人的嘛。

  至于夏江萤要跟着去镇上的事情,他也只是陈述说到:“这离镇上脚程可有半个时辰的,你确定你受的了?”

  傅伯舟看着她那副小不点的身材,实在有些担心啊。

  夏江萤顿时挺起小胸脯,睁着圆溜溜说眼睛坚定道:“当然可以!我的意志力很坚强的好不好!这算什么!?”

  为了银钱她可以的!

  傅伯舟见她斗志昂扬,也就不好打击她,就笑着答应。

  十分纵容。

  心里却已经盘算着她到时候要是出状况该如何料理了。

  希望她别哭就好了。

  实在不行。

  他还能背着她慢慢走过去,虽然慢些但是总能到镇上。

  俩大的商量好要出门。

  另外俩小的就在那边悄悄听着小话,顿时也盯着他们瞧。

  豆崽极其乖巧可爱地叫了声:“大哥!”琅琅也沉默看着他,傅伯舟顿时觉得压力山大呀,扯着嘴角觉得头疼。

十月初五。

 文学


  赶大集。

  农户们就是趁着这样热闹的日子前去镇上卖些东西赚钱的。

  若是光靠着地里头的粮食过活,那肯定也是不成的啦。

  生活必需品总得要的。

  安岭村的家家户户都在准备中,需要赶集的都得早起。

  天都不亮的。

  傅家也不意外。

  农忙时家里活多,赶集都得几房人轮流到镇上去的呢,如今农忙结束,大家总算是能一块出去赶大集啦。

  尤氏早早就起床准备做早饭,平氏也被她叫起来帮忙。

  给菜浇水,喂鸡,清理院落,都是一些杂碎活计来着。

  寒风瑟瑟。

  她衣着单薄,也没几件厚实好看的衣裳,带过来的嫁妆,好的新衣裳从前也都拆了给屋里头的几个孩子做衣裳。

  平氏自己只能冷着,好在这些年来冷着冷着也习惯了。

  孩子年幼。

  身子骨不好。

  肯定不能挨冻。

  就怕夭折。

  这年头夭折的孩子太多太多了,隔几天就能有一个。

  毫不夸张。

  生养个孩子费心血。

  平氏极其舍不得。

  自然要护着。

  大人嘛,熬一熬也就一个冬天过去了,再忍忍就会好的。

  平氏这样想着,手里的动作也快不起来,实在太冷了。

  今日本不是轮到她起早干活的,但还是被尤氏叫起来帮忙,她仍然怕得罪妯娌,心里满腹牢骚也不敢抱怨。

  只能埋头苦干。

  尤氏将好的活儿全抢着干完了,这些吃力不讨好的就给她。

  她自己亲自做饭,伺候二老起床,等会儿就能得到一家子的夸赞和二老的满心欢喜,完完全全都是讨喜的活儿。

  平氏知道自己干得都是鸡毛蒜皮的杂活,做不好还得挨骂,这世道就是这样的不公平,在外不公平,在内也公平。

  苦啊。

  可还得过。

  *

  小辈的年纪都不算太大,早起也是过来帮些小活儿而已。

  姚氏自己怀着身孕,不大能跟妯娌们轮流当值干活,屋里头的俩闺女却不能不动弹,醒了也得出去帮忙。

  好在俩丫头都是乖巧听话的,自己睡醒就穿衣裳扎头发。

  姚氏睡醒后看着俩闺女正在那边不大熟练地扎着头发,便轻声招呼她们俩道:“苓儿,芝儿,过来娘给扎头发。”

  俩小丫头身形娇小,但是胜在跟她娘一样生得漂亮,大眼睛,翘鼻梁,模样秀气又漂亮,听见娘叫她们,就笑眯眯地往她身边爬,而后等着她给自己扎头发。

  姚氏一边给她们梳发,一边看着她们干黄的头发心疼道:“可怜见的,家里也没什么油水,愣是养成这模样...”

