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整篇都是车的小说推荐|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

2021-10-26 08:46:4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不曾想,反倒将自己落到了如此尴尬的境地。

  她面露笑容,上下打量了一眼叶梓萱,正要上前坐下,待见尚阳郡主也在,便开口,“不曾想到,郡主也来了。”

  “我也

不曾想,反倒将自己落到了如此尴尬的境地。

  她面露笑容,上下打量了一眼叶梓萱,正要上前坐下,待见尚阳郡主也在,便开口,“不曾想到,郡主也来了。”

  “我也不想。”尚阳郡主无奈道,“这不是太后让我送叶大姑娘出宫,哪里晓得贵人这般热情呢。”

  这话一出,那是彻底地将曾贵人给噎死了。

  她讪笑道,“只是听闻叶大姑娘很是机灵,这难得入宫,便想着唤她前来,百闻不如一见不是?”

  “哦。”尚阳郡主瞧了一眼天色,不耐烦道,“这出宫还需要些时辰,如今也不早了,贵人要瞧便抓紧一些。”

  曾贵人的脸上挂不住了,却也只能陪着笑,便说道,“既然如此,那改日再说吧。”

  “哎。”尚阳郡主幽幽地叹了口气,一副你好无聊的神情。

  曾贵人也只能笑脸相迎。

  叶梓萱朝着曾贵人微微福身,“多谢贵人招待。”

  她说罢,便看向尚阳郡主,“郡主,请。”

  “你如今可比我得宠,太后都舍得给你令牌,我可就没那个福气了,我可不敢当你一个请字。”

  尚阳郡主的语气带着几分地打趣,可这话一出,整个大殿内都为之颤动了一下。

  曾贵人暗暗地捏了一把汗,便低着头,默不作声。

  尚阳郡主还有意朝着叶梓萱手中的锦盒瞟了一眼,而后便与她有说有笑地走了。

  曾贵人待二人离去之后,彻底地吐了口气。

  便见欣嫔前来。

  “姐姐。”曾贵人看向欣嫔福身道。

  “妹妹若是想要给谁出气呢,大可寻一个隐蔽的时候,何必如此大张旗鼓呢?”欣嫔慢悠悠道,“我身为一宫之主,却也是承担不起的。”

  “妹妹当真是好奇,见一见这叶大姑娘,并无他意。”曾贵人连忙委屈道。

  “是与不是,妹妹自个明白就是。”欣嫔说罢,便也不理会她了。

  曾贵人受了一肚子气,闷闷不乐地回了自己的寝宫。

  一旁的嬷嬷连忙递上茶,“贵人,此事儿可要三思啊,太后钦赐令牌,是何等的荣耀,这叶大姑娘能在这后宫横行了。”

  “怪了。”曾贵人皱眉道,“她瞧着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为何会让太后另眼相待呢?而且这尚阳郡主,原先我还敬她几分,以为她是站在悦儿这边的,今儿个怎么瞧着,反倒是向着这个叶梓萱呢?”

  曾贵人端起茶盏,又放下。

  嬷嬷敛眸道,“这……老奴也不知。”

  毕竟,贵人在这后宫之中,也算不得多高的位份,连一宫之主都不是,又怎么敢非议旁人呢?

  适才欣嫔那话,不就是在敲打吗?

  怕是日后,该小心谨慎一些了。

  曾贵人焉能不明白?

  她又不是真的得意忘形了。

  她暗自叹气,随即说道,“罢了,日后只管安心地待在宫中就是,这外头的事儿,还是莫要胡乱地掺和。”

  “贵人聪慧。”嬷嬷连忙附和道。

  叶梓萱与尚阳郡主出了寝宫,二人脸上皆是堆满了笑容。

  可,在叶梓萱心中,这令牌,反倒越发地沉甸甸了。

  毕竟,祸福相依,也许日后,这令牌能救她,却也能让她死于无形。

  叶梓萱暗自叹气,不过对上尚阳郡主那笑眯眯的模样,叶梓萱忍不住地打了个寒颤。

  阴谋……绝对有阴谋。

  待二人出了宫,尚阳郡主竟然与她坐在了马车上。

  “郡主是?”叶梓萱看向她。

  “拿了这令牌,自然知晓要做什么了?”尚阳郡主看向她道。

  “曾贵人不知晓这悦来绸缎庄的事儿。”叶梓萱肯定道。

  “看得出来。”尚阳郡主说道,“适才,她压根没有将心思放在你的衣裳上。”

  “不过,她跟前的嬷嬷……”叶梓萱仔细地想了想,“有问题。”

  “放心吧。”尚阳郡主说道,“我已经命人暗中盯着了。”

  “哦。”叶梓萱轻轻地点头,“那郡主还有何吩咐?”

