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随着马的奔跑越来越深|他扒开我的胸罩揉我的奶

2021-10-26 08:55:3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男人说以后都不炖他的,还不是为她省着的,这燕窝实在贵得很。

  要不是为着肚子里的孩子,颜卿也舍不得吃这么金贵的东西。

  想想,照这个吃法,家里那点儿底可不禁吃。

  

男人说以后都不炖他的,还不是为她省着的,这燕窝实在贵得很。

  要不是为着肚子里的孩子,颜卿也舍不得吃这么金贵的东西。

  想想,照这个吃法,家里那点儿底可不禁吃。

  换了平常人家,更是别提吃了。

  看出来小媳妇儿的心思,宋彪出言打断她的胡思乱想。

  “吃,不就是几个银子的事儿,老子还供不上?

  别说是这时候,就是儿子出来了也照吃,老子肯定养得起。”

  他这话惹得颜卿嗔他一眼,却是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唇角也不由上扬出弧度。

  她知道男人说这话并不是逞能或者是说大话骗她的,男人就不屑于这样做。

  只是,颜卿还是心疼男人在外挣钱养家辛苦,等孩子出生后她可舍不得再这样吃了。

  越是跟男人相处得久了,颜卿一次一次的发现男人给她惊喜安心都太多。

  不管他外头是个怎样的混蛋,回到家里来,待她和孩子都是好的。

  不曾让她为生计操劳,也不曾让她担心害怕。

  颜卿抚上还平坦的小腹,眉眼间更显柔和。

  等过了年,家里就要多一口人,到时候定是更多的欢声笑语。

  说起来,出嫁女有孕,宋彪该是去岳家报喜的,可两口子谁都没有提这事儿,仿佛是都忘了一般。

  有了身孕之后,颜卿觉得日子过得更快了。

  也可能是因为心情舒畅,自然觉得时间走得快。

  小媳妇儿有了身孕,宋彪在家的时间是越来越长,那丈他们也都跟说好了似的,只要没大事儿绝不麻烦大哥。

  那天之后宋彪又特特的请他们吃了一顿酒,没别的由头,就是他高兴。

  跟在宋彪身边久了的兄弟,谁不为他高兴呢?

  说句实在的,都是一起卖命过来的兄弟,还能不望着彼此好的?

  宋彪平日里待自家兄弟都仗义,这些年,谁家有个事儿他不是二话不说就伸手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些人也都真心信服他,巴心巴肠的跟着他。

  外头人怎么看他们无所谓,自家人知道就行。

  就拿那丈家里那口子来说,当初还不是不愿意跟着那丈,觉得他一个混混不是能托付的人。

  结果现在呢,两口子都两个孩子了,天天那丈出门的时候她都还送到门口呢。

  就是对那丈他们这一帮子兄弟,那也是改了态度。

  所以,日子过得好不好,只有过的人自己清楚。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越是近了夏,颜卿就越是担忧柳萍萍。

  离她远嫁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最近也不见她来寻自己,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遇上了她那如意郎君。

  她现在肚子也显怀了,上街的时候也少了,要坐马车去找柳萍萍那是不可能的。

  别说是男人不同意了,就是她自己也不敢的。

  马车就已经颠簸了,回村的路又不好走,她不敢冒险。

  于是只得求男人,“我在家闲得很,想请萍萍过来说说话。”

男人的胡茬儿每天都刮,越刮越硬,扎人。

 文学


  要是哪一天偷懒不刮的话,可更是不得了。

  一挨上就能扎得她浑身起红点点,她本就生得白,藏着的地方更嫩,哪能受得住他那天天刮天天长的胡茬子。

  对此,颜卿是打心眼儿里嫌弃。

  嫌弃就能不要了吗?这可是她男人,没法儿不要。

  被扎了唇,颜卿甚至想咬上一口来出气,真咬上了又舍不得用力。

  这么慢腾腾的,依照宋彪的急脾气哪能等得?

  终于还是男人先稳不住,一只大手按着小媳妇儿的后颈。

  “宝贝儿,你要急死老子了。”

  黑暗里,颜卿瘪瘪嘴,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起初她真的是嫌弃的,万分的嫌弃。

  后来,只能自己给自己安慰。

  谁让他是自己男人呢,嫌弃也不能扔了啊。

  “嘶……”

  宋彪猛然吸一口凉气,浇在了他滚烫的胸腔子上。

  本来宋彪是怕小媳妇儿冷着,还贴心的拉了被子过来盖上。

  只是,他拉被子的手,捏住被子角就松不开了。

  些微的月光透过半开的窗户洒进来,影影绰绰。

  六月的时节,草丛中已经有了虫子鸣叫,笼罩在清朗的月色下,声音此起彼伏,宛如乐章。

  幔帐之中,隐约鼓起来的影儿,看不清。

  外头微风徐徐,树叶声沙沙。

  不知什么时候男人翻身掌握了主控权,又换了咯吱咯吱如同脚踩在厚厚雪地里的声响。

  风儿轻轻的飘走,月儿也悄悄的移动,漫天繁星沧海桑田不变。

  答应了小媳妇儿去找柳萍萍来陪她,宋彪说话算话,第二天出门第一件事就是让下头的人去办了。

  不过是个小娘们儿到家里来说说话,就是让她在家里住上几天,那也不是大问题。

  宋彪可不承认这是交易,本就该是这样。

  到哪儿,他都理直气壮。

  春风得意,真不是说说而已。

  大早上,宋彪一进了堂子,那模样但凡是个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他们大哥,美得很。

  “哥,得了什么好东西?”

