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火(我们两个一起轮你好不好)全文阅读

2021-10-26 11:54:5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对她说呢?总不至于要让她等上庭的那天才知道吧。”易瑾离道。

  “我会在合适的时候告诉她的。”易谦辞道。

  “那么就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对她说呢?总不至于要让她等上庭的那天才知道吧。”易瑾离道。

  “我会在合适的时候告诉她的。”易谦辞道。

  “那么就尽早吧。”易瑾离道,“以我的经验之谈,有些事情,瞒得越久,也许当对方知道的时候,反应就会越大,倒不如一开始就坦诚的说明白,总好过对方从别人的口中知道。”

  易谦辞眸光微闪了一下,“经验之谈?怎么,难道父亲以前也有事情瞒着母亲吗?”

  易瑾离倒是直言不讳,“是啊,当初我和你母亲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曾故意瞒着她一些事情,我以为我可以永远瞒下去,以为她永远都不会知道,可是最后,当她从别人的口中知道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一切的以为,不过是我自以为是罢了,若是我亲口告诉她,也许反而对她的伤害,还更小一些。”

  想到当年的事情,易瑾离现在还有种后怕,不过,也有着一种庆幸,庆幸着当初,依然在知道真相的时候,对他的爱足够的深。

  “我知道了。”易谦辞道,他不会伤害阿姐的,所以......纵然这件事他再不想对阿姐说,也还是会说!

  接下来的几天,何子欣在易家养伤,而易谦辞几乎是对何子欣形影不离,就连每天晚上,何子欣要入睡,易谦辞都陪在旁边,一定要等她睡着了之后,才会离开。

  就连易谦锦都不无羡慕地对着何子欣道,“子欣姐,我二哥对你真好,要是什么时候我二哥对我也这么好的话,我肯定会开心死!”

  何子欣倒是有些不好意思,鼻精华易谦锦才是和小辞有血缘关系的妹妹,“那......要不我去和小辞说一下,让他对你......”

  “别,要真那样,那我二哥对我好,也是因为你的关系,并不是因为我自己的关系。”易谦锦连忙摆摆手道,“不过现在二哥对我也不错啊,比起小时候要好太多了,我其实也挺满足的。”

  说话间,易谦锦注意到了何子欣脖颈上挂着的项链,“哎,这条项链不是那时候你用来攻击那个绑匪的......”

  “嗯,小辞把那项链拿回来,清洗干净了再给我的。”何子欣道,“那时候也多亏了这条项链呢。”她说着,抬起手,轻轻地抚上了项链。

  看着何子欣的模样,易谦锦突然凑近了身子,小声地问道,“子欣姐,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二哥啊?”

  “哎?”何子欣楞了楞。

  易谦锦忙道,“我说的喜欢,不是对兄弟姐妹的那种喜欢,而是男朋友的那种喜欢,你现在不是没有男朋友吗?那......你会不会考虑一下我二哥啊?”

  易谦锦虽然对自己的感情还没有开窍,但是并不代表她看不出旁人的感情。

  再说,她自己班级里,就有好些个同学谈恋爱的,所以她多少也能看懂一些自己二哥的感情,更何况,若不是子欣姐的话,她都有点想象不出来,二哥将来会和谁谈恋爱。

  何子欣显然没料到易谦锦会这样问,手几乎是下意识地更捏紧了一些脖颈上的项链坠子,“我......我对他是......”

  是什么呢?只是姐弟的感情?

可是为什么这么简单的话,这会儿却变得有些难以说出口呢?

 文学


  “你们在聊什么?”一道声音,突然响起,两人抬头看去,只见沈寂非正开口问着,而沈寂非身边还站着易谦辞。

  “没、没什么!”何子欣赶紧道,倒是隐隐有些松了一口气,他们出现,也让她免于回答那个问题。

  易谦辞看着何子欣的手握着项链的坠子,眸光不由得微闪了一下,“阿姐,该换药了。”

  “好!”何子欣站起身,“那我现在......就去换药。”说完,便急匆匆地走上了楼梯。

  她身上的伤,每天还要再换一次药,由易家为她请来的护士帮她换。

  易谦辞也跟在了她的身后上了楼,而易谦锦和沈寂非则是还在楼下的大厅处。

  易谦锦看着那两人的背影,眼中倒是生出了对自家二哥的同情。

  “怎么了,露出这样的眼神?”沈寂非道。

  “就是在想,子欣姐大概没有我二哥喜欢她那么的喜欢我二哥吧。”她咕哝着道。

  “你怎么会这样想?”他问道。

  “因为我刚才问子欣姐,有没有一点喜欢我二哥,不是兄弟姐妹的那种喜欢,但是子欣姐好犹豫,没有回答,你们来了,她松了一口气。”易谦锦道。

  刚才其实她有特意留意子欣姐的表情,“你说,感情是不是真的不可以转变?一旦认定了对方是弟弟,就不可能转变成男朋友?”

  “那如果是你,你会愿意转变吗?”沈寂非不答反问道。

  “我?”易谦锦眨巴了一下眼睛,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对,你呢,会愿意转变吗?会把原本对对方认定的身份,转变成为另一种身份吗?还是说,宁可一辈子,都不转变,不要有任何的变化。”他问道,那双黑眸,此刻灼灼的盯着她。

  “我......我不明白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易谦锦呐呐的道,“你说得我有点糊涂了,你是问如果我是子欣姐,愿不愿意转变感情?让我二哥当男朋友?可是我又不是子欣姐,这种假设,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啊。”

  她懵懂不解又单纯的眼神,让沈寂非的眸光微微一黯,“是啊,没有任何的意义。”他又在期待什么呢?

  期待她能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吗?

  他明知道,现在她只是把他当成重要的朋友,她对感情,还不甚明了啊!

  “小非,我是说错了什么话吗?”易谦锦突然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他道。

本文标签:我们两个一起轮你好不好

上一篇:两人结合处走路都连接在一起 跪趴着灌H

下一篇:野性狂欢大派|尼姑庵的男保安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