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生越往里越有劲声音 用力啊宝贝夹我揉我奶

2021-10-26 08:29: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或许他以为她之所以会生病发热是因为她害怕了吧。

  现在想来倒是发现原来在他嘻嘻哈哈的表面之下有一颗温暖柔软的心。

  这样的人,以后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呢?

  她虽

或许他以为她之所以会生病发热是因为她害怕了吧。

  现在想来倒是发现原来在他嘻嘻哈哈的表面之下有一颗温暖柔软的心。

  这样的人,以后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呢?

  她虽然知道他爹一直在镇守边关,也死在了那里,因为前世那时候消息传来思婼伤心欲绝,她也过去陪在她身边了好一段日子。

  只是那时候她真的就只是单纯的去安慰思婼,所以根本不知道他们爹走了之后,容正和是怎么做的。

  那容伯父是什么时候出事走的呢?

  林萱记不起来了,但是她知道思婼对着她哭是什么时候,那也是明年快要年根的时候。

  所以现在容伯父还是安好的。

  就算知道又能怎么样呢?

  镇守边关是国家大事,她能做点什么?

  好在这个事情一时半会的也不用着急,再怎么样还有一年多呢。

  “什么呢,那么出神。叫了你好几声你都没有听见。”丁苓拍了拍她的肩膀问道。

  林萱啊了一声,摇摇头,嗓音虽然听起来还是有些沙哑,不过已经好很多了:“没什么,你叫我是有什么事吗?”

  丁苓指了指门外,说道:“刚才李总管来问你,回去的路上可有哪里想要停的,没有的话他打算这边就都不太停靠了,一路到姑苏的时候再停下来做补给。”

  “就按李总管想的来吧,我并没有想要去的。”

  “行,那我就这么回复了。”

  这时许姑姑端着甜汤进来,说道:“六公子,来喝点燕窝羹,对你的嗓子有好处。”

  “好的,多谢姑姑,就放在那吧,我一会就喝。”

  许姑姑放下之后说道:“马上就到淮扬了,六公子可要下去瞧瞧?”

  林萱摇头拒绝了许姑姑的好意:“算了,不耽搁回家的时间了。日后有机会再逛。”

  “六公子这是第一次出远门,离开了这么长时间,也难怪急着回去了。”许姑姑笑着说道。

  林萱颔首道:“是啊,真的是第一次离开这么久。幸好这一路上有许姑姑你,还有丁苓姐陪着我,要不然只怕会更闷。”

  说着林萱已经坐下开始喝燕窝羹了,她也想要嗓子早点好,这样下船回家以后母亲才不会为她担心。

  -------------------------------------

  梁战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脸是一阵红一阵白,让身边伺候他的人都忍不住担心他会不会直接把他们给灭口了。

  看着镜中那娇艳的脸庞,梁战感觉自己握着的拳头都快要握不稳了,咬着牙根,声音似乎是从嗓子里逼出来的,:“到底是哪个混蛋想出来的馊主意?!”

  他为什么要假装成林四姑娘的模样才能出门?

  只要他偷摸着在码头那边等着去那里上了船,跟林萱换回一下身份,这样就可以完美无缺了,何必多此一举?

  肯定是有人借此想要偷偷的整他。

  嘚嘚嘚~

  敲门传来,梁战一把抓过放在一旁的帷帽戴在了头上后,才让人进来。

  连花和彩云进来之后就看到梁战一起戴着帷帽从里间大步走出来了。

  当即行礼问好之后,连花开口道:“四姑娘,女孩子家的行为举止还是要合乎礼仪才好,何况四姑娘往日里走路并没有如此夸张的。”

  “夸张?”梁战觉得自己能够允许他们将自己打扮成姑娘家的模样已经是够疯了,想不到这会还没出门就被说走路步伐不对,有没有搞错,他不干了!

