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JK白丝班长胯下娇喘:乖坐下来…呃H

2021-10-26 09:32:4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她借着给江姜安排院子的理由跟江姜套了话,孩童最为天真,江姜表现出了天真的形象——天真,无公害和怯弱。

  就是一个走运了的野丫头。

  江姜的母亲杨姨娘虽然

她借着给江姜安排院子的理由跟江姜套了话,孩童最为天真,江姜表现出了天真的形象——天真,无公害和怯弱。

  就是一个走运了的野丫头。

  江姜的母亲杨姨娘虽然也回来了,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根本就没有重新回到将军的身边,张姨娘这才放心了。

  张姨娘给江姜安排了丫鬟和下人,然后就离开了。

  太太回来了,这才是张姨娘的主要竞争对手。

  江姜只看了一眼院子里面的三个贴身伺候的丫鬟,还有一些做粗活的婆子和护卫,然后就径直自己回屋了。

  以鱼跟着江姜进去,关上了门才小声说,“小姐,你放心,我让他们在外面……”在山上的事情还让以鱼心有余悸。

  但是江姜却摇摇头,“可以用,多注意就行。”她眨眨眼,以鱼就懂了她的意思。

  他们两个想要在这个府邸活下去,就需要人手!

  虽然信任可能会遭受背叛,但是又有谁能够永远是孤岛呢?

  他们必须要走出第一步!

  “让他们进来吧。”江姜说。

  张姨娘的安排其实是非常恰当的,从年纪和人数来说,三个贴身伺候的丫鬟中除了以鱼之外,有一个九岁的,一个十八岁的,还有一个嬷嬷,可算是各个年龄层的都安排上了。

  “张姨娘说从今天开始你们就跟着我了,我对你们没有别的要求,就是希望你们跑到别人那里去,不然我就不要你们了。”江姜非常恰当的扮演了一个初入将军府的六岁主子。

  江姜说完就看了一眼以鱼。

  以鱼收到了暗示,然后把脸一板,大丫鬟的气质拿捏的足足的,“我知道你们或许瞧不上这个院子,瞧不上这个主子,但是山上的事情你们应该知道了,别的主子再好,跟你们也没有关系,你们既然分到了四姑娘这里,忠诚是第一位的,吃里扒外的事情,山上的事情想必你们已经知道了……”

  三人跪在地上磕头。

  他们知道,山上那几个,最后被发卖了。

  主子再不济,那也是主子,这是将军府不可被冒犯的尊严。

  江姜难得的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一早的时候终于在山上憋久了的江和就跑过来找江姜出去玩,论起玩来,她可是一把好手。

  京城里面更加安全,江和出去只要带够了护卫,没人会拦着。

  他们出去的时候正好遇到了过来看望的大小姐,眼看着江和又要出去,她皱了皱眉,“四妹妹还没有好完全呢?”

  江和作势就要哭出来。

  江姜拉了拉大小姐的手,“大姐姐我没事,我也想出去看看…..”她眼睛是亮晶晶的,没法让人拒绝。

  江心:“.……..”

  打不过就加入。

  最后出门的时候就变成了三个人。

  京城里面果然十分的繁华,人来人往,街道上什么都有卖的,卖糖人的,表演杂技的,说书的,看的江姜眼花缭乱。

  原来这就是京城啊!

  “四妹妹,我带你去凤楼吃桂花酥,他们家的可好吃啦!”走到一个大楼跟前,江和就兴冲冲的拉着他们进去了。

  这里是京城里最热闹的地方了。

  店小二认识将军府的人,赶紧过来伺候。

  没一会他们就到了楼上的雅间,最中间有说书人再说书。

  “董燕转身就是一箭,但是朝着他飞来的那剑更加快…….”

  这下大小姐倒是不动了。

  “是传奇先生!”后面的丫鬟惊呼,怪不得今天的人这么多的!

  江姜也凑了过去,看到一个老者扮相的青衫正在眉飞色舞的讲故事,一张桌子,一方砚台,就足有描绘话本传奇。

  故曰传奇先生。

  “预知后事,请听下回分解。”传奇先生一拍木,留下了无限的回想。

  江姜看着周围围着的人,突然灵光一闪,她知道什么可以迅速赚到钱了!

  有什么比中华五千年留下的文学著作能加让人流连忘返呢?

  江姜只要想一想那些恢弘的故事和跌宕起伏精彩都忍不住血液沸腾,如果可以的话她恨不得现在就回去写起来!

