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涨精装满肚子公厕:年轻人的欧美RAPPER潮

2021-10-23 17:16:5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随后这才道:“我不觉得一个人来到公司工作,公司里就应该因为她的身份给她优待。”

  在场的员工这么多,听到这话心里面自然是高兴的。

  一个公司里面工作人员

随后这才道:“我不觉得一个人来到公司工作,公司里就应该因为她的身份给她优待。”

  在场的员工这么多,听到这话心里面自然是高兴的。

  一个公司里面工作人员最多的,自然就是那些毫无背景的人。一个公司里面职位本来就是有限的,如果好的职位都被那些有钱有势的站了,那他们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听到这话之后杨婉心里面顿时就不服气了,听着身旁那些人对自己的指指点点,杨婉直接指着夏苒就道:“你能够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上。背景一点关系都没有?”

  夏苒才进入这个公司多长时间,说她没有用背景上位,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位置无论是从资历还是从哪方面,怎么轮都不会轮到她的。

  关于这一点夏苒的心里面自然是清楚的。

  夏苒似笑非笑的看着杨婉,问:“你既然知道我是谁,那我为什么会做到今天这个位置上,你当真觉得我做到今天这个位置上仅仅只是因为自己的背景吗?”

  其中有这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不过所有知道夏苒是韩家家主的人都没有这样的想法。

  如果夏苒不是掌控了韩家,而是空有背景的话,只怕在这个位置上坐不到一天就会被人挤下来了。

  看着杨婉哑口无言的样子,夏苒也不想要继续在这里和她说话了,直接转身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而杨婉既然敢在那么多人面前说出这种话,接下来就算是张乐萱不对付她,其他人也是要在暗中给她使绊子了。

  离开公司夏苒直接就回了烈阳陵,进门的时候她就听到程深在那里和人讨论宁林岛流言的事情。

  夏苒插话:“真不知道是谁在外面造谣,说这仅仅是一个初出茅庐的组织,根本就没有什么需要害怕的地方。”

  让其他人知道这个组织的存在也不是不行,但是现在传播谣言那个人已经先发制人,要所有人都对这个组织轻敌大意了。

  程深道:“人的最初印象是非常的重要的,如果他们坚信这个组织没有什么厉害的,就算是我们再说严重,他们还是不会太看重的。”

  说完这话程深直接就把一份文件递给了夏苒,夏苒打开文件看了两眼,最后就看到上面写的‘杨家’二字。

  夏苒眯了眯眼睛,整个人都被气到了。她不可思议的道:“杨家自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了,他现在还让全世界都和他一样的想法……他是觉得我们死的太慢了吗?”

  夏苒是万万没想到杨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再联想到张乐萱说杨婉今天在公司里面和其他人说八卦,顿时觉得指不定就是她在公司传播这种消息,才让全公司那么多人都知道了。

  夏苒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和杨家人好好的谈一谈了,最后能让他们自己澄清,这样可信度才会更高。”

  虽然话是这样说得,但是夏苒一想到杨婉和杨家其他人,她就恨不得这一辈子都再也不见他们。

  程深听到她的语气直接扬了扬眉:“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忽然对杨家有这么大的偏见?”

  听到这话夏苒真的是一肚子的气,直接就对着程深把今天发生的时期都说了一遍。

  夏苒单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你说这个杨婉是怎么回事?我真的没见过这样的人!”

  虽然她确实让人为难她了,但也是杨婉自己先想着强别人的位置的。她小施惩戒应该也不算什么的。

  倒是程深听完之后忽然说:“杨婉看起来应该是一个报复心极强的人,因为你的身份所以她没有办法报复你。”

  听到这话之后夏苒眨了眨眼睛,不太明白他为什么忽然提起这件事情来。

  程深深邃的眼眸盯着她,提醒:“因为没有办法报复你,但是她那口气总要发泄出来的,所以极有可能会迁怒到其他人的身上。”

