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偏僻农村大乱纶 他含着她的奶边摸边做

2021-10-26 11:12:5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仿佛蕴养在两人体内的一柄剑,所散发而出的剑意,在瀑布的冲刷之下,变得愈发的锋利。

  只是这个蕴养的过程,颇为的狂野,以及让人欲火焚身。

  不知过了多久。

  天音瀑布

仿佛蕴养在两人体内的一柄剑,所散发而出的剑意,在瀑布的冲刷之下,变得愈发的锋利。

  只是这个蕴养的过程,颇为的狂野,以及让人欲火焚身。

  不知过了多久。

  天音瀑布的琴音消失,天音瀑布也是出现了断流。

  而那令人热血沸腾的画面,却并没有停止。

  时间来到了晚上。

  微凉的晚风在这片湿润的河床吹拂。

  山坡下的一块巨石上,不知何时消停下来,男女相拥而眠,周边一片狼藉,绣着荷花的肚兜被瀑布冲向了好远。

  陈墨尚在熟睡,以胸口为枕头搂着晴目,一对剑眉,还在微蹙着。

  晴目则早已醒了,睁大眼睛,趴在陈墨的身上,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这是哪儿?

  我怎么在这里?

  我做了什么?

  刚刚从疲倦中苏醒,晴目的意识暂时还是茫然,待白天的一幕幕重新出现在脑海后,脸儿才逐渐变为血红色,眼眸中有掩饰不住的娇羞。

  各种思绪全都堆上了脑海。

  她清楚的明白。

  从今天开始,她就是眼前这个男子的女人了。

  论感情,晴目肯定是谈不上的。

  才认识多久。

  但论好感,晴目还是有的,而且还很多。

  毕竟没有人不喜欢一个长得帅、天赋又好、身份地位极高且又是自己救命恩人的人。

  所以对自己成为陈墨女人的事,晴目倒没有后悔,更多的是慌张,慌张如何去处理接下来的事。

  也就是陈墨醒后,她该怎么办?

  毕竟这件事,她是知情的。

  她下意识想要逃避。

  但她刚浮现出这个念头的时候,陈墨已经醒来了。

  陈墨缓缓睁开双眼,刚才趴在自己怀中,身无寸缕的女孩,他的眼神略微有些茫然,当他环顾了下四周,且记忆逐渐涌上脑海的时候,顿时脸色一变,双眸如鹰隼般盯着怀中的女孩。

  被冰冷的眸光扫到,晴目面色一变,心中的娇羞还是让她打了声招呼:“你...你醒了?”

  陈墨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然后推开怀中的女孩,从纳戒中拿出贴身衣物和袍子自顾自的穿起来。

  他心中出奇的愤怒,按理说,晴目长相绝美,身材也好,这种事赚的是他,但这种瞒着他,暗地里使这种“美人计”让他很恼火。

  最关键的事,他竟然中计了,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

  这种被人玩弄鼓掌的感觉,让他心中的愤怒报表。

  但他也明白,心中愤怒归愤怒,但发泄的对象不应该是眼前的女孩,而是这件事的策划者。

  不用多想,肯定跟姜晴脱不了干系。

  但这种面无表情的冷漠,却对晴目的伤害,出奇的大。

  “你...你讨厌吗?”晴目的娇躯蜷缩在一起,抱着膝盖,眼眶湿润的说道。

  陈墨没有理会她,披上袍子,长发也来不及整理,飞掠而去,他要去找姜晴,让她见识见识,什么叫做怒火。

  “你要去哪?”眼泪瞬间从晴目的眼眶中飙了出来,像是被人抛弃了一样。

  陈墨还是没有理会。

  晴目看着他飞去的方向,眼泪顿时止住:“他要去找...娘亲。”

  她想要穿上衣服去追,可她刚站起身来,某处所传来的巨大撕疼,让她跌坐在地,蛾眉紧紧的蹙气,脸庞也是因为疼痛而扭曲了起来。

  坚持了几下,好不容易适应了。

  可是脑海中又改变了念头。

  此刻还是做缩头乌龟好些。

  还是让娘自己去处理吧。

  ...

  陈墨一路朝着桃林飞去。

  这片桃林的范围很大,陈墨足足飞掠了十来分钟,才看到了桃林中的阁楼。

  而恰好此时,姜晴正好出门,准备查看一下陈墨他们的情况怎么样了。

  现在都已经晚上了,快六个时辰了。

  时间够长了...

