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和婆婆互换老公|李老汉吃嫩草开花苞小雪

2021-10-26 14:07:0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为什么要翻开这本书呢?

  因为作者在开头第一篇写的一句话——我爱你,即便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我也在所不惜,至死不悔。

  墨卿浅突然就想看看到底是怎样的一个

为什么要翻开这本书呢?

  因为作者在开头第一篇写的一句话——我爱你,即便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我也在所不惜,至死不悔。

  墨卿浅突然就想看看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会让他写下这样的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可以让他奋不顾身,即便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也在所不惜,至死不悔。

  于是她翻开这本书。故事大概讲的是——在农村生活中,男孩和女孩相依为命,彼此之间产生了特殊的感情,后来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两人迫不得已分开,相约一起等待的故事。

  但奇怪的是这本书并没有完结,作者留了很多的空白页面,空白页面的第一篇有一句话——我们的故事还没有结束,我等你回来,和我一起谱写余下的篇章。

  故事很简单,很温馨,也很悲伤。墨卿浅有点感同身受,她也曾在年少无知的时候,与一个人相约陪伴一生,可他离开了,她也曾守着虚无缥缈的希望苦苦等待,而后呢?她放弃了。只一人在这冰冷的人世间残喘存活,遇见了从未想过会遇见的希望,贪心地在他身边汲取了几年温暖的阳光,现在,把他归还于天空发光发亮。

  可墨卿浅又止不住地疑惑,奋不顾身,飞蛾扑火,这样不自量力的行为,真的值得吗?

  慕冰安知道墨卿浅会习惯性发呆的毛病,只端了杯牛奶放在她的旁边,自己手捧着咖啡看着窗外,什么话都没有说。

  “你说,奋不顾身地去爱一个人,真的值得吗?”墨卿浅从书中抽离,一双眼睛直直盯着身旁的慕冰安。

  慕冰安低头搅着手中的咖啡,沉默了好久才说:“这就好比飞蛾扑火,自取灭亡,为光,为热,从没有什么值不值得。”

  她的比喻与书中的一样。

  “所以你呢?你也要飞蛾扑火,自取灭亡是吗?”

  “什……什么意思?”慕冰安诧异地看了墨卿浅一眼,双手紧紧握着杯身,明显是紧张了。

  “你喜欢颜泽,对吗?”

  慕冰安的笑意凝固住了,没有否认,而是问:“你怎么会知道?”

  “那天,我没有睡着。”

  慕冰安低着头,墨卿浅看不清她的表情,却听见她的声音,郑重异常:“是,我喜欢他。”她抬起头,眸子里闪着光,是那双平静眸子里从没有出现过的光。

  墨卿浅不忍抹灭她眼中的光,却还是咬了咬牙,告诉她那么残忍的现实。

  “冰安,颜泽的身份你是知道的,和他在一起实在是太难了,而且他告诉过我,他这辈子唯一会喜欢的,只有家族为他安排的人,我不想你伤心。”

  如果注定没有结局,那就不要开始,这样会不会就没有那么难过?

  慕冰安握住了墨卿浅的手,笑得很温暖:“浅浅,喜欢不一定要有回应,他甚至不需要知道我喜欢他,他只要没有负担地接受,我对他所有的好就可以了,他也不需要给我同样的好,喜欢他只是我自己的事情。这是你告诉我的,我,和你一样。”

  墨卿浅无言。

  那时候,她确实以为喜欢他只是她一个人的事情,可后来她才发现是她想的太简单了。喜欢一个人,特别是像他这样的人,关乎的从来都不止一个人或两个人,而是两个家族,是两个家族间的利益。

  告诉她吗?让她还没有努力就放弃吗?理性告诉她要,感性告诉她不要,就像两个小人在她的脑海里打架,可到底还是感性战胜了理性。

  没有努力过,坚持过,就这么放弃了,任谁都会不甘心吧?更何况她自己都是这样的人,自己都放弃不了,又怎么能要求她放弃呢?

  喜欢这个词啊,总是这么折磨人。

  墨卿浅反握住慕冰凡的手,语气坚定:“我支持你的选择,不管发生什么,我一直都会在你身边。”

  她阻止不了她喜欢颜泽,也就只能在她需要的时候陪在她身边,这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或许,并没有她想的那么糟,或许,她的结局会比她好。

  “谢谢!”慕冰安的脸上带着欣喜满足的笑意,就像是终于得到糖果的小孩子,那般心满意足。

  墨卿浅是真的希望她能如愿以偿,她是那样好的女孩,一生就该顺顺遂遂,美美满满的才对。

  “这儿什么时候加了一个书架啊?”墨卿浅撇了一眼角落的书架问道。

  “哦,这个啊,好久了吧,应该有三四个星期了。”

  “这书?”

