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地铁 那东西 蹭进去了 娇CHUAN声音好听MP3

2021-10-26 11:18:4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四周淡蓝色的灵力缓缓流淌,整个人的气息在这一刻到达了顶点!

  枫!

  在无数惊异的目光下,云汐一剑指天!

  “锵!!!”

  凤凰嘶鸣,那是剑意在呼啸,四周没有风起

四周淡蓝色的灵力缓缓流淌,整个人的气息在这一刻到达了顶点!

  枫!

  在无数惊异的目光下,云汐一剑指天!

  “锵!!!”

  凤凰嘶鸣,那是剑意在呼啸,四周没有风起云涌,但有浅浪浮萍!

  这一刻,所有人都仿佛看到了大海,和从大海中飞跃而出的绝姿凤凰!

  云汐这一刻的改变震惊了所有人,魏文龙不知道云汐云汐为何能够释放出一种与之前完全与众不同的灵力,而且这种灵力居然能够完全抵消浩然正气的影响。

  情报的差距绝不只是发生在祈封一处,江铭高校对于云汐的了解同样太少了!

  他此刻剑阵已立,自然是绝无退缩的可能!

  面对那只仰天而鸣的凤凰,魏文龙双手一合,浑身浩然正气再无一丝的保留释放。

  剑阵悬屹,一道道灵剑在震颤,仁义剑浮于半空,磅礴的剑势震天动地。

  清脆的剑鸣声在迷宫内传响,仁义剑彻底化作了白色!

  地面,浅浪拍打,淡蓝色的潮水将这个世界变成了海洋,空中,乳白色的浩然正气在凝聚,想要告诉世人时间最纯粹的颜色!

  一方,正气凌然!

  一方,灵力圣洁!

  时间的流逝在此刻仿佛被放缓了无数倍,所有人都见到仁义剑如神罚降落,而雨汐剑不屈地仰天而起。

  “——”

  一瞬间的死寂,极致的光芒瞬间笼罩了整个世界!

  在外界的观众看来,此刻的光幕只剩下极致的光,光芒的背后,一切不得影踪!

  “轰——”

  绝大的震响在回荡,所有人都下意识的以灵力护住了耳朵,可即便如此,所有人都是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眼,生怕错过第一时间看到结果的机会。

  极芒闪耀,有霞光在此刻如甘雨落下。

  “有人被淘汰了!”

  众人紧张的看着屏幕,光芒未散,他们只能等待着那道熟悉的机械声响起。

  “滴……滴……”

  时光已经慢到了极致,大家好像都能听到相互之间的心跳声。

  光芒散尽之前,众人等待的机械声终于响起了。

  【祈封高校云汐淘汰】

  【祈封高校云汐淘汰】

  【祈封高校云汐淘汰】

  短短的三声公布,整个诛天灵场彻底沉寂,针落可闻。

  风云郡的观众们更是满脸的愕然和难过,他们不会怪罪云汐,因为任谁都看得出她的努力,她已经尽力了,可是对手真的太强了。

  就连风云郡王也只是轻叹一口气,心想还有影念绫在,祈封未必没有机会。

  秦素笙回头,看到李欣雨四人眼睛里已经盈溢出透明的泪珠,她露出心疼的表情,轻柔地摸了摸李欣雨的头,正要出言安慰的时候,机械的声音再度响起。

  【江铭高校魏文龙、华荣欣、公孙樱淘汰,何长柱加入战场】

  【江铭高校魏文龙、华荣欣、公孙樱淘汰,何长柱加入战场】

  【江铭高校魏文龙、华荣欣、公孙樱淘汰,何长柱加入战场】

  又是三声宣告,光幕上的极芒终于消散,所有人痴痴的看着那个大屏幕,那里的地面碎石满铺,四周的墙壁上也尽是刻痕,有血迹遗留在灯光之下。

  那里一片狼藉,只有一个纤柔的身影孤独的站在战场的边缘,满脸的茫然和失措。

  沉寂变成了惊愕、难以置信,当这个气氛持续了半响,忽然有人开口。

  “同归……于尽了?”

  “她一个人居然将对面都换掉了?!”

  “云汐……她是怎么做到的?”

  纷纶此刻好像才被点燃,全场的观众们在某个瞬间爆发了出来,无数吵杂的声音在回响,所有人都想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风云郡王听着后面响起的机械声,整个人的神情也是忽然一顿,最后竟是低下了头,眼中有数百年不曾见过的东西在凝聚。

  永明也是擦了擦眼睛,心里有说不出的触动。

  而祈封的大家,更是从大悲直接转换。

  李欣雨愕然的瞪大双眼:“班长……将对面四个全部淘汰了?”

