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宝我就进去一点不动|高潮是昂昂昂的

2021-10-26 13:48:0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微微仰着脸,月色如华,全落在了她的身上。

  程烟花听到脚步声,转过身,两人视线不期的碰上。

  顾承轩两只手上都拿着东西,左手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好几块月饼,右手提着一个

微微仰着脸,月色如华,全落在了她的身上。

  程烟花听到脚步声,转过身,两人视线不期的碰上。

  顾承轩两只手上都拿着东西,左手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好几块月饼,右手提着一个纸袋,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看起来蛮鼓的。

  赵君怀他们很好奇,高铎也收起手机,大家都望着他。

  顾承轩把月饼先放下,然后从纸袋里陆续的拿出三个锦盒,放在茶几上,“你们自己挑!”

  赵君怀率先动手,三个锦盒打开,都是CG旗下最新款的珠宝,三条项链,虽然款式不一样,但一看都是价值不凡的珍品。

  唐愿西和程烟花眼睛都放光了。

  高铎没什么兴趣,“女士优先吧!”他示意唐愿西和程烟花先选。

  唐愿西看了程烟花一眼,“烟花,你喜欢哪个?”

  钻石项链啊!

  应该没有一个女人能拒绝的了吧!

  程烟花还没来得及开口,顾承轩淡淡道:“这是给你们的,烟花不参与。”

  程烟花刚刚伸出去的手,不着痕迹的缩了回来。

  唐愿西也没客气,选了一条自己一眼就看中的项链,剩下的两条,高铎和赵君怀一人一条。

  程烟花眼睁睁的看着,心里也想要。

  顾承轩递了块月饼过来,“中秋快乐。”

  程烟花闷闷的接过月饼,咬了一口,蛋黄馅的,是她喜欢的口味。

  可是再好吃的月饼,也不如钻石项链来的诱人啊。

  没看到就算了,亲眼看到了,抓心挠肝的难受啊!

  程烟花不得不反思,自己是不是哪里得罪了顾承轩?

  “中秋礼物。”正忧伤着呢,一只手忽然伸到了她的面前,顾承轩掌心放着一只小小的锦盒。

  没有刚刚给唐愿西他们准备的大。

  程烟花三下五除二将月饼塞进嘴里,还不忘在衣服上蹭了蹭手,这才接过那只锦盒。

  打开的瞬间,就像是一只看不见的手,死死的攥住了她的脖颈,让她连呼吸,都变得无比的困难。

  锦盒里,一只小小的戒指,闪着华光,安静的躺在那里。

  唐愿西一直关注着他们这边的情况,一见程烟花呆若木鸡的僵在那里,很是好奇的走过来,“咋了……我靠,顾承轩你居然送戒指了!”唐愿西的眼睛睁大到极致,一脸受惊的开口。

  闻言,赵君怀连扑带跳的跑过来,高铎也围了过来。

  那枚戒指,算不得华丽,简简单单的造型,一圈细碎的钻,却是闪耀无比。

  相对于锦盒中是戒指这件事,其实这枚戒指本身更让她震惊。

  这是她当年在珠宝设计系时,突发灵感画的图,当时她离校匆忙,什么东西都没带走,没想到画稿最后竟到了顾承轩手里。

  还被他制成了成品。

  “这是……”程烟花抬眸,欲言又止。

  “以前你设计的,还记得吗?”他轻轻开口。

  程烟花想把戒指从锦盒里拿出来,却又觉得这样做不合适,细白的手指死死的捏着锦盒,不做声。

  “Ethen,你这是要求婚的意思吗?”赵君怀忍不住开口问道。

  乖乖,这速度,比火箭来的都快啊。

  顾承轩没看他,只是望着程烟花,女子低垂着眉眼,看不清表情,只是抓着锦盒的手,指骨处都泛了白。

  就在赵君怀以为顾承轩不会回答他的问题的时候,熟悉的声音慢慢响起,他缓缓开口,“只是中秋礼物。”

  他的声音清冷平缓,不见多余的情绪。

  围观的几人飞快地对视了一眼,“啪嗒”一声,程烟花猛地合上锦盒,她握着锦盒,掌心硌的很,她抬眸,微微笑了笑,淡然的很,“谢谢。”

  两人都看起来云淡风轻的,一点异样都没有,可是赵君怀总觉得有点怪怪的,但是他又说不出来。

  唐愿西喊赵君怀过来喝酒,高铎又一次躺回沙发上,手指飞快地在手机屏幕上敲打着,好像在回复什么信息。

  程烟花坐在吊椅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顾承轩一直站在她的身侧,看着悬在半空中的月亮,眸色深深。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那边酒过三巡,绕是唐愿西这般海量,也起了醉意。

  她瞧着眼前的赵君怀一个变两个,两个变四个,晃了晃有些晕的脑袋,“赵君怀,认不认输?”

