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性奴校花身上除了一双白色丝袜 玩弄美艳馊子小说

2021-10-26 11:25: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上了岸,擦干净身体去二楼。

  一开门,他张开双手,露出标志性的微笑:“妈!”

  “来看看我办公的地方,是不是很厉害?拉开窗帘,就能看见——熙熙攘攘

上了岸,擦干净身体去二楼。

  一开门,他张开双手,露出标志性的微笑:“妈!”

  “来看看我办公的地方,是不是很厉害?拉开窗帘,就能看见——熙熙攘攘的人群,很厉害吧?”他想说,站在许多人头顶的感觉,是不是很满足?

  高母坐下,强迫自己淡定下来。

  就在不久前,一个女孩,慌慌张张地找到她,说自己的儿子强暴了她。她很震惊,详细地问了经过,听得她血压急升,恶心不已。她甚至会想,会不会是诬陷?

  女孩拿出了录音,她屈服了。

  “什么?!”高母震惊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她想反驳、想问,在记忆中搜索高来听话的样子。

  最近几年,高来做事悄无声息,在他们面前不言语,他们只觉得孩子大了,没法去管。他只是和高未不一样而已。“他,强奸、杀人,为什么还没有被抓起来?是有人在保护他?”

  “我不知道……”女孩红着眼,好容易才吐出第二句话:“我是在夜总会见到他的。他们都叫他阿来哥。我去那里找我朋友,回去的路上遇害的。”

  高母觉得自己的灵魂飞出躯体,从事教师行业这么多年,没想到会暗地里给自己画上了最失败的错号。“你等着,我去找他!”

  可现在——

  高来正把胳膊放在沙发上,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

  见高母看他,他下意识收了收腿,叫了声:“妈……”。

  “你怎么有空来看我,不是不来的吗?”泡了太久的澡,他站在窗户前伸懒腰。

  “高来,你觉得爸妈待你不好是吗?”

  “嗯?为什么这样说,是你们自己觉得对不起我?呵呵,没有。”

  “爸妈,明事理是吗?”

  “算是吧。”觉得事情不对,他不耐烦起来,又恢复刚才的姿势。“你们一直指望我出人头地,现在不就是吗?我有自己的工作室,还有花不完的钱,够不够?”

  “高来你是不是杀人了?!”

  高母做任何事都会有理有据,这件事,她恍惚了,逼问他。

  “有证据吗?不然,我也可以告你诽谤。”

  “高来,我不得到确切消息是不会来找你的,你……”高母气的发抖,因为对面高来的得意洋洋证明了这是真的。

  “妈,别太固执了。”高来扶起她,没有一点被发现的惊慌。“我杀人?这算杀人吗?这只不过是,开拓属于我自己的事业。杀人?那些资本家也天天吃人,连骨头都不吐,我比他们好多了吧?你如此培养我,不就是想让我凌驾于别人之上。我做到了,还更加超出预期。”

  “你是个随时随地发情的畜牲!别以为你揭露着别人的罪行就能减轻你自己的!”

  “等等、等等……”他抬起手,阻止高母继续说下去。“畜牲又怎样,我舒服极了?我大胆面对我的犯罪、面对我心里的欲望,比那些冠冕堂皇说自己小时候受了什么创伤什么不得已而为之的小人好多了!他们只会藏在借口之后,还要别人来可怜,你说可笑吗?凭什么?”他抬手打下一只杯子,不知在生谁的气。“我要作恶,你拿我没办法。你拿资本家也没办法,您还是先照顾好自己吧?”他走到门口,又说:“妈我也忘了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我知道这些完全和别人没有任何关系,我就是恶,和你、和我爸、和我哥,和任何人通通都没关系。既然这样,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对立面。”

  他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他不记得,高母也不记得。他害怕,可必须要往前走,怕变成了习惯,就不怕了。他可以杀出一条血路,冠冕堂皇地站在明晃晃的太阳之下!

