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新(轻轻挺进新婚少妇身体里)全目录阅读

2021-10-26 15:49:4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em~,洛杉矶!”

  “哈哈,那你要努力挣钱了。”

  “当然,这次过来我就是来赚大钱的。”

  三月初,拉斯维加斯城东南区弗莱蒙特大街,阳

“em~,洛杉矶!”

  “哈哈,那你要努力挣钱了。”

  “当然,这次过来我就是来赚大钱的。”

  三月初,拉斯维加斯城东南区弗莱蒙特大街,阳光灿烂。

  这里属于亚热带沙漠气候,距离西海岸洛杉矶三四百英里,到了三月份天气慢慢变得炎热,平均气温在二十度以上,

  李察和邦辰女士,还有安吉拉、安布罗休、麦克几个逛完街从拉斯维加斯服装展中心出来,炎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那边有家威尼斯人餐厅,看着挺不错的,要休息一下吗?”

  安吉拉扶着帽檐,指着街对面的一家主题餐厅问道。

  “好吧,转了半天,休息一下也不错。”

  “我先去把车开过来。”

  麦克说道。

  “可以!”

  麦克提着几个购物袋去了隔壁的停车广场,李察和三位大美女走进了威尼斯人主题餐厅。

  这一次他提前过来,是受到唐金的邀请,来这边训练,同时做宣传,小罗伊琼斯也是。

  因为这边经常举办拳击比赛,又有很多拳击手定居的缘故,几家健身俱乐部相当高级,唐金的俱乐部更加高级,绝对不会发生拳靶被打爆的事情。

  练习了几天,邦辰女士几个也来这边参加服装秀,拉斯维加斯服装展创办于1933年,是全球历史最悠久的专业服装及面料展览会。

  到了八九十年代已经发展成了美国最有代表性的专业服装展览会,在美国服装业界被公认为‘风向标’。

  每年都有名牌服装在这边召开新品服装秀展览,邦辰女士三个受到了Calvin Klein邀请,来这边走新品秀。

  进了威尼斯人餐厅,空气突然变得格外凉爽,意大利式的古典建筑,看着很有格调。

  在餐厅中间有十多条纤细精巧的威尼斯小艇贡多拉,餐桌放在小艇中,周围流水环绕,在小艇中间还有一个舞台,正上演着著名歌剧《蝴蝶夫人》。

  店中人很多,三人等了一会儿才找到一个空座。

  “小心点,贡多拉有点摇摆。”

  李察提醒了一声,拉着邦辰女士坐了下来,安吉拉和安布罗休坐在了对面。

  “李察,你在意大利呆了三个多月,有什么好吃的可以推荐吗?”

  安吉拉拿着菜单问道。

  “有罗马炸鸡、糖醋金枪鱼、西西里熏剑鱼、海鲜沙拉、茄汁鲈鱼、酱猪肉、米兰小牛胫肉、米兰炸牛排、火腿起司牛排...”

  “等等,怎么全是肉?”

  安吉拉皱眉道。

  “哈哈,李察是个肉食动物,每顿饭不吃肉就等于没吃东西一样,他能记住的当然只有肉食。”

  邦辰女士笑道。

  “是的,每天要训练,不吃肉哪有力气,你可以先点一个拼盘Misto,黑鱼子、烧汁鱼、醋汁鱼、火腿、油橄榄、渍蘑菇,这几样都不错,可以放在一个盘子里,量不多先尝尝。”

  “这个我知道,我们在米兰走秀的时候,吃过的意大利美食不比你少。”

  “是的,我还学了好几种鱼的做法,只是材料有限,做出来的不够原汁原味。”

  邦辰女士说道。

  “好吧,你们一个个都是大美食家,有你们在,我完全没有必要开口。”

  李察耸了耸肩膀。

  “我不是!”

