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强行从后面挺进人妻|健身房里被弄到高潮的小说

2021-10-26 08:43:3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墨池的性情我还是理解的,他心里也很苦,等会他下来了你别怕,相互谈一下吧,他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我呢,只是来看看你,待会就走了。”

  叶棠淡定的说,墨池既然说过不会再

“墨池的性情我还是理解的,他心里也很苦,等会他下来了你别怕,相互谈一下吧,他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我呢,只是来看看你,待会就走了。”

  叶棠淡定的说,墨池既然说过不会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他也会放心很多,至少墨池是认认真真的对她的,如果真的不喜欢的话,何必跟她讲什么大道理呢,若是真的还是不能和好的话,那么只能靠他们自己了。

  欧阳馨蕊吃包子的手一顿,抬头震惊的望了望叶棠,嘴唇都在哆嗦,“你要走?”

  “去见个朋友,你乖一点,叶棠哥哥改天来看你,知道吗,你结婚了,有些事情不要太任性了,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叶棠笑了一声,显然今天叶棠心情不错,如果不是昨晚墨池打电话过来他也不会匆匆忙忙的大早上来墨家,即便再怎么找,来到墨家已经是九点了,不算太晚但也不算太早。

  陈飞将手里的东西交给了欧阳馨蕊,礼貌的问候,“欧阳小姐,这是阁下给您的礼物,您收好。”

  欧阳馨蕊顿住了,抬头伸手将陈飞手里的礼盒拿了过去,然后紧紧的抱在怀里,生怕被别人夺走一样,叶棠有意无意的看着楼上的墨池,但很快收回眼神,对着欧阳馨蕊说,“呐,我随便给你买的,应该可以用的上,我就先走了,有空微信谈吧。”

  “好,那你路上小心。”

  叶棠一听,点点头,既然馨蕊没啥事情,那应该去找他了吧,那个人的存在总是飘忽不定的,司景萱这个时候也启程前往了,七宗罪一席人也开始了自己的任务,很快就将结束。

  欧阳馨蕊楞在原地,不管怎么动,身体都不能发自本能的去阻拦叶棠离开,眼睛里满满都是不舍,墨池这个时候下了楼,看到女人眼里的眼神时,发现了欧阳馨蕊对于叶棠的依依不舍,心里难免有些不爽。

  忽然间,一股男人香水的味道扑鼻而来,欧阳馨蕊感觉到身后一股压力传来,打颤了一下,男人的手轻轻抱着女人的腰,脑袋靠在女人的肩膀上,“馨蕊,你别怕,好不好?”

  “可不可以先放手......”她实在是害怕,就怕墨池一个不注意又要折磨她,她的身体已经不能再承受墨池的伤害了,给她时间缓缓行不行,她不想再继续被他折磨下去了。

  墨池微微一愣,看着怀里的女人一直抗拒着,这是不是就像之前对她的时候,一直求着他放过她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呢?

  “还疼吗?”墨池微软的说,一只手放在了欧阳馨蕊的肚子上,眼睛通红着,心里却是痛的要死,这辈子,可能就栽在了欧阳馨蕊的身上了,栽在了这个女人的身上。

  欧阳馨蕊也明白,这只不过是墨池表面的好而已,即便她什么都不做,最后还是会折磨她,她累了不想再折腾了。

  她已经快要被逼疯了,精神也出现了异常,只能安安静静不要乱想什么。

  “还好,睡了一觉好多了。”欧阳馨蕊默默地坐在沙发上,吃着叶棠带给她的包子,然后默默地低着头吃,被男人抱在怀里静静地吃着。

  她也不管什么了,只能任由着墨池抱着她,随后听见男人一声叹息声,管家将厨房里的药端了过来,男人凑着女人的脸颊吻了一口,然后对着欧阳馨蕊说,“吃完早餐,喝药。”

  可欧阳馨蕊听到了男人话里的无奈,还有对她的后悔,不知是否是她的错觉,墨池会后悔吗,会吗?如果真的会后悔,他之前还会那样对她吗?