  心里的懦弱依旧存在,这一点他不会躲过。放肆地做着他喜欢的事,女人、烟酒、快乐,都是父母曾经明令禁止的东西。他选择了和高未背道而驰,偏离正轨。

  高母的到来,说明那个女人不知道去报警,既然如此,那就做的狠一点。

  “喂,顾律师吧?”也是程超事务所的同事,“你去接……”他翻了翻家里的监控,认出那女人的,也是他认真上过的。“齐甜甜的案子,解决方案我一会发给你。”

  他想,年轻女孩都要面子,只要他威胁,说她是意乱情迷,记错了时间对象,污蔑自己。再出一个让她想一头撞死的方案,嫁给自己,就不信她不自杀!而且,他的哥哥高未,会帮她请最信任的律师的。

  顾律师是老手了,处理这种案子也不是一次两次,就当着高母的面。

  “齐小姐,这种事情我们一般建议,您要不要告知父母,否则发生什么意外……”

  “不!不要,我不想他们知道。”父母年迈,怎能再担惊受怕,他们只需要知道恶人已经被打跑就好了。

  高来算好了时间,高母在这个时候要出去买菜,房间就只剩他们两人了。

  “齐小姐,这不是你的家吗?”

  “不是,这是高来妈妈的家。”

  “什么!?齐小姐,你太大胆了,怎么能在强奸犯的家里呢?她刚刚出去,说不定就是把你说的话传给她儿子了!”顾律师有模有样地说,齐甜甜涉世未深,当然会去查看,而楼下就有几个人在和高母搭话,那人戴着黑色的帽子,全副武装的样子。

  “走……快点走!”

  “去哪?”

  “去我家,去我家问话,求求你快点。”

  “好,齐小姐,坐我的车吧。”

  他不仅感慨,高来是真会玩。把年轻小姑娘的心思摸得透透的,每一步都踩在他提前设好的坑里。

  经过程式化的盘问,他大概知道这姑娘手里有的证据,忍不住偏了偏心。

  齐甜甜,她不完美,也不坚强,现在的她一直哭哭啼啼因为没有人救得了她,她也不知道怎么做,甚至把他这个敌方卧底当成了救命稻草,把所有细节和盘托出。他看得出来,再把伤口撕开,甚至深挖其中细节有多痛苦。

  没办法,如果高来不满意,他也不用满意了。

  合上电脑,说等他调查,并嘱咐她千万不要报警,否则惊动了高来,事情会难办。

  “我很好奇,为什么你先去了高来父母家,而不是选择报警?”

  “我知道,他这只蟑螂能满世界飞,背后一定有靠山,我不敢……听说高来父母是知识分子,所以……”但没想过,高知父母也会偏袒孩子。

  “是谁告诉你的?”

  “我不能说。”

  顾律师低下头,好吧。反正达到目的即可。听说高来的哥哥是在警局工作的,这是不是她所忌惮的地方?顾律师在心里想,要回去跟高来汇报情况咯。

  “她手里的证据有多少?”高来冷冷地问,他不想放心思在这个女孩身上,只是因为她找到了自己母亲面前,不得不忍着厌烦去对付她。

  “并不足以致命,只是她自己的说辞,没有第三人在场。而且那些录音,您可以说是醉话,不经过您同意录下来的。”

  他点点头,多亏他还留了一手,毕竟做习惯了,会知道如何抹去痕迹。他不禁想,难道没有办法破解?真是让他大展身手。他还记得,最频繁的一次,五个地区,八个女孩。

  “她找你想干什么?”

  “搜集证据,然后想一举打垮……您。”

  “过于天真。”他轻蔑地笑笑,真想亲自去看她挣扎,让她明白反击高来的下场。最近他手痒痒,那些琐事也就不想管了。“还敢找到我妈头上!”

