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玩弄少妇人妻 酒店为什么那么多大声叫的

2021-10-26 08:13:5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守护罗刹女的仇人青山二人的时候,有一老一小两位江湖侠客也在保护着她们。初时,还把她们当成了右丞相派来的杀手,一直警惕防范她们。直到最后,真正的杀手出现,才认定她们也和我们

守护罗刹女的仇人青山二人的时候,有一老一小两位江湖侠客也在保护着她们。初时,还把她们当成了右丞相派来的杀手,一直警惕防范她们。直到最后,真正的杀手出现,才认定她们也和我们的行动目标一致。

  颜飞燕非常感兴趣的问那二人的样子,这幕僚回到黑夜看不清,白天是面纱遮脸,也看不清,看身样,一个上了年纪。

  颜飞燕猜测到,有可能是鸣竹的母亲,在为他默默的做着这一切。一想到这个世上,还有一个人和自己一样深爱着鸣竹,就感觉内心流过一股暖流。她,也像是成了自己的母亲一样,慈爱而又温柔。

  颜飞燕向他们道了辛苦,表了谢意,并奖赏一通。

  由于敌手是她们捕获回来的,她们最清楚当时的情况,所以颜守备只给她们放了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

  一个时辰之后,她们要一起夜审杀手。

  这两位杀手在被带进守备府的地牢之后,就被绑在了木柱子上。身上的夺命毒药已经被他们收走了,如此防范是怕他们自戕。

  颜飞燕带着他们走进地牢,看到这姐妹俩视死如归的模样,感觉一起审有些棘手。因此,她吩咐将她们关押在不同的地牢里,好分开来审。

  颜飞燕初时见到她们,就感到眼熟。她在脑子里快速的搜索着她们,自己在江湖上是多数人的救命恩人。如果,能用江湖往事来撬开她们的嘴,也能省一些事儿。

  她还是没有想起来,吩咐幕僚派人去请武坊里的瘦半仙过来,她过目不忘的本领无人能及。

  不消一会儿功夫,瘦半仙被请了过来。她瘦到什么程度?走在路上仿佛就是一个被埋在地下已经几百年的骨头架,从坟墓里爬了出来。

  她的衣服就像挂在支架上,在风中摇摆着。浑身上下没有一块肉,身上的骨头构架清晰可见。就是这样一位瘦的只剩皮包骨头的芦柴棒,她却有一项超乎常人的功能,对只有一面之交的众人,她能将他们的是面容、名号一一记录在脑,用的时候搜索出来,异常准确。

  颜飞燕每次见到她的时候,都会朝她发一股热力,支撑着她。害怕她被风一吹,骨头架就散了,或者被风卷到空中。

  她轻飘飘的走了进来,见到盟主朝她摆了一下头,指向了绑着的这个人,她心下了然。

  她走了过去,用搜索的眼睛看向了这姐妹中的姐姐,然后扭过头来问行事幕僚,“她用的是什么武器? ”

  幕僚抽出一把剑举在手里,瘦半仙一步三摇的走过去,接过剑,翻来覆去的看了又看。放下之后,走到颜守备的身边,耳语到

  “启禀盟主,眼前这位是在江湖上被号称两剑封喉姐妹中的姐姐,你们抓住了姐姐,肯定也抓住了妹妹,她们两个是形影不离的,他们两个的剑合起来才能达到一剑封喉的功力。”

  颜守备问,“这二人与我们武坊有什么关联?”

  瘦半仙笑笑说到,“我们的菩萨盟主总是贵人多忘事,总是忘了自己所做的好事。也是盟主救了太多的江湖人士,怎么能记起她们两个宵小之徒。但是,大人记不得她们,她们未必不记得大人啊。

  五年前,我们去半月郡去走镖。在一个寺庙里遇上了一场劫杀,被截杀的众人里面就有这两姐妹,他们被弓箭手团团围在拜月寺的前院。是盟主您解决了那场追杀,救下了箭雨下的众人。”

  颜飞燕听了,哦了一声说,“拜月寺院里的那场追杀,当时确实紧张激烈。说起这事儿我有印象,但是被救之中的这姐妹二人,我还是没有印象。

  好了,辛苦跑一趟了。等太女额父回了京城,我一定找他给你要个补方,给你吃上几两肉长在身上。你这个见风倒、见风散的体质,真是让人担心啊。”