  她开口,声音很稳,脚下却有些虚浮。

  赵君怀也喝了不少,情况比唐愿西好不了多少,他不服气的说道:“谁认输?我不认输,我还能喝。”

  说着,又给自己和唐愿西的杯子里倒了酒。

  程烟花看过去,觉得愿西喝了不少,想要阻止,却被顾承轩拦住了,“随她去吧!”

  程烟花微微蹙眉,“可是,西西喝了很多酒。”

  若是在平时,程烟花早就制止了,可是愿西今天心情不好,她醉了,也许更开心一点。

  顾承轩淡淡开口,“这是在家里,无妨的。”

  程烟花看着正和赵君怀划拳的唐愿西,她脸色微红,笑容明艳,终是止住了脚步,重新坐回吊椅上。

  “如果刚刚我真的向你求婚,你会如何?”突然的,顾承轩开口问道。

  程烟花始料未及,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她转过脸,正对上顾承轩的眼,他的神情很认真。

  其他人没注意到这边的动静,程烟花脚尖点地,稳住吊椅。

  月光之下,女子眉眼温柔,许久的沉默之后,她缓缓的开口“也许,我会拒绝。”

  顾承轩的表情,依旧很淡,就好像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根本不在意。他身姿挺拔,修长的手轻轻的扶在吊椅上,微微用力,程烟花被推的轻轻晃了起来。

  “意料之中。”程烟花坐在吊椅上,随着惯性往后退的时候,听见了他的这四个字。

  程烟花微微垂下眼,长长的睫毛掩去了所有的情绪。

  唐愿西真的是喝多了,除了赵君怀先前拿上来的两瓶红酒,两人又喝了两打啤酒。

  酒瓶子横七竖八的摆在地上,昭示着两人不凡的酒量。

  高铎躺在露台的沙发上,双手枕在脑后,眸光淡淡的看着月亮,心不在焉的感觉。

  唐愿西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舌头都有些不利索的开口,“中秋快乐!”

  她一边开口,一边对着对面的赵君怀举杯。

  赵君怀也喝了不少,不过看起来要比唐愿西清醒的多,看她站都站不稳,忙站起身来,想要扶着她。

  唐愿西推开他伸过来的手,指着半空中的月亮,“月亮真是又大又圆啊!”她明明是笑着说的,可是眼底,却是浮起了一片红。

  程烟花听到唐愿西的声音,抓着吊椅的手,不自觉的收紧。

  顾承轩的目光,落在她的手上。

  赵君怀怕她被酒瓶子绊倒,还是伸手扶住她,“唐姑娘,你小心点,别摔着自己。”

  唐愿西的眼神落在扶着自己的手上,微微眯了眯眼睛,还是看不清楚眼前人,“月亮上,有我最想见的人,可是这么多年了,我都快记不得她长得什么样子了!”她不知道是在喃喃自语,还是在对着面前的赵君怀说道。

  她抬脸,一行清泪挂在那张明艳的脸上。

  美丽动人,却又凄然可怜。

  赵君怀看着这张脸,只觉得自己的心,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他抬手,想为她拭去脸颊上的泪珠。

  可是,她却推开了他,四下环顾,凄凄的开口,“烟花,烟花……”她一遍一遍的喊着程烟花的名字。

  一个温暖的怀抱,将她圈住,程烟花很瘦弱,可她却用全部的力气支撑着唐愿西摇摇欲坠的身体,“我在呢,西西。”

  唐愿西觉得自己头疼欲裂,她靠在程烟花的怀里,“还好我有你。”她轻轻的开口,说完这一句,整个人就睡了过去。

  眼前这个情况,只能让她留在这里休息了。

  赵君怀很有眼力见的帮着程烟花扶着唐愿西在沙发上躺下。

  高铎坐起身来,“醉了?”

  程烟花做了个小声的手势,赵君怀将地上的酒瓶子收拾好,“那烟花姑娘,你在这边照顾她?”他压低了声音道。

  程烟花点点头,反正露台上有两张大沙发,够她俩睡的了。

  顾承轩从楼下拿了两张毯子,递给程烟花,“晚上注意点,别着凉。”

  程烟花点头,然后三个男生就一起下楼去了。

  程烟花的视线落在唐愿西脸上,沙发上的女子已经沉沉的睡过去了,只是脸颊上的泪痕,还很清晰。

  程烟花小心翼翼的为她盖上毯子,手指轻柔的拂过她的脸,眼中的心疼,浓烈的散不开。

  她们很小的时候就在一起,又相依为命了好多年,早已视对方为最亲近的人了。

  赵君怀虽然还很清醒,但是喝了很多酒,脚步也有些摇晃,高铎扶着他下楼,经过二楼的时候,赵君怀停住脚步,转身对着身后的顾承轩道:“这房间是空的吧,我就在这睡吧!”