  安布罗休笑道。

  “你未来肯定也是。”

  李察笑了笑,点了一瓶罗纳河谷的白葡萄酒,给三位美女满上。

  过了一会儿头盘Antipasto上来了,四人边吃边聊。

  “李察,这几样肉食都是你的,多吃点肉,认真比赛,这一次我押你赢。”

  安吉拉笑道。

  “你也押注?”

  李察切着酱猪肉问道。

  “是的,我被安安带坏了,上次比赛,她押你赢,赚了两千多,我看着眼馋,打算跟着一起下注。”

  安吉拉眨着狐狸眼笑道。

  “安安,谢谢支持!”

  李察举着酒杯笑道。

  “不客气。”

  安布罗休笑了笑。

  “你们都比邦辰聪明,她明知道我能赢,却一次也不下注,就像是有钱也不捡一样,傻乎乎的。”

  李察轻轻地撞了下邦辰女士的肩膀打趣道。

  “你才傻!”

  邦辰女士用肘子顶了他一下。

  “呵,邦辰才不傻,她身边有一座金山,当然不用在乎一点小钱。”

  安吉拉打趣道。

  “金山?”

  李察摇了摇头,“我不是金山,邦辰才是,她就是个女强人,会赚钱也会投资,将来肯定比我有钱,我准备等将来退役了,就靠她赚钱养老,可以吗邦辰小姐?”

  “哈哈,没问题!”

  邦辰女士挑着唇角,塞了一团米糕到他的嘴里。

  “嘿,你们两个能别秀恩爱了吗?我和安安快吃不下饭了。”

  安吉拉不满地道。

  “来,喝杯酒压一压!”

  安布罗休举着酒杯笑道。

  “好!”

  叮~两人碰了一杯。

  李察轻轻一笑,也跟邦辰碰了一下。

  “李察,这一次你的赔率有点低,赢了才1:1.5,买你赢也赚不了多少,你办法把你的赔率提高一点吗?”

  安吉拉问道。

  “没办法,说起这个我也不爽,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媒体前面扮演一个骄傲自大,得意张狂的角色,还特意找人宣扬了一下我在拿到金腰带后的表现,说我不停拍戏没时间锻炼,目的就是把赔率提高一点,可一点作用也没有,那些博彩公司还是觉得我的赢面更大。”

  李察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这么有把握能拿下比赛?”

  安吉拉眨了眨眼睛问道。

  “是的,100%的信心。”

  李察握着拳头说道。

  安吉拉看了看他,又看向了安布罗休,“骄兵必败,这一次我怎么感觉他会输?”

  安布罗休轻轻一笑,“我也有这个感觉,听说罗伊琼斯最近训练很辛苦,而李察天天跟着邦辰闲逛,如果这个世界是公平的,如果我们学过的那些励志名言还有道理,李察应该会输。”

  “那我们要不要押罗伊琼斯赢,押他可以多赚一些。”

  安吉拉眨眼笑道。

  “嘿,你们两个,对我有点信心好吗?”

  李察不满道。

  “我们也想对你有信心,可我们从小学到的道理是,一个勤奋努力认真、坚持不懈、不屈不挠的人,最后一定能打败一个三心二意、沉迷女色、只会享乐、游手好闲的人,你不觉得你和罗伊琼斯很符合这样两个角色吗?”

  “说得对,我也觉得。”

  邦辰女士点了点头。

  “哈哈哈~”

  三位大美女一起笑了起来。

  李察黑了黑脸,“我也很认真好吗,只是这两天你们过来了,我陪你们...”

  “停!”

  邦辰女士摆了下手,“别用我们做借口,历史上有很多男人失败了,最后都把过错归罪到我们女人身上,我们女人的过错已经够多了,请别再冤枉我们了好吗?”

  “哈哈,说得好!”

  邦辰女士的话引起了安吉拉和安布罗休的共鸣,两人一起笑了起来。

  “李察,其实我们真不用你陪,要不你现在回去训练?”

  安吉拉笑道。

  “李察,加油!”

