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情趣用品店打工被调教:个男人添到我高潮

2021-10-23 17:24:0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他在哪里?”林雨洛冷冰冰地开口询问。

  唐夜眉心蹙了蹙,“你难道不应该先关心一下自己的状况?”

  林雨洛在病床上坐起身,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间病

“他在哪里?”林雨洛冷冰冰地开口询问。

  唐夜眉心蹙了蹙,“你难道不应该先关心一下自己的状况?”

  林雨洛在病床上坐起身,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间病房里。

  房间内浓郁的消毒水气味让她难受地皱起眉,“我怎么会在这里?”

  唐夜微微眯起眼,“是他让你用绝食的手段来威胁我的?”

  林雨洛抬头,发现自己正在被输入一瓶营养液,这才明白自己是被饿晕的。

  她按了按太阳穴,神色寡淡,“是我自己选择这么做的,他没有逼我。”

  “所以你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唐夜抓住她的手腕,眼中闪烁着锐利的冷光,“难道真的因为不认我这个大哥了,所以才不想碰我的食物。”

  他的手劲很大,捏得她有点疼。

  林雨洛甩开他的手,眸色冷淡,“在你算计我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现在要杀要剐,都随你便吧。”

  “呵——以为我会心软,所以又想用这种话来威胁我?”唐夜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盯着她,“接下来几天你给我好好待在这里,既然你这么不听话,我也只能用其他的办法来让你维持性命。”

  “你这是什么意思?”林雨洛眉心深深蹙起,反应过来后,想要将扎在手背上的输液针管给拔出来。

  “抓住她。”唐夜冷声下令,身边两个下属上前,一左一右地控制住林雨洛的手。

  林雨洛没能得逞,奋力地挣扎,“快点放开我!”

  “我说过让你乖乖听话的。”唐夜唇角勾起戏谑的笑容,“要是你还这么执迷不悟,就别怪我对你做出更加无情的惩罚。”

  林雨洛面色紧绷,“既然你我之间的兄妹情分已尽,为什么你还这么大费周章地救我,这样对你来说又有什么好处?”

  林雨洛顿了顿,嗤笑了声,“难不成你想用这种方式感化我?唐夜,我不会再当你是我的大哥了,今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如果你胆敢伤害司寒,我也会和你拼命!”

  话音落下,病房里的气氛陡然变得紧张。

  唐夜深深看了她几眼,攥紧拳头紧闭上双眼,像是在努力克制心里的怒火。

  好一会后,他才再次睁开,讥笑着开口:“雨洛,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证明你的选择是错的。”

  林雨洛愣了愣,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但她还没来得及询问,唐夜已经冷着脸走了出去。

  “你给我回来!”林雨洛咬紧唇瓣,再次扭动身体想要逃脱。

  身边传来唐夜下属冷冰冰的声音:“林小姐,我劝你别再挣扎了。要是你真的将BOSS惹怒,沈司寒的结局会更加悲惨。”

  想到了沈司寒还在唐夜手里,林雨洛陷入深深的自责。

  如果她乖乖听话留在国内,沈司寒也就不会为了救她而落入这些人的手里。

  可事已至此,他们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可唐夜将他们盯得这么紧,他们又该怎么逃脱?

  林雨洛想了想,停止挣扎,试探地朝他们说道:“我不跑了,但我想和司寒打个电话。”

  “这种事情,得经过BOSS的允许。”男人依旧冷冰冰地回应。

  林雨洛撇了撇嘴,“你帮我问问唐夜。”

  “BOSS不会同意的。”男人又坚定地回答。

  林雨洛回头,看到了对方一副丝毫没有人情味的表情,也知道自己哪怕在这里磨破了嘴皮子,依旧没能得到他们的同情,干脆闭了嘴。

  她看向房间里唯一的一扇窗户,陷入沉思。

  ……

  沈司寒在房间焦灼地等待,直到房间门再次被人打开。

  “她怎么样了?”沈司寒大步上前。

  唐夜走了进来,几个下属冲过去将沈司寒牢牢控制。

  男人没急着挣脱,盯着唐夜固执地问:“她醒了吗?”

