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少妇装睡从后面进去了 稚嫩玉茎初尝禁果

2021-10-26 08:19:0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她急匆匆的跑出东厢房,答应一声:“姑娘,这就来。”

  随后,她到西厢房茶水间,端着丫鬟们早就准备好的温热水,手臂上搭着毛巾,进了正厅,对冠荣华笑道:“姑娘,水来了,

她急匆匆的跑出东厢房,答应一声:“姑娘,这就来。”

  随后,她到西厢房茶水间,端着丫鬟们早就准备好的温热水,手臂上搭着毛巾,进了正厅,对冠荣华笑道:“姑娘,水来了,奴婢伺候您梳洗。”

  从前府里没有丫鬟,外院的事有暗卫们照应着,内院的事,冠荣华自个就应付了。

  自从崔蝶来后,冠荣华怕她一个人做事不得力,便又让守城官帮忙寻了几个知根知底的丫鬟,在别院内宅伺候着。

  但贴身服侍这些,大多还是崔蝶亲力亲为,旁人做她也不放心。

  看她脸上挂着笑意,冠荣华有些心虚的问道:“小蹄子,你笑什么,嫌我起得晚?”

  听到这话,崔蝶扑哧一声乐了,她们主仆之间相处自然,也没有那么多忌讳:“姑娘,都日上两个三竿了,可不是起的晚嘛。本来我还担心你身体不舒服什么的,可后来又想,而今都是太子爷跟你一起就寝,就没什么好担心了。”

  冠荣华听这话,脸瞬的红了,嗔道:“小蹄子又乱想什么,为什么跟他一起就寝,就没什么好担心。他可是睡地上,我睡床上的,再者,若是我俩一起中迷药呢。”

  这下轮到崔蝶脸红了,她愣了一下,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说道:“姑娘,奴婢可没有多想,咱们这内院会有人进来下药吗?奴婢竟然没想到这个,奴婢下次见姑娘醒迟了,一定在窗外问问的。”

  “还有一个等着洗漱呢,能不能快点?”慕胤宸从里间出来,有些无奈的催促道:“都快晌午了,还要磨蹭吗?”

  冠荣华白了他一眼,恨道:“都怪你,自己有屋不睡,天天来这里打鼾吵人,我天亮才睡呢。”

  听她编的瞎话,就像是真的似的,慕胤宸勾唇笑道:“可也苦了我呢,我天亮醒了,怕吵醒你,硬生生陪你躺到现在,可怜我胳膊都被压麻了,也不敢动。如此,咱们也算是彼此彼此了,你今儿给我配副治打鼾的药,今晚岂不就消停了?”

  崔蝶闻听这话,忍不住笑着拍手附和道:“太子爷这个法子好。”

  冠荣华哼道:“你是他的人还是我的人?就会捧着他说话。”

  崔蝶吐了吐舌头笑道:“奴婢自然是姑娘的人。”

  正说笑间,院中传来许愿的声音:“姑娘,守城官大人在前厅等候。”

  冠荣华闻听和慕胤宸对视一眼,而后扬声吩咐道:“你先去照应着,我们随后就来。”

  许愿答应一声走了。

  冠荣华和慕胤宸洗漱完,崔蝶忙说道:“姑娘,太子爷,这早饭还没吃呢,要不,先吃几口再去见守城官?横竖等个一炷香的时间也无碍的,谁让他大清早的来院中叨扰。”

  冠荣华摇头说道:“都什么时辰了,还吃早饭呢,等午饭一起吧。”

  说完,她便和慕胤宸一起去前厅。

  守城官正在坐在太师椅上一脸焦灼的等待着,见两人进来,忙起身行礼,自责的地说道:“下官失职,辜负了太子爷和冠神医的厚望,守城官兵护送钱掌柜回花溪城任务失败,草药被劫,却全然不知何人所为,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昏迷了。下官请罪,愿受任何责罚。”

  冠荣华故作惊讶的问道:“什么,草药被劫?可是得了确切的消息?”

  守城官羞愧应道:“是的,护送钱掌柜回花溪城的守城官兵回来了,是确切的消息。”

  冠荣华深叹一声,不敢相信似的,喃喃说道:“怎么可能?这单生意做的很突然,并没有外人知道,怎么会在半道被人劫走了?”

  慕胤宸则在旁哼道:“人心叵测,凡事皆有可能,亦或者是有人监守自盗呢?”