  算上之前的易佑,云汐这是以一己之力淘汰了对方四名主力!

  罗玥喉咙滚动一阵,结结巴巴的问道:“那个……对面还剩两个了,我们,还有三个,我们……是不是快赢了?”

  魏文龙被淘汰,而祈封还有影念绫在,接下来的局势……已经十分明朗了。

  “好像是……”

  明明局势是己方优势,可李欣雨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笑不出来,甚至还想放声痛哭。

  “哗!!!”

  突如其来的哗声将大家拉回了现实。

  程凯明大喊:“你们快看屏幕!”

  大家连忙抬头看向光幕。

  光幕之中,画面如水面掀起波澜,转换到了一分钟之前。

  天灵盟知道观众会好奇刚才发生的一切,因此选择了给大家回放光幕之下发生了故事。

  喧哗声不约而同的消失了,所有人保持着沉默,认认真真的观看着这一个回放。

  画面陡转,是光芒散开之际。

  只见极芒之下,仁义剑与雨汐剑相遇,浩然剑阵与三千弱水的碰撞,发出了远强过二人个人力量的灵波。

  那好像是两颗陨石相撞,想要将一方天地移为平地!

  当灵波散开,将所有人都笼罩的时候,大家看到那位于剑阵中央的云汐后背忽然闪出了一道炽烈的红芒,那道红芒好似羽翼,又似火焰,看上去十分模糊。

  在红芒升起的刹那,云汐放弃了抵抗这极致灵威的机会,用那短短的一瞬间冲到了萧泠鸢的面前。

  她站在萧泠鸢的身前,淡蓝色的灵力流转,将萧泠鸢包裹,在灵威散来的那一刻,两人皆是身受重伤,可令人出奇的是……萧泠鸢的伤势还没来得及扩散,便立刻又恢复了。

  而云汐,最终在霞光的笼罩下,和魏文龙他们一起接受了被淘汰的命运。

  所有人都明白了,其实云汐是具备抵抗这份力量的能力的,只是在最后,她知道影念绫会代替她取得胜利,所以毅然决然的选择自己淘汰,将萧泠鸢保护了下来。

  这样从结果上来说并不算是一件好的选择,可没有人愿意对她生起责怪的情绪。

  大家静静的看着屏幕,看着画面流转,回到如今,看着那个孤独的身影茫然失措的看着四周,哭喊着“小汐”两个字。

  竟忍不住有些哽咽了。

  “妈的,明明只是一场比赛,为什么我看的想哭啊!”

  司空竣看着这个画面,再也不顾形象,直接爆粗口。

  尉迟橙也是深深吸气,想要平复自己的内心,可是却怎么也做不到。

  他只能感慨:“能够和她们交好,小师弟真的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一个人。”

  至于东方瑶,感性的少女已经偷偷抽泣了起来,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比那一声声“小汐”更触动人心了。

  从诛天灵场到整个天灵大陆,每一个正在观看比赛的观众此刻心情都是充满着波动的,没有人会想到,今年的比赛除了激烈程度超出想象以外,还会出现如此感人的一幕。

  在云家,从老至幼,都已经是泣不成声,许清寒双手捂着嘴,泪眼汩汩而流,这一刻,大家甚至连还在昏迷的青婵都给忘却。

  ……

  在如此沉重的氛围之下,比赛最终是结束了。

  影念绫在听闻云汐被淘汰后,在地图出来的一瞬间就开始行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接将江铭高校剩下的二人淘汰,祈封以包括队长在内三人淘汰的代价,获得了这场胜者组八强赛的胜利。

  而比赛一结束,当大家都离开秘境,重新回荡比武台的时候。

  萧泠鸢一声大呼:“小汐!”

  她哭喊着云汐的名字,在亿万双目光下,一下子冲进她的怀里,放声痛哭。

  云汐嘴角微微抽搐,因为将洛神心法凝练的灵力都用来保护萧泠鸢了,她被淘汰前其实是受了很重的伤的。

  萧泠鸢的搂抱让她感受到了不轻的痛楚,不过她还是咬牙忍耐,伸手轻轻抚摸萧泠鸢的脑袋,轻声宽慰道:“不哭了,不哭了,我们赢了啊。”

  “我不!我就要哭!”

