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在教室里强行糟蹋校花小说:始料未及的软1V2小说

2021-10-26 09:43:4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便啥也没有再说。

初婳却突然站了起来,从座位上走了出去。

梁婉君叫她,“婳婳,你做什么去?”

她也跟着她一起起身。

初婳朝着后

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便啥也没有再说。

    初婳却突然站了起来,从座位上走了出去。

    梁婉君叫她,“婳婳,你做什么去?”

    她也跟着她一起起身。

    初婳朝着后台走去,梁婉君也快速的跟了过去。

    站在后台门口,初婳却没有进去,一直就那么站着,又掏出手机,给聂向晨发了一条微信,【在忙什么?】

    【工作。】聂向晨倒是回的很快。

    【什么工作?】初婳第一次这样子打破砂锅问到底。

    这一次,许久聂向晨都没有再回消息,初婳就那样紧紧的捏着手机。

    不时的有人进后台,回头看着初婳。

    大约是因为她长的好看吧,或许是有人认出了初婳,毕竟今天来听这个讲座的有不少豪门中的人。

    初婳盯着手机,几乎要等不下去了,却接到了聂向晨的电话。

    他的声音压的很低,叫了一声,“婳婳。”

    初婳应了一声,“嗯。”

    “想我了?”聂向晨低笑着问了一句。

    初婳咽了一口唾沫,说:“我们有一周没有联系了。”

    “这么久……了吗?”聂向晨喃喃的问了一句。

    初婳心底嘲讽,原来他都没有意识到他们这么久没有联系了。

    “我最近有些忙,你也应该在忙着高考,所以,我便没有跟你打电话,不过没有关系,我们很快就要订婚了,等我们订了婚,结了婚,以后每天都可以在一起……”他的声音低低的跟初婳描绘着未来。

    而这会儿初婳却已经伸手推开了后台的门,入眼便看到聂向晨站在那里握着手机,而这时前台许樱的演讲已经告一段落,她从台上穿过幕帘来到后台,朝着聂向晨笑。

    这时手机里传来聂向晨有些着急的声音,“我这边有事儿,先挂了。”

    说完,不等初婳反应,他便已经挂断了电话,急走了两步,迎了上去,扶住了走下台的许樱,还伸手拿纸巾替她擦额上的汗,也不知道两个人在说些什么,只见许樱娇娇的笑。

    初婳终于忍不住了,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她和聂向晨在一起,一直都是他主导,是他想要跟她在一起,她以为,他想在一起,便是永远在一起,却没有想到,这才多久啊?

    她抬步往里面走,梁婉君自然也是看到了里面的情形,她一把拉住初婳,“婳婳,别进去,等,等他回去了再问吧,这会儿在这里不方便,今天是那许樱的讲座,她身份特殊……”

    可是她话还没有说完,初婳便一把甩开梁婉君,快步走了进去,站在了聂向晨和许樱面前,她弯唇勾出一抹艰涩的笑,“这就是你的工作?我从来都不知道,你什么时侯居然做起了替人挽包擦汗的行当,呵,我一直以为你是做建筑设计呢。”

    聂向晨看到初婳的那一刻,脸上的神色是震惊,最后变成了心虚,他叫了初婳一声,“婳婳。”

    “别这么叫我。”初婳厉声道。

    “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聂向晨皱着眉头,“你先回家去,晚点我去找你,好不好?”

    “不好!”初婳完全不听聂向晨的,盯着许樱看了一会儿,说:“要么你现在跟我走,要么我们分手。”

    聂向晨眼里满是震惊,紧紧的盯着初婳,“你说什么?分手?你怎么就能将分手两个字这么轻易说出口?”

