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少妇脱了内裤在客厅被视频 晚上开车又疼又叫的作文

2021-10-26 08:25:3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二少夫人这话说的,现下府上大小事务都是由安国公夫人管着。这厨房送什么来,我大姐姐就吃什么。哪里敢挑三拣四的,若你觉得被怠慢了,只管找大夫人说去,来找我大姐姐撒什么

“二少夫人这话说的,现下府上大小事务都是由安国公夫人管着。这厨房送什么来,我大姐姐就吃什么。哪里敢挑三拣四的,若你觉得被怠慢了,只管找大夫人说去,来找我大姐姐撒什么气?难不成就因着我大姐姐人善?我到要回去问问祖父,这是哪里的规矩?”苏清奺说完又对苏清娴说道:“大姐姐,照我说,也犯不着为了一口吃的跟二少夫人起了龃龉,这燕窝你也吃腻了,就赏给二少夫人吧!她如今怀着孩子,想来是正好这一口呢。”

  这个死丫头,原以为她年纪小,不懂事,没想到最是牙尖嘴利。一口一个吃腻了,一口一个赏,这是把她当成了等主人赏赐的丫鬟嘛?她堂堂安国公府二房嫡长媳,竟被她贬低到如此,真真是气死她了。不过想到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若真传出去了,她也没什么好果子吃。今天原是听了绿萝的话,来出气的,谁知道会这样。非但一点便宜都没占到,还被一个小丫头给将了一军。

  周文静气鼓鼓地走了,苏清婉这才松了口气。对着苏清奺竖起来了大拇指,“干得漂亮,九妹妹!”

  “大姐姐,这个二少夫人每天都来吗?”苏清芙有些嘁嘁地问道。如果每天有个人来这么膈应自己,想想就恐怖。

  苏清娴忙道:“也不是,二弟妹平时也都是在自己院子里养胎。她家里兄弟姐妹比较多,所以嫁妆不太多。”为此二夫人对自己这个媳妇很是不满,不过好在她肚子争气,进府第二个月就有喜了,二夫人很是得意了一阵子,天天在大夫人面前说些似是而非的话,还明里暗里的推销着娘家哥哥的庶出女儿,那段时间她真的很难熬。幸好,现在她也有了身孕,虽然怀的艰辛,可她甘之若素。

  虽然苏清娴说得含蓄,但是几个姐妹心中也大致知道,大姐姐的婚后生活,也并没有那么如意。大家不约而同地对以后嫁人有了点惶恐,若是以后多几个这样的妯娌小姑子,那可真是难过了,若是嫁的是世家旁支,还得仰人鼻息生活,就更惨了。这样想来,还是在娘家当姑娘的时候最开心了。

  “去你大姐姐家怎么样?她瞧着可好?”董氏见苏清奺回来,笑着问道。对苏清娴这个侄女,她也是很关心的。

  “大姐姐害喜的厉害,还好夏嬷嬷给了我酸梅子的方子,我给大姐姐了。”月晓伺候着苏清奺解下斗篷,她便依偎到了董氏身边。“娘,我们去的时候,大姐姐的二弟妹跟唱大戏的一样,跑到我们面前说嫁妆少,说被人看不起,又讽刺大姐姐是个没福气的。可真讨厌!”

  “各家有各家的烦心事而,你大姐姐好歹是世子夫人,婆婆也算是个明事理的。那二少夫人又是隔房妯娌,以后总会分出去的。”董氏见女儿气呼呼地,不由有些好笑。在她看来,苏清娴是嫁的顶顶好的,这些事压根不算事。

  这倒也是,安国公世子又是独子,除了一个嫡亲妹妹许茜冉外,大房就只有几个庶出子女。就算庶子娶了媳妇,也碍不着大姐姐这个世子夫人什么。安国公府分家是迟早的事情,一旦分家,大姐姐只管伺候好婆婆就是,再也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烦心事了。

  “说起来你大姐姐是世子夫人,这胎若是一举得男就好了。”世子有世子的好,但同样这传宗接代的压力也不小。看看杨氏和林氏,哪个不是为了一个儿子费尽心思。苏清奺不敢想象,若当初董氏没有生下苏清栩和苏清楠,那么他们二房是不是也会好几个姨娘争风吃醋,庶子庶女一大堆了。幸好董氏能生养,幸好爹爹不是个贪恋美色的,幸好她穿到了二房嫡女的身上,幸好幸好!

  用完晚膳,苏清奺回到自己的院子,让月晓和月若伺候着沐浴更衣。躺倒床上,舒服地想打滚,见夏嬷嬷拿着药膏来给她涂药,这才想起被她遗忘的六皇子,忙向夏嬷嬷寻求帮助。

  “夏嬷嬷,您说我该回赠些什么东西给六皇子呢?”