  她嘴上说着,动作到也是轻柔,自己闺女那是自己心疼。

  傅苓今年十岁了,个头都不算很高,还是没得吃惹的祸,但是小姑娘很懂事也很知足,还知道安慰娘亲呢。

  “咱们再辛苦辛苦,往后等大哥哥考中状元我们就有好日子过啦。”

  傅芝今年七岁,闻言也很乖巧地跟着安慰娘亲说到:“是的呀,娘亲不要太难过喔,我和姐姐一点也不觉得苦呀,娘亲不要想太多,大夫爷爷说这样会费心神的呢。”

  她人小鬼大地这样说完,又甜滋滋笑着哄道:“娘亲乖乖的,不要乱想,等芝芝回头上山给娘摘好吃的野果子,酸酸甜甜的,娘亲吃了高兴,肚子里头的弟弟一定也喜欢的。”

  她说着就晃荡着小腿,模样神气的很,因为她摘果子很厉害!每回都能给她娘亲带最多最好的野果子回来呢!

  姚氏听见俩心肝稚气的话也是感动得不行,忍不住挨个搂着亲亲脸蛋,心里的那股子热乎劲儿真是熨帖的很。

  心里也沉重,俩孩子都被她们爷奶洗脑了,等她们大哥哥高中,那得猴年马月的事情?她们如今都已经吃苦了。

  姚氏目送俩闺女欢欢喜喜地牵着小手出门干活,眉间的忧愁却是半点不减,她瞧见自己男人翻个身好似醒了。

  “我说明宗啊,咱们闺女这样下去不成的,太苦了她们...”

  姚氏原本就在身孕中,情绪比较敏感,本想好好说说的,但是一开这个话头,再想起自己俩懂事的闺女就忍不住哽咽。

  傅明宗倒是懵了,他原本睡得迷迷糊糊的,听见自己媳妇儿说话,正准备提起精神听听,结果见她哭了还了得?

  他猛地翻身坐起来,咽了咽干巴巴的喉咙,着急问道:“怎么了这是?好好的怎么哭上了?哪里觉得不好了?”

  傅明宗把人搂在怀里就开始当闺女似的耐心哄起来,论起疼老婆,方圆百里估计都没有人能跟他比的。

  姚氏依偎在他的怀里就委屈将俩闺女的话给说给他听,“你瞧瞧这俩孩子懂事的,还知道安慰我呢,还说等她们大哥哥高中后,咱们就有好日子过了,可这得等到什么时候呢?”

  她也知道这是敏感话题,所以都是极其克制小声说着的。

  “明宗,这样不成,咱们赚的银钱绝大部分都归公中,眼看着俩闺女一天天大了,回头就得张罗起亲事,嫁妆都还没来得及攒呢,还有咱们肚子里头的那个,若是个小子,回头还得分家造房子,眼下不存钱如何能行?”

  姚氏的意思是想趁早分家了,不然还没等大房儿子有出息,她的俩闺女就已经把苦吃透了,往后嫁出去也不得清闲,她总得努努力,让她们过几年好日子吧?

  傅明宗听见这话也只是抱着她晃了晃,哄说到:“这事儿我也在琢磨,只是爹娘那边实属不愿意分家,若是咱们提起这话口,那就是冲撞他们,到时候闹起来,给咱们盖个不孝,那可不好收场啊。”

  姚氏也明白这事儿急不得更不能怪罪丈夫,只是心里难受而已,她的心情也没有因为这样的话语而哄好转。

  傅明宗也只能应允说道:“容我再想想法子,若是有机会,咱们寻个由头,让其他房的人开口,那咱们就能脱身。”

  对于媳妇儿这种在老人家口中挑拨离间的行为,他一点也不怪罪,毕竟她也是为了他们的小家着想,更何况,他其实也有这心思,毕竟别人儿子再能耐也不如自己儿子能耐,大房能供孩子上学,他肯定也有这心思的。

本文标签:男朋友辅导作业下面连在一起

上一篇:翁息春意:女人说双指探洞什么意思

下一篇:别忍着喊出来我想听: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体育课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