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小和尚你好大 儿子我今天晚上是你的了

2021-10-26 08:07:5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可在头发首饰上却是用尽了心思。额上坠了一条亮晶晶的眉心坠,一头乌发梳成细细的小辫子,以红色丝绸缠绕,虽未着红衣,却也胜过红衣。

  两人头挨着头,肩碰着肩正在说着话。顾玉

可在头发首饰上却是用尽了心思。额上坠了一条亮晶晶的眉心坠,一头乌发梳成细细的小辫子,以红色丝绸缠绕,虽未着红衣,却也胜过红衣。

  两人头挨着头,肩碰着肩正在说着话。顾玉辞十分擅长交际,言笑晏晏间,将裴真真逗得低笑阵阵,看上去比亲姐妹还要融洽。

  但,这种融洽的气氛中,却带着一丝丝说不上来的怪异。

  那一场栽赃暗算裴贵妃的计谋中,顾家可是主谋。

  裴真真或许不知道,但赵昔微却是知道内情的。

  一个人背地里不留余地的算计你,明面上却又热情似火的和你做姐妹……这种融洽,背后隐藏着什么呢?

  除非——

  “嫂嫂!”脑子里才冒出一个念头,一道清脆的声音打破了思绪。一大一小,两个粉雕玉琢的娃娃,小跑着奔了过来。

  “公主慢点!”赵昔微忙起身,话音未落,已被扑了个满怀。

  大的是灵犀,小的是南星。两人都是金娇玉贵的公主,皇帝对孩子向来宠爱,都养得是白白的软软的,抱在怀里就跟两团糯米糕子似的。

  两人一左一右,抱着赵昔微的手臂撒娇:

  “嫂嫂!灵犀可想你了!”

  “太子妃,太子哥哥怎么没来呀?”

  晚宴还未开始,提前来的贵妇千金们,或围坐成一团相谈甚欢,或站在廊下远眺夜景。

  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转过头来,纷纷发出啧啧的赞叹:“看看人家这姑嫂感情,可比亲姐妹还好!”

  就有人叹息道:“这也是羡慕不来,父亲是丞相,她这个太子妃自然是当得舒心啊。”

  “这也是命中带来的好福气,论出身黄夫人不高吗?可还不是要受小姑子的气。”

  “是啊,这都是命。你看周姐姐家里未出阁的小姑子五六个,每到逢年过节都要伺候在饭桌旁,我瞧着都累。”

  而被众人羡慕不已的太子妃,此时正一手搂着一个粉团娃娃,笑眯眯地道:“太子哥哥临时有事,在紫宸殿呢。”

  “哦!”灵犀淘气一笑,凑近赵昔微的耳朵,低声道:“那一会儿我们偷偷出去玩好不好?”

  这么娇贵的小公主,偷偷跑出去玩,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谁负责得起。

  赵昔微自然是不会答应她,但也不惹她不快,便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道:“又想去吃什么好吃的?”

  六岁多的小南星扬起脸:“她是想去找好朋友玩!她——”

  童言无忌,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赵昔微捂了一下南星的嘴,目光瞥了一眼旁边的人群,低声道:“我知道,灵犀就是想吃糖葫芦了!”

  “才不是呢!”南星气呼呼地鼓起腮帮子,继续争辩道:“灵犀姐姐才告诉我的,她说那个好朋友家里有好多好多好吃的,我也尝过呢!”说着似乎怕赵昔微不信,还从衣袖里摸出两块小糖人,举起来给赵昔微看,“这个好好吃!太子妃要不要?”

  小团子的手指胖乎乎的,软绵绵的,那糖人做成小老虎的形状,捏在手里亮晶晶的闪着光。

  而灵犀也笑嘻嘻地看着小妹妹,没有一点要阻止的意思。

  难怪李玄夜管得那么严。

  灵犀没了母亲,皇帝也舍不得把她交给别的妃嫔,就跟以前抚养太子一样,把她带在身边亲自抚养。

  但养女儿和养儿子完全是两回事。

  女儿家心思敏感,感情的需求也细致。

  随着年龄的长大,很多事情都需要有人细心的引导。

  从灵犀这样无遮无掩的态度来看,皇帝多半没有发现女儿的小心思……

  有小心思也没什么,但怕的就是让别有用心之人拿去大做文章。

  念头突然冒出来,让她心里就是一惊。

  与此同时,席间忽然响起了一个慢悠悠的声音:“灵犀这糖看着不像是宫里的呢,难道是外面的?”