  “都是那妮子的,说什么好东西要和大家一起分享,她就喜欢弄这些东西。对了,那儿还有一面心愿墙呢,要不要去看看?”

  墨卿浅点头,随慕冰安过去一看,果真是一面心愿墙,上面贴满了五颜六色的便签,放眼望去,除了最上面,其他地方没有一点空地。

  她一一看过便签上的心愿:

  —我希望明年的今日,每年的今日,他都能像现在一样陪在我身边。

  —希望我所牵挂之人,远离不幸,幸福一生。

  —今天是我们分手的第三百六十五天,我想他。

  —希望她可以找到一个比我好,比我还要爱她的人,好好照顾这个曾经属于我的小傻子,我希望她可以过得好,只是千万别让我知道。

  —明天,我就要结婚了,不等你了……

  —今天是爸爸离开的第二十一天,希望他在天堂可以好好的,不要担心妈妈,我已经长大了,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我会代替他一直保护妈妈的!

  —我以为我错过的只是一个人,后来才发现,我错过的是整个属于你的人生。

  —后来我才发现,心里面藏着过去的人,好像没有办法开启未来。

  —你都已经往前走了那么远了,我怎么还能守在原地呢?

  —三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我却仍然还有期盼,盼望我们还会再见,哪怕只是擦肩。可是啊,我真的不能把自己困在属于你的回忆里了,李鹤年,说句再见并不难,对吧?

  —祝愿你与喜欢的女生有一个美满的结局,祝愿你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祝愿我能实现自己的梦想。我们都要好好的,期待我们的下次见面,可以说句:“好久不见。”—2021.10.8

  —我还在等你,你说过你会回来的,我相信你,只是别让我等太久了,我会不开心的。

  墨卿浅盯着这条便签看了好久,总感觉有什么地方怪怪的,这个字迹好像有点熟悉。

  在那儿见过呢?一时间竟然想不起来了。

  “还挺有意思的。”墨卿浅浅笑着。

  “是吧,你要不要也写一张?”慕冰安递给她一支笔和一张便签。

  “好啊。”墨卿浅笑着接过,然后思索着,应该写什么。

  最后只写了一句——我的太阳,愿你安好。

  但是她并没有将便签粘在墙上,而是小心翼翼地装进了口袋。

  慕冰安看见了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对墨卿浅笑了笑:“对了,这儿还有更有意思的事儿呢。”

  墨卿浅盯着她示意她说下去。

  “你看见那幅锦旗了吗?”墨卿浅顺着冰安指的地方看去,果然看见了一幅锦旗,上面写着——拯救幸福大恩人。

  看得她是一头的黑线。听慕冰安讲述后,她才明白了前因后果。

  原来在某天,有个女生因缘巧合之下来到了这里,又因缘巧合之下看见了前男友留下的便签,知道他心里还是有她的,所以当天就找到了前男友,两人终于解开了误会,又开开心心的在一起了。

  上个星期两人领了证,女生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这家咖啡厅,如果没有这家咖啡厅,她或许就真的错过了真爱,也就没有现在的幸福,所以就特地制作了一幅锦旗送了过来。

  “我倒觉得是他们自己的缘分未尽。”墨卿浅淡笑一声。

  “我也觉得,不过她到现在都十分得意,觉得自己有做红娘的潜质。”慕冰安也笑。

  墨卿浅看向在柜台处忙碌的慕冰凡,嘴角含着笑意。她好像从来都是那么快乐,自在,认识她这么久来,她从来没有见过她伤心难过的样子。她就像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子,和她在一起,所有的烦恼都会灰飞烟灭了,她总有办法逗人开心。

  可当她问她为什么一直都这么开心的时候,她却说:“我从来都没有开心过,除了那个人,再没有什么值得我开心,也再没有什么值得牵动我的神经。”她的语气是那么悲伤,神情那么寂寥。

  在那一刻墨卿浅才发现,原来她们的开心果并没有她看起来那么开心,她的心有很多苦,很多伤,只是她一直掩藏的很好,谁都没有发现。

  她没有问她,那个人是谁。她想那个人应该是她一辈子的秘密,无法提及的曾经。

慕冰凡注意到两人的目光,脱掉围裙,对身边的人交代了什么,向她们走了过来。

 文学


  “我看见李予初了。”慕冰凡对墨卿浅挑了挑眉头,

  听到这句话,墨卿浅神色骤变,立马躲到慕冰安身后,然后闭上眼睛在心中默默祈祷。

  “李予初”这三个字对墨卿浅来说,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听一次爆炸一次。

  “不过人已经走了。”慕冰凡默默接了一句。

  墨卿浅瞄了慕冰凡一眼,见她没有开玩笑,才故作淡定地从慕冰安身后走出,狠狠白了她一眼:“下次说话能不能一次性说完?”