  “跟兄弟们说说,也让兄弟们开开眼。”

  从前,每每得了好东西大哥就是这样,也乐得跟他们分享,不会藏着掖着。

  众人正等着呢,结果却是离得近的得了宋彪一巴掌。

  “啪”的一声拍在后脖子上,声音脆响。

  “去去,少在老子跟前儿耍宝。”

  哟,这情况不对劲啊。

  这可是跟往常的情况都不同,让众人脑瓜子转得飞快,想着究竟是怎么回事。

  既然不是得了宝贝,那莫非是,嘿嘿嘿……

  回想起来前几天他们大哥那一天比一天黑的脸色,众人猛然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难怪,难怪了。

  有过经验的几个更是明白,都是过来人,明白其中的憋屈。

  “嘿嘿嘿……”

  “呵呵呵……”

  “哈哈哈……”

  在一阵怪笑声中,宋彪自己也憋不住了,老脸再绷不住,笑了。

  “都滚蛋,敢笑话老子来了?”

  “哥,你这可是从良了啊,啧啧啧。”

  “让我瞅瞅,咱这两条街再加上清风楼,得有多少翘首以盼的姑娘心碎了一地啊?

  说不定,大晚上的蒙着被子哭,枕头都要打湿了多少?”

  “哈哈哈……”

  “都滚蛋……”

  宋彪一张老脸都要红了,被这群小崽子给臊的。

  难得。

  宋彪一动,下头一群小崽子撒欢儿的跑走,一个比一个快。

  最后两个还是挨了宋彪的大脚丫子,一人屁股蛋子上一个大脚印。

  下午的时候柳萍萍就开了,还带了个包袱。

  一进门连那句,“快试试我新做的膏脂。”都没有机会说出口,被颜卿显怀的肚子惊得愣在当场。

  六月的天气已经热了,常人都是穿的单件薄衣,而颜卿因为有孕的关系更是怕热,于是在家里穿得更是单薄。

  虽然只得三个多月才刚刚显怀,也遮不住。

  更何况,经过万婆子这一个多月的精心调养,天天的汤汤水水和隔两天就吃一次的燕窝,颜卿的肤色可是有了不小的变化。

  虽然她本就生得好,但也不妨碍如今她更是光彩照人。

  再一个,原本尖尖的下巴也圆润了一些,熟悉的人都能看出来。

  就连宋彪都捏着感叹,“还是得长长肉才行,太瘦,现在抱着终于有点肉了。”

  颜卿本就娇小,再长了肉的话,就显得人更矮了。

  若不是为着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她才受不了现在长肉的自己。

  没办法,等孩子出生后再想办法吧。

  柳萍萍愣怔半刻,又是惊又是喜,伸出手来要拉颜卿,手都挨上了又突然收回去。

  最后是围着颜卿转了两圈,兴奋的直拍自己。

  她是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没收住力道,再伤着了颜卿和她肚子里的小宝宝。

  “这么大的事,怎么也不早些告诉我?

  早知道你怀了身孕,我早就来了,哪还能等到现在?

  都显怀了唉,几个月了?”

  问了这个问题之后柳萍萍才后知后觉,直骂自己傻。

  “瞧我是高兴傻了,满打满算你才成婚四个月,又才显怀,肯定是三月有余了吧。

  哎哟,卿卿唉,你可真是好样的。”

  说着,柳萍萍就冲着颜卿竖了个大拇指,夸赞之意不予言表。

  又听她咋咋呼呼的笑道:“你男人也厉害,你两口子真的绝了。”

  听她说先头还不觉得怎样,到了后头这一句,颜卿这过来人都觉得脸热。

  她这好友真是,什么话都能出口,明明还是个未出嫁的姑娘家。

  “路上热着了吧,快进去歇会儿,酸梅汤可是早放井里镇着的。”

  为了她不继续再说什么更让人臊的话,颜卿不得不转移话题,牵着她往里面走。

  院子里晒着也热,她受不住热。

  一听有酸梅汤,果然柳萍萍的注意力就被吸引了。

  “正好热呢,还是卿卿最懂我了。”

  不过,她也没有忘了好友怀孕的大事。

  转而扶着颜卿的手,慢慢的走,一步不敢跨大了。

  “可是说好了,我是要做你孩子的干娘的,不许不认账。”

本文标签:他扒开我的胸罩揉我的奶

上一篇:被两个领导捏奶头|校花喂奶门卫老头

下一篇:肉伦娇喘连连蜜汁横流|一下又一下有力的撞公主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