  安布罗休晃了晃拳头。

  李察吃着牛排,直接被卡住了嗓子,他突然明白为什么女人多的男人会短命,大概是被气死的。

  “好吧,既然你们觉得我多余,那我就先走了。”

  李察擦了擦手站了起来。

  砰!

  就在这时,餐厅里传来一声枪响,所有人都惊呆了,只见茶餐厅里闯进来四个带着面具的壮汉,

  “所有人,都给我坐下!”

  “手举起来!”

  “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

  四个蒙面劫匪拿着手枪大声喊道。

  砰!

  有个服务员想跑,直接被枪击中了腿,鲜血直流。

  啊啊啊~

  餐厅里顿时掀起了一片嘈杂的惊呼声。

  “都配合一点,我们只要钱!”

  带头的壮汉蒙着一块白色面具,站在舞台上大喊道。

  在四把手枪的威逼下,店里的的客人都安静了下来,纷纷拿出了钱包和贵重物品。

  “真不愧是罪恶都市。”

  李察勾着嘴角说道。

  “李察,你想干什么,你别冲动!”

  邦辰女士抱着他的手臂紧张地道。

  “是的李察,我们知道你能打,可对方有枪,这个时候不要冲动。”

  安吉拉轻轻说道。

  “我知道!”

  李察也没有要动手的意思,身边带着三个大美女,要是伤到了任何一个都不是他想看到的。

  而且这里是拉斯维加斯东南区,据说唐金老头子在这里的关系很硬,钱丢了也许不要半个小时就能找回来。

  他本想跟三位美女说,先拿出钱包,一会儿肯定能找回来,只是抬头一看,三位拿钱包的动作一个比一个快,反而是他自己有点不熟练。

  “钱包,你的钱包,还有你的,金戒指金表,全放进来!”

  一个带着红色面具的劫匪拿着枪,提着一个背包,一路从门口收了过来。

  “动作快点!”

  戴白面具的壮汉挥着枪喊道。

  “快点!”

  红面具劫匪急躁地摆动着枪口,加快了搜刮的速度,其他两个劫匪也是一样。

  “你们四个!”

  很快戴红面具的劫匪来到了李察四人的小艇外,看了看邦辰三人,顿时兴奋了起来,

  “嘿,老大,这里有三个辣妞!”

  “嘿,伙计,你老大刚说了只要钱,能专业点吗?”

  看到对方想动手乱摸,李察抓着他的手腕说道。

  “fuck,你敢反抗?!”

  蓝面具怒了,拿着枪顶住了他的脑袋,“你信不信我崩了你,一个人玩三个妞,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李察!”

  邦辰女士惊呼道。

  “嘿~,那边的伙计,你手下不听话,除了劫财还要劫色,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李察冲着戴白色面具的壮汉喊道。

  “托尼别乱来!”

  戴白色面具的壮汉走了过来,推开了蓝面具劫匪,冲着李察打量了几眼,

  “李察布莱德先生,你很嚣张吗!”

  “你认识我?”

  李察扬了下眉头笑道。

  “哈哈,拳王李察谁不认识,有人让我带句话,在拳台上省着点力气,要是你敢赢了”

  砰~

  白面具壮汉说开枪就开枪,一枪打在了座椅上,刚刚擦破了他的裤腿。

  “啊啊~”

  周围又响起一阵惊呼。

  “哈哈,布莱德先生,有没有尿裤子?”

  白面具壮汉大笑道。

  “哈哈哈~”

  剩下三个劫匪大笑道。

  李察轻轻一笑,耸了下肩膀说,“还好,我的尿道比较长,没等出来我又给憋回去了。”

  “...哈哈哈哈,你小子挺有趣的,要是你能听话一些,我们还可以交个朋友。”

  白面具壮汉笑道。

  “跟我交朋友?”

  李察哈哈一笑,“你配吗?”

  “什么?!”

  砰!

  没等白面具反应过来,一只拳头从下而上,以一种超过了他反应能力的速度,迅速地击中了他的下巴。

  噗~

  鲜血带着几颗黄牙,以及粉碎的面具,飞了起来,白面具壮汉整个人向后飞起,可没等他飞出去,又被抓住了脖子。

  “都趴下!”