  慕冰凡摊手一脸无辜:“那怨我吗?谁叫你一听见李予初的名字,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我还没来得及说完,你就已经躲起来了。”

  她对墨卿浅眨了下眼睛,奸笑道:“李予初可是放了大话,开学一个星期之内一定把你追到手,不然就跟你姓,你准备好了吗?”

  慕冰凡这么一说,墨卿浅才想起来,顿时觉得头大。

  李予初,也算是云安有名有脸的公子哥,是清溪高中除墨清逸,颜泽之外的第三大男神。墨卿浅也不知道是怎么招到这个瘟神的,从她进入清溪第一天开始,他就又是送花,又是送水,又是送早餐,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看着就让人心烦,而且每天超频率“偶遇”,甜言蜜语无限输出……看着就让人心烦。

  他这些不知道是不是居心叵测的举动,给她本就举步为难的校园生活,又增添了不少的麻烦。明明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他却跟着听不懂似的,依然如故,更是说出什么一个星期之内追到她这种大言不惭的话。

  有人说她不识好歹,的确,她只识喜欢之人的好,无关紧要之人的歹。

  墨卿浅喝了口牛奶,无所谓地说:“不过说着玩玩而已,我干嘛要当真。”

  “人家可是在学校广播里说的啊,整个学校,包括校领导可都知道耶!”慕冰凡专拆墨卿浅的后台,“要不,你就答应了人家?虽说这李予初是个花花公子,但对你可真不一样,都追了这么久了,竟然还没有放弃,恒心可慰啊!”

  看她笑得一脸奸诈的样子,摆明了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儿。

  不过确实,李予初对墨卿浅的态度实在是太诡异了,明明是面子大于天的豪门公子哥,被她明的暗的,不知道拒绝了多少次,却毫不在意,依然不管不顾地往她身上凑,实在是不对劲。

  “说不定,他浪子回头了呢?”慕冰安猜测。

  “绝对不可能。”墨卿浅说的十分肯定,“我又不傻,他喜不喜欢我,我肯定能感觉到那么一点点的吧,可在他身上没有那种感觉,再说了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而且他看她的眼神很不对劲,让她很不舒服。

  “那他是为什么?”

  墨卿浅和她们一样的疑惑,她也想知道为什么?一个花花公子哥为什么要把时间精力浪费在她身上?以他的身份不知道有多少女生扑着、赶着往他身上凑,哪一个不是强她千百倍?

  就算别人不知道,可他身为上流社会的名人,哪一个不是眼观四方,耳听八面,关于她被赶出墨家的事情,他绝对有所耳闻,这个时候,偏要和她扯上关系实在是不应该啊?而且他的一举一动,她真的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墨卿浅也懒得想了,实在没必要为了无关紧要的人,破坏了好不容易才放晴的心情。

  临近中午,出来透口气的人多了,咖啡厅的人也渐多了,慕冰安闲来无事也去帮忙了,墨卿浅本来也想去帮忙,但在慕冰凡的要求下,只得放弃,继续窝在角落里看着这本奇怪的书。

  慕冰凡忙里偷闲给墨卿浅端了一个黑森林蛋糕,当然也少不了要讨乖。

  “怎么样,我对你好吧?不仅给你送来了最喜欢的黑森林,怕你孤单还来把我自己送来陪你聊天。”

  “是是,你最好了!”墨卿浅笑着端过来蛋糕,“没想到你这儿生意这么好。”

  “那当然了,你也不看看我是谁?经营奇才啊!”慕冰凡又开始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墨卿浅就在一旁一边吃着蛋糕,一边听着慕冰凡絮絮叨叨,嘴角带着笑。

  不觉吵闹,只觉温馨美好。

  突然慕冰凡的话语止住了,墨卿浅转头看向她,才发现她的目光落在了那本奇怪的书上。

  “这本书……”

  “你看了吗?”慕冰凡打断墨卿浅的话。

  墨卿浅点头:“看了。”

  “你不是不喜欢看小说吗?”慕冰凡有些惊讶。

  “就……看到书名和店名一样,觉得挺巧的就看了。不过这书好像有点奇怪,只有书名,像作者,出版商什么的都没有,你是从哪儿买的呀?”