    初婳轻呵了一声,“你都能这样轻易的跟别的女孩子卿卿我我,我不过就只是说了一句罢了。”

    说完,她又看了许樱一眼,转身朝外走去。

    聂向晨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许樱看起来好着急,她伸手推了推聂向晨,“唉呀,这,这就是你的那位未婚妻吧?那你还不快去追?她好像是误会了什么呢,我就说嘛,让你不要跟我一起过来,你非要一起来。”

    聂向晨怔了好大一会儿,正准备往外追去,许樱却突然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急促的喘息着,捂着胸口,额上满是汗。

    聂向晨听到身后的声响,他立刻回头,然后便过去扶许樱,没有去追初婳。

    初婳已经走到门口,听到聂向晨急切的声音叫道:“樱樱,樱樱……”

    许樱声音娇弱道:“我没事儿,你,你快去追她吧。”

    “我先送你去医院。”聂向晨弯身将许樱抱了起来。

    初婳已经走出后台,站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旁边,她看着聂向晨急切的样子,许樱似乎很难受。

    她眼微眯了一下,这许樱刚才是真的想让聂向晨追着她出来吗?

    还有……她的名字……

    初婳又想起来,她初见聂向晨的时侯,他似乎梦里叫过这个名字的。

    那个时侯,他一直睡不好,只有在她身边才能睡好,那时他梦魇的时侯,就是叫着这个名字。

    之前聂向晨跟自己的父母一直有隔阂,大约也是因为这个樱樱,当初G国政变,聂家与巴里家族胜了,作为他们的政治对立那一方的公上家提前谋划着到了华国,那么和公上家同样的许家又去了哪里呢?

    许家曾和聂家关系很好,聂向晨与许樱也算是青梅竹马了吧?

    可是他们两家却是对立面,聂家活,许家死,可是那时侯同为孩子的聂向晨看着自己的青梅竹马许樱死在他眼前,所以,他才会得了那个怪病,入睡困难。

    为什么入睡困难,因为他闭上眼睛就能看到许樱那双眼睛,所以,直到她出现,她的眼睛与许樱的那样像……

    这些事情都在她还很小的时侯发生的,可偶尔也会听师傅说起过,说起当年那场G国的政治战,那时她觉得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一直没有多打听,也没有多在意,她一直以为樱樱已经死了,却没有想到,她还活着,居然还活的这样好。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身打车,直接去了聂家。

聂烨霖和聂夫人正好都在家,他们正坐在花厅里,桌面上摆满了心脑科书籍,还有一些相关类的医院和医生的资料。
 

 文学

    初婳走了进去,叫了一声,“叔叔,阿姨。”

    乍然看到初婳来了,聂夫人正在翻资料的手微微一僵,然后扯出一抹不太自然的笑,叫了一声,“婳婳,你,你怎么来了?最近不是在备考嘛,还有几天要高考了。”

    初婳的目光落在那些书籍和资料上面,笑了一下,问:“叔叔阿姨怎么突然对医学方面的东西感兴趣了?”

    聂夫人扯谎道:“是,是我一个朋友的孩子得了心脑方面的疾病,我们也就帮着找一些资料。”

    “是许樱吗?”初婳直接点破。

    聂烨霖和聂夫人脸色一僵。

    初婳看着他们的样子,突然笑了起来,果然,她猜的没有错,所以,这个许樱现在回来了,聂家人都知道,他们却瞒着她。

    那那个许樱与聂家是什么样的关系?与聂向晨又是什么样的关系?

    她手紧握成拳,走了过来,看着桌上的资料,说:“这些医院和医生都挺好的,不过,我觉得他们加起来,也不如我妈强,西药霸道,西医只会切除,可是心和脑可以切除吗?不能的,不如找我妈看看吧。”

    聂夫人看着初婳的模样,立刻开口道:“婳婳,你不要误会,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许樱她确实是我们老朋友的女儿,其实,其实我们只是担心那许樱会破坏你和小晨的感情,才会帮着找资料的,她病了,病的不轻……”

    聂夫人急着解释,初婳却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直到她说到许樱病了,病的不轻的时侯,初婳突然开口,“她病了,与聂向晨又有什么关系?”

    聂夫人张了张嘴,有些不知道从何说起。

    初婳歪头看着聂夫人,笑的有些伤感,“因为,他其实喜欢的从来都是许樱?所以,当初他为什么会突然喜欢我,因为我的眼睛长的像许樱?”