  “吩咐?”尚阳郡主的反倒靠在一旁,自在道,“我这不是要亲自送你回府,才算是放心。”

  “啊?”叶梓萱明显觉得,她这是在躲清闲。

  尚阳郡主拿了一个果子,咬了一口,满口的甜汁,让她心情愉悦。

  叶梓萱反倒有些酸涩无奈了。

  好不容易到了叶府门外,尚阳郡主率先下了马车,一匹马儿飞奔过来,她翻身上马,便走了。

  叶梓萱见她果然是要送她回来,便下了马车。

  待进了府,便直奔老太太的院子。

  老太太瞧着她打开的锦盒,并未拿过来掂量掂量。

  而是揉了揉眉心,“躲也躲不掉。”

  “奶奶,这该怎么办?”叶梓萱皱眉道。

  “啊?”老太太一愣,而后打了个哈欠,“你收的令牌,你自个想怎么办便怎么办。”

  她说罢,便懒洋洋地起身,回里间了。

  叶梓萱站在原地干瞪眼。

  这老太太……

  她无奈地转身,看来,只有一条道走到黑了。

  叶梓萱深吸了好几口气,出了院子。

  这好巧不巧地,突然冲出来一个小丫头,直接朝着她撞了过来。

  幸而叶梓萱反应快,一个侧身,避开了。

  那小丫头便扑倒在地上,只听“哎呦”一声,看着是摔得不轻。

  叶梓萱眉头轻佻,她这心气正不顺了,还有人上杆子找虐?

  她脸色一沉,那小丫头也顾不得疼痛,连忙跪在了地上,“大姑娘,求您救救奴婢吧。”

  “嗯?”叶梓萱一怔,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求您救救奴婢吧。”小丫头仰头,泪流满面地看向她。

  叶梓萱这才瞧清楚,这丫头是谁?

  这不是叶梓莬跟前的丫头花枝吗?

  “你即便有委屈,也该去寻大太太才是。”叶梓萱冷冷道,找她算什么?

  “大太太是不会理会的。”花枝哭的越发地大声,那声音颤抖地厉害,别提有多害怕了。

叶梓萱皱眉,“我为何要管?”

 文学


  “奴婢不想跟芳儿一个下场。”花枝放声大哭道。

  “这与芳儿有何干系?”叶梓萱皱眉。

  花枝仰头说道,“大姑娘,求您救救奴婢吧,奴婢当真没有旁的出路了。”

  “慢着。”叶梓萱低头看向她,“芳儿不是投井的吗?”

  “不,芳儿不是投井。”花枝正要说什么,便瞧见叶梓莬正冷着脸朝着这边赶过来。

  花枝瞧见了,声音也跟着颤抖起来。

  叶梓萱挑眉,便见叶梓莬站在了她的跟前。

  “大姐姐。”叶梓莬朝着叶梓萱微微施礼道。

  “五妹妹这是?”叶梓萱慢悠悠地看向她。

  “大姐姐,花枝偷了我的东西,我正要将她赶出府去呢。”叶梓莬直言道,“这个丫头手脚太不干净了。”

  “是吗?”叶梓萱淡淡道,“既然如此,那我便不管了。”

  花枝见状,连忙拽着叶梓萱的裙摆,“大姑娘,奴婢……奴婢瞧见了。”

  “嗯?”叶梓萱一怔,“什么?”

  “瞧见了那日,是谁将大姑娘偷偷送出府去的。”花枝看向她道。

  “什么?”叶梓萱脸色一沉,冷冷地看向她。

  “啪。”叶梓莬突然扬手给了花枝一巴掌,警告地看向她,“莫要在这胡言乱语。”

  “大姑娘,求您救救奴婢吧。”花枝顾不得脸上的疼痛,哭喊道,“那日二姑娘出嫁的时候……”

  “啪。”叶梓莬又给了花枝一巴掌。

  叶梓萱递给春花一个眼神。

  在叶梓莬又要动手的时候,春花上前拦在了叶梓莬的跟前。

  “滚开。”叶梓莬恶狠狠地道。

  “五姑娘,这花枝虽说是您跟前的丫头,可是,适才她所言,与大姑娘也是有关系的。”春花不卑不亢道,“还请五姑娘自重。”

  “你……”叶梓莬当然清楚,叶梓萱跟前的这两个丫头都是练家子。

  她若真的再动手,怕是会被这春花直接制服了。

  她的冷厉地眼神越过春花,看向了跪在地上的花枝。

  花枝忍不住地一个哆嗦,不过还是大着胆子,“大姑娘,奴婢所言非虚。”

  “好。”叶梓萱勾唇冷笑,“倘若你如实相告,你的闲事儿我便管了。”

  “大姐姐这是做什么?”叶梓莬转身看向她,“她是我院子里头的丫头,我有权处置。”

  “即便是你跟前的丫头,可,我如今管着府上的庶务。”叶梓萱盯着叶梓莬道,“五妹妹,花枝适才说的什么?难道你听不明白?还是说……我那日被送出去,与你有关系?”

