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宝我放进去就不疼了:学长太快了这是图书馆文章

2021-10-26 14:26:2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天绝阁的人知道乌云雕是你的,现如今他们在四处找你,如此会不会太过显眼?”

  然而江羽却是报以微笑:“且让他们来!”

  他估摸着,此次若真能找到圣人

“天绝阁的人知道乌云雕是你的,现如今他们在四处找你,如此会不会太过显眼?”

  然而江羽却是报以微笑:“且让他们来!”

  他估摸着,此次若真能找到圣人道场有所感悟,也就差不多可以破境了。

  乌云雕绕开了沿途的各大城市,径直来到西南地区的十万大山中。

  而在江羽离京的那一天,镇邪司京都总部,副使办公室中。

  仇巅池背负双手,站在窗边,俯瞰着城市。

  “副使!”

  一个身着黑袍的青年单膝跪地,恭敬行礼。

  仇巅池回身,问道:“怎么样了?”

  青年道:“他们已经离京,属下不敢跟得太紧,怕被发现了。”

  仇巅池兀自点头,自言自语道:“东部新晋第一天才,这就是至尊魂的成长速度吗?”

  青年问道:“副使,他们在京都时,为何不直接抓来镇邪司?”

  “直接抓?”副使眉色一凛,“京都卧虎藏龙,若没有任何缘由直接抓人,你觉得那些早就想看我好戏的人会袖手旁观吗?”

  “那现在怎么办,他们已经离京,要行动吗?”

  “不着急。”

  “可是属下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如果一直观望的话,属下担心追不上了。”

  “为什么一定要追上?别忘了,咱们镇邪司还有一张王牌,我想以他的性格,是不会眼睁睁看着她死的。”

  “属下明白了。”青年一脸恍然,“副使,那我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仇巅池吩咐:“给各地镇邪司办事处下达命令,让他们随时留意江羽的动向。”

  “是!”

  青年退走后,仇巅池再次背负双手俯瞰窗外,片刻后,他右手紧紧一握,低语道:“江羽,你无论如何也套不出我的手掌心!”

  ……

  乌云雕在西南地区一座陡峭入云的山峰上停下。

  眺望而去,云海浮沉,天地苍茫。

  这是吴良指印的路线。

  吴良拿着三张人皮卷,不断的观察四周的地势。

  时间过去了太久,沧海桑田,曾经的路线图放在现在并不适用,寻找起来并不容易。

  江羽催促道:“道长你别一直看啊,你不是说只要找到一个确定的位置,就能顺着路线找到圣人道场吗?”

  吴良翻了个白眼:“关键是现在一个确定的位置也没找到!”

  秦野:“得,白忙活一趟!”

  江羽道:“不是你说要在这里停下吗?”

  吴良解释:“此峰只是个路线图上某一个点有些微的契合,我没有十足的把握。”

  秦野道:“嗨,那有什么关系,咱们就把这里作为地图上某一个点来寻圣人道场,没找到的话再从头开始嘛,反正我们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红拂颔首:“我觉得秦野说得有道理,一直在这里观望也不会有太大的结果。”

  江羽道:“道长,那你指个方向吧。”

  吴良收起人皮卷:“这边,跟我来!”

  搜寻不是赶路,需要仔细,所以江羽把乌云雕送回了骨罐。

  半日后,一座坍塌的山映入众人眼帘。

  那里一片废墟,已经重新长出青草了。

  江羽的背皮有些发麻。

  “我就说怎么此地的环境有些熟悉,没想到居然找到这儿来了,道长,你所说的圣人道场,不会是这里吧?”

  吴良也是蹙眉:“应该……不会吧?”

  “喂,你俩在说什么谜语呢?”

  秦野不满的嘀咕,江羽和吴良的话他们听得云里雾里。

  因为此地,是他们引出黑甲骑士的地方!

  废墟以及有其他修者身影,一开始江羽并未太过在意,直到听到一声:“八格牙路!”

  霎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了过去。

  废墟上,有两个修者发生了矛盾,其中一人被一掌打飞出去,见状,另一修者从废墟边缘飞来,大骂一声八格牙路!

  明显是两个扶桑人。

  江羽有些错愕!

  “这帮人还挺有本事的,居然能找到这里!”

  在渤海之时,他就遇见过扶桑人,知道他们是为了寻找黑甲骑士东渡的原因。

  当时他并不在意,认为这帮家伙怎么都不可能查到他头上了。

  没想到,几个月过去,扶桑人竟然已经找到了黑甲骑士出现的地方。

  既如此,那可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了!