  她已经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墨池了,默默地吃着早饭,没有理会墨池。

  男人见她这样,倒也没生气,轻轻地抚顺了一下她发丝,谁知欧阳馨蕊点点头,“嗯,知道了。”

  “等你喝完药我去上班,晚上给你带吃的,或者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买,在家乖一点知道吗?”墨池对着欧阳馨蕊说,将茶几上的药端了起来,然后将欧耶耶馨蕊拉了起来,然后喂她喝药,女人转过身来,将墨池手里的药拿了过来,默默地喝着。

  她最近精神上出现了问题,还是好好配合治疗的好,毕竟她也想好好的保证身体的健康,这点她还是知道的。

  一口闷进了肚子里,然后默默地擦了擦嘴,将喝完的碗递给了墨池,“喝完了,给你。”

  “你放心,我不会跑的。”欧阳馨蕊还是老样子顺着墨池的心意,可是当她说起这句话的时候,墨池的内心彻底的疼了起来,明明他不想要这样的呀,他要的是欧阳馨蕊对他的爱。

  两人相互伤害着对方,可在欧阳馨蕊的眼里,是对墨池的爱,可这种爱,是窒息的。

  永远窒息着,无法放开对方,相互伤害着对方,明明自己也有错,可也是受到伤害的一方,相互折磨着,永远也无法逃离对方的束缚。

  女人微微低着头,眼神中有些恍惚,脸埋入头发丝里,她的头发比较厚,也很长,倒是很少这样的打扮让人看起来很像一个洋娃娃,而且她的五官也特别的立体。

  墨池刚要站起,一只手拉住了男人的手心,紧紧的握住,这种相互贴合的温度,很适合,墨池低着头看向欧阳馨蕊,慢慢靠前将她抱住,“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你......”欧阳馨蕊刚想要说些什么来打动自己的心,可刚到半路,却说不出口,喉咙间的那句话,终究还是说不出口。

  她的内心是爱墨池的,可有的时候,也不敢面对着墨池。

  墨池一双好看的眸眼看着欧阳馨蕊,女人的身体被男人抱在怀里,只是感觉到这种温暖特别的舒畅,整个大厅里,明明是白天,却显得灯火通明,外面的风时不时的吹进来,让女人微微有些发冷,周围的下人也目视着这对夫妻的谈话,倒也没有过多的说些什么。

  就连王管家,也去忙碌着自己的本分工作,墨家别墅外,外面的花园里的喷池,一个雕像炯炯有神,长时间的喷射出泉水,让整个花园都非常的清凉。

  外面的草丛里,一朵朵花开了起来,有一只猫还窜来窜去的,那是墨离养的一只布偶,非常漂亮,墨池也是非常小心翼翼的照顾着,这只猫也不会走远,非常熟悉墨家的路线。

  墨池站在那,任由着女人握住他的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只见女人红着眼松开了他的手,小声的对他说,“路上小心,晚上早点回来。”

  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墨池听见了,他的内心很激动,明明对她那么不好,一次次的伤害着欧阳馨蕊,她却依然不恨他,还是喜欢依照原来的样子等着他回家。

  即便现在情绪有点不好,但他知道,他会好好照顾着欧阳馨蕊,等到她好的那一天,他相信,那一天不会太久。

  有时候,他在害怕,害怕着馨蕊离开他的身边,正如当年初次见面的时候,在那个校长办公室里见到扎着鞭子的小丫头,就注定了以后的结局。

  “好,我会早点回家的。”墨池摸了摸她的小脸蛋,还是那么的润滑,那么的可爱。

  墨池收拾了一下出了门,女人目送着他离开,她没有一点反抗,她只是认了命,她会试着去理解墨池做的一切,或许,他只是想要发泄这么多年来,心里的愤恨。

  也不知是否是命中的注定,也不知是否是命运的转轮,有些时候,真的会发生改变。

  欧阳馨蕊坐在窗台前等着墨池回归,她看着楼下很高的人影,她已经坐在那里很久很久了,直到墨池下班的时候,打开卧室门的时候,愣了一下,“馨蕊!”