  萧泠鸢任性的回答,眼泪浸湿了云汐的肩膀。

  谭天一脸淡然的看着她们,完全没有催促她们下台。

  那边,同样状态极差的魏文龙看着面色苍白的云汐,对着她微微鞠躬。

  “云汐同学,你真的很强大,输给你,我心满意足。”

  云汐柔柔一笑:“我也很喜欢这场战斗啊。”

  几句交流和安抚之后,云汐轻轻拍了拍萧泠鸢的后背,拉着她下台了。

  “班长……”

  “小汐……”

  大家看到归来的出战六人,都是眼含清累。

  云汐微微一笑:“幸不辱命!”

  “呜哇哇!班长!”

  李欣雨和罗玥再也忍不住,直接冲过来抱住云汐,已经不太具备反抗能力的云汐只能任由大家占自己便宜。

  她无奈苦笑一声,低声道:“我是赢了的啊……”

  “好了,你们别再粘着小汐了,她刚刚受伤,我先带她去医疗室。”

  云风适时的走了出来,将云汐拉出了“苦海”。

  “我们也跟着去。”

  萧泠鸢叶念寒等人忙跟上。

  云风无奈摇头,知道今日之后,自家兄长找女婿的心恐怕是真的要破灭了。

  以云汐此刻的地位来看,若是她真要嫁人,哪怕他们这些做长辈的同意了,萧泠鸢她们也不会答应。

  最终在云风的带领下,大家前往了天灵盟专门为大家准备的医疗所进行治疗恢复。

  这里有很多强大的灵者以及足够有效的丹药,天灵赏受伤的选手们都是来这里治疗,不出一日便可全部康复。

  今日的医疗所倒是来了不少人,一天四场比赛,八支顶尖队伍的较量,自然是让不少人都受了伤。

  在医师和炼药师的帮助下,云汐等人服用了一些特定的药物后,身体状况立刻就有了显着的回升。

  再经过一番道谢告别,她们回到天灵赏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暗了,一路上众人出奇的默契,谁都没有开口询问云汐今天战斗中表现出来的第二种特殊灵力。

  百姓们早早的入睡,也有人沉浸在夜生活之中,回味今天的比赛。

  回到房间,云汐给父母打了个视频电话。

  “小汐,你现在怎么样了?”

  视频刚一接通,许清寒关切的声音就传来了。

  云汐看着容颜柔美的母后大人,中气十足的回道:“放心吧妈,再和魏文龙大战一百回合都没关系。”

  “又贫嘴了,妈才不想你一直打打杀杀的。”

  许清寒听云汐还有心情开玩笑,知道她应该好了不少,心底也放心了下来。

  不过回想起今日的战斗她还是有些心惊胆颤的,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哪怕明知道天灵盟绝不会出现选手死亡的情况,可在看到云汐和魏文龙最后交手的那一刻,她依旧是害怕不已。

  只不过这是比赛,许清寒也知道自己不能说什么“接下来不能再这样了”的话,对于云汐她们而言,努力和拼命不可怕,可怕是在这个一生只能参加一次的比赛中留下遗憾。

  许清寒轻轻叹息,转移话题道:“要跟你爸聊聊吗?”

  云汐点点头:“好啊!还有两个小宝,青婵的话我等下再自己联系她好了。”

  说到青婵,许清寒顿时反应了过来,她忙说道:“对了,青婵今天昏迷了!”

  “昏迷?”

  云汐心底一慌,不过在看到视频中母亲脸色没有一丝担忧之后,又立刻反应了过来。

  她问:“青婵灵脉觉醒了?”

  许清寒点点头,笑着道:“嗯,刚才我跟你爸亲自探查了一下,确定是灵脉觉醒了而且看样子灵脉强度还不低,虽然比不上你的先天灵体,但达到小鸢她们那样的程度应该还是足够的。”

  云汐喜上眉梢:“这是好事啊!”