  传奇先生离开了,人群也散开了,新上场的说书先生似乎并没有什么意外。

  “长姐,阿和,你们怎么在这?”人群散开,另一端的一个少年走到了跟前。

  江和的反应最快,“书州哥哥,想死你啦。”

  “书州。”大小姐也点头。

  江姜站在一边默不作声,心想着这就是林姨娘的儿子,江学里的二儿子,江书州。

  “任务三,攻略江书州。”好久没有上线的系统突然就回来了。

  江姜在心里挑了挑眉毛,这个任务,就算不是任务她也会进行的。

  这是江学里所有的儿子中最疼爱的一个,也是最有才学的一个。

  江书州从小就被选为男主角五皇子的伴读,而五皇子,很显然了,就是最后成功继承大统的那一个。

  而现在风头正盛即将要被封为太子的大皇子欧阳正即将要没,在举国欢庆的新年之夜。

  他将要死于一场有蓄谋已久的暗杀。

  果然,刚刚还跟江书州站在一起的少年也过来了,“书州,这是你妹妹。”他温和如玉,真的算的上的翩翩公子。

  可惜生在了帝王家,就注定要跟情同手足的兄弟有一场厮杀。

  江书州点点头,“这是我家长姐江心,这是我小妹江和,这位是……”轮到江姜的时候,他用询问的眼神看了一眼江心。

  江心福礼,然后介绍说,“这是我家四妹妹江姜。”

  “四妹妹”这个禁忌的词一下子就戳到了江书州。

  林姨娘生江和的时候难产而死的画面似乎还在眼前,人们都说是因为同一天出生的江姜冲撞了所以才会导致林姨娘难产的。

  这么多年“四妹妹”就是一个禁忌的词,但是怎么会?

  江书州盯着江姜和江和手握着手的样子,眉毛都皱了起来。

  江姜瞧着可真有意思,自己跟江和都是同一天出生的,一个一生下来就扔到了寺庙里面为奴为婢,一个被兄长和父亲宠成了混世魔王。

  但是日子还长着呢?

  江姜看着眼前这个好看的小哥哥杀人的眼神,然后露出了一个无辜的甜甜的微笑。

江姜回来的事情江书州还不知道,不然的话日子不会这么平静。

 文学


  江书州看着江姜和江和亲密的样子有心发作,甚至已经在恶意的揣测江姜了——她的母亲克死了自己的母亲,她在外面这么久现在回来到底是不是来克死自己唯一的亲妹妹的。

  但是五皇子在这里,江书州忍了忍没有发作。

  五皇子是一个何其聪慧的人,看到江书州的脸色就知道里面的事情非常多,再加上将军府一直以来都备受关注,其中深闺的故事也是多多少少有所传闻的。

  比如说六年前江学里长期的病假。

  再比如说六年前那个被将军府遗弃的女童。

  这是当时京城里茶余饭后被谈论的最多的事情。

  完全把当时被赶出去的一对母女刻画成了妖魔鬼怪。

  六岁过去了,这是五皇子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妖魔鬼怪之一。

  倒是出乎意料的是一个天真懵懂的孩童。

  五皇子发觉自己盯的时间过于的长久了,自觉失礼,仓促的移开了目光。

  手里的茶水杯一饮而尽,五皇子在心里嘲笑了一瞬。

  江姜似乎没有察觉到环境对于自己的不友好,她怯生生的看了一眼桌上的糕点,一副想吃又不敢吃的样子。

  江和倒是大大咧咧的,她带着江姜来这里就是为了这里的琉璃酥,味道堪称是京城一绝。

  “这个很好吃。”江和没有注意到这里的暗潮涌动,也没有注意到江姜盯着红豆糕的眼神,拿起一块琉璃酥就兴冲冲的递到江姜的跟前。

  江和的眼神亮晶晶的,里面是纯粹的热情。

  江姜怔了一瞬间,然后弯了弯自己的笑眼,一脸感激的接了过来。

  咬了一口,里面的流心就溢满了整个口腔。

  果然是味道一绝。

  “太好吃了。”江姜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

  江和喜欢别人夸她,尤其是自己刚刚认下的朋友,她更加高兴了,然后把桌子上面一盘的琉璃酥都端到了江姜的跟前。

  “都给你。”江和的眼睛亮晶晶的,又天真又无邪。

  江书州看着江和的动作,眼神更加讳莫如深了。

  能够让江和这个大魔王如此的讨好,这个江姜到底是做了什么?