  颜守备命人好好护送瘦半仙回坊,心里有底的开始了审问。

  “两剑封喉,上次见面是五年前的拜月寺庙。今日再见,没想到是在我的守备府大牢。五年前的追杀,本官替你们解了围,救了你们的命,没想到你们不知感恩回报,又去要夺别人的命,今朝又犯在我的手里。

  说吧,什么人指使你去的?去要的是什么人的命?如果你把这个招了,我不介意~再救你们一次。

  因为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我会酌情处理,不日之后即可出狱。你们两姐妹又可双剑合一一剑封喉了,只是再封喉一定要后要封恶人之喉,不可乱杀无辜。”

  这两剑封喉中的姐姐听了毫不动容,这位颜守备,她怎能不认得?她就是从天而降的英雄、天神。

  五年前在拜月寺庙救下了众人,这份恩情是无以回报了,我们过着刀尖上嗜血为生的勾当。就不可前五年、后五年的扯了,只能当下说当下的事儿了。

  收了右丞相玉茭的买命钱、封口前、养坊钱,自己就只能完事领钱,完不了事,自裁领自己的命了,毒药是没有机会吃了,那只能咬舌自尽了。

  想及此,这两剑封喉中的姐姐狠下心,一咬牙,将自己的舌头从舌根咬断,大量的出血,她的嘴角流出来,她口腔分泌物让她咳嗽了几下?剩下的舌头堵塞了气管,让她窒息死亡。

  颜守备看到这个惨况,她直责备自己失了警惕心。这不是让瘦半仙白跑了一趟吗?即使搞不清她们的身份,即使没有往日的恩情在,她们也会选择自裁。这~是行里的规矩。

  颜守备感觉很是灰心丧气,真是出师不利。这才刚开了一个头,姐姐就咬舌自尽了。那位妹妹真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她硬着头皮进了关押妹妹的牢房。

这位妹妹看到颜守备一脸沮丧的进来了,聪明如斯的她,心灵感应到她在姐姐那里受了挫。

 文学


  颜守备走了进来思索道,她们必是受了右丞相的指使,这个花头掌柜已有交代,一直陷害鸣竹的就是右丞相。

  罗刹女是死了,可是她的仇人还活着,她们的交易还在。这位妹妹也不念在五年前的恩情,让她知恩图报了,直接就开门见山,摧毁她的心底防线,再诱以利惠,撬开她的嘴。

  “两剑封喉,有意思。你的姐姐已经招认了,你们受右丞相玉茭的指使,帮罗刹女除掉她的仇人,青山与四娘。

  因为我们的人及时赶到,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又因为你的姐姐如实交代了问题。那么按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条规,你的姐姐在十日后就可以出狱。

  你也认如实招来是受了谁的指使?要取谁性命?如果交代清了这个,你也可以和你的姐姐一起出狱,再在江湖上双剑封喉。只是一定不能再乱杀无辜,要为这个世间铲除邪恶人。”

  哈哈······

  这位妹妹狂笑不止,笑完她才轻蔑的说道,“说这话的真是蠢材,我的姐姐她怎么会轻易交代问题?死人是开不了嘴的,你们当然~也撬不开我的嘴。她这会儿恐怕已经走上了黄泉之路。

  你们如此说就是使诈于我,不要看你五年前救了我们的命,我们就能毁了和别人的死约?姐姐,请你走慢一点,等等我!”

  颜守备发现情况不妙时已经迟了一步,这位妹妹,和他姐姐如出一辙般的咬舌自尽了,这对姐妹花就此赴了死约。

  颜守备铁青着脸站在那里,原想着在这里抓个活口,一举扳倒右丞相玉茭,不想成了一双死口。

  虽然花头掌柜已经招认,指使罗刹女陷害酒楼的就是右丞相玉茭,但是也不能排除别人屈打成招的怀疑,所以想这里取证,不想又失算了。

  颜守备思索着,要想铲除右丞相玉茭就要从十几年前的冤案下手了,眼前是没有办法了。要是平反了冤案,为鸣竹身后的坊报了仇,也算是为鸣竹做了一件实实在在的事。

  颜守备突然不那么灰心丧气了,她的眼前又有了奋斗的目标。

  同一个夜晚,右丞相一方在积极的挣扎,扭转败局;颜守备一方在积极的审问,意图扳倒恶人······却不想这姐妹两人被捕之后如此守约,并没有对右丞相一方造成严重的影响。但却在这一夜,影响了许多人的一生。