  许清寒柔柔一笑:“当然是好事,等她醒来后我会亲自指导她修炼,到时候就给她报天阳武校,走你的路好了。”

  没想云汐却犹豫了,她稍稍思索,道:“武校的事情先不急着安排吧,先等等,看看萱萱会不会觉醒灵脉,如果会的话,两个人一起就学是最好的。”

  许清寒想了想,这段时间萱萱一直都在陪伴着青婵,带她去接受很多新的东西。

  她点点头:“这样也行。好了,你跟你爸聊聊吧。”

  “好。”

  又和云逸聊了一会过后,再逗了逗两个小宝,云汐才挂断了电话,一脸疲态的躺在了床上。

  兴许是大家考虑到了今天的她很疲累,所以大家都没有来打搅。

  今夜,云汐独自入眠。

胜者组的八强赛过后,失败的四支队伍则将会与天灵高校一起,争夺的晋级名额。

 文学


  考虑到需要给学生们休息的时间,胜者组八强结束之后,败者组比赛要再过一日方才举行,对于胜者组的大家来说,他们拥有的恢复时间也更多了。

  这对于经历了一场险胜的祈封来说是一件好事。

  翌日清晨,别人还在休息的时候,云汐就早早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换衣、洗漱、打坐调息,所有的晨时行为一气呵成。

  她走到镜子前,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口,然后方才走出房门。

  今天祈封要开会了,昨天的胜利让她们发现了自己最大的一个弱点,那就是信息的不足和底蕴的差距。

  现在的祈封能够坚持下来,纯粹就是靠云汐和影念绫两人强大的个人实力为队伍做支撑。

  她们下一场要面对的清缘高校,从总体实力来说,清缘高校其实和江铭高校差别不大,但谁知道她们会不会同江铭高校一样,藏着一些其他怪异的招数?

  大家准时来到了会议室。

  “小汐。”

  萧泠鸢走进会议室,看到已经早早坐在那的云汐,立刻就开心的跑过来,直接坐在云汐的身边,抱着她的手臂。

  “热死了。”

  云汐嫌弃的戳着她的脑袋,想把她推远点。只是萧泠鸢在经过昨日的事件之后,现在好似一个甩不掉的牛皮糖一般,就是要粘着云汐。

  云汐无奈,只有任由小鸢儿如此,她咬牙自骂:“我这该死的魅力!”

  “噗嗤!”

  坐在另一边的叶念寒听到云汐看似自骂实则自夸的话,没忍住一笑,然后偷偷靠近云汐,伏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小汐,这是你自己自作自受的了。”

  云汐一斜眼,晃了晃自己的小拳头,指关节白皙雪嫩。

  叶念寒柔情一笑,根本不怕云汐。

  昨日之后,大家对云汐的看法其实没多大的变化,只是那份喜欢和依赖更加深了。倒是万民网上,云汐一夜之间冲上热搜榜榜首,无数男女对其表白心意,被她的行为所和人格魅力所折服。

  云汐哼哼地皱了皱鼻子。

  云风将大家私底下的小动作都看在眼里,心里不知道是该开心欣慰还是头痛惆怅。

  “咳咳!”

  他轻咳两声,将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随后道:“我们现在开会。先说说昨天的情况,昨天的比赛中,我们虽然取得了胜利,但在战术上面,其实我们是弱于下风了。”

  云风也不墨迹,一语直入主题,众人也收起玩心,认真的听着。

  “经过昨日一战,我相信你们都应该意识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对比上那些传统强校,我们唯一的优势就在于拥有两名初灵中期的选手。在其他不管是手段还是战术方面,其实我们都处于劣势。”

  因为灵者数量的关系,祈封的出战人员已经固定了是这六人,而主力队中又必然会有云汐和影念绫,可以毫不犹豫的说,现在只要是个队伍,都基本能猜中祈封的战术。

  无非就是让灵活性更强的叶念寒和抵抗能力更强的南宫耀随云汐二人出战,他们二人主要的目的是牵扯,尽量避免被太早的淘汰,而云汐和影念绫则负责将对手全部干掉。

  这基本是一个完全明牌的战术,但也是对于祈封而言十分有效的一个战术,更是只有她们才能够使用的一个战术。

  众人被云风说的沉默,她们低着头,表情有些严肃。

  不过大家也没有觉得内疚自责,这毕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现在她们唯一需要在意的就是接下来的比赛该怎么办?

  云风也没有说什么打击大家的话,而是顺着话头继续说着:“接下来我们将要面对的是清缘高校,昨日清缘高校与云海高校一战出,他们其实已经显露出来了很多的东西,虽然他们没有像易佑那样的寻灵眼奇招,但同样不容小觑。”

  “接下来面对清缘高校的时候,我们前十分钟的压力应该不会像今天那么大。只要稳扎稳打,优势依旧是在我们这边。”

  云风又思考了一下,道:“下一场的比赛,你们就不用想着汇合了。小汐,小影,你们直接去找对方的选手!至于其他人,能避则避,若是避不开,那就直接迎敌。既然我们的优势在个人实力,那就直接依靠个人实力去取胜!”