  “大姐姐何必如此诬陷与我呢?”叶梓莬顿时变了脸,委屈道。

  “诬陷?”叶梓萱嗤笑道,“五妹妹,素日我与你并无仇怨,所以,我也懒得理会你的事儿,可,这丫头说的是我的事儿,你若拦着,便是默认了,你也参与其中了,怎么?你想逼我对你动手?”

  叶梓莬听着叶梓萱那看似是讲道理,可威胁的意味浓重的话,便深吸了一口气,“好。”

  叶梓萱又看向花枝道,“与我去耦园。”

  “是。”花枝便被春花带着去耦园了。

  叶梓莬在原地气的跺脚,而后便匆忙去了大太太冯氏那。

  冯氏见叶梓莬莽撞地冲进来,脸色一沉,“不论多大的事儿,也不能这般不稳重。”

  “母亲。”叶梓莬跪在地上,“求您救救女儿吧。”

  “怎么了?”冯氏神色淡淡道。

  “叶梓萱欺人太甚了,适才竟然当着女儿的面,将女儿跟前的丫头带走了。”叶梓莬仰头看向她。

  “她?”冯氏冷笑道,“倘若不是你做了什么?她何必理会你?”

  冯氏倒不是那等不分青红皂白便偏袒的。

  叶梓莬一怔,便又道,“乃是花枝偷了女儿的东西,女儿要将她赶出府,她便跑去了大姐姐那,说是见到了那日二姐姐出嫁的时候,是谁将大姐姐送出府的。”

  “哦。”冯氏挑眉,“这有什么可担心的?”

  “可是,大姐姐说了,倘若花枝说了,花枝的事儿,她便管了。”叶梓莬委屈道,“倘若如此,女儿日后在这府上还有什么地位可言?”

  “你我母女不过是仰人鼻息,哪里还有什么地位?”冯氏讥笑道,“到了这个地步,你还不说实话,便妄想着让我救你?”

  叶梓莬心下一惊,暗暗地捏了一把冷汗。

  “母亲,是女儿将芳儿逼死的。”叶梓莬哭着说道,“乃是因为,女儿与表哥私定了终身,被芳儿发现了。”

  “什么?”冯氏一听,脸色一沉,“你……当真是不争气。”

  “母亲,女儿……女儿如今有了身孕。”叶梓莬垂眸道,“可表哥……不愿意娶女儿。”

  “这个混账。”冯氏一听,顿时拍案而起。

  “母亲,此事儿花枝也知道了,而且,那日,她瞧见了芳儿是被女儿逼的投井的,倘若……倘若……”叶梓莬哭哭啼啼道。

  “你逼她投井的?”冯氏又是冷冷地看向她。

  “是表哥……将她勒死,丢进了井内。”叶梓莬知晓,此时此刻,再也瞒不住了。

  “走。”冯氏有着自个的骄傲,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她是断然不会在叶梓萱跟前失了颜面的。

  更何况,还是这样不光彩的事儿。

  倘若此事儿被老太太知晓了,不光是叶梓莬,怕是……连她都要吃挂落。

  冯氏不想在这个时候,有任何差池,故而,她看也不看叶梓莬,便起身往外头去了。

  花枝跪在耦园的厅堂内,随即说道,“奴婢……大姑娘,奴婢如实说了,您能救奴婢一命吗?”

  “好。”叶梓萱低声道。

  春花上前附耳道,“大姑娘,五姑娘去请大太太了。”

  “待会,拦住就是。”叶梓萱直言道。

  “是。”春花应道。

  叶梓萱看向花枝道,“说吧。”

  “大姑娘,那日奴婢瞧着是两个穿着启府迎亲队伍的婆子将您给带走的。”花枝看向她道。

  “启府?”叶梓萱冷声道,“你确定,瞧见的当真是启府的人?”

本文标签:整篇都是车的小说推荐

上一篇:强行从后面挺进人妻|健身房里被弄到高潮的小说

下一篇:美妇翻进翻出 肉唇合不拢|领导送我回家车里要了我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