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把腰抬起来一点我不好发动|爸爸啊…这是在车里

2021-10-26 13:35: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宋宁的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安雪慧可怜吗,那有谁可怜她呢?

  说到底,也是安雪慧咎由自取。

  “老娘辛辛苦苦起早贪黑的赚钱送你来上学,你小小年纪就惦记男人了?”安

宋宁的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安雪慧可怜吗,那有谁可怜她呢?

  说到底,也是安雪慧咎由自取。

  “老娘辛辛苦苦起早贪黑的赚钱送你来上学,你小小年纪就惦记男人了?”安母边说边揪住了安雪慧的耳朵。

  安雪慧疼得早已泪流满面了,可怜兮兮地望着自己的父亲。

  安父却置若罔闻,一双老鼠眼直直盯着李素的身子。

  李素早已察觉到安父恶心人的目光,狠狠瞪了安父一眼。

  秦国安一直用余光注意着李素,也发现了安雪慧父亲对李素的觊觎,他冷着脸说:“安雪慧的家长,请注意你们的言行举止,这里是学校,如果想教育孩子可以回家教育。”

  安母放开了手,见自己男人还在盯着李素,她本就被自己不争气的孩子气得不行,这时候气得七窍生烟了,走到安父面前背对着他挡住了他的视线,她对李素怒目而视。

  “你给我听着,不管谁对谁错,你女儿打我女儿是事实,伤害已经造成了,就必须给我们赔偿!”哼,小骚蹄子,穿成这个样子想勾引谁啊,今天这事不给赔偿就别想解决!

  李素不气反笑,“这位大妈,是你女儿先招惹欺负我们家阿宁的,难道只准她欺负,不准我们阿宁还手?难道就要乖乖被你女儿欺负不成?”

  “我女儿怎么欺负她了,动她一根汗毛了吗?相反我女儿倒是被你女儿打得起不来身!”安母大声反驳着,嘴巴里的唾沫星子乱飞。

  李素嫌恶地退后了几步,“怎么起不来,我看她健壮的像头牛,可不像是被打的样子,再说了,想要赔偿可以啊,伤情鉴定报告麻烦给我,而且我只认市医院开的报告,别的一概不认!”

  安母咬牙切齿,这个小骚货有点难缠啊,他们家雪慧上午还疼的起不来身子,下午居然好的彻底了,身上连个淤青都没有的,到哪里去给她找个伤情鉴定报告来?

  只是,如果这么低头认怂,那她还有什么面子,这个小骚货肯定更加得意了!

  “怎么样?什么时候把伤情鉴定报告交给我,我什么时候给你赔偿。”李素哼笑,就这胖大妈的样子,还想讹钱,当别人是傻子呢?

  秦国安眼中含着笑意,偷偷向李素比了一个大拇指。

  李素向他眨了眨眼。

  宋宁沉默不语地听着,看这个样子,安雪慧的母亲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她看着李素为了给自己撑腰,被安雪慧的妈妈这么辱骂,她不由得后悔了,早知道不应该在学校里动手了,如果真的忍不住动手就一定要挑选个没人的地方。

  “你别得意,我不管,你如果不赔偿,我就找到校长那里,我就不信这么大的学校还没有说理的地方!”安母仍旧不依不饶。

  秦国安板着脸,“安雪慧的家长,如果你们觉得我处置地不恰当,不如咱们现在就去校长办公室。”

  “哼,去就去,谁怕谁!”安母哼了一声,就拽起安雪慧的胳膊要出门。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安父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安父看着手机茫然地接了电话。

  “喂,陈总,您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呢?”安父说着,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即使对方并看不到。

  “您不能再宽限我几天吗?真的拿不出来啊!”

  “什么?好的好的,这是小事,不计较不计较,也不要赔偿,好的,陈总您放心吧!”

  安父心满意足挂了电话,看了眼秦国安和李素说:“误会误会,都是小孩子们小打小闹,是我们做家长的小题大做了,我们这就走!”

  宋宁心中不解,一直不说话甚至是默认安母做法的安父,突然间改变了主意,只因为接了一通电话,那个陈总怎么突然会管这件事?

  李素和秦国安疑惑地对视了一眼,不过既然人家说了是误会,他们也就不继续纠缠了。

  只是安母一听安父的话就气得上前掐安父,安父早已忍不了了,大手狠狠给了安母一个巴掌。

  “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赶紧给我回家!”

  “好你个安平,你居然敢打老娘!看我不打死你!”