  女人转过脸看了一下他,然后转回了过去,面色不改的看着外面的景色,手扒在了窗户上。

  男人害怕的靠近,又怕她想不开,小心翼翼的靠近着,“听话,下来好不好?”

  “我想坐在这里,这里很高,跳下去应该就几秒的时间吧。”欧阳馨蕊含着泪,眼里是红着眼里的,一天的时间,她都坐在窗户前,沉默不语。

  好像从那天开始,她说话都开始沉默无声了,心里的压抑越来越大,心里想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墨池一听,心就跟打颤了一样,迅速的加快了,可发现她并没有跳下去的欲望,当她不注意的时候将她抱了下来,女人恐慌的挣扎,“放开我,放开我!”

  他将女人抱在了怀里,然后放在了床边的那个沙发那,女人害怕的躲了一下,眼里的恐惧让墨池更加的心疼了一下,“你要做什么?”

  手跟脚都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下,她怕悲剧重演,生怕像几天前一样,被墨池按在床上肆意的折磨,她哭了,哭的撕心裂肺,男人上前触碰着她的脸,女人哆嗦着,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你坐在窗台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的,万一摔下去怎么办?”墨池心一下子急了。

  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去描述这一切,但是他知道,不能任由着馨蕊在窗台上坐着,如果真的发生了意外,他该如何对欧阳瑞泽交代,毕竟当初人是被他带走的。

  “......”

  “我问你话呢,你真的想惹我生气?”墨池又一次的黑着脸,他不想对她生气的,但是他忍不住。

  欧阳馨蕊感受了男人身上的气压,然后垂落着脑袋小声说,“挺刺激的。”

  “至少,心情愉悦一点!”

让人愉悦这句话,彻底的打压了墨池的心,他咽了咽喉咙,眼神坚定的望着坐在床上的女人,是那么的落败不堪的样子,那么的紧张害怕,是他永远也无法想象的。

 文学



  “馨蕊,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对你做些什么,所以你不用怕我。”墨池轻声细语的说了一句,或许,我们之间从来不是谁对谁错,也不是谁错了就一定要谁付出什么。

  就像叶棠说的,夫妻之间互相理解,互相扶持,而他和欧阳馨蕊之间,只有数不尽的折磨和亏欠,哪有什么理解呢,连一点点的互相谦让都没有过。

  墨池此刻的情绪是平淡的,不似以前那般暴躁,或许这是他唯一的一次跟欧阳馨蕊这般心情平和的说话,也唯有如此,能让欧阳馨蕊从梦魇中苏醒。

  男人微微的靠近着欧阳馨蕊,可越是靠近,女人便越是想要后退,巴不得离他远远地。

  一只手慢慢握住了女人的手心,掌心的温度贴合在一起,似是从前默契一般的一对。

  他和她之间,总有一方要去主动,总有一方要去道歉,或许,真正的爱情并非是这种相互有着好感,或许也是那种相互理解和陪伴,又或者是在危难的时候扶持着,可没有人知道真正的爱情是什么,年龄大了,经历的事情多了,会发现,原来爱情并非像年轻时候那般,情窦初开一样。

  爱情可以分为很多种,就要看怎么做的了。

  “......”女人只是流着泪,没有接墨池说的话,这些日子,一直饱受着墨池的璀璨,她是真的怕了,怕极了,原来一个人到了极端也会有残暴的时候。

  墨池就是这样,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杀了她来的痛快!