  “嘭”的一声,一瓶酒碎在地上,吓得众人都收起眼神。

  “高总,您消消气,我一定办的明白些!让您爽快。”顾律师急匆匆地离开星辰,为表明衷心,他现在就要调查齐甜甜的一切。这是他需要做的,本职工作也是如此,所以算不上累。

  “齐甜甜,高中没毕业啊!”像是抓住了什么突破点,仔细钻研起来。“那就可以安上不良少女的称号,即使她能刮起舆论,也能反将一军。”

  只是,只知道辍学不知道原因就直接拿来用,不是高来的作风,到时还可能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必须亲自去她中学一趟。

  夜晚逐渐降临,高来最喜欢这里的味道,香烟、香水、美酒,一切都是奢靡的味道。他还记得那天的女孩昂着脸努力吸气的样子,会不会也跟他一样喜欢这种味道?

  在他固定的座位上,他点燃了熏香,旁边小弟在打打闹闹,他非但不恼,反而会觉得欣慰。

  “今天有没有新来的?”

  冷不丁问了句,柳遇年大概就知道了他的意思,凑过去说:“最近南翎不在,他的粉丝都少了好多呢。”

  高来慢慢转过头去,柳遇年不敢造次,立刻说最近南翎的女朋友推荐了个女孩过来,也二十多岁的样子。

  “好看吗?”

  “不太好看……”

  “你说了不算,拉过来让我瞧瞧。”

  杰西卡听到指令,立马叫了一旁的服务生、新来的吴梦雪。

  陆悦说的没错,她果然适合这里,喧闹的环境,让她停不下来,反而没法胡思乱想。

  “老板……”她低头问好,而高来却想着拆解她的样子。

的确,吴梦雪的样貌并不十分出众,也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他喜欢那种未被人染指过的女孩,洁白、纯净。

 文学


  这个……其他人都在疑惑,他口味变了吗?因为以前的他,非处女不要,非纯洁不要。这个女孩哪一条都不符合,不知他在想什么。柳遇年并非嫌弃吴梦雪,而是希望她能够逃过一劫,就算在心里骂她“丑”也可以了!

  “过来。”高来招招手,他还是动心了?

  身后的人接过吴梦雪手里的工具,坐到他身边去。

  “你是怎么来的?”

  “我?朋友介绍过来的,她说这里的氛围很不错。”

  高来又是一个大笑,这话说的他满意,又觉得嘲讽。而说话间,他已经上手抚摸她的背。

  “老板……”吴梦雪,不舒服地动了动,杰西卡也叫住高来,看起来很是不忍。

  高来看着杰西卡,忍不住勾唇。“你们都下去吧。”

  下去?去哪?

  “走吧,带你去个好地方。”他拉着小职员,半推半拉,送进了自己办公室的卧室里。

  “老板!”女人凄厉地叫了声,表明拒绝。

  “你要是拒绝我,我就让这里所有的男人……”

  “不要!不……”

  隔着墙也能听见里面传出来的叫声,柳遇年和另外一个同事沉默着,杰西卡恨自己不能救她,痛苦地捶着墙。

  “好了,杰西卡,我们走吧……”

  叫她离去的是个销售,本本分分工作的小男生。但被吴梦雪羞辱过,单薄的身体看上去更凄惨了。

  他们一起离开去舞池玩了一段时间,杰西卡又找借口回到二楼。高来这才出门,伴着烟雾缭绕,连皮带都没有扎好。

  他平时要在房间过夜的,可这次,他心里装着另外的人。因为不想在杰西卡身上,所以选择了饥不择食。

  杰西卡看了那床上的女人一会儿,觉得难受。但不能帮她,不能……如果帮了她,高来就不在了。

  “其实他挺好的,只要你好好听话,他很深情的。”她对着女人说,听到的,却只有自己。

  “杰西卡!不要管她。”

  她忙擦了眼泪,补妆,回到舞池。

  那是她的命,改不了的,谁让她出现在这个世界里了呢?