  唐夜嗤笑,“没想到你居然对我妹妹这么关系?”

  “你妹妹?”沈司寒看着他的眼神充满嘲弄,“你要是真将她当成你妹妹的话,又怎么可能将她关在这里!”

  唐夜双眸微眯,神色冷冽,“别忘了谁才是这里的主人,注意你的语气!”

  沈司寒握紧拳,透过门缝朝外看去,没能找到女孩纤细的身影。

  唐夜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金丝框眼镜,眼中闪烁着精明的冷光。

  他缓缓走了过去,“沈司寒,你很想离开这里吧?我现在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沈司寒将目光移到他身上,“你的要求是什么?”

  “我要你……跟 另一个女人结婚。”唐夜一字一顿,眼神透着玩味。

  沈司寒脸上没有丝毫波动,声音冷漠,“你觉得我会答应?”

  “雨洛已经没有在这里了,你又何必上演这种虚情假意的戏码?”唐夜摸着下颌若有所思,“只要你答应了,就可以回到华国继续你的生活。”

  沈司寒眸内寒光乍现,“想用这种方式挑拨我和雨洛的关系?你真以为,我们的感情会因为这种事情而瓦解?”

  “至于会不会,我目前也不清楚。所以,我现在不是想试试吗?”唐夜打了个响指,一个打扮性感的年轻女人走了进来。

  唐夜朝沈司寒的方向抬了抬下巴,朝年轻女人说道:“孟霜,以后他就是你的了。”

  孟霜拨开散落在肩膀上的长卷发,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他可是沈司寒,要是我当了沈家少奶奶,以后一定不愁吃穿。”

  “所以,你得把握好这个机会。”唐夜将她往前推。

  孟霜笑着走到沈司寒面前,红唇微扬,“沈先生,我的姿色不赖吧?现在BOSS将我献给你,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

  女人一靠近,那股浓郁的人工香水味立刻袭来。

  沈司寒厌恶地皱起眉,“滚开!”

  孟霜蹙了蹙眉,回头委屈地看向唐夜,“BOSS,他嫌弃我,这可该怎么办?”

  “那就拿出你的本事,直到让他听话为止。”唐夜说完,大步走了出去。

  孟霜伸出手,修长的手指勾起沈司寒的下巴。

  男人厌恶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孟霜又突然抬起另一只手,一拳狠狠砸向沈司寒的腹部。

  砰!

  跟在唐夜身边的这些人,都是专业的练家子。

  虽然孟霜是个女人,但这一下也着实砸到了实处,沈司寒脸色一白,眉心深深蹙起。

  看着他唇线紧绷的模样,孟霜挑眉,“怎么样?还是看不上我吗?”

  她说完,又朝男人小腹狠狠砸了几拳。

  房间内传来此起彼伏的拳头砸在人身上的声音,唐嵘站在客厅里,脸色凝重。

  唐夜走出来,看到他这副样子,冷笑了声,“心疼了?”

  “你说笑了,我的头脑还清醒着,不至于不知道谁才是我的亲儿子。”唐嵘识趣地卖乖。

  唐夜不为所动,脸上的表情仍然冰冷漠然,“我交代你的事情,你处理得怎么样了?”