  听完这话夏苒的浮现出了一个人影。

  那就是陈柠。

  张乐萱虽然和杨婉的矛盾闹得也挺大的,但是张乐萱再怎么说都是有背景的人,杨婉做事情的时候总要有些顾及的。

  而陈柠现在已经被人赶出家门了,而且陈家不算是什么显赫世家,打压一个被陈家不认同的人,对于杨婉而言那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一想到这里夏苒直接拿出手机就给陈柠打电话,但是陈柠的电话根本没人接。

  夏苒猛然抬起头和程深对视,随后他们两个人十分默契的站起来就朝着外面走。一边走还一边打电话让人去搜寻陈柠的踪迹。

  “我去一趟陈家,看看那边有没有什么线索。”夏苒对着程深道:“你留下和他们一起找人,有你看着我放心点。”

  说不准杨婉对陈柠动手之前会和陈家打招呼。

  虽然陈柠和陈家现在已经闹翻了,但是打个招呼也稍微礼貌一点,不会那么容易得罪人。

  程深听到这话直接拽住夏苒的手腕:“上车,我和你一起去。”

  听到这话夏苒本来想说‘自己一个人就够了’,结果看到程深坚定的眼神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等到夏苒坐上车之后,程深道:“搜人的事情交给沙柳就行,我怎么能放你一个人去陈家?万一有人埋伏你怎么办?”

  虽然夏苒觉得陈家并没有动她的胆子,但是程深都已经这样说多了,她也就不去反驳了。

  而且看见程深这么为了自己着想,她的心里面还是暖暖的。

  等到把车开到陈家之后,他们两个人光明正大的就在那里敲门,随后跟人报上了自己的姓名。

  没过多长时间,陈总和陈雅之两个人着急忙慌的就来迎接他们:“你们要来怎么不提前跟我们打个招呼,我们这边都怠慢了。”

  “怠慢不要紧。”夏苒一边往里面走一边道:“我今天是来找陈柠,你们有关于陈柠的线索吗?我愿意那其他东西和你们交换。”

陈总和陈雅之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还是陈雅之直接道:“她已经和我们家族没有关系了,我们怎么可能知道关于她的消息?”

 文学



  听到这话之后夏苒点了点头,随后道:“说的有道理,可是我确实听到有人说,陈柠这一次的失踪和你们有关系。这个你们要怎样跟我解释?”

  关于这个确实没有办法解释,陈总冷着脸:“这绝对是有人污蔑我们,想要利用你们来找我们麻烦的。”

  这话一出程深瞬间就嗤笑了。

  随后程深饶有兴致的上上下下的把他们打量了个遍,这才道:“真不知道你们有什么好算计的,而且能利用我们的人,为什么要把矛头对准你们?”

  言外之意就是,陈家的档次太低了。

  就算是真的有人利用他们两个人,那就对吧不会用来对付陈家。这何止是杀鸡焉用宰牛刀,根本就是用秘密武器杀死一个微不足道的炮灰。

  陈总听到这话脸上顿时就是火辣辣的一片,这个时候他也知道自己编的理由有点扯了。

  夏苒眯着眼睛盯着面前的两个人,冷然道:“是劝你们还是乖乖说了吧,否则我不介意为了逼供用一点过激手段。”

  一听到过激手段这几个字,身后的青烟就配合的往前站了一步,一脸冷漠的盯着他们,仿佛夏苒的一声令下,她就会冲上去一样。

  陈雅之被眼神扫到的瞬间,深切的感受到了青烟带来的压迫感。她额头的汗水不断的往下流,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任何话。

  “如果你们乖乖的告诉我线索,那咱们就可以避免了这种友好的触碰。”夏苒唇角勾了勾,她笑吟吟的道:“而且我还会给你相应的报酬,只要条件不是很过分我都可以答应。”

  其实这算是非常大方了。

  他们陈家本来就算不是一流家族,前段时间又被夏苒强行中断了合作,日子简直一天比一天难熬。

  现如今机会再一次摆到了面前,用一个消息换取再一次合作的机会,怎么想都不亏。

  于是陈总没有犹豫多长时间,直接就道:“杨家确实和我打过电话……”