  说完,安家夫妻竟在办公室里打了起来,安雪慧冷眼瞧着,并不上前劝阻,只是狠狠瞪着宋宁。

  宋宁一个眼神都欠奉,这样的人看一眼都嫌浪费时间。

  秦国安一边无奈地看着安家夫妻俩,一边挡着李素和宋宁,以防被那两口子误伤。

  好在没多久安家两口子都挂了彩歇了继续打架的心思,安母愤愤不平地扯了扯自己乱成鸟窝一样的头发,将心里对安父的怒气转嫁到了安雪慧身上。

  安母狠狠扯住安雪慧的头发将她拉出了办公室离开了。

  门关上时还听到外面安雪慧的哭叫声。

  安父脸上满是抓痕,装作不在意地向秦国安道歉,“秦老师,麻烦你了,我们就先回了,回去我们一定好好教训安雪慧的!”

  秦国安于心不忍,从两夫妻动不动打架就知道,安雪慧从小也是被打大的,可是他现在只能干巴巴地说:“打孩子并不是好的教育方法,安雪慧动不动就欺负同学,也许是跟言传身教有关系吧。”

  安父讪讪一笑,又贼心不死地看了看秦国安身后曲线妖冶的李素,默默吞咽了口水。

  李素又狠狠翻了个白眼。

  安父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办公室的门才刚关上,李素也不装优雅得体了,张口就开骂。

  “呸,一家子什么玩意儿!竟然讹钱讹到姑奶奶这里了!那个大爷居然还色眯眯地看着我,简直把我恶心死了!”

  李素一想到那双色眯眯的眼睛就像是碰到了恶心的东西,让她浑身起鸡皮疙瘩。

  “还有你宋宁,怎么这么不让我省心呢,以后想打人就去学校外面打,我看她还敢回来告状!”

宋宁点头,她深以为然,以后一定要记住这个教训,为了这些不必要的麻烦和不想浪费学习时间,她觉得她可以忍着,绝对不能再学校里打人!

 文学



  秦国安无奈地看着李素和宋宁一个敢说一个敢听,身为祖国的园丁,他不得不要批评李素的教育孩子的方法了。

  “秦老师,刚才我是不是很厉害啊?”李素收起了张牙舞爪,笑眯眯地问秦国安。

  秦国安好笑地点头,低头就看到李素的装扮,他呼吸一窒,觉得自己又呼吸急促起来。

  第一次见到李素时她一身浅蓝色旗袍,优雅馥郁的像朵白玉兰。

  而此时的她,像是一支娇艳欲滴的红玫瑰,正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宋宁敏感地觉得她此时不应该在这里,于是面无表情地说:“秦老师,小姨,你们慢慢聊,我先回去上课了。”

  李素随意点头,“等你放学我们一起吃个饭,去吧。”

  宋宁出了办公室,深呼了一口气,才慢悠悠地走到教室门口,正巧这时下课铃声响了,宋宁竟有几分难过,又错过了一节她喜欢的物理课,唉。

  宋宁进了教室,肖安安一眼就看到她,这一个下午不见宋宁的身影,她还纳闷呢,宋宁终于出现了。

  “阿宁,你干嘛去了,你最喜欢的物理课你都不上了?”肖安安不觉得宋宁像是逃课的人,更何况是宋宁最喜欢的物理。

  “嗯,刚才有点事。”宋宁轻描淡写地解释了一句。

  肖安安见宋宁不想说,即使心里好奇的不行,可是见宋宁兴致不高,只好闭嘴不问了,又说起别的话题,“刚才听物理老师说下周一就要月考了呢,唉,也不知道这次月考难不难。”

  宋宁点头,“你放心吧,只要你认真把我写的笔记和压得题吃透了,绝对能进前二十。”

  肖安安突然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阿宁,我发誓这次我一定要好好考!”

  身后的裴景默默听着前面两个女生聊天,好在宋宁并没有将打人的事放在心上,他心里松了口气。

  下午放了学,宋宁和李素吃了一顿饭,李素接了一通电话,火急火燎地离开了。

  宋宁晚上回到宿舍打开书包的时候,才发现李素在她书包里又放了一沓钱,宋宁心情感激又沉重,她欠李素的越来越多了。

  夜里,宋宁又给肖安安进行了魔鬼训练,效果好的让肖安安喜极而泣,以至于早上早读前秦国安就宣布了下周进行月考的时候,她竟然还有几分跃跃欲试。

  肖安安觉得自己有点飘了。

  教室里的同学们却是一片哀嚎。

  “别吵了,大家要好好考,这次考完要举行家长会的,别让自己的父母失望,好了,早读吧。”秦国安说完就走了,英语老师才进教室盯着学生进行英语早读。

  体育课时,好多学生因为马上要考试了有了紧迫感,跑步的时候手里都卷着英语单词在背诵。

  肖安安和宋宁在最后一排跑步,看到这样的情景,肖安安才知道宋宁说的话是有多正确,一中没有笨人,更没有懒人,这里都是聪明人的地方,现在比的就是谁比谁更聪明更勤奋了。

  早上那点跃跃欲试和膨胀像是肥皂泡一样,被眼前的景象给戳破了。

  宋宁看出了肖安安的想法,安慰道:“相信我,更要相信自己。”