  慕冰凡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她:“你觉得这个故事怎么样?”

  墨卿浅思索了一会儿,才说道:“很温馨也很悲伤,不知道那个凡凡现在有没有等到她的寻哥?”

  “没有。”慕冰凡望着窗外,嘴角的笑意带着不明显的悲寂。

  “为什么?”墨卿浅奇怪,她怎么会这么肯定。

  可慕冰凡什么都没有说,眼中依然是落寞,却又笑着坚定地说:“不过我相信她一定会等到她的寻哥的!”她扭头望着墨卿浅,带着隐忍的紧张与不安,问她:“浅浅你相信吗?”

  敢情是看小说看得走火入魔了啊。

  墨卿浅无奈摇头,想告诉慕冰凡不要太沉迷小说世界,刚一抬眸,对上一双隐隐含着泪水的明亮眼睛,一时间竟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心里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她没有将自己的疑惑说出口,而是笑着坚定地说:“我相信。”

  慕冰凡的眼睛瞬间更亮了,一滴泪从她的眼角滑落,留下一行湿润的泪痕,只是脸上却噙着一抹灿烂的笑,她说:“谢谢你,浅浅。”

  墨卿浅心不在焉地走在路上,心中想的是慕冰凡的奇怪举动,她总觉得有些不同寻常,不似她平日里开的玩笑。

  “墨卿浅!”

  她突然听见有人叫了她的名字,是她异常熟悉却又很陌生的声音。

  她回头朝声音的来源看去,这一看,彻底晃了神。唤她的人,是她的妹妹——墨清然。

  墨卿浅从不知道,她的妹妹竟已长这么大了。先前无论是墨家还是在颜家时,她根本没敢仔细看她,她怕墨家人又以为她对于她有什么图谋。她这颗心啊,真的再无法承受任何的误会。

  三年的时间,她的变化真的很大,原先肉嘟嘟的小脸变成了精致的瓜子脸,那双大眼睛依旧明亮闪烁,看着她却只剩下平静,红润小巧的唇紧抿着,一步一步迈着平缓的步伐向她走来。

  她扎着一个高高的丸子头,额间留出一些碎发,优雅中又不失可爱;一袭方领的红色短裙,尽情展示出她那修长的脖颈,分明的锁骨,与盈盈一握的小蛮腰;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尖头皮鞋,没有一点装饰,简洁又大方,露出的纤细脚踝上戴着一根红绳。

  这根红绳,墨卿浅也有一根一模一样的,是她第一次见到墨白轩时,他送给她的。他说,然然的那根是墨家请弘一法师亲自捻的,她这一根是他一个台阶一个台阶拜来的。他让她像墨清然一样一直带着,说这根绳子可以护她平安。

  他说的冠冕堂皇,她也信了,可后来的事她也不想再多说了。

  墨清然走到墨卿浅面前,一双黝黑的眸子望着她,隐有犹豫与不安。面对墨卿浅疑惑的眼神,她站直了身子,背后的手攥紧了些,说:“我想和你谈谈。”

  她带着墨卿浅来到了一个公园,走到一棵树下,是一棵合欢树,鲜艳如霞的花朵在风中微微摇曳,很漂亮。

  “你还好吗?”

  听着墨清然充满关切的话语,墨卿浅有些怔然,某一瞬间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很……很好。”她虽然面上很平静地微笑着,心里却是激动得下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大雨,似乎能抚平她心里的所有疮痍。

  “可我不好,”墨清然看着墨卿浅,眉眼冷淡,“非常,非常不好,因为你。”她刻意强调。

  墨卿浅本就无色的面容,褪尽了仅有的一点血色。她微敛下眼帘,连带着翻滚的苦涩都随着泪水深埋心底。

  可身子却像是一片枯叶,随着清风微微颤抖着。

  她不由耻笑了自己一声。从哪里来的自信呢?怎么会觉得她是在关心自己?

  墨清然将墨卿浅的表现尽收眼底,她的失望,伤心与悲寂,她都看在眼里,却止不住地疑惑,这还是她印象中的墨卿浅吗?从当日在颜家,她小心翼翼,甚至是略带卑微地,颤抖着将饼干递给她时,她就有些不可置信。

  那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堪比星辰的光亮的人,让她自愿成为她的小跟班的人,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本文标签:李老汉吃嫩草开花苞小雪

上一篇:欧美多人野外性派对TV|好几天没弄你了

下一篇:太满了子宫吃不下|女生越叫痛男生越有冲劲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