  祈封说实话,除了实力不弱以外,其实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特殊手段,但就是依靠这个实力的领先,她们就能够占据到优势。

  除非对方有本事打得过云汐和影念绫二人。

  云汐对于这个决定没有什么异议,其实以她和小影的实力,只要不是遇到夏清瑶,都能很轻松的淘汰,而若是遇到夏清瑶,她们也能做到牢牢纠缠住而不落败。

  再商讨了一下具体细节之后,会议解散,大家各自散去。

  重新回到房间里的云汐躺在软乎乎的绵床上,没有去过多的思考比赛的事情。

  因为这样的赛制随机因素其实是占据了不小的比重的,在获得地图提示之前,谁也不会知道自己会提前遇到谁。

  云汐思考的是自己昨天暴露的东西,为了能够赢下魏文龙,她最终选择了暴露洛神心法,洛神心法所凝练的灵力和化云心经完全不一样,以天灵盟那些大佬的境界和眼力,应该能够很轻易的看出来吧?

  不过为什么一个晚上过去了,并没有人来找自己。

  云汐曾在网上搜寻过关于“修灵者修习能否同时两道功法”这件事,网上的答案毫无疑问都是“不行”。

  在每一个修灵者的认知中,一人只能修行一种功法,因为每个修灵者只拥有一根灵脉,就连云汐也不例外。

  可是,她那一根灵脉,偏偏就是能够蕴养两种灵力,她怀疑这应该是和圣女有关,但具体如何有关,她自然不会清楚。

  云汐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觉得有些脑壳疼,心想如果天灵盟真的找上门来的话,自己是将魔族圣女魂转的事情全盘托出好,还是隐瞒下来?

  毕竟现在除了魔族应该没有谁知道自己的圣女魂转吧?

  所有的事情都还没发生的时候,云汐就已经感觉到了一阵烦躁,不过她并没有因为自己的选择后悔。

  洛神心法迟早都是要暴露的,因为化云心经用到后面只会越来越鸡肋,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她不能指望小小云家的祖传功法能够帮助她踏上修行界的巅峰。

  轻声叹一口气,云汐闭上眼睛,放弃了再去多想,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她这些年也没犯什么事,天灵盟总不可能直接把她毙了吧?

  “小汐~~”

  每当云汐心烦意乱的时候,总有一个调皮活跃的声音会在这个时候来临。

  云汐捂着额头,手一挥,房门已开。

  “嘿嘿!”

  萧泠鸢开开心心的蹿进来。

  云汐抬头一看:“嗯?怎么就你一个,念寒她们呢?”

  萧泠鸢眨眨眼,一边将房门关闭一边煞有其事的说道:“她们困了,回去睡觉了。”

  “大家才刚刚醒来,谁会这个时候去睡觉啊!”

  云汐无情的戳破她的谎言。

  萧泠鸢竖起一根食指,认真的说道:“小汐,这你就不懂了吧,很多人都喜欢睡回笼觉的,我听说那些普通人中有很多学生甚至早上起来只是为了去学校睡觉!因为这样不算逃课。”

  “……”

  “小汐,你怎么不说话了?”

  云汐尴尬的挪开视线:“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往事。”

  识海中的一梦伸出个小爪子,人模狗样地撑在下巴处做思考状:“哦~这么说你上辈子也是这样的咯!”

  紫光闪耀,一梦又被拉去关禁闭了。

  云汐看着逐步靠近的萧泠鸢,往床上缩了缩,眼神警惕:“小鸢儿,我可警告你别干坏事,我现在揍起人来一点不留情的!”

  萧泠鸢轻哼一声:“我才没有准备干坏事呢!”

  她拖下拖鞋,爬到云汐的床上去,抱着云汐的被子嗅着她的味道。

  云汐:“……”

  “你这丫头还真是没救了!”

  她脚趾轻轻戳着萧泠鸢的小屁屁,弹性十足。

  萧泠鸢抱着被子一个转身,撅着小嘴说道:“不准碰我的屁股!”

  作为现代天灵主义思想下蕴养的优质少女,萧泠鸢反而一点矜持的样子都没有,说话也往往是直来直去。

  不过云汐却并不反感这样的说话方式,倒是像魏文龙他们那样的交流方式其实让她有些颇不适应。

  云汐被她弄得好笑,戳不到小屁屁,就往她肚子上轻轻戳:“就准你没事摸我的欧派,不准我踢你的小屁屁吗?”