  赵昔微抬眼看去,正是贤妃。

  这个贤妃也算是见过几次面了,但印象却一次比一次不好。

  而现在,她满脸笑容,和蔼可亲地看着灵犀,道:“灵犀还有没有?我也想尝尝呢。”

  被保护得很好的人都没什么心机,灵犀也不例外。

  想也不想就伸手欲向袖子里摸去:“好——”

  半个好字才出口,赵昔微便不动声色地抱起了灵犀,笑着看向贤妃,打趣道:“娘娘想吃糖,一会儿我让人给紫兰殿送十斤过去,必定管娘娘吃到开春!”

  “那还不得把牙都黏掉了!”贤妃打了个哈哈。

  赵昔微眨眨眼:“那可不能怪我,要怪就怪娘娘贪吃!”

  满殿内响起了欢快的笑声,宫女内侍也偷偷捂住了嘴。

  贤妃被这么软刺儿刺了一下,又不好较真,只好也跟着笑了起来,对灵犀道:“你看你这好嫂嫂,可真是护着你呢,生怕我抢了你的糖吃。”

  灵犀的手指停在袖子里,一时不知道是那糖该拿出来好,还是不拿出来好。但也许是女孩子天性敏感,光是从这表情和语气里,已感觉到了异样,就眼神投降了赵昔微。

  赵昔微将她整个人都搂在怀里,安抚似的摸了摸她的后背,柔声道:“贤妃娘娘说得对,灵犀的糖是太子哥哥亲自送的,自然是不能给别人吃的。”

  众人听了就是一怔,忙笑道:“原来是这样啊!”

  “怪不得呢,我看那糖人像是朱雀街那老李头摊子上的。”

  “太子殿下真疼妹妹。”

  “那当然了,同胞兄妹嘛,自然亲厚些。”

  “嫂嫂……”而灵犀却瞪大了眼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赵昔微笑眯眯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就是太子哥哥送的,除了太子哥哥谁还会从外面买糖给灵犀吃呢?是不是?”

  说着凑近她的脸颊,低低警告:“要是让太子哥哥知道了,你可再也不能出宫了!”

  “是,这是太子哥哥送我的,所以不能给贤妃娘娘吃!”灵犀最怕的就是这个,听见这话立即就脑子灵活了起来,冲贤妃甜甜一笑,“还请贤妃娘娘不要生气!”

  ****

  昨天从晚上7点睡到早上7点,这一年第一次睡这么爽,终于满血复活了!……希望月底能存满4万……

赵昔微提着的心才放下去,突然有人轻笑了起来。

 文学


  “灵犀公主就是讨人喜欢,谁见了都想把她捧在手心。”说话的是明妃。

  “难怪在外面也能交到好朋友……我看公主不如求了陛下,让陛下赏这个好朋友一些好玩的呢。”

  话说得模棱两可,听在小孩的耳朵里,便是“赏小孩子一点玩具”一样稀松平常。

  但听在大人耳朵里便就不一样了。

  公主在外面有要好的朋友,这个朋友是男是女?是平民百姓还是达官贵人?叫皇帝赏赐,可不就是等于暗示什么?

  赵昔微心底有些不悦。

  公主是金玉之体,怎么能随便在皇帝面前夸别的“朋友”,一旦开口,轻则传遍宫闱,重则还会被史官记录下来,让世世代代的后人知道,这个公主在外面有什么秘闻。

  后宫争斗是常事,但灵犀一个毫无威胁的公主,也值得这样她们明里暗里地使绊子?

  灵犀没有母亲,也就没个能靠得住的知心人。现在才这么大的年龄,就有人生了肮脏心思,想方设法的套她的话,等真的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还不知道有什么样的陷阱等着呢!

  明妃和贤妃一唱一和,殿内聪明的都听出了这层用意,一瞬间都白了脸色。

  聪明的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低下头去摆弄着手帕。

  稍微迟钝点的,也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愣愣地扭头看了过来,将目光齐齐投向了赵昔微。

  宫宴尚未开始,太后和皇帝还没过来,就连主持宴席的淑妃,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一直不见人影。

  殿内身份最高的便是明妃、贤妃,和太子妃了。

  论理,太子掌权,太子妃受宠,那贤明二妃的地位是比不上太子妃的。

  但论辈分,贤明二妃到底是皇帝的妃嫔,太子妃属于小辈,自然是要拿出几分敬意来才对。

  现在贤明二妃暗中挑衅,太子妃会如何回应呢?