  体育老师见他们没心思上课,索性解散了队伍自由活动。

  林照白跃跃欲试要组织他们去打羽毛球,肖安安第一个就拒绝了。

  “我要回教室,还有份物理卷子没做完呢。”

  林照白失望,不过也不能说什么,他可是知道肖安安最近学习有多刻苦。

  林照白自己也是学霸,不然成绩不可能一直紧跟着裴景。

  肖安安被三个学霸环绕,压力自然很大,这时候也不敢放松自己。

  “好吧,我陪你一起回去。”

  宋宁止住了脚步,说:“那你们先回吧,我晒会太阳。”

  肖安安抬头看看阴云密布的天,哪来的太阳?

  “打羽毛球吗?”裴景上前问。

  宋宁摇头,不想动。

  裴景觉得她不对劲,看她走到双杠前两三下就弹跳坐了上去,裴景也跳上去坐她跟前。

  “怎么了?”

  “我在想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不用再考试。”宋宁回答,她欠李素的太多了,她只想快点长大赚钱让李素和奶奶过上好日子。

  裴景笑了,宋宁居然还会怕考试,以她的能力分分钟就是年级第一,有可能把他都会挤下去。

  “虽然考试把人分成三六九等,似乎只有成绩才能体现一个人有多少价值,不过这也算公平,因为长大了进入社会就不只是看成绩了。”看长相看学历看工作看能力看家庭富裕还是贫穷,社会太复杂,宋宁却还是迫不及待想要长大。

  “瞎想什么呢,我们还要上好几年学才会学着长大。”裴景笑着说。“也许等你真长大了,还会怀念上学的时光呢。”

  裴景从来没担心过这些,他出身富贵,学习也是不费劲的保持着名列前茅,在所有小伙伴心里他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以后随随便便的就能考上名牌大学再出国留学深造,回国后进入家族企业,一生都被安排的妥妥当当。

  他却从来没想过以后要做什么,有点迷茫。

  宋宁抬头看着阴沉沉的天,“快要下雨了。”

  话音刚落,雨点就密密麻麻的砸下来,两人下了双杠跟着操场上的人匆忙跑进了教学楼。

  大雨倾盆而下,雨幕中的世界也渐渐模糊了。

  潮湿的冷空气从窗户缝里钻进来,坐在窗边的宋宁瑟瑟发抖,裴景从抽屉里取出一个粉色的大热水袋抱起来就去水房接满了热水,仔细拧好又不放心的倒扣试了试漏不漏水,才回了教室递给宋宁。

  宋宁从小就怕冷,小时候她没有棉衣,穿的都是宋明珠穿旧的旧衣服,并不是很保暖,每到冬天都是手脚冰凉的度过。

  更何况,那年冬天落了水。

  想到这,宋宁转身看裴景,没想到却和裴景四目相视。

 

任青山仔细看着笔记本,虽然他看不懂,但也能看明白,这都是非常合理的记录。

  他不是专业研发的,所以对于这些不太了解。

  “我会给那边看看的。”任青山收好笔记本,抬头问道:“你想要什么?”

  胡小满看到他的表情,笑了笑没说话。

  果然啊,跟聪明的人打交道,就是有好处的。

  想了想,她说道:“我也没什么要求,就是想在厂里好好的工作下去,只要厂里记得我的这份功劳就行。其他的,无所谓。”

  明年开始就是动乱,虽然一开始或许不会波及到自己,但以后呢?谁会知道。

  任青山没想到这么简单,但是越简单的要求,越难办。

  “行,有什么需求你可以过来找我的。”他点头算是同意了。

  胡小满之所以找他,也是因为暗地里查过这个人的背景。

  很干净简单,父辈也都是老实工作,没有经商出国的经历,家里其他亲戚也一样。

  所以,这样的人在未来十年,都不会出问题的。

  只要他在位,自己有麻烦,相信看在这些贡献的份上,也会保全自己。

  最后临走前,胡小满说道:“这个配方适用其他罐头类产品,你们可以好好的研究一下。”