  唐嵘颔首,“已经处理得差不错了,现在就差最后一步。”

  他顿了顿,迟疑地看向唐夜,“不过,你真的考虑好了吗?要是真的那么做了,林小姐很有可能会跟你鱼死网破。”

  “你觉得我会反悔?”唐夜点燃了根雪茄含在嘴里,深深吸了几口。

  缭绕的烟雾模糊了他俊美的脸,虽然是亲生父子,唐嵘很多时候也没能看明白他的想法。

  “按照原计划去办,只要事情顺利完成,我可以不再追究你以前做过的事情。”唐夜说完,挥了挥手,那不耐烦的举动就像是在赶着讨厌的苍蝇。

  唐嵘也不再自讨没趣,从庄园走出来时,表情却变得复杂。

  他想了想,去了趟医院。

  病房里,林雨洛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眼神空洞地盯着天花板。

  一阵脚步声传来,她也没有急着回头,像是根本没察觉到有人走进来。

  “这么快就自暴自弃了?”唐嵘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林雨洛厌恶地皱起眉,回头看到唐嵘那副笑眯眯的样子,脸色冷凝,“谁让你来的?”

  “别对我这么冷淡,我们好歹也算是朋友,我只是好心来看看你的状况。”唐嵘给自己拉了把椅子,在病床边坐下。

  林雨洛嗤笑,没有要起身的意思,声音透着嘲弄,“你是什么样的人,难道我还看不明白?”

  “沈司寒还活着,但避免不了要受点伤。”唐嵘像是没听到她鄙夷的声音,又自顾自地开口。

  林雨洛眨了眨眼,猛地在病床上坐起来,“他怎么受伤了?唐夜又对他动手了?”

  唐嵘用手在嘴巴做了一个拉拉链的手势,“我不能跟你透露更多了,要不然我也会遇到危险。”

  林雨洛这才想起病床两遍还站着唐夜的两个下属,眉心皱得更深。

  “别这么紧张,他短时间内还死不了。”唐嵘身体往后靠,“而且,我有办法让你和他见个面。”

  话音落下,林雨洛终于回头用正眼看他。

  想了想,她又冷静地问:“你的要求是什么?”

  她和唐嵘也认识了这么长时间,知道他不是一个会轻易发善心的人。

唐嵘勾唇,“和聪明人讲话就是轻松,但这件事情,我要以后找个合适的时机再和你商议。”

 文学


  他说完,起身往外走。

  这老狐狸!

  林雨洛知道他这是故意吊她胃口,等到她为此百般焦灼的时候,唐嵘就能自然而然地抬高这件事情的交易底价。

  林雨洛懒得再和他交流,干脆闭上眼。

  夜色渐浓,唐夜再次到来。

  当看到女孩的脸色比早些时候好了很多,他眉宇间的戾气这才消散了些许。

  “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唐夜居高临下地盯着她。

  林雨洛光是听到这声音,就已经猜到前来的人是谁了。

  她强忍住了心里的纠结,依旧紧闭着双眼,不想理会他。

  唐夜像是完全不在意,自顾自地说道:“我很快就会将沈司寒放走了。”

  话音落下,女孩猛地睁开眼,在床上坐起来,不可置信地朝他看去。

  唐夜看着她这一系列的动作,唇角的笑容更加讽刺,“事到如今你还是这么在乎他,要是真看到他对你背叛,你又怎么能够承受得了?”

  他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脑袋,“只要你现在愿意回心转意,我还能当你是我的妹妹。”

  “我不会跟你合作对付司寒的,你不需要再用这种话来引诱我。”林雨洛声音坚决。

  此时冷静下来,她才发现自己刚才有多荒唐。

  唐夜大费周章才终于将沈司寒控制住,怎么可能轻易就将他放走?

  林雨洛扯了扯唇,抬头朝他看去,“以前的事情没有必要再提,至于以后……不管我和司寒的关系如何,也不管他会不会背叛我,我都不可能再认你是我的大哥!”

  从唐夜算计她的那一刻起,他们之间的情分就已经彻底断了!

  话音落下,唐夜双眸微微眯起,周身爆发出了冰冷的气息。

  “你还真是不知好歹。”他站直身体, 看着她的眼神充满同情,“希望在不久之后,你还能坚定地说出这些话。”

  林雨洛看着他转身,神色凝重,“那其他哥哥呢?你也甘愿为了报仇,而跟他们断绝关系吗?”