  第二日清晨,女皇正在金銮殿上朝理政,左丞相玉舒正在禀报两处灾情,“启禀女皇,我国北方的边陲小郡青城郡,已经三月未见一场雨了,是五十年难得一遇的特大旱灾,创下了五大历史记录,温度达历史最高,干旱时间持续最长,灾害状况严重,干旱覆盖面积之大,受灾民众之多······”

  女皇听了感觉自己喉咙发干,好像身处在旱灾之地,她又问,“另一处灾情是什么?”

  “启禀女皇,旱涝不均啊,我国北方的部分郡是持续干旱。而我国南方的青苗郡又遭遇了几场特大暴雨,引发了山洪暴发、河流泛滥,不仅危害农作物,还造成了许多人员的伤亡啊!”

  这如何是好啊?女皇在心里发问着。下面的大臣议论纷纷,都在想办法,想对策。

  恰在这时,太上皇的贴身女官颜瑞匆匆来报,太上皇今早晕厥过去,掐人中,吃太女额父留下的药都不顶事,现在还昏迷不醒,人事不省啊!

  女皇听到此,宣布退朝,然后命他们把折子全部送到勤政殿,由三位凤翼书官共同批阅奏章,处理朝政。自己连忙赶往太上皇的寝宫。

  赶到了太上皇的寝宫,就看到她平躺在凤榻上,几位被传来的太医束手无策,哭丧哭丧着脸站在一边。

  太上皇的头发已经长出了一点,她双目紧闭,虽然昏睡过去,但面含怒色,眉头紧锁······想想也是,被一个神秘的人“夜袭”成现在这个样子,怎么会舒心呢?

  那几个太医见了女皇,长跪不起,请求女皇速速召回游历在外的太女额父,只有太女额父才能救回太上皇,若是耽误了时辰,太上皇的病,怕就不好了。

  与此同时,太上皇的掌事官、女仆,也跪了一地,请求女皇速速召回太上皇御用神医——太女额父!!!

  好像她这位女儿——女皇不照这样去做,就是忤逆不孝!

  右丞相玉茭前来探病,请求留下为太上皇侍疾。皇上可放心前去处理前朝、后宫之事。召回在外游历的太女额父是迫在眉睫的大事,请求皇上速速办理。

  女皇玉娆,向来宅心仁厚,十分孝顺。她看到母皇现在这样的状态,怎能不着急万分?百善孝为先,她这个女皇当然要给全国上下的城民作表率。

  她立即写了召回额父医治太上皇病体的诏书,派人快马加鞭贴满附近封地的大小街道。

  鸣竹携小太女出游的这段日子里,女皇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他们,想象着他们有朝一日回归回宫的情景,可是没有想到会是在这样的状况下召回他们。

  太上皇的病体令人忧心,两个郡的灾情更让人忧愤,他们要回来的消息,使女皇实在高兴不起来。

  在平时,若是想到太女要回来,她一定会兴奋的睡不着觉,现在的她因为内忧外患,让她忧心忡忡,无法入眠。

  为了保险起见,他们在全国各个封地的城墙上贴满了召令。

  太上皇晕厥的这天,发出召令之后,女皇就把自己关进了宫殿一处的凤堂里。这里供奉的是玉坊各代女皇凤位,她虔心跪拜。

  咬破了食指,写了祈祷太上皇病体早日康复及两郡尽快摆脱灾情的血书,在众女皇的灵牌前焚烧。

  她彻夜做着祈祷,女皇玉尧的孝心、爱民之心感天动地,天地可鉴,日月可表。

本文标签:酒店为什么那么多大声叫的

上一篇:语文老师扒开丝袜让我啪 人妻扶着粗大强行坐下

下一篇:小东西…叫大声点 婆婆在我故意叫得很大声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