  冠荣华下意识的反问道:“难道是钱掌柜?可他为何要这样,可是花了大笔的银子啊。”

  “谁都有可能,我们就不要在这里猜测了,还是赶紧派人去查明真相吧。”慕胤宸说着对守城官吩咐道:“请派出你们郾城最好的捕快,尽快查明事情的真相,否则我拿你是问。郾城若是不能保证商贾生意往来安全,如何吸引更多人来投资做生意?没人敢来,郾城百姓拿如何能过上富足的生活?就算是谁监守自盗,请你们守城衙门也必须尽快查出来。”

  守城官听到这话,立刻恭声领命:“下官遵命,下官这就回去安排。下官向太子爷发誓,下官是绝不敢监守自盗的,而且我也能替手下的官兵打包票,绝对不会监守自盗亦或是与劫匪勾结。”

  慕胤宸微微点头应道:“我相信你,去吧。”

  守城官感激应道:“多谢太子爷信任,下官这次绝不会再让太子爷失望。”

  随后,他转身离去。

  冠荣华对慕胤宸笑道:“接下来,是不是我们静观其变就好?你认为守城官能查出真相吗?”

  慕胤宸回道:“能不能查到真相不重要,只要官府有追查的姿态,掩人耳目便好。”

  冠荣华点点头,起身说道:“肚子饿了,我想吃饭。”

  “早饭还是中饭?”慕胤宸勾唇反问。

  “管它什么饭,横竖饿了吃惊就是,你若不吃,非要分清早饭亦或者是午饭,那我自个去了。”说完,冠荣华起身,快步走出前厅。

  慕胤宸摇摇头,无奈的叹息一声,暗叹道:“这小娘子,越来越蹬鼻子上脸了。”

  说完,他亦是起身,快步追上去。

  两人吃过午饭,一起来到荣华堂分号。

  周掌柜正坐在柜台后,双手拖着腮,一脸忧愁状。

  而姚掌柜则依然坐堂看病,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异样。

  冠荣华走进铺子看到两位掌柜不同的神态,不觉笑了。

  果然是分工不同,关注点不同,周掌柜来到郾城后负责草药采购等问题,一心都在生意上,反而将坐堂看病的事情给撂下了。而姚掌柜则专心坐堂看诊,昨夜钱掌柜路上丢失草药这等大事,他肯定也知道了,却依然一脸平静的把脉开药,这定性已然是超然物外。

  冠荣华心中暗叹,何其幸运能得两位掌柜坐镇荣华堂。

  就在她发呆的时候,姚掌柜看完手上的病人,出声招呼道:“姑娘,慕公子你们来了。”

  冠荣华这才回过神来,点头应道:“来了,姚掌柜辛苦,昨儿看了那么多病人,今日也没歇一歇,横竖药铺也有其他坐堂郎中,休息一天也好。”

  姚掌柜很认真的回道:“只有坐堂看病才能让我感觉踏实,在家休息反而心慌慌的,劳碌命闲不住的。姑娘,昨儿钱掌柜草药丢失的事情你知道了吧?唉,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你看周掌柜都愁的一上午每个笑脸,就坐在那儿发呆。”

  说着,他一脸难过的望向周掌柜。

  冠荣华点点头, 故作轻松地笑道:“没事的,那么多草药不会凭空消失,官府早晚会查出来的。”

  姚掌柜叹道:“是啊,愁也白愁,事情都发生了。我们能做的就是稳定人心,继续药铺正常经营,剩下的就交给官府了。姑娘,你劝劝周掌柜吧,不行就让他坐诊看病。我们郎中啊,只要坐在病人的面前,任何忧愁烦恼都会抛之脑后,专心看病。”

  闻听这话,冠荣华不禁对他又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这境界,绝对是智者。

  她伸出大拇指赞道:“姚掌柜说的极是,好,我劝劝周掌柜。”

  说话间又有人来看病,伙计正招呼着。

  姚掌柜忙对冠荣华说道:“姑娘,我也不能闲下来,否则也会伤脑筋,丢了那么多草药该怎么办?虽然咱们已经得了钱,可草药毕竟从咱们草药出去的,还未到花溪城呢,毕竟也担着 一些责任的。唉,可再伤脑筋,劫匪没有找到之前,也没辙,我还是赶紧给病人把脉开药,等钱掌柜来了,咱们再商量善后的法子。”

  冠荣华深表赞同的点点头,应道:“好,有劳姚掌柜了。但你觉得钱掌柜会来?”

  姚掌柜笑笑,回道:“并不能确定,但出了这么大的事,又是在咱们郾城地界,且有咱们郾城官兵护送,他自然会来善后。只要是来讨要说法,还是自认倒霉,只求官府找到劫匪那就更不知道了。这个师弟,我真的不了解,这也是我不敢确定跟他做生意的原因。总觉得,郾城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万事小心总是好的。毕竟人心隔肚皮,笑脸相对的背后,除非咱们这般知根知底了,否则谁也不知揣着什么心思。”

  这番话说完,他抱歉的自嘲道:“姑娘,慕公子莫笑,我多言了。”

