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他的炙热在我那不肯退出:学长跳D放在里面上课故事

2021-10-26 10:44:0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闻樱靠出版赚了多少钱,陈茹心里大致是有数的。

  不查闻樱的账,是陈茹事先放出了话让闻樱自己保管稿费,而且闻樱最初和出版社签约时,给邹蔚君留下的银行账户并非陈茹上班的银

闻樱靠出版赚了多少钱,陈茹心里大致是有数的。

  不查闻樱的账,是陈茹事先放出了话让闻樱自己保管稿费,而且闻樱最初和出版社签约时,给邹蔚君留下的银行账户并非陈茹上班的银行,想偷偷查一查都不方便。

  但闻东荣的账,陈茹又没说过不管,该查就要查嘛。

  一共收了多少钱,花在了哪里,闻东荣可以不记细账,现在事情败露,必须得说个清楚。

  喝酒了?

  抽烟了?

  还是在外头充大方花掉了。

  这狗男人要不要脸,居然好意思花未成年女儿的钱,若不是被她发现,岂不是要一直瞒着她。

  要是又偷偷塞给了舒露母女,或者用在了闻家人身上,陈茹绝对要暴怒。

  首发网址

  前者自不必说,舒家三口是陈茹最厌恶的人,闻东荣若还要管她们,就真是蠢到让陈茹无法原谅。

  后者的话,陈茹同样生气。

  除了舒家三口以外,陈茹何时阻止过闻东荣接济闻家其他人?

  闻家人若真的需要接济,只要不是干了什么黄赌毒的坏事,需要用钱的地方,闻东荣和陈茹正经商议,陈茹是不会拒绝的。

 文学



  夫妻一体,经济相互公开透明,是对伴侣的尊重!

  这个道理,陈茹结婚这么多年才明白,如今已成了她最在乎的原则问题之一。

  陈茹在质问闻东荣时,脑子里也飞快过了一遍,在想最近闻家人有没有需要用钱的地方。

  闻樱大伯母朱美群春节后盘下了路口的店面,简单装修后就做起了水果生意,一开始不敢卖贵价水果,只卖些常见的品种,售价比较便宜那种。

  朱美群这样的实在人可能没有做大生意的格局,却不缺乏做小生意的智慧,从拿货时就精挑细选,自己尝着好吃的水果才进货,拿到货再仔细筛选一遍,同一档货都能分成不同的品相。

  品相好的就贵些,方便过路客买去看望省医院的病人;品相没那么完美的就便宜些,针对的顾客人群是附近的居民,反正自家吃的,味道好最重要不必个个都果型完美。

  运输储存中有磕碰的水果,大部分水果店老板有处理的“妙招”,会用标签贴住不影响对外销售,老实人朱美群干这种事会脸红,再大再漂亮的果子一旦有了磕碰破损,那就得分到便宜售价那一档啦。

  连破损水果都不好意思贴标签,自然也干不出缺斤短两的事。

  靠着这种老实,朱美群迅速得到了附近居民——准确来说是生活在附近的大爷大妈群体的认可。

  那些退休在家的大爷大妈们个个都精得很,为了领免费鸡蛋他们能排一天队,不占便宜就是吃亏,不被坑就是占便宜,朱美群的店开张一个多月后就占领了附近小区的老年市场,大爷大妈们要买水果,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小朱的店”。

  花里胡哨的促销手段,朱美群闹不明白,没那么活泛的脑子。

  但水果品质好,又不缺斤短两,店还开在路口,生意自然是不愁的。

  水果卖得好了,朱美群又在店里摆上了干货。

  花生、瓜子、开心果、葡萄干,这些都是老百姓家里日常要吃的,买水果时会顺便称点。

  生意太好了,朱美群一个人忙不过来,不得不请了个人帮忙看看店。

  蓉城的工资标准比老家小城高,朱美群给人开的工资和闻樱大伯在老家挣得差不多,闻樱大伯已经在考虑要不要辞职,就是不知店里生意会不会一直这么好。

  闻大伯觉得妻子太辛苦,朱美群则怕丈夫辞工后生意有啥变故,那整个家都失去了稳定的收入来源!

  夫妻长久分居是不行的,陈茹觉得闻樱大伯早晚会到蓉城和朱美群团聚。

  老实人朱美群把水果店撑了起来,顺顺当当做起了小生意,刮风下雨都不影响开门,挣着一份细水长流的利润。

  闻樱三叔闻常林嘴皮子利索,在保险行业是如鱼得水,去年还是刚入行的新人,今年已经拿过小组的开单冠军!

  每个月要说收入,比闻东荣这个拿死工资的人都高,按理说也不需要补贴呀。

  陈茹在脑中过了一遍,想不出来原因,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闻东荣,想看看这死男人能编出个啥花样。

  闻东荣人到中年,脸上皱纹没几根,身材没发福,年轻时的帅气都变成了成熟的男性魅力。

  此时皱着眉欲言又止,一脸为难,似乎想打同情牌让陈茹心软。

  ——呵,想得美!

  再帅的脸,看了这么多年,也该产生了抗体。

  陈茹不为所动。

  闻东荣长长叹了一口气,“好吧,我都说了。闻樱是从去年开始给我塞钱的,一开始是几百块,从去年8月开始涨到了每月1000块。刚拿到钱时我挺激动,请了她姨父吃饭,后来的钱我还是没咋花过,都是被尚伟拉着去花掉了嘛!”

  请邓尚伟吃饭了?

  陈茹皱眉,“你啥时候和她姨父关系这么好了?”

  “我们关系一直都好得很,以前他在蓉城做生意我在老家上班,缺乏日常来往的机会!”

  闻东荣睁着眼睛说瞎话,打死不承认自己从前瞧不上邓尚伟。

  陈茹冷哼,“你能请邓尚伟吃一顿两顿,他还能顿顿都让你花钱?你说他给你花钱我信,你说他拉着你去花钱,亏你想得出来。”

  从去年到现在,一开始每个月500元,后来每个月1000块,加起来上万块呢,现在就剩一千多块在手里,其他的全是和邓尚伟吃饭吃完了?

  对此质疑,闻东荣沉默了一会儿,别别扭扭在衣柜里翻找,从小抽屉里取出了几封信。

  “真的,闻樱给的钱,都是尚未拉着我去花掉的,你看了这些就明白了。”

  陈茹低头一看,信封上用歪歪扭扭的字写着“闻东荣叔叔收”。

  什么情况?

  拆开信封一看内容,陈茹愣了。

  “这是……”

  “你没看错,这是我在乡下资助的贫困学生寄来的感谢信。”

  闻东荣一脸唏嘘感慨,“一个学生每个月200块钱,对我们家来说可有可无,对他们来说很重要,是他们继续求学的支撑。”

闻东荣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夫妻同床共枕多年,陈茹自然是了解的。

  这个男人出身农村,毕业后就进入了体制内,曾因拒绝了领导的好意撮合坐过几年冷板凳,后来靠着给新领导写稿子得到提拔。

  这个男人,习惯了对闻家人大包大揽,会背着妻子陈茹接济闻家人,也曾对外甥女舒露比对亲女儿闻樱还好,因为闻樱木愣愣不如舒露机灵会说话。

  这个男人,自诩是体制内干部,瞧不上做生意的邓尚伟。

  这个男人,擅长打官腔

本文标签:他的炙热在我那不肯退出

上一篇:三个人玩我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当着菩萨面被和尚弄原文阅读

下一篇:客人吃了药干了两小时:我去开会别让草莓掉下来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