  然而刚出门,便撞到了迎面飞来的陈墨。

  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姜晴突然心里咯噔了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在看到姜晴的第一眼。

  陈墨出手了,动作迅速的抓向姜晴,整个身体如闪电一般。

  姜晴赶紧后撤躲避。

  “嘭…”

  身后的阁楼顿时被陈墨手掌上爆发的灵力给摧毁,化作万千木屑纷飞。

  姜晴面色一变,蛾眉轻蹙,身影躲避的同时,一边喝道:“小墨,你怎么了?我是你姜姨。”

  陈墨没有说话,再次抓向姜晴,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但他的出手很有分寸,他只是想抓住姜晴好好发泄一下内心的愤怒,并不是要出手伤她,或者害她性命。

  “难道走火入魔了?”

  姜晴抽身躲避,同时裙袍一甩,三条白色的丝带自裙袍中飞掠而去,朝着陈墨射去。

  似是要将陈墨给束缚住。

  虽然丝带极为的坚韧,但在异火的面前,完全不堪一击。

  更不用提比异火强上一筹的太阳神火了。

  用太阳神火将射向自己的丝带焚毁后,陈墨施展踏天无痕,在半空中浮现出道道残影,最后在姜晴躲闪不及的情况下,欺身到她的面前。

  一把捉住她的手腕,见她还想反抗,顿时拉着她的手腕往身后一扭,另一只手往姜晴的脖子上一扣,两人的身子贴在一起,两人的身体一前一后,姜晴在前,陈墨在后,声音清冷道:

  “为何这样做?”

  闻言,姜晴顿时反应过来陈墨这不是走火入魔,而是过来算账来了,虽然目前两人的这姿势有点亲密,但好在姜晴没有瞎想,而是说道:“不知小墨你说的什么事?”

  姜晴在装傻。

  “你说呢?别说你不知道,那血力开脉丹是怎么回事?”陈墨扣着姜晴脖颈的手一紧。

  姜晴有些喘不过来气,道:“就是普通的血力开脉丹呀,小墨你身为炼药师,应该比...比我明白,咳咳...”

  那血力开脉丹确实只是普通的血力开脉丹,陈墨当时也没有察觉到异常,可是和天音瀑布配合后,就完全不一样了。

  “我不是说这个,而且有关血力开脉丹的这一整件事。”

“晴儿跟你说了...”
 

 文学

  见陈墨明白了过来,姜晴以为晴目跟他说了,顿时语气也有些慌张了。

  “嗯...”

  见她这样误认为,陈墨也顺势点了点头。

  但却没有放开她。

  可能是之前的一番打斗,让姜晴出了些汗。

  她本来就自带体香,此时这股体香经过汗的挥发,更加的浓厚了。

  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还让陈墨生出了一些遐想。

  直到姜晴把事情代表完,她的那番自作主张把陈墨气愤的不行,什么遐想都没了。

  从莽荒古族的时候,就在设计。

  她的动机,陈墨也是知晓了。

  这个愚昧的不能再愚昧的姜家规矩,更是让陈墨的嘴角都抽搐了一下。

  “所以,你就因为这件事,而谋划了天音瀑布的这个事。”陈墨沉声道。

  姜晴点了点头。

  “那你为何要瞒着我,为何不直接跟我说了。”陈墨说道。

  “那你会同意吗?”

  陈墨:“……”

  陈墨想他大概率会同意,当若是就这样说出来,岂不是暴露了本性,当即冷声道:“自然不会同意,婚姻大事,岂能这样潦草的决定了。”

  “那不就得了。”姜晴旋即说道:“既然你不会同意,那我干嘛跟你说,好让你生出防备之心?还不如先生米煮成熟饭。”

  说完,姜晴还发出一声计谋得逞的笑意。

  陈墨:……

  敢情你还挺得意的。

  “生米不一定能煮成熟饭。”陈墨听着姜晴这得意的样子,顿时黑着脸说道。

  闻言,姜晴有些一愣:“什么意思?你不打算负责?”

  陈墨这负责这个结果,并不在姜晴的预料之中。

  根据姜晴对陈墨的了解,按他的人品,应该做不出拍拍屁股就走人的事。

  “这是你算计我的,并不是我的本意,我为何要负责?”陈墨故意这样说道。

  闻言,姜晴懵了,旋即心里有些慌了,若是陈墨不负责,那引起的后果,就连她都不知道如何处理...

  因为以陈墨的身份地位及背景,就算他不负责,音谷也拿他没有办法。

  察觉到姜晴慌了,陈墨则是高兴了,心中的愤怒,也是少了许多,让你算计我...