  随后,他快步走到诊桌前,又继续给病人把脉开药。

  他的话,再次刷新了冠荣华的认知,姚掌柜不单是医痴,只懂得把脉看病,他对人性也看得很透彻,不过大智若愚罢了。他刚才那番话,她完全赞同,不觉默默点点头。

  下意识的,冠荣华扭头望向慕胤宸。

慕胤宸勾唇笑笑,朝周掌柜那边呶呶嘴。

 文学


  冠荣华明白,他示意她过去劝劝他,便快步走过去。

  周掌柜一直在发呆,以至于她跟姚掌柜在大厅那边聊那么久他都没有察觉,眼神无聚焦的盯着前方,不知在想什么。

  冠荣华伸手在柜台上敲敲,周掌柜这才回过神来,惊声问道:“姑娘,慕公子?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一会子了,跟姚掌柜说话呢,周掌柜在做什么白日梦,竟然无暇顾及我们?”冠荣华故意打趣道。

  周掌柜苦笑道:“哪有心情做白日梦啊,我难过那些草药被贼人抢去白瞎了,要是送给病人,得是多大的造化呢。哎哎,我想去追查,可又奈何没有那能力,只会看病做生意。我忽然在想,我要是武林高手就好了,想干嘛就干嘛。”

  听他这番话,冠荣华忙笑道:“放心吧,那些草药丢不了,肯定会找回来的。”

  周掌柜惊喜的反问道:“真的?”

  冠荣华很认真的回道:“那是自然,你想那么多草药,能凭空消失吗?不管劫匪放在哪里,都会被人发现,报告给官府,没人希望看到那些草药白瞎了。守城官已经发出通告,重金悬赏寻找草药线索,草药一旦追回,免费用于郾城百姓看病。”

  “真的?”周掌柜双眸绽放着光彩,不敢相信似的,再次追问。

  “当然,我们来的时候,看到守城兵正在贴悬赏令呢,你出去看看,咱们药铺门口就贴着一张。”冠荣华点头微笑,对于守城官这个悬赏令,她也是极为赞赏的。

  利益驱动下,自然看到草药的人,会积极及时到官府提供线索。

  周掌柜立刻跑出店铺去查看,很快他又回来了,开心的笑道:“果然呢,如此,有希望了,草药一定能追回来的。草药对我们郎中来说,那可是比钱都珍贵呢。有钱不一定能治病,毕竟也有买不到的药草,可草药呢,直接能治病救人的,作为郎中我无法容忍草药丢失,被人白白糟蹋了。”

  冠荣华对他竖起大拇指赞道:“周掌柜,乃真郎中也。”

  “既然草药能追回,我也就放心了,继续下乡收草药,再不收草药,仓库都已经空了,怕是连姚掌柜的方子都供应不上了。姑娘,那我去忙了,你们自便哈。”说完,周掌柜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急匆匆的出门走了。

  姚掌柜看完一个病人,喝了口茶水,看到周掌柜跑出门,扭头冲着冠荣华竖起大拇指,随后又继续喊下一个病人。

  冠荣华见这边两位掌柜都已经安顿好了,各自忙各自的事情,不再受草药丢失事件影响,便跟慕胤宸又回到别院,让许愿在附近买一座院子,用来做药方。

  许愿领命出去,大约一个时辰后就带着一张地契回来了。

  正巧后面街上有户人家准备居家迁到南方,投奔嫁到那边的独生女。

  许愿经过打听后得知,上门求.购,一谈便成,以很优惠的价格拿到了地契。

  冠荣华跟慕胤宸自然是很高兴,前去观看院落,布局风格都很喜欢。

  那户人家很爽快,当天便收拾好东西,准备第二天一大早启程去南方。

  冠荣华随即让许愿负责布置药庐,添置她需要制药炼药各种东西,但别院偏厅里的制药全套她都没有动,而是去另外购买新的。

  安顿好这边的一切,冠荣华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事情太顺利了。

  “胤宸,你说会不会太巧了?”她有些担心的问慕胤宸。

  慕胤宸侧眸望着她,问道:“你是指恰好有这样一处院子,他们又着急出手,离开吗?”

  冠荣华点点头,反问道:“会不会是个圈套?”

  “买院落做药庐的事情,你跟别人说过吗?”慕胤宸勾唇笑问。

  冠荣华摇摇头,白了他一眼,哼道:“不就跟你说过吗?哪里还跟别人说了?”