  李察大喝一声,一把抓住了要落下的手枪,右手又扣住了白面具壮汉,只是这人早晕过去,耷拉着脖子,嘴里鲜血直流。

  “快放开兰德尔!”

  其他三个劫匪愣了一下端起了枪。

  嘭~嘭~嘭~

  三枪过去,三把手枪全部落地。

  啊啊啊~

  三个劫匪捂着手臂肩膀手腕大声惨叫起来。

  李察扔掉了手中昏迷的白面具壮汉,快速冲到另外三人身边,三拳两脚,嘭嘭嘭~三个劫匪栽倒在地上。

  餐厅里几十个人看着他的操作,全都愣住了,一个人赤手空拳拿下了四个带枪的抢劫犯?

  “有人会报警吗?”

  李察收起了四把手枪问道。

  “我报过了,布莱德先生,谢谢你!”

  酒店的经理站出来说道。

  “不客气!”

  李察回到了座位,拿出手机给唐金打了个电话,简单地说了一下经过。

  打完电话发现座位上三个美女全等着眼睛看着他。

  “哈哈,怎么了,都傻了吗?”

  李察挥了挥手笑道。

  “李察你没事吧?”

  邦辰女士扒拉着他的大腿问道。

  “没事!”

  “啊,你流血了!”

  邦辰女士看着手上的血惊叫道。

  “没事,一点点擦伤,我真没事!”

  李察扶起了她,拿着餐巾帮她擦了擦手臂,白皙纤长的手指占了鲜血可不美了。

  “李察,你是海军陆战队出来的吗?”

  安吉拉盯着他像是在看外星人。

  “不是,我布朗克斯帮派出身,以前玩过几年枪,不用太崇拜我。”

  李察笑道。

  “李察,你不是人!”

  安布罗休盯着他流血的裤脚说道。

  “好吧,随你们怎么说,这一次是我连累了你们,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李察握着拳头说道。

  嘀呜滴呜~

  十多分钟后,唐金的助手老头子伯纳德·帕克尔带人赶到了,然后警察也来了。

  做完了笔录,邦辰女士三人回到了纽约大酒店,李察跟着老头子来到了唐金的拳击俱乐部酒店。

  ——

  “李察,你的伤没事吧?”

  俱乐部门口,唐金迎上来问道。

  “谢谢金先生关心,只是一点皮外伤,并不碍事。”

  李察动了动包扎好的右腿笑道。

  “李察,你是我请来的客人,你在这里受了伤,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唐金沉着脸说道。

  “谢谢金先生,我没关系,就是我的三位朋友受到了一点惊吓。”

  “哈哈,放心,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唐金先生看了眼助手伯纳德。

  老头子伯纳德微微一笑,转身离开了俱乐部酒店。

  “李察,你真是个厉害的家伙,听手下人说,你一个人KO四个带枪的劫匪,太难以置信了,比电影里演的还精彩。”

  唐金先生扶着他的手臂说道。

  李察摇了摇头,“太冲动了,从小到大我最讨厌别人拿枪指着我的头,刚才被那个家伙用枪指着,我一时没忍就住动了手,现在想想挺莽撞的。”

  “你才二十一岁,不冲动一点能叫年轻人吗?你本事大,有能力掌控全局,这不叫冲动,这叫稳操胜券。”

  唐金老头子大笑道。

  李察轻轻笑了笑,“金先生,不知道这件事会并不会影响到比赛?”

  “你受伤了还要参加比赛吗?”

  唐金先生问道。

  “没关系,只是擦破了点皮,医生说休息一个周就好了,在比赛前能完全康复。”

  李察扶着老头子边走边问道。

  “你能参加就不影响,比赛照常进行。”

  唐金先生挥了下手。

  “好的!”

  两人边走边聊,一起走进了酒店的办公室。

  过了不到半个小时,助手伯纳德走了进来,表情有点奇怪。

  “伯纳德,怎么了?”