  男人心疼的上前擦了擦她的眼泪,“若是说,我对你造成的伤害,的确,我也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一开始你就应该知道,在医院里选择跟我走的时候,从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后面的悲剧,欧阳馨蕊,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我当时就劝过你,要走可以马上走,若是最后等我后悔了,就来不及了,我对你说过的,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的留在我的身边,既然如此,你现在想跑也没的选择。”

  男人轻轻抚顺着她的发丝,她的头发是那么的长,也是那么的柔顺,至少在墨池的眼里,她的样子是那么的美,那么的可爱,一张洋娃娃的脸有着一个高昂的身高,与墨池不相上下,就是这样一个女人,让墨池心动了起来,也是因为她的与众不同,墨池才会心心念念的想着她。

  “可我......后悔了。”欧阳馨蕊抱着膝盖,下一秒,整个身体被男人揽入怀里,很少有这般心平气和的讲话,墨池也是一样,半年来,从欧阳馨蕊被墨池带到墨家,然后住院回家,这些日子以来,都是争吵不断的,何时有过这样的语气。

  女人身体发抖着,感觉到身体里的阴冷,她亏欠墨池,但也怕着他,可能她想过,如果真的无法逃避,那就这样认命了吧。

  男人凑着女人的脸,轻轻吻了一下,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温柔,好像上天派给他的任务一样,经历过坎坷,就有完美的结局。

  墨池嗤笑了一声,让女人微微惊了一下,这是墨池鲜少有的好脾气,似乎回到了十六岁那个早晨,以学长的身份待在她的身边,对她百般照顾。

  “有些事情,一句后悔,就能挽回了吗?”

  “你的人生尚且有挽回的余地,那么我呢,我的人生该有谁来负责,馨蕊,你告诉我,我的人生谁来负责,除了你,你告诉我,我该找谁负责?”

  墨池脸色大变,步步紧逼着欧阳馨蕊,他的内心永远也无法过去那道坎,那个黑色夜晚里,被一辆卡车撞翻了过去,车子翻转了过去,他也拼死逃出车外,可刚逃出不到一分钟,车子就彻底的爆炸,就在他的旁边,当他昏睡的时候,被人暗度陈仓夺走了一颗肾,你告诉我,我该找谁负责呢?人生就这么被切断了一半。

  “我......不是我做的,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是司......司景淮。”欧阳馨蕊颤抖的躲在角落里,被墨池一步步的逼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样子特别的无助,她也后悔,后悔这一切的作为,可是车祸这件事,真的不是她做的。

  声音越来越小,直到说起司景淮这三个字,看向墨池的时候,眼里满是愧疚,更加的小声。

  脸上害怕的神情落入男人的眼里,反而让男人心里更加的心疼,心疼她以这样可怜的样子看着自己,他本不需要这个女人的可怜,一只手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心,“难道......你就没有一点连带责任吗,当天那个夜晚去哪了,你以为我看不到吗,只是当时我没有想到你会和司景淮有联系,我那般的信任你,到头来你是怎么对待我的。”

  “一夜之间,全军覆没,死的死,伤的伤,馨蕊,你以为你只是欠我一条命吗!”

  墨池说着这句话,一顿,随后摇摇头,平淡无波却眼里带着狠厉,这种情绪掩饰的很好,随后不屑的笑了一声,语气轻蔑的说,“不,你欠的是组织里所有人的命,你以为你问心无愧,实则并没有,你当初的一个选择,就该料想到,多年后,你的这些代价,只不过是那些人死伤的一点点小菜而已。”

  “你说你受够了,可是你真的这样认为吗,你问问你的内心,当真问心无愧?”

  墨池说着这一番话,躲在角落里的女人埋着脑袋靠在膝盖上,一直听着墨池诉说当年的事情,她无话可说,也无法辩驳。

  当年的事,是她的任性挑起来的战争,司景淮如今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却可怜了她自己,让她自己承受了本该不是她承担的一切。

  男人抬起女人的下巴,眼睛一直盯在了女人的面前,“可为什么,明明我没错,可到头来,却反而让人觉得,我必须亏欠你的样子,欧阳馨蕊,这些是你该受的。”

  欧阳馨蕊认清了这个现实,可下一秒,身体回转了一下,被男人扛在了肩膀上,然后放入沙发那,脑袋被墨池掰正了过来,一直盯在了男人的眼睛上。

  “你做到了。”

  “所以......”墨池下意识的颤抖了起来,心也一直在打颤着,抓着欧阳馨蕊的手腕。

  眼泪从眼眶里流下来,男人下意识的擦了擦眼泪,这是他如今最后的让步了,道歉,就道歉,我就原谅你,好不好?