  众人都有了看热闹的心思。

  灵犀觉察到了这种敌意,抬头正准备驳斥几句,脑袋突然被人轻轻一按,揉进了怀里。

  “嫂嫂……”她不满地嘟囔了一句。

  却听赵昔微笑了一声。

  她只觉得,这笑和往日的亲切温柔不同,却又说不上哪里不同,只是莫名带着一点若有似无的冷,像极了早上起来,在廊下摸着那凝结了一夜的霜,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明妃娘娘可真是关心灵犀公主呢。”赵昔微淡淡地道,“我看,不如让灵犀跟陛下说,让陛下赏娘娘一些好玩的。”

  明妃掩嘴而笑:“太子妃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陛下的赏赐,岂是我们这些不受宠的妃嫔能得到的。”

  贤妃也附和道:“姐姐莫要见怪,太子妃正得盛宠,哪里知道我们的苦处呢。”

  赵昔微“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明妃和贤妃双双对望一眼,眼底闪过一丝恼怒。

  还以为敲掉了贵妃,自己就能过得好一些。

  没想到好处竟然让赵家全得去了!

  赵昔微将她们的表情看在眼里,笑道:“两位娘娘生得花容月貌,怎么如此妄自菲薄呢?”

  说着眸光悠悠,如流水般在贤妃和明妃之间徘徊,“两位娘娘虽然上了年纪,但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美人,也不至于就到了红颜未老恩先断的地步吧?”

  “你、”明妃和贤妃也就见过赵昔微那么几次,次次都是看着她被太后压制,那谨小慎微、如履薄冰的模样,深深刻在了她们脑海里。

  压根就没想到,这表面的温顺乖巧全是假的,其实内里是个牙尖嘴利的!

  一时间就没想好怎么回应。

  赵昔微也根本不给她们回应的机会:“娘娘作为妃嫔,有体贴陛下之责。纵使陛下对娘娘稍微冷落些,娘娘也应该尽职尽责,好好的反思自己,为什么不能留住陛下的心。现在娘娘不反思倒就罢了,还在人后出此之语,难道是心里对陛下怀有怨恨,觉得陛下对不起自己?”

  “你……”明妃和贤妃虽然在宫里不算宠妃,但由于是皇帝做太子时就跟在身边的,地位到底尊贵一些,便是皇帝也鲜少给她们难堪的时候。

  在后宫中更是从未受过这种气。

  如今却被小小年纪的太子妃无遮无拦地刺了好一顿,立即是满脸涨得通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但到底还是要勉强维持一下自己宫中老人的体面的,便在鼻子里轻轻哼了哼,道:“我们脸皮薄、人又老,哪里懂得怎么留住男人的心?”又是呵呵一笑,“我看太子妃倒是很精于此道,听说前阵子陛下赐给太子十几名美人儿,都被原封不动赶走了,哎,女人能做到这份上,真是不容易啊……要不,太子妃教我们几招?”

  此言一出,众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哪怕是年幼的灵犀,也听懂了其中的嘲讽之意,气得瞪了一眼:“二位娘娘,怎么能这样说太子妃!”

  “公主别生气!我们是在夸太子妃呢!”贤妃笑呵呵地道,“你太子哥哥宠太子妃,合宫上下谁不知道。御史台为这事可三天两头的上书呢,哎呀,那群老头子,真是的,人家夫妻感情好,也不知道为什么非要骂太子妃什么‘红颜祸水’,这红颜祸水岂是人人都能做得?”

  说着就拿目光戳着赵昔微,只差要原地给她盖上一个“祸国殃民”的帽子了。

  “娘娘说得极是!”赵昔微点点头,浅浅一笑,“这红颜祸水,果真不是人人都能做的,就好比以娘娘之姿,怕是这辈子也做不了!”

  “你,你——”

  明妃和贤妃脸色铁青。

  这哪里像是个正经的太子妃?哪里像是个正经的高门之女?

  殿内其他人却忍不住想笑。

  这贤妃和明妃仗着自己辈分高、资历老,平日里在宫里挑拨是非的事儿没少干,以前还有贵妃能弹压一下,现在贵妃降为了才人,淑妃又是个温良柔顺的人,可不就只由得她们俩去了?

  哪知碰到了太子妃这样的……

  赵昔微无视掉众人五彩缤纷的表情,望向气得几乎要生烟的两人,“娘娘莫要生气,刚刚你们不是要请教我吗?姿容这方面呢,娘娘是学不来的,可德行这方面,还是可以培养的。”

  她扬了扬眉:“看二位娘娘如此好学,那我便勉为其难,教二位如何修习德行吧!”

  “你……”贤明二妃已气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赵昔微心情越发的好,“娘娘莫非对于修习德行不感兴趣?”

  “啊……”猛地一点头,做恍然状,“原来娘娘口口声声骂别人祸水,自己却也想做祸水!

本文标签:儿子我今天晚上是你的了

上一篇:两个男孩子开车小黄说 女人为什么不怕大只怕长呢

下一篇:语文老师扒开丝袜让我啪 人妻扶着粗大强行坐下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