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啊高潮了他加快了手指:起点三大肉X器张傲雪是什么意思

2021-10-23 17:20: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恐怕她万死不辞。

  “还请主上责罚......”

  花木兰单膝跪地,眸子微沉。

  作为蟒雀中的一员。

  她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错误。

  “查

 恐怕她万死不辞。

  “还请主上责罚......”

  花木兰单膝跪地,眸子微沉。

  作为蟒雀中的一员。

  她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错误。

  “查出同伙。”

  秦苍穹并无半句多言。

  却让花木兰瞬间冷静了下来。

  既是巫蛊余孽,必定不会是一人行动。

  相传他们行走江湖。

  从来都是合作。

  之前抓捕过程中并未出现第二个巫蛊余孽。

  “还有,边关有异动。”

  “属下不得不报。”

  “说。”

  秦苍穹接过茶。

  单膝跪地的花木兰瞬间感觉一股力量袭来。

  竟是瞬间被抬起。

  “是琅琊......”

  “三千军需被扣,有人连夜密报。”

  “恐与他人勾结。”

  花木兰脸色异常难看。

  出生入死多年,却未可知。

  琅琊竟有心......

  叛乱......

  未等她抬头,只见眼前只余背影。

  “巫蛊之事,追查到底。”

  至于罚,却是只字未提。

  花木兰明白。

  这罚,恐就是查这件事。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若是不能克服难关。

  她将退居幕后,永不复出。

  作为刀,失去了锋芒,将无任何意义。

  另外一处

  学校门口,一辆黑色的车子停留在门口。

  秦苍穹缓缓下来。

  有人远远看见,瞬间就快速奔来。

  “您大驾光临,是我们全体的荣幸。”

  那人是保安队长。

  当初秦苍穹的一身傲骨。

  他们一帮保安全部都一览无余。

  无不打心底钦佩至极。

  保安队长瘦小的个子。

  在周围那帮傻大个里显得格格不入。

  “叫人。”

  保安队长瞬间就快速进入。

  秦苍穹明明立于原地纹丝未动。

  周围人却同时感受到了淡淡威压。

  若非他并无动手的意思。

  恐怕,他们都想要顶礼膜拜。

  请求神明宽恕。

  突然,远处传来了有人甜甜的声音。

  “父亲你来接我了。”

  秦小鲤的脸上多出了几分明媚的笑容。

  远处秦小蛟紧随其后。

  随不言于表,却也同样看的出他很开心。

  “边关有变。”

  秦苍穹虽然依旧冷然。

  语气却柔了几分。

  秦小鲤立刻道:“我要去。”

  “我也去......”

  “我们身为您的儿女,必不能在大义上落于人后。”

  姐弟二人瞬间就想下跪。

  却被一股力量托住。

  “走。”

  二人瞬间追随其后。

  保安队长目光敬畏。

  果真是将门虎子。

  这位大人,绝不是他这等人能够相提并论的。

  那一家背影,瞬间让他明白了什么叫

  旌旗舞动云飞扬,战鼓擂鸣彻四方。

  踏水猎山千万里,只为保国安家邦。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

  “今日之事,谁传出去。”

  “我必将上报兵者。”

  保安队长瞬间咬牙吩咐。

  若是这种事情上拖了后腿,他万死不辞。

  车中

  秦小蛟看着前方宽广的肩膀。

  一双漆黑的双眼滴溜溜的转。

  突然,他压抑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

  “父亲我想学到更多厉害的武术。”

  “想要保护更多的人和事。”

  片刻后,前方传来回应

次日

 文学


  风沙漫天的车道上。

  一队车辆在其间疾驰。

  突然......

  有人拦在了前面。

  “是否有令?”

  来人面色冷硬,仿若磐石。

  若是车队再敢前行一步,

  手中武器,必定让其一击毙命。

  不管此间有何人镇守。

  他都绝不放过一只苍蝇。

  突然,一道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

  一道金令出现。

  “放行。

  ”

  那人脸色难看。

  “你们是何人?无上将手谕,不得通行。

  ”

  身穿青色迷彩服的人瞬间端起枪。

  保险拉上。

  仿佛下一刻就要直接开枪。

  突然,一道凌厉的目光从远处传来。

  “此人是何人?”

  他刚想说什么,却发现腿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口子。

  紧接着,便是耳不能闻,口不能言。

  “既是有眼无珠,那便无需再有。

  ”

  花木兰脸色凶狠,三下五除二就让周围明兵暗哨全部清除。

  她快速上车。

  而后道:“夫人和两位少主已入城。

  ”

  “我等必会拼死护主。

  ”

  花木兰目光坚定,仿若要拼命。

  秦苍穹目光冷然。

  意义明了......

  他的后代,若是不堪一击。

  岂不是贻笑大方。

  不知何时起。

  远处有人快速赶来。

  那人看到来人后,瞬间就头皮发凉。

  他此时腿已经打颤,却还是得说话。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此处不予通行,速速离去。

  ”

  那人明明真枪实弹,却依旧是心如打鼓。

  “叛者与否?”

  秦苍穹似笑非笑的眼神。

  瞬间让那人一个踉跄。

  想要勉强抬头。

  却见杀戮之气,如同滔滔江水延绵不绝。

  让他队伍中所有人,瞬间目光涣散。

  果真,龙帅......