  馨蕊,就道歉,我们就和好,从今以后,我还会好好保护你,像从前一样,照顾你一辈子。

  只要你道歉,发誓从今往后不会再做出让我伤心的事情,别让我的心再次受伤了。

  瞬时间,整个房间里的空气好像都寂静了,等着墨池的下一句话,欧阳馨蕊的手腕被墨池抓的很紧,但是她的身体好像一时刻定在了那里,不敢动也不敢说话,好像两个人有着相互的感应,好想彼此间,都不敢把心里话说出来。

  看着墨池这般犹豫的样子,欧阳馨蕊感觉到了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下一秒便低下头,然后失笑了一声,“你知道......什么才是真香定律吗?”

  “......”

  “就是,前一刻还在拒绝,后一刻便承认了,不管是我还是你,都是一样的,墨池,对不起。”既然他说不出口,那就让我来吧,让我来跟墨池道歉,或许,有些事情,总要有一个人去做不是吗?

  总要有人在前面负重前行,墨池已经为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而她只不过被他的报复而已,她不会恨他的所作所为,但是她想要这一刻,好好的和墨池谈谈,最后无论是怎样的结局,她都会接受,离婚还是继续生活,或者他想要什么,是要她死,她都会答应。

  一句对不起,让墨池的心彻底的碎了,眼里充满了泪花,或许有些时候,一句对不起可能并没有那么重要,有些人可能会说,一个道歉就能将所有事情都能挽回了吗?

  可也有人说了,他的伤害,就能一句轻描谈写彻底的翻过去了吗?

  她和墨池之间,虽然有过伤害,但也是有过温暖,相互争吵的日子,或许就会在今天结束,或许永不停止,但总会有一个人低着头说声道歉。

  一个道歉,我们就和好,或许接下来的日子,会用一生来弥补,弥补曾经犯下的过错。

  墨池苦笑一声,捧着她的脑袋,“那你,还愿意留在我的身边吗?”

  “只要你原谅我,我就愿意留在你的身边。”

  双方各退一步,就算是给了对方的歉意,他们双方都错了,错的都离谱。

  墨池双手抱住了女人,含泪笑着,一只手扣住着她的脑袋,声音都是梗塞的,半年的时间,或许并没有教会他什么,但是让他和欧阳馨蕊之间懂得了什么才是互相的尊重,什么才是互相的理解,夫妻之间,不该如此,相互谦让,才会让日子过得下去。

  也许,不该一次次的提起过去,虽然对于墨池来说,是心里的一根刺,可是对于欧阳馨蕊来说,是曾经的亏欠和她年少时的胡闹。

  年少时,曾经也是风靡一度的欧阳家大小姐啊,可也曾经也被人陷害,被人伤害,被人污蔑自己的名声,也曾经因为这个男人差点毁掉一切。

  如今,她会低下头跟他说一声对不起,可能不会原谅她,可能他会因此讨厌,可就是因为这样的心态,让两个原本充满恨意的人,就此瓦解。

  “好。”

  这或许不是最后的和好,但是能相互的理解,也是完美的结局。

  伤害可能不会在心里消除,甚至会留下阴影,可就是这么的两个人,放下心里的成见,才能得到对方的谅解和支持。

  或许不久的将来,会一直支持着对方,直到很久很久以后。

本文标签:强行从后面挺进人妻

上一篇:老外那东西太厉害了(放牛娃初尝性事)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整篇都是车的小说推荐|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