  以孟依凡和沈司寒的情分,他是不可能会背叛沈司寒的。

  这样一来,孟依凡和唐夜也就——

  唐夜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声音冰冷如霜,“这种事情,倒是不用你来提醒我。因为对于不听话的人,我有的是办法我让他们乖乖听话。”

  直到唐夜离开许久,林雨洛脑海里仍然在一起回响着他最后留下的话。

  难道,他还准备要对其他哥哥们动手?

  林雨洛眉心紧拧,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庄园的小房间里,沈司寒身上伤痕累累。

  孟霜打得累了,拉了张椅子在他面前坐下。

  沈司寒双手被控制在了身后,他低垂着眼眸,明明脸上方已经多了好几片淤青,却丝毫没露痛苦之色。

  孟霜双臂环胸,幽幽笑道:“究竟是你的毅力太好,还是我真的太差,才让你看不入眼?”

  话音落下,男人连头都没有抬一下,仿佛将她当成了空气。

  孟霜唇角的笑容变得残忍,“你居然敢无视我?是不是非要我将林雨洛拿来当威胁,你才愿意配合?”

  “你敢?”沈司寒终于抬头,猩红的双眸迸射出锐利的冷光,像是一头即将发怒的野兽。

  孟霜鼓掌,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原来她真是你的软肋,这样一来事情可就好办了。”

  她站起身,抓着一把小刀朝外走去。

  “孟霜!站住!”沈司寒双手紧攥成拳,盯着她的目光锐利得像是要将她千刀万剐。

  孟霜停下脚步,回头朝他笑得千姿百态,“这就怕了,好戏还没开始呢。”

  她说着,唇角的笑容快速收敛,眸内寒光乍现。

  沈司寒目光定定地盯着她离开的背影,心脏快速地往下沉。

  孟霜从房间里出来,正好遇上回来的棠夜。

  她神色变得恭敬,将自己的计划一一讲述。

  唐夜面色淡漠,“注意分寸。”

  “是。”孟霜认真地点了点头,又打量了他几眼,沉吟道,“BOSS,我很好奇,既然林小姐这么不听话,为什么你还这么维护她?”

  虽然林雨洛也被他控制着,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唐夜现在还舍不得伤害林雨洛。

  要不然,也就不会在她被饿晕的时候,第一时间将她送去医院了。

  唐夜停下脚步,盯着她冷笑,“我做的事情,还需要向你解释?”

  孟霜立马将头埋得更低,识趣地改口道:“您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滚。”唐夜不等她说完, 就打断了她的话。

  孟霜也清楚他的脾气,不敢再逗留。

  离开庄园时,她忍不住回头朝庄园大门看去。

  大门隔绝了庄园里的场面,但唐夜刚才可怕的样子仍然在她脑海里浮现。

  “林雨洛?”孟霜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喃喃。

  深夜,林雨洛被人抓住手腕扯下了病床。

  “谁?”她脚步踉跄了几下,才勉强稳住身体。

  一抬头,就见一个打扮性感的年轻女人站在她面前。

  孟霜看着她穿着病号服,略有些虚弱的样子,啧啧了声,“原来只是个黄毛丫头,没想到沈司寒会看上你这种人,看来他品味也不是很好嘛。”

  林雨洛眉心深深蹙起,唐夜两个下属仍然一左一右地站在病床边,对这一幕视若无睹。

  她大脑飞快运转,很快想明白了面前这个女人,和唐夜是一伙的。

  她揉了揉手腕,冷眼盯着她,“关你什么事?现在半夜三更的,你突然来这里干什么?”