  名不虚传......

  闻其声不敢见其容,

  他已心生退意。

  可惜......

  “跪......”

  为首者首先下跪。

  身后乌压压一大片人,同时下跪。

  “我等并非叛者,乃是受人蒙蔽。

  ”

  有人解释,却瞬间被一巴掌扇去。

  “军者本不该伤及颜面,可惜......”

  花木兰怒目圆睁,敢做不敢当,是何居心。

  若是他们为三姓家奴。

  是以无人敢用。

  无人能用......

  被打者,瞬间低头。

  不敢多说半句。

  所有人跪地静待惩处。

  却见有人快速从远处赶来。

  “传将手谕,若有突围者,以叛者论处。

  ”

  不过片刻,那人就见眼前多出了一道影子。

  在所有人的目光下。

  秦苍穹仿若蓬莱仙者。

  不过转瞬,那人就瞬间倒地不起。

  浑身寸断,双眸惊惧,却未能说出半句。

  此间

  噤若寒蝉

  无人敢言,无人有颜面多说半字。

  突然有人开枪。

  只是对准的却不是龙帅。

  而是带头归顺的那人。

  “杀无赦。

  ”

  无数人从队伍中出手。

  只是,他们的身法,就像婴孩。

  丝毫不能造成任何伤害。

  明明以多欺少,却未得半分上风。

  秦苍穹双眸冷若冰霜。

  无数人前赴后继杀将而至。

  无人能近他身前半步。

  “不杀他,我们就死,拼一把。

  ”

  之前出手的人,瞬间往后游弋,仿佛穿花蝴蝶。

  “给我杀!”

  未等他全身而退,就见一人瞬间出现在眼前。

  “我......”

  决胜千里之外,若是连一个细作都拿不下。

  他恐怕是不用再担

  ‘龙帅’二字

  只是,地上人瞬间就想要自杀。

  却发现......

  此时全身打颤,竟是无半分力气。

  “但求一死。

  ”

  秦苍穹随手一挥。

  那人和之前传令之人同样下场。

  筋脉寸断,若想恢复。

  难如登天

  “这就是王者之意吗?”

  “我们守不住,不代表别人守不住。

  ”

  被筋脉寸断的人还在嘴硬,却被顺间拉下去。

  战斗还在继续。

  无数人扑来,却发现。

  仿若坠入修罗场。

  那尊杀神,明明面若冠玉。

  却在几千人之中,行风游战。

  目光所及之处,尽是龙帅风姿。

  无数人想要跪下。

  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人墙,不知何时悄然而起。

  有人大吼道:“抗住......”

  片刻,就倒地不起。

  花木兰和其他几位蟒雀精英。

  同样在杀阵中......

  若有露头,一击毙命。

  有人被吓到抱头鼠窜,却也有人顽抗到底。

  但是等待他们的。

  只有一个字

  “死”

  花木兰看着眼前残局,瞬间咬牙再次战斗。

  她不确定琅琊目的。

  却很明白,若是今日手软。

  倒下的必定会是蟒雀营弟兄。

  她绝对不会允许此事发生。

  突然

  有人开始撤退。

  紧接着,那几千人,如同潮水一般。

  快速撤离。

  连带着地上的尸体。

  这里差不多来了三万。

  只是回去的只有数千。

  “本不该发生此事......”

  花木兰目光沉沉。

  ‘琅琊’

  早晚会被她揪出谢罪。

  若是里面有人被困,她该如何自处。

  蟒雀遵旨便是,陷者自戕。

  可是......

  每一位都是出生入死。

  “敌寇已撤,还请龙帅入关。

  ”

  花木兰斩钉截铁的声音响彻关防。

  却见秦苍穹面无表情。

  瞬间回到了车上。

  漆黑的车身,就如龙帅的气息。

  深邃而又汹涌,那份强大。

  让花木兰本来凌乱的心情,出奇的宁静了下来。

  车队长驱直入。

  不过半日,就来到了一处城市。

  城门有人不断巡逻,在看到有车队后,瞬间就拿起了武器。

  却被身边人给阻拦。

  “你可知前面那位什么下场吗?”

  那兵者后背发凉,却依旧不敢松懈。

  “我既然为琅琊所用,就不能轻易反水。

  ”

  “你名为奇灵,却不知变通。

  ”

  “可惜。

  ”

  奇灵身边的男人,瞬间拿起了烟斗,想要离开。

  “王城主不要忘了和我们将军的约定,若是......”

  奇灵面色冷硬。

  仿佛要直接化为利刃插入王城主的心脏。

  远处人似笑非笑的说:“那就看你今日能否活下来了。

  ”

  “只有活着的人,才有资格说话。

  ”

  再次开口,人已不见。

  奇灵眼看车队缓缓靠近,却心急如焚。

  龙帅绝非他能力所挡。

  为何来的如此之快,明明......

  左思右想,他终于下定决心。

  “点兵十万,势必拿下龙帅人头%!!!!”

  一定可以,绝对可以。

  奇灵心中暗自发誓,却丝毫没看见。

  他的副官那担忧的眼神。

本文标签:啊高潮了他加快了手指

上一篇:涨精装满肚子公厕:年轻人的欧美RAPPER潮

下一篇:情趣用品店打工被调教:个男人添到我高潮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