  顾承轩的眼,微微沉了沉。

  “你们俩,去楼下沙发睡。”他面无表情的开口。

  说完,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完全不理会他们俩。

  赵君怀只得拖着踉跄的脚步,又下了一层楼。

中秋节刚过去两天,程烟花大半夜刚结束一天的工作,拖着疲惫的身体刚回到家,突然接到阿姨从A市打来的电话,陈叔叔突然晕倒,连夜送进了医院,院方更是紧急下了病危通知书。

 文学



  蔡阿姨担心陈叔叔挺不过这一关,想让烟花回来一趟,电话里的阿姨泣不成声,她说哪怕是最后见上一面,也比留下遗憾强多了。

  沈铭赶过来接程烟花的时候,她抓着手机的手一直在抖,脸色更是苍白的吓人。

  机票已经没有了,两人是连夜坐火车,赶回的A市。

  到了A市,天色已大亮。

  一夜没合眼的程烟花,眼睛里都是细碎的血丝,赶到医院的时候,阿姨坐在医院的重症病房外,好像老了十来岁。

  陈叔叔夫妻俩只有一个儿子,多年前在边境不幸牺牲了,如今只剩两人相依为命。

  看到陈叔叔躺在病房里,全身都插满了各种仪器,程烟花只觉得心底闷的很,就连呼吸都很费力。

  阿姨紧紧的抓住程烟花的手,可是程烟花的手,竟比她的还要凉。

  沈铭家在A市也算是有点面子,他直接去了主任办公室,主任和主治医生都在,面色很是凝重。

  “现在病人的情况很危险。”主治医生开口道:“我们已经全力抢救了,可是病人之前身体就不大好,如今贸然动手术,风险太大。”

  主任拿着片子研究了半天,还是沉重的摇了摇头。

  “病人现在的脑部问题很严重,如果不做手术……”主治医生欲言又止。

  沈铭听得懂医生的言外之意,垂在身侧的手掌握成拳。

  “京城那边有不少的脑科权威,如果专家会诊的话,机会会大很多!”吴主任和沈铭父亲关系很好,给了他一个很诚恳的回答。

  “可是病人现在的情况,无法转院,如果让京城那边的专家到A市会诊,只怕是请不动啊!”冯医生面露难色。

  沈铭的拳头收的更紧了些,“吴主任,冯医生,谢谢你们,京城那边我会想办法的,只是无论如何,陈叔叔先拜托你们了。”

  说完,也顾不得太多寒暄,立马快步出去打电话。

  阿姨一整夜没休息,脸色很是难看,几乎都站不稳。

  程烟花扶着她坐下,可是阿姨连手都不敢松,握着程烟花的手,就像是握住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烟花,你陈叔叔不会有事的吧!”她颤颤的开口,一双眼睛又红又肿。

  程烟花的嗓子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得紧紧的抓着阿姨的手。

  她一生受尽了生离死别之苦,每一次,都是剜心之痛。

  可命运翻云覆雨的手,从来不是她说了算的。

  那一瞬间,父亲满身是伤的躺在太平间,母亲浑身是血的倒在血泊里的场景,不断的冲击着她的脑海。

  她死死的咬着唇,即使眼睛涩到极点,硬是咬着牙不让自己落下一滴泪来。

  可是手,却是抖得越发的厉害。

  沈铭的脸色很凝重,他打了一圈的电话,也没有真的能帮上忙的。

  让京城的脑科权威来A市会诊,没一定的实力,真的做不到。

  他虽然在京城待了几年,可以他如今的地位,根本不够格。

  看着病房前手拉手的两个女人,沈铭的手,攥出了冷汗。

  突然,重症病房里的仪器发出尖锐的叫声,程烟花和阿姨如同针刺般的站了起来,沈铭赶紧过去,医生和护士飞快的进了病房,沈铭的心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抢救了半个多小时,冯医生出来的时候,额角都是汗,他望了沈铭一眼,摘下口罩,“京城那边怎么说?”