  “爸!陈柠自作自受,我们没必要管的。”陈雅之焦急的看向了陈总,很明显是不想要让人去救陈柠。

  而陈总压根没有搭理她,看着夏苒诚恳的道:“他们已经把人带到了山头看管,似乎要卖给什么人。地址是……”

  等到陈总把详细地址说完之后,不知道是不是明白阻止没用,陈雅之自暴自弃的闭了嘴。

  听完这话夏苒点了点头,没有忘记刚刚答应他的事情:“无论你是想要合作还是做什么,想好之后直接告诉青烟就行。”

  说完这话,没等陈总他们两个相送,夏苒和程深直接朝着陈总说的那个山头就赶去了。

  程深开着车,感受着坑坑洼洼的路直皱眉:“幸亏车的性能不错,要不然只怕还没到就给颠坏了。这路是不是太非人类了?”

  路确实是差到了极点,让本来就心急如焚的夏苒更加的烦躁了。

  开了一会儿之后,这辆车就彻底的开不上去了。他们三个人下了车之后往上走,夏苒皱眉:“这地方其他人究竟是怎么上来的?总不会他们和我们一样,是直接走上来的吧?”

  他们这几个人还算是好说,自己管自己就可以了。但是绑架陈柠的那些人,总要有人把陈柠搬上来,难不成陈柠能配合吗?

  “兴许是打晕了带上来也不一定。”程深回答着。

  青烟则闭上眼睛用力呼吸了一下,随后皱着眉就开始在旁边寻找着什么东西。

  看到青烟的反应,他们两个人也是纷纷停了下来。夏苒看着她直接就问道:“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家主,这里弥漫着血腥味。”青烟再一次的闻了闻,确定道:“虽然血腥味很淡,但是确实是存在的。”

  听到这话程深和夏苒两个人也参与进了寻找的队伍里面,最后他们在一处草丛发现了已经凝固的血液。

  程深用手摸了一把:“已经完全凝固了,但既然还能闻到血腥味,就说明人还没有走太远。”

  而且青烟受过这一方面的训练,一路上上来她都没有闻到味道,直到这里才刚刚闻到,说明很有可能那个受伤的人没有往山下走。

  夏苒眼皮跳了两下,这让她的心里面充满了不安。她道:“受伤的不会是陈柠吧?她挣扎着想要逃跑,然后就被人打伤了。”

  其实她和陈柠也没有好到什么程度。

  但是这一次陈柠确实是受了她的牵连,她应该为这件事情负责的。

  程深伸出手直接就把夏苒搂到了自己的怀里面,把自己的脑袋放到她的头上道:“不要自己吓自己知道吗?这里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而且他们抓陈柠的话,有多少几率不给她注射安眠药呢?”

  想要让一个安静下来的方法很多,而夏苒说得这种情况是最低级的。

  青烟看到他们两个人抱到一起全当没有看到,直接继续检查周围有没有什么线索之类的。

  最终还是夏苒率先推开了程深,稳定住自己的情绪,夏苒继续朝着山上走。

  陈柠现在的情况究竟怎么样了,她还不清楚,他们的动作当然要越快越好。

  他们这一路上都仔细观察着周围,又看见几处血迹,这更加让他们确定那个人是上山而非下山逃跑。

  他们追随着血迹直接就来到了一处山洞,而山洞的旁边则有另一串血脚印。

  青烟低下头看了看那串脚印,判断:“应该是27码的鞋,是个女人的脚。”

  夏苒一声不吭的进去山洞,里里外外资的搜查了一遍,除了在山洞内看见玻璃片和被玻璃片磨开的绳子外,并没有在看到其他的东西。

  倒是程深不知道从哪里搜出来一只鞋,夏苒接过那只鞋仔细的看了一下,就道:“这应该是陈柠的鞋,去公司的时候我见她穿过,而且也是27码的。”

本文标签:涨精装满肚子公厕

上一篇:别忍着喊出来我想听: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体育课

下一篇:啊高潮了他加快了手指:起点三大肉X器张傲雪是什么意思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