  夏嬷嬷正把苏清奺的前海全部夹到头顶,对上那双清亮的大眼睛,只觉得心中一软,她用指尖沾着药膏一边给她涂抹一边说道:“六皇子既然把药膏交给了二少爷,谢礼什么的你就不用管了。横竖这份情二少爷会去还的。”

  药膏清清凉凉的,涂上去十分舒服。苏清奺听夏嬷嬷这么说,便也就把这件事情放下了。她想摸摸自己额间的伤疤,被夏嬷嬷制止了。

  “刚涂了药膏,别碰。”

  “夏嬷嬷,您说我真的能好起来吗?”这伤疤苏清奺不是没见过,每隔几日她都会都对着铜镜照一下,这么多天,没有一丝丝好转,她都有点泄气了。一想到以后自己要顶着一张毁了容的脸过日子,她的心情瞬间跌到了谷底,沮丧的不得了。

  夏嬷嬷暗笑,不管表现的再怎么成熟,到底还是个孩子,还是一个爱臭美的孩子。对自己的容貌顶顶在意,“放心吧!太医都说了,要长上一两年,你才一个多月。这玉肤雪肌霜也不是灵丹妙药,一涂就能见效啊!”

  听了夏嬷嬷的话后,苏清奺这才得到了些许的安慰,不再乱想,沉沉地睡了过去。

  无忧无虑的日子总是过的飞快,一转眼又到了新年,除夕的时候,三品以上的官员按着惯例是要携家眷参加皇宫举办的宫宴的。杨氏便带着董氏一起进宫拜见太后和皇后去了。因着宫里规矩多,婆媳两人便没有带上孩子。宫宴一般不会结束的太晚,皇帝还是很人性化的,早早地放了臣子们回去与家人们过个团圆年。初一各家世交都递上了帖子,相互拜年又开始了。

苏清奺和苏清栎这对龙凤双胞胎被装扮成吉祥物,跟着董氏去了好几家拜访。除了脸蛋又圆了一圈外,还听到了不少的八卦,其中最劲爆的还属明乐公主和辅国公世子的。

 文学



  话说临近年底,在庄子上住了快两个月的明乐公主带着宋知晏回了辅国公府。迎接她的除了辅国公世子宋威外,竟然还多了一个怀有身孕羞答答要给她敬茶行妾礼的季表妹。宋威说是自己喝醉酒,一时行了糊涂事,求明乐公主看在两家亲戚和未出生的孩子的份上,就同意纳了这位姨娘。

  季姑娘乃辅国公夫人季氏嫡亲弟弟的庶出女儿,因着季家这一代没有嫡出姑娘,这个季姑娘在府中到也受宠,时常会随嫡母到辅国公府来看望季氏。季氏长女早已出嫁,儿媳身为当朝公主,实在是亲近不起来,所以对这个乖巧听话的侄女到也有几分喜欢,偶尔会留宿几日,陪着她说说话解解闷。

  原本明乐公主在辅国公府,对这个表姑娘不甚在意,没成想这次她去了庄子上到被她钻了空子。不过如果说其中没有这辅国公其他人的手脚,她到不信,自己管了那么多年的家会有那么大的漏洞,能让一个未出阁的亲家表姑娘摸到前院世子的书房,让醉酒的世子爷行就好事。更不能这事出了,她的人被瞒得滴水不透,一点消息都得不到。呵!这是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了。

  明乐公主可不像明昌公主那般软弱,想要欺负到她头上,也要看看她同意不同意。当场就让金嬷嬷去熬打胎药,要给季姑娘灌下去。吓得季姑娘花容失色,哪还有之前半分的含羞带怯的白莲样。

  辅国公世子在一旁脸上发青,但到底没有说什么。这件事情原本错就在他身上,他跟明乐公主是有感情的,本夫妻两人琴瑟和鸣,明乐公主为了他一直住在辅国公府,为他料理家事,虽然不其他媳妇那般每日晨昏定省,但对公婆也是孝顺的,有什么好东西都不会忘了他们。可是他们偏偏在子嗣上艰难了些,先是结婚五年未有一滴骨血。其实这宋威原本也不是辅国公世子,他上面有三个兄长,可惜都年纪轻轻战死沙场,连一点骨血都没有留下。可想而知他身上背负的子嗣压力有多大,可就是这样的情况戏,宋威为了明乐公主还是顶着重重压力没有纳妾。天可怜见,后来明乐公主好不容易怀了阿晏,却因为难产孩子生下来差点就没熬过去。就靠着那些名贵的药材,吊着命。不管再怎么精心娇养,身子骨还是很弱,动不动就是一场大病,家里所有人的心都跟着牵挂。

  对于这个嫡子,嫡孙,家里没有人不疼,可是他们辅国公府乃武将世家,以武传承,所有的一切荣耀都是靠军功拼来的。若宋知晏有健康的兄弟就好了,可以挑起辅国公府的担子,这样对大家来说都是皆大欢喜的事情。所以辅国公爷,辅国公夫人和他斟酌了很久,才跟明乐公主提起这事。原本想着让公主选个合适的人,到时候去母留子也好,送出府去也好,总归他只想要个孩子,对孩子的生母并不在意。可是他们一提,明乐公主就气得大发脾气,直接带着阿晏就去了庄子,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母亲为此事也是大病一场,整个人眼看着一点生气都没有了。宋威对明乐公主也有了怨,所以当季倩倩以给他送醒酒汤的名义接近他的时候,他半推半就要了她。不是没有后悔过,之后也再没碰过她,不知是季倩倩命好还是辅国公府好命,那么一次就怀上了。也许这都是老天爷的安排吧!