  在他暴躁的想要一把抓掉帷帽不干了的时候刘靖柔笑盈盈地进来了。

  对于从生死边缘将自己救回来的刘靖柔,梁战就算是有再多的怒气也只能收敛起来,努力挤出笑容说道:“刘姨,您来了。”

  刘靖柔拉着他的手左看右看,果然男孩子不比女孩子,骨架高大,长相也少了几分秀气,一双大手哪里有自家乖宝的娇软纤细。

  不过总得来说,因为妆容化得好的缘故,从眉眼上看,化了女妆的梁战竟然比连花还更像林萱几分。

  “委屈你了,我们现在就出发,等会上了马车无论遇上什么事情你都不用吭声,有事需要你回答的都让她说。”刘靖柔说着指了指已经完全另外一副妆容,看不出跟林萱有丝毫相像之处的连花说道。

  “嗯,好,都听刘姨的。”

  上了马车之后,车厢里是刘靖柔,梁战,还有就是连花和彩云。

  其实这里最感觉慌乱的就是彩云,她现在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六皇子。

  总是忍不住偷眼去看他,说来,他要不是一直皱着眉头满脸不愉快的样子,其实真的跟自家姑娘差不多。

  出了长鹿别庄,一路朝着最近的码头赶去。

  刘靖柔其实从收到消息之后就开始准备了,更是恨不得一刻不停歇的立马到码头才好。

  可是六皇子梁战磨磨蹭蹭的一直到今早才出现在别庄里,所以刘靖柔也是没办法。

  她现在根本就没有待客的心思,只想着快点平安接回女儿林萱才好。

  不过在车厢里她反而安抚梁战道:“这里离着码头还要一段距离,你要不要先睡一会?”

  梁战摇头,他并不需要休息,需要的是能够回想起被他忘记掉的东西。

  虽然他昏迷的时候被救到这边,可是真的来了这里,他发现自己对这里依然陌生,一点都不熟悉。

  看来很多事情他还是需要别人来告诉他,自己是记不起来了。

  刘靖柔看着他的表情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刘姨,当时我……”

  刘靖柔拍了拍他的手说道:“那些日子你都昏睡着,想不起来才是正常的。谁能够在睡着的时候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啊,而且都睡着了能干什么啊,可不就是睡呗。”

  “嗯。”

  之后车厢里陷入了沉默,刘靖柔时不时就想要往窗外看看,但都忍住了。

  反而是彩云偷偷看了以后问道:“夫人,这边路上变得热闹起来了,是不是就快到码头了?”

  话音一落,其他三人都变得有点正襟危坐起来。

路上来往的马车确实变多了,因为长鹿去最近的码头,是跟德新那边一致的,所以路走着走着就变成y字型汇合在一块。

 文学


  彩云再次往外看的时候看到从她们迎面竟然过来武安侯府标志的马车,吓得她当即放下帘子,拍了拍胸口,轻声道:“夫人,对面武安侯府思婼姑娘的马车过来了。”

  因为容思婼跟自家姑娘关系好,常来常往的,所以彩云对她的专属座驾实在是太熟悉了。

  刘靖柔也是心一沉,毕竟思婼这孩子跟萱儿关系实在不一般,唯一庆幸的是他们此行出发特意坐了一辆普通无标志的马车,就是怕路上遇到熟人。

  现在只希望对面的人没有认出外面赶车的和随行的仆人是林家人。

  只是事情总是往往事与愿违,很快就听到车夫吁的一声,接着马车停了下来。

  很快就听到了外面交谈声。

  “请问,这是京都林学士府上的马车吗?”

  车厢内的四人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就听到车夫摇头说道:“不好意思,你们可能认错人了,我们这是刘府的车架。”

  梁战,彩云和连花不由的将目光都投向了刘靖柔,长鹿别庄是刘靖柔的私产,那边她又不常去,所以那边的下人下意识的就以为夫人姓刘,就是刘府的了吧。

  这真是错有错着。

  “啊?原来如此,那是我们认错了,真是抱歉打扰了。”

  “没事。”说着车夫就挥动马鞭又继续上路了。

  车轮滚动,两边马车交错而过的时候,车厢内四人都听到了对面女孩的嘀咕:“奇怪了,怎么就不是林四的马车了,我记得在她家见到过这车来着。”

  魏紫劝说道:“这种车厢最是常见,姑娘认错也不奇怪。而且现在不是赶着去长鹿见林四姑娘吗?姑娘就别在路上多耽搁了。”

  “可是……万一这是呢,我们不就是白白错过了。”

  “怎么会呢,要真是,姑娘的车架可是一点都没变过,林四姑娘身边的人肯定认的出来。”

  “说的也是,那就快点赶路吧。”

  “……”

  而另外一边,彩云不由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幸好,幸好魏紫劝住了思婼姑娘,若不然指定会穿帮的。

  “呼~”

  四人齐齐松了口气。

  彼此对视一眼,都忍不住想笑。

  只是还没等他们完全放下心来呢,很快就有一人骑马过来拦住了他们的马车。

  刘靖柔不由秀眉轻蹙,这又是怎么了?