  萧泠鸢和云汐待了这么多年,也知道欧派是指什么,起初她还觉得云汐老是给起一些稀奇古怪的名字,后来细想之下又觉得这样挺好的,因为这好像是只属于她们这个小圈子的专用术语,别人听不懂的。

  “我才没有呢!”她出言否认,然后小声嘀咕,“……每次你都防住了。”

  云汐呵呵冷笑,防火防盗防泠鸢,这要是不防,损失清誉是小,要是外挂没了她就亏到姥姥家了。

  云汐这样想着的时候,感觉小脚一阵温热。

  萧泠鸢抓着她的脚,捧在手心,她看着云汐那如珍珠般晶莹美丽的脚趾和完美大小的玉足,伸出了一根手指。

  “挠挠挠。”

  “咳……哈哈哈!别闹,痒死了!”

  云汐扭着脚裸,一边强忍笑意一边想要挣脱萧泠鸢的魔爪,可是萧泠鸢抓的很牢,根本不给她机会。

  “小鸢儿,再这样我方可就要动用武力了!”

  她故意板着脸说道。

  “嘿嘿!”

  萧泠鸢的眼神中毫无惧意,她是真真正正吃透了云汐。

  云汐身边的闺蜜也有好几个,可唯有萧泠鸢一人有如此厚的脸皮,偏偏云汐还对于她的厚脸皮最是没辙。

  可慢慢的,萧泠鸢的笑意逐渐淡去,她松开云汐的脚,一点点地爬向云汐。

  云汐看着她情绪的转变,没敢后退,而是关心的问道:“怎么了?刚刚还笑着,怎么突然又不高兴了?”

  萧泠鸢慢慢靠近她,直到贴近后才伸出手,环过云汐纤细的腰肢,将头埋在云汐的胸口。

  “小汐……以后你不要这样做了好不好?”

  云汐立刻明白她还在受昨天的情绪所影响。

  她神情柔和,温柔地抱住萧泠鸢的头,说道:“那是比赛啊,被淘汰又不会有事的。”

  萧泠鸢抬起头,一向灵动的眼眸带着湿意。

  “那万一以后我们在外面遇到了危险,你……”

  “我肯定会将你丢下然后自己逃走的呀!我又不想死!”

  云汐回答的老快了,紧绷的小脸看上去还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

  萧泠鸢表情一顿,然后对于云汐无比熟悉了解的她很快就意识到了小汐这是故意在逗她,她毫不犹豫地一拳捶在云汐的肚子上。

  软绵绵的像是婴儿在发脾气。

  “臭小汐,坏死了!”

  “哈哈哈!”

  云汐看到她鼓着腮帮子一脸不满的模样,倒是觉得开心的很。

  笑完之后,两人都沉默了。

  萧泠鸢安心的缩在云汐的怀中,贪恋着那份依赖和安全感,而云汐轻轻抱着她,也享受着被人依赖的感觉。

  这是一个很美好的氛围。

  这样的美好持续了很久,直到某刻,萧泠鸢的小手又不老实了起来。

  感受到自己的下衣口被掀开,有一只调皮的手掌正抚着自己的小腹,一步步向上驰骋,云汐伸手拍打了过去。

  “别闹,你才听话了十分钟都不到。”

  萧泠鸢身子向下缩了缩,将脸贴在云汐柔嫩温暖的小腹上,嘟囔着:“十分钟已经很久了。”

  她很喜欢这样贴着云汐的肌肤,这个女人真的浑身都是宝!关键是这些宝都属于她!

  萧泠鸢幸福的快要晕过去。

  见云汐没有回答自己,萧泠鸢又主动问道:“小汐,你想好了之后去哪个高武吗?”

  这次云汐倒是没有去犹豫,直接回答道:“如果能进的话,就天灵高武吧。”

  她已经将自己的洛神心法暴露了,如果这个时候放弃进天灵高武,就有种做贼心虚的样子了。

  “不过嘛,最主要还是看你们吧,要去肯定要去同一所高武了。”

  前程、声誉、灵道……这些都不如小鸢儿她们,云汐对于自己的未来看得很透彻。

本文标签:地铁 那东西 蹭进去了

上一篇:偏僻农村大乱纶 他含着她的奶边摸边做

下一篇:教练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淦我 学霸拿遥控器玩我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