  宋知晏安静地看着跪在地上嘤嘤哭泣季姨娘,背手而立一言不发的父亲,以及满脸怒容的祖母和祖父,只觉得眼前的这一切那么熟悉。上一辈子,也是如此的场景,明乐公主从庄子上回来后知晓了这件事,拼着得罪整个辅国公府,也决绝地给季倩倩灌了落胎药。季倩倩不但没了孩子,据说还因此以后都没有当母亲的机会了。她的生母为了给女儿讨个公道,一头撞死在了辅国公府门口,最后季倩倩成了宋府的季姨娘。

  这件事情,不但使明乐公主善妒的名声传遍京城,连辅国公府的名声都被踩在了脚底下,成了整个京城的笑话,因此气得辅国公爷一病不起,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就与世长辞。辅国公老夫人视明乐公主为仇人,连带地看着宋知晏的眼神中都带着浓浓地恨意。

  那个时候,父母形同陌路,原本疼爱自己的祖父祖母又一死一仇,不过八岁年纪的宋知晏,整天活在惶恐、内疚和自责中。夜不能寐,食不知味,把原本就不好的身体熬得一年中有大半年是在躺在床上渡过的。明乐公主常常以泪洗面,新晋的辅国公宋威很少去看他,每次去看宋知晏的眼神中没有担忧和疼惜,只有冰冷和一丝他解读不出来的复杂。

  也许是舍不得明乐公主,又也许是白太医医术太高明,虽然宋知晏病恹恹地,但好歹过上了十二岁的生辰。明乐公主还为他请封了辅国公世子的名头。

  宋知晏记得那天,因着白太医急需一味药材制药,明乐公主便去去宫里求太后娘娘。她出门后不久,季姨娘便在丫鬟小心的搀扶下来到了他的房间,笑容是那样的温柔,说出来的话却是那么的恶毒。

  “世子爷,这些年看着您每日喝着那么苦的汤药,我真是心疼您。不过您也真是命大,明明那药寻常人喝上几回就熬不过去了,偏偏你一年喝上几回都还那么命大。”

  “什么药?”宋知晏能听出这话里的不对劲来,他也知道今天既然季姨娘来他跟前说这些话,恐怕他是活不到明天了。或许,连母亲进宫都是算计好的,要不然怎么那么巧,母亲前脚刚走,她后脚就来了。

  “什么药?这个就要问国公爷了。这药可是他每次来看您时,亲自加进去的呢!”说完,季姨娘掩着嘴笑得花枝乱颤的。笑了一会儿,见宋知晏并无反应,她也就无趣的停了下来。

  其实,在听到季姨娘的话后,宋知晏心里就隐隐有点明白了。若说季姨娘的手伸的那么长,能给躲过明乐公主的人给他下毒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唯一能让明乐公主和他不设防的人只有宋威。

  那是宋知晏从小崇拜的父亲,他一直当父亲那样的大英雄。可无奈身体不允许,他便每日读兵书,读很多很多的兵书,他想学很多很多东西,哪怕以后不能上战场当将军杀敌,也能以军师的身份去报效国家,不想辱了辅国公的名声。可是,他的父亲不信他,不信他能活的长久,不信他能撑起辅国公府的门楣。甚至觉得,他活着都是碍事的。

  “世子爷,这府上除了您的那位母亲,怕是都盼着您早点死呢!今个儿,我来是送您上路的。您放心,往后会有人替您当着世子爷,替您孝顺国公爷和老夫人的!”季姨娘摸着自己的肚子,笑得灿烂。

  “智心!慧心!”

  “呵呵,世子爷莫唤了,人都被遣开了,您就抓紧时间上路吧!”季姨娘身边两个身强力壮的婆子端着药疾步上前,她们都不敢看宋知晏,只是一个人抓着他的手,一个人往嘴里惯着药。不一会儿,一碗药就空了。虽然撒了大半,但这次药量下得很足,季姨娘实在是等不得了。

  宋知晏只觉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心跳的很快,四肢无力,他瘫软在床上。他若死了,那个把他看的比自己生命还重的母亲会怎么样?估计也要活不下去了吧!宋知晏恨恨地看着得意的季姨娘,慢慢地季姨娘的身影也变得模糊起来,最后他看到一道伟岸的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顷刻间,走到了他的身边,他努力地想睁大眼睛,把来人看得清楚些,可是再怎么努力都是无用功,瞳孔漫漫涣散,最终进入了无边无尽的黑暗。

  “父亲......”一声轻不可闻的呢喃,是他留在这世上最后的声音。

本文标签:少妇脱了内裤在客厅被视频

上一篇:出差被领导内谢的少妇 被几个男人下药绑着玩调教

下一篇:男生越往里越有劲声音 用力啊宝贝夹我揉我奶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