  难道容思婼那丫头不死心,再次派人过来了?

  结果从外面对话来看并不是。

  马车再次被迫停下,只听到外面的人说:“是刘夫人车架吗?小的计时,是大少爷伴读计鸿文少爷的人。”

  车夫仔细打量了他好几眼后才说道:“是,你可有事?”

  “没事没事,小的就是路上见到了夫人车架,就过来给夫人请个安问个好。”

  很快就有这边服侍的婢女过来在车厢外给刘靖柔通报了情况。

  刘靖柔叹了口气,让彩云打开了车厢半扇门。

  计时见到当即下了马,过来问安。

  刘靖柔笑着说道:“你有心了,只是你们不该是在德新吗,怎么到这边来了?是他们都过来了吗?”

  “不是的,夫人,是我们少爷让我到这边办点私事,林大少爷他们依然都还在德新安心读书呢。”

  “既然如此,你就去忙你的,若是需要我们这边搭把手,就尽管开口。”

  计时惶恐道:“多谢夫人好意,都是一些小事,小的能办好。”

  简单说了几句,就别过各自上路了。

  计时看着他们的马车向着码头方向过去,心里嘀咕道:“不是说林四姑娘过敏后心情一直不太好,怎么这会出门了。”

  过了一会翻身上马后再看了一眼好像加快了速度的马车,自问自答道:“是了,病了这么久,心情不好,刘夫人肯定带着林四姑娘出门散心去了。回去还是给少爷说一声路上碰上刘夫人她们的事吧。”

  好在接下来的一路,刘靖柔等人总算是顺利抵达码头边上的茶馆了,要了两个相邻的包间后就一直在那等着。

  在茶馆包间里,梁战简直有点坐立难安,他堂堂一个皇子,竟然女装,这要是被人看到成何体统啊,他还要不要面子了啊?

  倒是刘靖柔看出他的心思,对着连花和彩云道:“让你们准备好的衣服呢,还不快点给六公子换上。”

  “嘿嘿,夫人,放心吧,一直带着呢。”连花对着梁战福了福身子说道:“六公子,随我去屏风后面吧。”

  梁战还没换完衣服,门外有丫头就敲门进来说道:“夫人,有人拜访您。自称来自江南刘家。”

  “快去请他们到隔壁包间,店家上的茶,你们自己端过来。”

  “是。”

  刘靖柔说着就起身说道:“萱儿,母亲去隔壁迎迎客人,你先安心在此待会。”

  连花当即从屏风后应道:“是,母亲先过去,女儿,女儿稍等等再过去。”

  “萱儿不必勉强,那边母亲过去就行了。”

  说着刘靖柔还交代丫头们不要让人去打扰她们。

  来到隔壁坐下,茶上来一会之后,林萱,李总管等人也进来了。

  林萱看到刘靖柔心情很是激动,一来一回,她都快一个半月没见着母亲了。

  “六公子快进来,别站在门口,茶刚好,快来尝尝这家店的特色花茶。”刘靖柔一边说着一边就站起来迎了上去。

  等人都进了包间,刘靖柔让丫头在外守着,别让人打扰到他们说话。

  吕良杰先进了包间,就见窗户早就让刘夫人的人关上了,虽然是白天,但是屋内依然点上了灯笼,还摆了冰盆。

  李华对着刘靖柔抱拳作揖道:“多谢刘夫人。”

  “李总管客气了,我这什么都没做呢。都快坐下尝尝这花茶,味道确实值得一说。”刘靖柔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林萱先坐下。

  将她上上下下看了个遍后才说道:“还好出门一趟没瘦,看来李总管他们将你照顾的很好。”

  说着又对李华道:“多谢李总管对我家萱儿的照顾。”

本文标签:男生越往里越有劲声音

上一篇:少妇脱了内裤在客厅被视频 晚上开车又疼又叫的作文

下一篇:扒开老师内衣吸她奶头 少妇群交换BD高清国语版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