  任青山看着她离开,心里还是很疑惑。

  但目前来看,一切都是好的方向发展的。

  毕竟厂里再不推新品,那就得让二厂压住了。

  目前二厂订单很多,还有新品推出,如果他们再不积极一些,那迟早会被压住的。

  看着笔记本,他也做不住了,马不停蹄的往车间那边去。

  先研究一下再说,不行就赶紧找别的方法。

  胡小满这边淡定的回到办公室休息,反正该办的事情都办了,具体的,还要看任青山。

  虽然这件事有点唐突,但她没有能拿得出手,让任青山动容的。

  任青山主管厂里内部,所以找他最有用。

  就算是去找陈厂长,万一出了事,厂里内部人的问题,还是要过问任青山。

  胡小满已经开始铺路了,就看过几年用不用得上了。

  用不上自然更好,用的上,那就是有备无患了。

  下班以后,她回到家里然后进入空间。

  接下来她要准备东西了,在超市进货那都是小打小闹了,不能总惦记这个。

  胡小满打开手机,找到了一些生产厂家,然后订购了一些东西。

  ……

  几天后。

  任厂长突然大驾光临,到胡小满的办公室来。

  这旁边办公室的人都看到了,眼里满是惊讶。

  毕竟厂长找人都是让人通知,哪有亲自过来的?除非在生产线上的事情,他们可以过去看看。

  金主任也是一脸的惊讶,看着里面的人,心里都是猜测。

  难道胡主任又干什么大事了?这个年轻人真是不简单啊!

  而其他两个人也都是心思各异。

  张晶一直佩服崇拜胡小满,这就是榜样啊!

  能年纪轻轻当上主任,当然是又本事的。

  而徐明阳有点忐忑不安,果然是深不可测,厂长都得亲自过去谈事。

  看来以后还要夹起尾巴做人了,别让胡主任那个狐狸抓住他的小尾巴。

  胡小满看到任厂长,立马站起身来去迎接。

  “任厂长,你怎么亲自过来了?有什么事儿让别人说一下,我过去找你就行了。”

  “快,来坐。”

  她热情的笑着,然后把人带到沙发那边坐下。

  任青山笑着坐下,“没事,我刚好路过。对了,头两天你给我的那个笔记本,确实很有用,现在厂里已经投入生产了。”

  车间那边最难解决的问题,都在胡小满的笔记本里面了。

  不得不说,这一个问题解决了,剩下的都不是问题了。

  经过两天时间,现在已经投入生产了。

  胡小满有些惊讶,“这么快啊?挺好,咱们厂的生产速度就是不一样。”

  她一边说,一边给人倒水。

  任青山点点头,说道:“其实今天应该陈厂长过来的,不过他那边挺忙的,所以就我来了。”

  抓生产还是陈厂长负责的,但是一旦投入生产,那边就得有人盯着。

  因为是新产品,所以陈厂长不放心,必须得在那边盯着才行。

  胡小满也不介意这些,回道:“你们都不用过来的,厂里投入生产事情很多。”

  客气话还是要说的,毕竟现在都是以生产任务为主。

  任青山看着她,眼里带着探究,不过终究是一句话也没有问出口。

  一直注意他的胡小满,看他没问什么,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在意料之中。

  其实当初她就知道,任青山第一次见面有点下套子的问话,但并没有恶意。

  上辈子跟什么样的人没有打过交道?

  如果她没有一点脑子,早就被人下套子吃了。

  虽然她以前做的不大,但放在一般人身上,早就变成给人打工的了。

  后世有多少百万千万粉丝的博主,都在某个公司里面。

  说签了卖身契不为过。

  但她不一样,从始至终都看的明白,就算是签了公司,也没有被利益冲昏,而是挂名签约而已,想走就走。

  胡小满抬头看向任青山,说道:“任厂长,我这个人没什么优点,最大的优点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这话虽然听起来有点莫名其妙,但任青山明白,这意思就是,她会以厂里为利益。

  任青山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回去了。

  当天胡小满就被提了两级工资,只比厂长低了两三级而已。

  这算是厂里除了厂长以外,最高的工资了。

  不过她没觉得有什么高兴的,最主要的还是办好了事情。

  下午徐明阳敲门进来,看着胡小满有些意味深长。

  胡小满知道他什么想法,估计是觉得自己很有手段。

  这没什么好解释的,人生在世,谁不是为自己而活?

  为别人活?那是圣母应该去做的,她没有必要那样。

  “胡主任,这次收了两件东西,晚上我会放在那个房子里。”徐明阳说出来自己过来的目的。

  末了,看着面前这个人,心中情绪复杂。

  胡小满点了点头,“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有其他事你就说。”

本文标签:把腰抬起来一点我不好发动

上一篇:野性狂欢大派|尼姑庵的男保安

下一篇:将她抵在玻璃上律动H|宝宝这才一根手指就这么湿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