  …………

  难喝的草药已经喝了好久,终于在今天喝完最后一滴,姜敏满足地放下碗,大喊终于解脱了。

  “今天让陈平陪你去看医生。”

  “能不能让我歇会啊!”她叫苦道,每天都在为这件事忧愁。

  “歇会?为了身体,还嫌累啊?”金泽玉觉得不解,这女人脑回路究竟是怎样的。

  她懒懒趴在桌子上,刚喝的药在胃里翻腾,困意也逐渐袭来。拖着懒懒的身子在床上睡了午觉,再醒来时又是没有人的寂静。也好,罢了。没什么可以期待的,这样才是常态。

  正落寞着,她突然惊醒,问自己为什么会落寞?

  吃过药,就想被人安慰着,是爸爸妈妈宠坏了吧,要改。

  门外传来声响,她去开门。程超已经出院了,特意来感谢他。

  “程超,你出院了?静平没和你一起来?”

  “没有,我把他放在家里了。”脸色仍有些苍白,他费力地笑笑,进门。

  “你先坐,我去泡茶……”应该是这样吧,爸妈也是这样招待客人的。“你病了,现在要养胃,这茶是可以养生的。”

  “谢谢。”程超答道。“我想,和小悦分手了。”

  “什么?!”她冷静下来,“这个,你应该和她说。告诉我的话,只会伤害到她。”

  “我知道。我还有别的话想告诉你。”他拿出扣在身边的平板电脑还给她。“你真的是个很好的女孩,做事很周到。你不用急着反思,是我想要被你吸引的。我和小悦之间,也没什么共同话题,不过是偶像和粉丝的那种喜欢。就算分手,她也不会怎么伤心的。”

  “我不太懂,你们之间到底是怎样的感情。”

  “直面自己的内心,表达自我,不想委屈着,不是很勇敢吗?呵呵……”他笑着说。“你和金泽玉的事,在圈子里也有传过。”

  “什么圈子?我都不知道啊!”姜敏瞪着眼睛,这是什么情况?

  “别激动,只是一些富太太无聊的时候,挖的八卦。你和现在丈夫的弟弟,以前是情侣关系,这让别人怎么想?而且你们是无缝衔接的。”

  “听起来确实不好。”

  “我只想问,你真的喜欢你现在的丈夫吗?”

  姜敏努了努嘴,不知道说这个干什么。“喜欢,是在道德之后的。”

  “不喜欢为什么不选择离婚呢?还是,你真的图他的钱。”程超顿了一会儿,又说:“也难怪,金先生年轻又有钱,当然有利可图。”

  “我有我不想说的秘密,并非图钱。还请不要这样说我。”

  程超觉得已经把观点灌输给她,不必多言,再次道谢之后便离开了。

  程超离开没一会儿,金泽玉接着回来了,让人难免产生遐想。

  “你没去公司?”

  “没有,买了点菜。”他向她提了提手里的东西,证实自己说的。“他来做什么了?”

  “就是生病住院,来感谢我,对静平的照顾。”

  金泽玉拿起平板看了看,若有所思。

  “有什么问题吗?”

  “没事。”金泽玉笑笑,“但是今天我们要去你爸妈那里,他们还担心呢。”

  “好~我也想家了,嘿嘿……”

  这种情况下她就不用担心了,到哪里都有司机载着,不需要担心路况。

  要进门的时候,她发怵起来。妈妈会不会又像只母老虎一样朝她吼。自从她结婚以后,妈妈已经收敛了很多,但本性是改不了的。

  金泽玉提着东西、西装笔挺的样子,一定很符合爸妈眼中的好女婿形象。而自己,在一旁就显得有点黯淡无光了。爸妈可不会因为她是女儿就偏袒。

  “爸、妈。”她恭恭敬敬地叫了,感觉被逼无奈,有些委屈。平常子女叫爸妈是很正常的,但她散漫惯了,而且又有个爸妈更喜欢的人在。

  “嗯——”妈妈从鼻子里哼声,还是不肯正眼看她。姜敏不禁想,以后犯错什么的,是没有后盾的。

  “姜敏她,已经按时吃完药了,医生说可以再要孩子了。”金泽玉说,压住姜敏的手。

  还没等二老满意,姜敏像被点了火,拔高了身体说:“我什么时候说要生孩子了?我只是同意调理,没有进一步的意思!”