  黑甲骑士东渡,扶桑人出动无数强者将之困住,这算是帮他拖住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哪儿能轻易再让他们把黑甲骑士引回来?

  于是,江羽给吴良使了个眼色,道:“道长,那黑甲骑士东渡去了扶桑,现如今……”

  他简单说明缘由后,吴良眼中也顿时杀机弥漫。

  黑甲骑士打出的印记,吴良身上也有。

  两人眼神交互,一拍即合!

  顷刻间,恐怖的灵气宛如天河决堤,朝着前方涌去。

  废墟上蓦然卷起两股狂风。

  呼呼!

  风声呼啸,狂暴无比。

  两个扶桑人顿时被狂风卷起,在风中高速旋转着。

  与他们发生矛盾的修者惊愕的看着这一幕,怎地这两说鸟语的突然就螺旋升天了?

  那两个扶桑人都只有灵台境修为,不到一分钟时间,就被狂风中的强大能量撕成了碎片。

  此刻,江羽和吴良出现。

  那路人修者见状,立刻拱手致谢:“多谢两位前辈出手相助!”

  吴良摆摆手道:“为何此地会出现两个扶桑人?”

  路人修者:“晚辈也不知,不过近日来有不少扶桑修者出现在附近,本地修者猜测,他们可能是发现了秘宝。”

  因为扶桑修者的出现,也让附近的山脉再次热闹起来。

  对于秘宝,修者向来是趋之若鹜的。

  吴良回头,看着江羽,道:“那寻宝之事放一放,你先干掉那些扶桑修者,顺便多抢一些玄玉台。”

  江羽不解的问道:“抢玄玉台做什么?”

  吴良清冷的横了眼那路人修者,路人修者很识趣的告辞离开。

  “圣人道场定有强大的阵法结界,破解阵法自然需要玄玉台。”

  “那需要多少?”

  “多多益善。”

  江羽点头,扭头就朝另外一边飞去,并朝秦野招手:“野哥,走,随我干扶桑人去!”

“干扶桑人?这事儿我喜欢啊!”

 文学


  秦野顿时跟打了鸡血一样跟过来。

  楚阑,小舞,红拂三人也是朝江羽靠拢。

  “火儿,咱不跟他们那些秀恩爱的一起!”

  吴良带着火儿默默往另外一个方向去了。

  江羽嘱咐:“道长,干扶桑人的事儿交给我们就行,你好好找一找圣人道场的位置!”

  他们分工明确,分头行动。

  扶桑人的出现让西南地区的修者误以为山中将有重宝现世,所以引来了无数的修者。

  三大宗门和白家都派了人来探查。

  至于沈家。

  沈家早已从西南地区除名,如今只能死守在天雷池那一亩三分地。

  而且以他们仅存的力量是守不住天雷池的,所以沈家抱住了千尊岛的大腿。

  千尊岛派遣了不少高手过去帮他们镇守天雷池,当然作为交换,千尊岛的人可随时入雷池淬炼肉身。

  由于扶桑人和华夏大地的人外形并无区别,所以单靠感知很难分辨。

  作为把黑甲骑士放出来的元凶之一,江羽是一刻也不想在废墟上多留。

  半个时辰后,他们出现在三十里外。

  荒山深处,随处可见修者身影。

  秦野嘀咕道:“羽哥,这扶桑人不说话,咱们找不到啊!”

  江羽道:“红拂不是懂一些扶桑语吗?”

  红拂点头:“需要我做些什么?”

  江羽道:“之后咱们在见着人,你就说几句问好的扶桑语,若是扶桑人,一定会用母语回应你。”

  行至一处湖泊,湖岸边有十余人,相距都不算太远。

  江羽等人派出红拂,让她走在前面。

  在红拂接近众人时,突然沉声说道:“纳尼噶哇哒搭嘎?”

  唰唰唰!

  一时间,十几道目光全都汇集在红拂身上。

  因为长得还不错,立刻引起一些男人的调侃:“哟西,扶桑来地花姑娘地干活!”

  身后的江羽等人面面相觑。

  扶桑人没回应,倒是吸引了不少臭流·氓。

  秦野道:“红拂刚才说那句话是啥意思?”

  江羽:“应该是你好的意思吧?”