  唐金放下酒杯问道。

  李察也看向了老头子伯纳德。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这件事跟泰森有关。”

  “what?!”

  唐金和李察都愣住了,两人本以为那人跟罗伊琼斯有关,或者是罗伊的拳迷,没想到扯出来一条更胖的鱼。

  “那个叫兰德尔的人,是本地一家赌场的安保,也是帮派成员,去年抢劫被抓进了监狱,跟泰森关在了一起。

  据他交代,前些天他们在监狱里听到了泰森的讲解,决定押罗伊琼斯胜出,安全起见他们让兰德尔出来吓唬李察,今天他们的人看到了李察进餐厅,就带人来威胁,顺便打个劫,没想到李察会这么厉害。”

  伯纳德摇了摇头。

  “泰森的指点?哈哈,李察,你介不介意把事情闹得更大一些?”

  唐金摸着下巴笑道。

  李察想了下,“一切听金先生安排!”

  “好,我正愁第二次比赛的宣传力度不够强,有了这个大新闻,我有把握让奖金再涨五成。”

  唐金挥着拳头大笑了起来。

  李察扬了下眉头,这场比赛的奖金目前有六百万,再涨五成是多少?看来这次的遭遇也不全是坏事

在李察遇袭第二日,拉斯维加斯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太阳报》,头版头条刊登了这一重大新闻,整整一个版面,详细地报道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文学



  在报道中,记者采访了现场十多位目击者以及警方负责人,详细询问了整件事情的经过,从劫匪闯进餐厅,到李察布莱德奋起反抗、再到一人赤手空拳KO四个持枪劫匪,还配上十多张现场图片。

  这个新闻一爆出来,立即引起了舆论轰动,公众热议,不到两天时间,在北美地区就有一百三十多家媒体转载报道,几乎人人都知道了这个新闻。

  经过这段时间的宣传推广,很多人都知道李察布莱德要跟罗伊琼斯进行第二场比赛。

  在这个敏感的时候,李察竟然在赌城遭遇了枪击。

  而且凶徒的目的很明确,不允许他打赢比赛,很多人都猜测跟罗伊琼斯有关,这让当事人罗伊琼斯很有压力,连忙站出来自证清白。

  李察也站出来支持罗伊琼斯,相信他的职业道德,希望大家不要胡乱猜测,给警方一点破案的时间。

  在大家讨论没多久,案发后第四日《太阳报》又在头版头条刊登了一条重大新闻。

  《‘拳王李察遇袭案告破’

  ——据凶手招认,此案与前拳王迈克泰森有关》

  轰隆~这个新闻一出来,全美媒体都震动了。

  报纸电视广播杂志互联网各种媒体纷纷报道转载,拳迷读者观众议论纷纷,大众舆论也跟着沸腾。

  谁也没想到一场简单的枪击案会牵连到三个拳王,还是当前美国国内最红的三个拳王。

  在这个案子里,现任WBC拳王李察布莱德是受害人,WBA拳王罗伊琼斯有嫌疑,而舆论的焦点更多的是集中在拳坛大明星迈克泰森的身上。

  泰森是继拳王阿里之后,世界拳坛中最厉害也最有名气的拳击手,在八九十年代,他开创了‘泰森时代’,在八九十年代所有的体育明星中,他的名气也是排在前三的人物。

  现在这样一个大明星在哪里呢?

  正在内达华州卡森市的一所监狱里服刑,原因是在假释期间内飙车出了意外还打人。

  可就在服刑期间,他竟然又牵连到了这一次的枪击案,很多人感叹,这人进了监狱也不闲着,真是没救了。

  “oh,Fuck!Fuck!Fuck!Fuck!Fuck!Fuck!”

  监狱里,等到泰森看到了报纸,他气得破口大骂,连续骂了一百多句‘fuck’。

  这件事跟他有关系吗?