  “你不要再拿你自己的身体威胁人了!”爸爸看不下去出言制止,“你不就这样拿捏我们吗?你已经结婚了,对自己负点责吧!”

  “我……”看来今天是跳入火坑了,如果爸爸不在自己阵营,那妈妈更有底气了。

  “你还觉得委屈?阿玉都没说什么,你这要放在以前,就是被婆婆打死的命。”

  姜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些话居然是要说给她的。她受不了这样的委屈,提着包就要走。金泽玉起身问她去哪,正在气头上的她怎会理会。妈妈也生气了,一把拽住她的胳膊拉她回来,并且没有放手。

  “你放开我!”姜敏和她抗争,觉得挣扎不开,手臂也很痛。又是翻以前的旧账,羞得她脸红,弱弱地躲在金泽玉身后,求饶或者抵抗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姜敏趁着他们坐下,佯装去厕所,飞快溜到门口跑了出去。

  身后不知什么情况,她不想去听。

  妈妈对她无底线的指责,只是坚定了她要离开的决心。她分不清,这其中是不是还有一丝叛逆。总之,她想离开,想去能够脱离痛苦的地方。

  于是,她飞快地回家拿了证件,奔往T市。

  那边有闺蜜珊珊在,自从结了婚,珊珊就去了那边,很少回来看她,也就很少回娘家。

  珊珊是姜敏的发小,学习好、有礼貌,家长眼里的乖乖女,也顺从着父母的意思早早结了婚,很快生了孩子。

  考虑去哪的时间少,暂时先去闺蜜那里住下,有个落脚点就是好的。

  她鼓着脸坐在椅子上,脸偏向一边,自己生气。

  “吃奶糖吗?给我儿子准备的。”珊珊拿奶糖给她,嘲笑她这么大了还和父母吵架然后离家出走。

  “那不是离家出走!”

  “那是什么?承认吧,你就是幼稚。陆悦不也说了,讨厌你的公主病。”

  姜敏接过糖,剥了放进嘴里。“一句两句说不清楚,来找你就是不像面对那些事,你别说了行嘛~”

  “好好好,在我这住下,想回去再说。那你在那边的工作和人,就都丢下了?你老公不会着急?”

  “嗯……工作已经不需要我了,我老公……算了,不说他。”姜敏懒洋洋地回答,躺在沙发上。“最近一直和那些中药,苦死我了。”

  “我去给你做些甜的东西,行吗?”

  “嗯,你这个结了婚的妈妈可真好。”姜敏躺着开她玩笑,气的珊珊去打她。

  “给我看一会儿孩子好吗?能行吗?”

  “可以……没事的。”

  珊珊的孩子还是个小团子,虽然抱起来很舒服,但是……就是害怕和他靠近,怕自己伤到他。而且,他在不知不觉地流口水。这就很让人害怕了,姜敏可受不得这些。

  算了,还是给他擦一下吧。姜敏问了珊珊什么可以给他擦,轻轻点了点他的嘴角。

  看着身边人一个一个生了孩子,要说一点不心动是不可能的,但畏惧永远大于心动,所以孩子她是不可能考虑的。

  她很想在珊珊身上找出一个当妈的好处,现在还不那么明显,日子久了,总会发现。

本文标签:性奴校花身上除了一双白色丝袜

上一篇:教练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淦我 学霸拿遥控器玩我

下一篇:搞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是什么 在浴室强奷校花腿让人桶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