  孟霜双臂环胸,像是对她的态度很不满,眉心深深蹙起,“丫头,你是不是还看不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

  她踩着高跟鞋,一步步朝林雨洛逼近,“BOSS让我来处置你,所以我就来了。”

  “唐夜?”想到了自己今天唐夜的谈话内容,林雨洛心中五味杂陈。

  所以她说的那些话,还是没能劝动他。

  林雨洛闭了闭眼,强压住了心里烦闷的情绪,再次睁开眼时,神色已经恢复了冷静,“我已经落入你们手里,现在要杀要剐都随你。”

  “真是好魄力。”孟霜抬手,锋利的指甲朝她脸上挥去。

  林雨洛拧眉,毫不犹豫地抬脚朝她小腹踹去。

  许是没想到她还敢反抗,孟霜不得不停下了动作,往后退了几步。

  林雨洛挑眉,“你可以对我动手,但我也有本事反抗。”

  “你!”孟霜看着女孩得意洋洋的模样,舌尖抵在后槽牙,深吸一口气朝唐夜的两个下属吩咐,“给我抓住她!”

  这命令的语气,让两个男人眉心微微蹙起。

  其中一个开口道:“孟霜,这是BOSS抓来的人,没有他的允许,你不可以胡来。”

  林雨洛诧异地眨了眨眼,没想到他们居然还愿意为她说话。

  孟霜一怔,显然也没想到这两个男人居然选择维护林雨洛。

  她气得肩膀都在颤抖,另一个男人拉着她往往走,将病房门关上后,盯着她严肃道:“你做这些事情,有经过BOSS的允许吗?”

  孟霜眼神闪了闪,“我已经和他说过了。”

  男人挑眉,“你只和BOSS说了你会过来这里,但没和他说你具体要怎么对付林小姐吧。”

  孟霜握了握拳,“别多管闲事!”

  男人嗤笑,“我要是不多管闲事,你可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我知道你爱慕BOSS很久了,也很嫉妒BOSS对林小姐的爱护。但你进组织那么多年,肯定也很清楚他的脾气。”

  他说到这顿了顿,语气更加意味深长,“要是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对林小姐动手,你觉得他会放过你?”

  被他说中了心事,孟霜脸上无光。

  在听到他最后的话时,脸色又变了变。

  冷静下来后,她也明白自己这次的行为实在太冲动了。

  孟霜勉强挤出一抹笑,“那你说,我接下来该怎么办?BOSS可是交代我过,让我一定要把沈司寒和林雨洛分开,我总得想个办法吧?”

  男人公事公办的语气,“这是你自己该想的问题,与我无关。”

  看着男人回到病房里,孟霜额上青筋暴跳。

  想到了林雨洛刚才对她的种种态度,她心里嫉妒的火焰更是熊熊燃烧。

  过了许久,她才努力将心里的怒火压下,大脑也已经萌生出了其他的想法。

  有些事情,不需要她亲自动手。

  想到这里,孟霜红唇往上扬,大步往外走。

  林雨洛在房间里等待了一会,见孟霜没有回来,这才继续躺回病床上。

  她想了想,一些念头油然而生,猛地掀开被子下了床。

  “林小姐!你想去哪里?”看着她突然往外冲,两个男人将她拦住。

  林雨洛没回答,又转身朝窗口冲过去。

  两个男人站在她身后,冷声道:“这是二十三楼,外墙没有任何可以支撑的东西,你要是翻窗出去,一定会摔得粉身碎骨。”

  林雨洛回头,不在意地笑了笑,“没关系,反正我一直被关在这里没办法见到司寒,这种生活又过得有什么意思?”

  她说完,一只脚迈了出去。

本文标签:情趣用品店打工被调教“他在哪里?”林雨洛冷冰冰地开口询问。   唐夜眉心蹙了蹙   “你难道不应该先关心一下自己的状况?”   林雨洛在病床上坐起身   这才发现自

上一篇:啊高潮了他加快了手指:起点三大肉X器张傲雪是什么意思

下一篇:两个男孩子开车小黄说 女人为什么不怕大只怕长呢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