  “你要是好不负责,我就把这事曝光之处,让中州众人见识见识丹塔会长的嘴脸。”沉吟了一会,姜晴威胁道。

  闻言,陈墨一怔。

  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还敢威胁我?

  看来得给你点颜色瞧瞧了。

  陈墨松开了扣在姜晴脖子上的手。

  见状,就在姜晴以为陈墨就此被要挟的时候。

  只见陈墨蹲下身来,抓住她手腕的手一用力,姜晴顿时朝着陈墨倒去,趴在了他的大腿上。

  就在姜晴有些不明所以的时候。

  “啪!”

  陈墨一掌重重的拍在姜晴的屁股上。

  始料未及的姜晴,顿时被这一巴掌给打懵了,好久都没有缓过神来,直到屁股上的疼痛传来,让她不得不接受自己被人打屁股的这个事实。

  “你疯了。”姜晴怒斥着陈墨。

  “敢威胁我,就得给你点教训看看。”

  陈墨又是一巴掌拍了下去,道:“还敢不敢了?”

  “嘶...”

  姜晴的嘴里发出一声痛呼,可内心的骄傲,岂会让她就此轻易妥协,当即怒火从心中燃起:“还不快放开我,我生气了。”

  “啪!”

  话落,陈墨又是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这次用了点力,附着了一些灵力上去:“生气就对了,我也让你体验一下愤怒的样子。”

  “啪!”又是一掌拍了上去。

  虽然这疼痛对姜晴来说并不是很大,但打屁股带来的羞愤,让她一辈子都忘不了,顿时强悍的斗气自她的体内汹涌而出。

  让她一瞬间挣脱了开来,起身后,一掌朝着陈墨拍了过去。

  但却被陈墨抵挡了下来。

  “嗯?还敢反抗...”陈墨见敌人非旦不投降,还敢向自己发动攻击,也是恼了,再次向姜晴抓去。

  两人以来我往。

  这片桃花林,都是被毁去了不少。

  数个回合下来,姜晴再次被陈墨给抓住。

  这次,打屁股打得更凶了。

  “啪!服不服?”

  “啪!还打不打了?”

  “啪!小样,我还治不了你了不是?”

  一顿巴掌套餐下来,姜晴顿时老实了不少,但眼神却在告诉陈墨。

  这事,没完。

  陈墨也没再打了,放开了她,道:“说吧,这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解除束缚的姜晴,站起身来,体内的斗气顿时倾泻而出,陈墨微眯着眼:“还要来吗?”

  姜晴没有再来,反而与陈墨拉开了一定的距离,眼神不善的说道:“你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吗?”

  “自然知道。怎么,你要报仇吗?”陈墨平静的说道。

  “那你知道打一个女人的屁股,意味着什么吗?”

  姜晴紧紧的咬着贝齿,若是眼神能杀人的话,陈墨绝对死了上百次。

  “意味着什么?”陈墨上下瞄了姜晴一眼,玩味的说道:“你该不会是要我负责吧?”

  “呸。登徒子。”姜晴骂了一声,旋即说道:“是我看错你了。”

  “这句话得由我来说才对。”

  陈墨正色道:“我也就是个女人,若要是个女人。你换位思考一下,若是你的女儿,被一个男人如此算计了,失了身子,你心里是怎样的想法,你不愤怒?”

  “你在偷换概念。”姜晴说道。

  “嗯?”陈墨剑眉一蹙:“我哪有偷换概念,无非就是性别转换一下,若是我刚才没说明白,你再想一下,把我当成你的女儿,刚才遭遇了那件事,你心里是何感受?”

  “所以你不想负责吗?”姜晴咬着牙恨恨的说道。

  “负责肯定是会负责的,这其中也有我的责任,我太相信了你们。但这事必须得给个说法。”陈墨说道。

  听到陈墨会负责,姜晴心中松了口气,但旋即又愤愤不平的说道:“你要何说法?”

  “音谷无条件的与墨影楼联盟。”陈墨说道。

  “就这?”姜晴看了陈墨一眼,心中又换了一个对他的看法。

  “不同意?”

  陈墨之所以要个说法,无非就是想把气发泄出来,再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而已。

  若是这就这样把事揭过去,那他的面子往哪搁。

本文标签:偏僻农村大乱纶

上一篇:上班的时候突然想要了 才几天没要你水就这么多

下一篇:地铁 那东西 蹭进去了 娇CHUAN声音好听MP3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