  他们都是认识的人,事情紧急,也顾不上什么场面上的话了。

  沈铭眉心蹙的很紧,“我已经在联系了,但是……”这个但是,足够表明沈铭的为难。

  冯医生了然,他也知道这事不好办。

  “我是尽了全力了,老陈这病,如果京城那些专家不过来,我怕……”冯医生看了看一边直掉眼泪的陈夫人,说不下去了。

  程烟花一直听着他们说话,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

  冯医生先离开了,阿姨看着病床上的陈叔叔,表情悲怮。

  “刚刚医生的意思是?”程烟花往边上走了几步,望着跟过来的沈铭,低声开口道。

  “要是能请来京城的脑科专家,来医院会诊,陈叔叔也许还有一线生机。”沈铭没瞒程烟花,实话实说。

  程烟花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她的脸色很是憔悴,眼睛也肿的可怕,可是依旧很镇定。

  沈铭看着她走到一边,拿出了手机。

  顾承轩的手机号码,从一开始就输入到了送给程烟花的新手机里。

  虽然她掩耳盗铃的删除了,可是那十一位的数字,对于她来说,早已刻在脑海深处。

  电话响了一声,熟悉的声音就从手机那头传来。

  “烟花?”顾承轩轻轻唤她的名字,声音却有些不确定。

  “顾承轩,你还欠我一个愿望。”程烟花抓着手机,好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五个小时以内,我要京城所有的脑科权威,到A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会诊。”

  她的声音,清晰的通过电话,传到他的耳朵里。

  虽然她刻意的保持冷静,可是面对死亡的恐惧,命悬一线的压力,她的紧张,多少还是有些泄露。

  顾承轩的心一下子就被提起来了,猛地从座椅上站起身来,“你在A市!”这句话他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程烟花是什么性子他很清楚,她根本不会轻易的给他打电话,还拿当年的承诺和他做交易。

  一定是遇到大难处了。

  她肯定害怕极了。

  “别怕,我马上到。”他只来得及安慰她这么一句。

  他果断的掐断电话,又快速的拨了几个号码出去,然后通知私人飞机待命。

  程烟花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医院四面的白墙,心里的忐忑几乎要冲破整个胸腔。

  那是从心底里涌出来的害怕,害怕陈叔叔也会像爸妈那样,就此离开。

  人命的脆弱,她太清楚了。

  她一手抓着手机,一手抠着医院的墙壁,在无人的角落里,死死的咬着牙,压抑着内心几乎要破体而出的恐惧。

  “烟花,你没事吧!”沈铭走过来,有些担心的开口道。

  程烟花微微摇头,她扶着墙,“京城的专家很快就到,麻烦你和医生说一下,谢谢!”

  沈铭望着她,女子的脸色很不好,她语调很轻,对着他拜托道。

  如墨的长发散落,衬得她的脸更白了。

  沈铭甚至来不及思考,她是如何请得动京城的脑科专家,就立刻转身去找吴主任和冯医生。

  顾承轩一刻也不敢耽误,等他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了。

  他不知道这三个多小时里,会发生多少的变故,可是不论如何,他不能让她一个人面对。

  A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李院长早已接到电话,等在了医院门口,还没来得及说话,只见为首的男子面容冷峻,“带我过去。”

  他的声音非常冷漠,却很急迫。

  李院长不敢耽搁,忙上前引着路,他虽快步地走着,心里却是忍不住暗暗盘算。

  京城打来的电话,说安排了国内最好的脑科医生过来会诊,让他所有一切都听从吩咐就好。

  若不是之前吴主任和他提了一点,他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刚刚也偷偷瞥了一眼,男子身后跟着的数十个医生,他虽然不认识,可是其中两个,在国内外的医学报道上经常出现,那可谓是大名鼎鼎。

  他忍不住在心底暗暗盘算,到底是什么样的来头,才能这么快速的组建这样的医学团队?

  他猜不到,也不敢深想。

  只是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这原是他一生都无法接触到的人。

  电梯打开,顾承轩几乎一眼就看到了走廊尽头的她。

  她背对着他,瘦削的背僵硬的立在那里,就像是陈年的雕塑,即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她身上的萧瑟与恐惧,他也完全感觉得到。

  铺天盖地的心疼,在那一瞬间填满了他整个心脏。

  程烟花猛地转身,正撞上一个坚实温暖的怀抱,男子一手揽着她,一手温柔的落在她的发上,“别怕,我在。”他的声音,是不可思议的温暖柔软。

  他来的那样的急,生怕晚了,好在一切都来得及。

  程烟花揪住顾承轩的西装,一双眼黑的吓人。

  顾承轩陪着她一起去了诊疗室,院长正带着顾承轩的医疗团队快速交接,医生们立刻展开讨论,电子屏幕上的红点一闪一闪的,程烟花看不懂,心就像是被人掐住一样。

  顾承轩牵着她的手,分担着她的情绪。

  沈铭扶着阿姨,视线却是落在了程烟花和顾承轩所在的方向,眼神深邃。

  “顾先生。”十多个医生讨论了好一会儿,为首的薛医生走到顾承轩面前,沉声道:“我们讨论过了,病人还是得进行手术。”

  顾承轩感觉到程烟花的手,微微有些抖。

本文标签:宝宝我就进去一点不动

上一篇:一抽一出BGM免费60有声音|学长我错了POP校园

下一篇:rapper一姐潮水|早上被C醒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