  慕胤宸笑道:“如此,担心什么?他们怎么会猜到你要另外设立药庐?不过,若是不放心,我可派人暗中查下这家人的底细,然后将整个院落,都仔细的搜查一遍,看看有没有机关暗道等等。”

  冠荣华听他这么说,忙应道:“好,就按你说的办。不是我紧张,实在是被他们弄怕了,凡事防患于未然的好,免得将来着了道,就得不偿失了。”

  “我立刻派人去办。”慕胤宸说着,便起身出门,去安排了。

  冠荣华一个人呆呆地斜倚在卧榻上,有些心神不宁的感觉,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荣华,听说另外买了宅子做药庐?”沈月走进来,笑着问道。

  冠荣华起身,点头应道:“是的,既然咱们在毒瘴森林里跟他们达成的协议,自然要尽力去做的,为了更好的炼药,不受打扰,便将药庐设在新院中。”

  “崔蝶陪我在街上逛的时候,碰到许愿正在购买一些制药器具,我才知道这件事。荣华,闲着我也挺无聊的,许愿一个人怕是忙不过来,不如我帮他一起布置药庐吧?”沈月走到冠荣华身边,挽着她的胳膊,巴巴的请求道:“你不会不相信我吧?我可比许愿更可靠呢。”

  冠荣华伸手捏捏她的腮帮子,嗔道:“说什么呢,我怎么会不相信你?买院子做药庐,也是今儿的主意,那院子的主人现在还没有搬走,许愿只是先去预定器具,明儿才能布置院子。你能帮许愿自然是极好的,就是担心你身体还没有恢复好,别再累着。”

  沈月则搂着她的肩膀,一脸感激的笑道:“我知道荣华疼我,你跟太子爷留在郾城,想方设法救我出来,我真的是无以为报。如今我身子完全调理好了,能帮着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会很高兴的,荣华不要为担心。”

  听她这么说,冠荣华也就不再多说什么,爽快应道:“好,那你跟许愿一起负责布置药庐。对了,药庐是我炼制丸药的地方,特别重要,你跟许愿一定要记得不要放过角角落落,确定没有任何异常才好。”

  经历过那么多事情,沈月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见自己受到如此重视,这样的任务交给她,登时开心的应道:“荣华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就算药庐中有蚂蚁洞,也能给你找出来,以防日后,它们咬坏了咱们的草药。”

  “就知道月儿是我最值得信任的好伙伴。”冠荣华亦是揽着她的肩膀,开心而又感激的笑道。

  两人相视而笑,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异口同声的笑道:“一辈子的好伙伴,绝不背叛。”

  两人正聊着,慕胤宸走进来,见状笑问道:“聊什么,这么动情?”

  沈月冲着他做了个鬼脸,顽皮的笑道:“荣华说了,她是我的,你可不要跟我抢哦,我们已经发誓一辈子要好,绝不背叛。”

  慕胤宸闻听这话,一脸不敢相信的反问道:“你俩欲结百合之好?”

  沈月笑嘻嘻的回复道:“不可吗?”

  慕胤宸摇头笑道:“当然可以,但是我的华儿怕是不能如你愿,就算我死了,她孤老终生,也不会背叛我的感情。不过我是不会死的,我会陪着她一生一世。不信,你问华儿。”

  沈月一副质疑的表情,笑道:“这么自信?”

  慕胤宸得意的应道:“那是,我的女人,我自然自信啦。”

  沈月假装败下阵来,摇头笑道:“你俩的感情果然是坚不可摧,好吧,看来我只能做你华儿一辈子的好姐妹,不敢再有非分之想。”

  慕胤宸笑而不语,自信而又得意。

  冠荣华在旁嗔笑道:“月儿越来越顽皮了,竟然拿着我逗趣儿。你呀,也该找个男人好好疼你了,对了,我感觉许愿还是不错的,虽然他曾经是异种人,但体内毒素已经完全解除,不妨碍以后结婚生子,成家立业,你可以考虑哦。他若是不行,还有暗……”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沈月红着脸,给羞声打断了:“好个荣华,我不过是拿你逗逗太子爷,看看他对你感情有多深,又有几分自信,你倒好,不但不感激我,反而还拿我取笑,哼,不理你了。许愿曾是异种人无碍的,毕竟我曾经也是呢……”

  “这么说,你是认可了他?”冠荣华欣喜的反问道。

  她觉得若是沈月能跟许愿走到一起也是蛮好的,两人都是她的好朋友。

  沈月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话不妥,脸更红了,跺脚恨道:“哪儿跟哪儿啊,我只是说,许愿异种人身份我没有嫌弃他的资格,我也曾是异种人,并没有说因此要跟他怎样呢。荣华,你再说,我可恼了啊,让许愿知道多不好啊,说不定他不喜欢我呢,那多尴尬。”

  冠荣华听到这话不禁扑哧一声乐了,摇头笑道:“我看你对许愿是有意思,不过你自己没有察觉吧,因此你很在乎他的感受,处处为他着想。怕他曾经异种人身份的尴尬,怕他不喜欢你,你一头热的尴尬。不喜欢自然不会在乎啦,你在乎就是喜欢。”

本文标签:少妇装睡从后面进去了

上一篇:小东西…叫大声点 婆婆在我故意叫得很大声

下一篇:出差被领导内谢的少妇 被几个男人下药绑着玩调教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