    初婳一下子点破这个事情,聂夫人和聂烨霖一下子就愣住了。

    其实在他们心里,事情确实是这样,当初聂向晨因为许家一家出事,才会得了那个怪病,一直无法入睡,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直到遇到了初婳,他才慢慢的能睡着。

    大约就是因为初婳的眼睛像了许樱吧。

    他们第一次见初婳,也有那种感觉。

    初婳见聂夫人不再说话,她点了点头,“好了,我知道了,我与聂向晨的婚约就此作罢。”

    说完,她转身要走,聂夫人这才反应过来,伸手拉住她,“婳婳,你别冲动呀,我们其实是问过小晨的,他说他还是想娶你的。”

    “娶我做什么?当那个许樱的替身吗?如果那个许樱真的治不好了,跟我在一起也能一解相思之苦?”初婳的话说的很不好听,可是却说的明明白白,其实聂烨霖和聂夫人也觉得小晨跟初婳在一起就是这个意思,他现在的所做所为,不就是明摆着吗?

    初婳闭了闭眼,再张开,眼里的伤痛已然没有,她伸手将聂夫人的手扒开,轻笑着道:“我墨初婳不做别人的替身。”

    说完,她不顾聂家夫妇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开了。

    ——

    聂向晨这边,他将许樱送到医院,经过医生一系列的检查,确定她没有什么事儿,不过还是让她住院了。

    许樱看着他,笑道:“我都说了,我没事儿的,让你先去追你未婚妻,你不去,现在她不定怎么误会呢,你快些回去吧,我会在医院好好的。”

    聂向晨只是摇了摇头,“没事儿,你睡吧,我等你睡着了再走。”

    他就那样在许樱跟前坐好,目光紧紧的盯着许樱那张温婉又柔弱的脸,盯了好大一会儿,才缓缓起身离开。

    他离开以后,许樱张开眼睛,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一双眼睛全是恨意。

    这一次,她回来就是为了复仇,让聂家把欠他们许家的全部还回来,还有墨家,当初帮着巴里家族和聂家的墨家。

    只是现在墨家如此强大,又在华国,她是动不了墨家了,可是能让墨家的女儿痛苦,她也很乐意的。

    ——

    聂向晨从医院出来,直接去了墨家。

    将车子停在墨家门口,开始给初婳打电话。

    可是初婳却盯着手机一直没有接,也没有挂断,就那样静静的盯着。

    聂向晨一共打了三通,都一直没有人接,他也不再打了,放下手机,就静静的坐在车子里,也没有离开。

    初婳看着手机不再响了,她握着手机看了一眼,咬了咬下唇,“才三通……”

    她气哼哼的又将手机放下了。

    取了衣服去洗澡,只是取完衣服,又看了一眼手机,没有微信,没有短信,也没有电话,手机安静的让她心烦。

    她干脆直接关了机,然后一头扎进浴室。

    泡在浴缸里,明明水很暖,可是她却觉得自己的心一点点的凉。

    她觉得胸口闷的厉害,干脆直接将头也埋进水里,可是脑子里还是聂向晨给许樱擦汗的动作。

    她想尖叫,可是从小她却被教育的隐忍。

    于是她也只能忍着。

    从水里冒出头来,就那样静静的躺在浴缸里,感受着水一点一点的变凉,然后从水里出来,裹了浴巾,就去开机。

    手机上面依然一条信息也没有,一通电话也没有。

    她自嘲的笑了笑,还在期许什么呢?

    明明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替身,还希望他能再来哄她吗?

    或许他之前打的那三通电话,也只是想跟她说清楚罢了。

    她回想着他们的相遇,每个镜头她都能想起来,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同她一样。

    或许他完全不记得了吧,只记得她这双与许樱很像的眼睛。

    躺在床上,再次将手机关机,她就那样盯着天花板,努力的告诉自己,没关系,没关系的,既然他并不爱你,又何必为难别人,也为难自己呢?

    曾经什么也没有,活着都是艰难,还不是活下来了,现在不过是少了一个爱自己的人,比起曾经,好太多了,现在她找到了家,她还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还有太老爷。

    想到自己的亲人,初婳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本文标签:在教室里强行糟蹋校花小说

上一篇:我只想吃你身上的两个大馒头:车子一晃一晃让我进入

下一篇:误食春药被公好爽:边做边讲荤话H失禁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