  江书州身为五皇子的伴读,开慧就知道了很多深闺的算计和刻意逢迎,再加上林姨娘的事情,他看向江姜的眼神都开着恶意的滤镜。

  “江大姑娘好久没有见了。”五皇子颔首,他微微一笑,专注的看了一眼端坐的江心。

  江心微笑点头,“承恩府上诗会一别,倒是许久不见了。”

  江心说的十分的官方,把五皇子话里的若隐若现的暧昧都撕拉了出来。

  “听说五公子和小弟出去快意江湖去了,是今天回来的?”江心很快就把话题转移到了别出去。

  江书州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五皇子。

  他们当然不是去快意江湖去了。

  大皇子在朝堂上面独占锋芒,甚至在昨日被立为太子,朝堂之上能够与之争锋的四皇子最近的动作更加快,很多亲族,皇子甚至后宫的妃嫔都遭殃了。

  五皇子虽然才学过人,但是也不想在这个风口浪尖成为四皇子无差别攻击的对象。

  早在半年前后宫有消息传来大皇子很可能被封为太子的消息传出来之后,五皇子就跟江书州一起以快意江湖为借口出宫了。

  果然,这半年来四皇子连同孙贵妃把朝堂和后宫搅的一塌糊涂,很多妃嫔和皇子都被祸及。

  但是这其中的问题五皇子没法直接说出来。

  往小了说,眼前的就是年纪相仿的一个女孩,但是往大了说,这是将军府的嫡长女。

  就在这个尴尬的时间,突然有人说话了。

  “什么是快意江湖?”江姜咬着一口琉璃酥,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

  五皇子如同春风一样的笑了,“就是话本里面的仗义走天下。”他说这话的时候有一种隐隐的羡慕。

  无论他多么的才学过人,无论有多么好的一身武艺在身上,他们出生在了皇家,这是注定的枷锁。

  “书州,既然已经回来了,今天回家吃饭。”江心很快就没有在重提刚刚的话题,而是捡起了一个家常的话题。

  江书州点了点,就算江心不说,他也会回去的。

  起码,一定要弄清楚这个多出来的“五妹妹”到底是一个什么存在。

  吃完饭江书州就跟着五皇子离开了,大皇子刚刚被册立为太子,宫里的天都要变了。

  五皇子虽然没有染指皇位的打算,但是他想要在深宫里面活下去也是万分的艰难,需要提早筹谋。

  江姜回到府邸就马不停蹄的开始了自己的文学著作的搬运工作。

  只是首选是什么就难倒了江姜。

  江姜的时间其实并没有那么多,大皇子很快就会死,一旦大皇子没了,她在欧阳离这里的筹码就失去了作用。

  江姜必须在大皇子死之前重新拿到引起欧阳离重视的筹码,这是她活下去的底气。

  想到这里,江姜忍不住叹了口气,她可实在是太难了。

  有人想着算计天下,有人想着谋害太子,有人天天吃喝玩乐,只有自己一个人,想要活下去就已经万分艰难了。

  “小姐,你再干什么呢?”以鱼推门进来看到自家小姐对着一张宣纸不住的叹气。

  江姜灵光一闪,“以鱼,我们去凤楼吧?”她的眼睛都是亮晶晶的。

  以鱼:“.…..”

  要是她没有记错的话,小姐可是刚刚才回来吧。

  出了门,江姜直奔凤楼。

  但是这一次她可不是来吃饭的。

  正在说书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他的声音倒是抑扬顿挫的,但是听书的却没有什么人。

  三三两两的几个人还在大声喧哗,“你还有没有新故事了,天天都是这个…..”

  “没有就下去吧,换个人上来……..”

  那人也不恼,还是慢悠悠的说完了自己的故事,然后这才宠辱不惊的下去了。

  江姜在旁边满意的点了点头。

  她已经在旁边看了好几个说书人了,只有这一个达得到她的标准。

  品行良好,宠辱不惊,性格温和,声音抑扬顿挫。

  更加重要的是,这个人只是缺一个好故事。

  他们刚好互补,江姜跟着说书先生的步伐走出了酒楼。

  说书先生一出酒楼就拐进了一个巷子,江姜腿短,等到她走出巷子的时候发现没了人影。

  江姜:“.……”

  江姜失望的低了头正打算往回走,然后就听到背后有声音。

  “这位姑娘是找我吗?”

本文标签:JK白丝班长胯下娇喘

上一篇:他撞一下比一下重:隔壁传来娇妻的呻吟1

下一篇:别忍着喊出来我想听:荔枝别掉晚上我检查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