  秦野撇嘴:“你忽悠傻子呢,秦爷我爱情动作电影也没少看,空尼奇瓦我还是懂的!”

  楚阑悠悠道:“看样子效果似乎并不好。”

  “男人嘛,我能理解。”秦野倒是十分大度,毕竟如果换成了他,看见一个扶桑来的美女,他也要调侃几句。

  有修者朝红拂走去:“姑娘,在下唐元,对于贵国的影片颇有心得,不如找个安静的地方,一起深入研究研究?”

  此人也不管这个说扶桑话的听不听得懂。

  见状,秦野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调侃两句就算了,你还想得寸进尺?

  他横在秦野面前,盯着那个叫唐元的人,淡淡道:“唐桑,故乡的樱花开了。”

  唐元:“???什么意思?”

  秦野掌心涌动一道灵气,轰的一声把唐元震飞出去,骂道:“意思就是,滚犊子吧你!”

  感受到秦野的厉害,那几个人也都被吓着了,立刻仓皇鼠窜。

  但不是所有人都跑了。

  有两个身穿长衫的中年站在十丈外,一直盯着红拂看。

  秦野指着他们叫嚣道:“再看把你们眼珠子挖出来!”

  然而那两个中年人却丝毫不在乎秦野的威胁,然而一步步朝红拂走来。

  “お前は何者だ(哦妈一哇纳尼莫鲁哒)?”

  两人皆神色肃然的盯着红拂。

  秦野淡淡问道:“他俩说什么呢?”

  红拂:“他们在问我是什么人。”

  当红拂说了自己的母语后,那两个扶桑人顿时警惕的后撤,一人用蹩脚的中文说道:“你不是扶桑人!”

  这时,江羽,楚阑和小舞便全都围了上来。

  两个扶桑人意识到情况不对,刚想撤退,便被一方大鼎扣住了。

  铛!

  催山鼎笼罩下去,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紫光流转,威力无穷。

  转瞬之间,那两个扶桑人便七窍流血!

  他们都只有灵台境的修为,哪里是江羽等人的对手。

  “你们……你们要做什么?”

  扶桑人惊恐的问道。

  江羽邪魅一笑:“我华夏大地,可不是你们这些扶桑人能随随便便踏足的,既然敢来,就要做好必死的准备!”

  江羽抬手,打算了解了他们的性命。

  “羽哥且慢!”

  秦野突然开口阻止了江羽。

  江羽扭头,没好气的说道:“怎么,他俩是你远房亲戚?”

  “羽哥你这可就有点侮辱人了啊!”

  这话把两个扶桑人气炸了,到底是谁侮辱谁啊喂!

  秦野撸起袖子来,缓缓腾空,用一副冷漠的语气说道:”羽哥,对付这两人,何须你动手?我来!”

  江羽退后半步,收敛一身灵气,他倒要看看秦野能玩出什么花来。

  两个扶桑人面对一众神魂高手,只有任人宰割的份,秦野的威压席卷过去他们都无法动弹。

  秦野升至半空,双臂舒展。

  小舞满脸狐疑的抬头望天:“他到底要干什么?”

  红拂捂脸道:“肯定有要干什么中二的事了。”

  就在众人一头雾水的时候,秦野的声音响起,一开口就是蹩脚的扶桑话。

  “一袋米要扛几楼。”

  秦野闭眼,体内灵气喷涌,两个扶桑人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缓慢的提升至空中。

  “一袋米要扛二楼。”

  秦野继续说着他那蹩脚的扶桑话,且神色冷漠,仿佛对整个世界都充满了敌意。

  “一袋米有好多泥。”

  在秦野身前,一团白色的光球开始凝聚。

  “一袋米有好多累。”

  两个扶桑人已经被提升到光球附近的位置了。

  秦野嘴里仍旧念念有词。

  “口口有泥。”

  白色光球的光芒并不刺眼,但却弥漫着恐怖的力量,虚空都有些扭曲了。

  “谁给你一袋米呦。”

  秦野猛地睁眼,眼神变得无比的犀利。

  下方的红拂早已蹲下,把头埋得很低,此时此刻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不太熟悉的楚阑和小舞都长大了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秦野单手高举,当白色光球轰然炸开的时候,喊出了最后一句。

  “辛辣……天森!”

本文标签:宝宝我放进去就不疼了

上一篇:老头扒开粉嫩的小缝亲吻:晚上开车污污疼痛疼不用下载

下一篇: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真人网站:你看的这么多水了还说不要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