  有!一点点。

  他帮几个牢友分析了比赛双方的优劣,引得牢友们纷纷下注,这是起因。

  听到牢友要去威胁李察后,他积极制止,表现得很不错,可不料还是牵扯到了自己身上。

  真是人在牢中坐,锅从天上来。

  泰森骂到了无力,他躺在床上,望着屋顶,感觉自己太倒霉了,从95年开始,一直在倒霉,真是倒霉透了。

  “fuck!上帝,你想玩死我吗?!!”

  泰森举着拳头仰天大吼。

  “嘿,迈克,别激动,报纸上只有标题看着有点误解,其实下面的内容比较客观,兰德尔向警方详细交代了我们在监狱里商讨的经过,也提到了你的警告,表明跟你没有多少关系,你不用太在意。”

  同监舍的赫克特劝解道。

  “bullshit,你什么都不知道,那些人一看到了新闻标题,就自然而然地把我当成了幕后黑手,后面再看到我们在牢里的谈话,说我叫你们支持罗伊琼斯获胜,这就是教唆,虽然最后说跟我无关,可有什么用,谁会相信一个坐牢的家伙?!”

  说着泰森挥着拳头大骂了几句‘fuck’。

  “也是,主要是这几年你的名声太糟糕,强奸、打人、用钱买通对手、比赛咬耳朵...”

  “闭嘴!”

  泰森怒喝一声,挥着拳头喊道,“这肯定是唐金那个老狐狸的主意,那个老狐狸满肚子坏水,为了推广拳赛赚钱,什么烂主意都能用得上。

  还有李察布莱德那个小白脸,也是个小狐狸,这混蛋每场比赛前都会搞些小动作,这一次比赛快开始了,也没什么动静。

  我以为他会像个真正的拳击手,来一场干干净净的比赛,可没想到又出了这种事,枪击案又牵涉到了我。

  这么好的宣传机会,那一对老狐狸和小狐狸又怎么会放过?用美国当前三个人气最高的拳王一起炒作,真是好主意!

  唐金那个老混蛋,还有李察布莱德那个小白脸,他们这一次一定赚疯了,fuck,他们利用我的名气来赚钱,而我一美分也没得到。

  fuck!fuck!fuck!fuck!fuck!fuck!fuck!fuck!”

  泰森又变成了一个愤怒的复读机。

  噹噹噹~

  “嘿,迈克,你的赌票,三万押罗伊琼斯,赫克特,这是你的,三千押罗伊琼斯,现在罗伊琼斯赢了的赔率是1:4.7,要是他赢了,我们能赚一大笔。”

  监舍外,纹着老鹰的白人青年推着小推车笑道。

  “1:4.7?怎么涨了这么多?”

  赫克特拿着赌票高兴地笑道。

  斯拉~斯拉~

  正说着,只见泰森拿了三万赌票,几把撕成了碎末。

  “嘿,迈克你干什么,这可是三万美刀,等罗伊琼斯赢了比赛,就会变成十几万,很多钱的。”

  赫克特和纹身青年大喊道。

  “狗屁,不用想了,这一次罗伊琼斯输定了,他半点赢的机会都没有。”

  泰森扔掉了碎片喊道。

  “怎么会没机会,前些天你不是说罗伊琼斯赢定了吗?”

  纹身青年问道。

  “是的,报纸上说李察布莱德这半年来一直忙着拍电影,根本没时间训练,来了拉斯维加斯,天天陪女朋友逛街,不停地登上娱乐版面,这样一个人也能打赢比赛?”

  赫克特拿着报纸说道。

  “是的,这一次兰德尔出去也不是没有作用,他打伤了李察的右腿,而李察那个家伙受了伤还要坚持比赛,这样一个受伤的拳击手,罗伊琼斯还打不过?”

  纹身青年问道。

  “受伤?狗屁!李察布莱德那个混蛋哪次比赛前不受点伤,上次还说被鲨鱼咬了,结果什么事也没有,这一次破点皮算什么?

  就算他受伤了,右腿废了,这次罗伊琼斯也输定了。”

  泰森黑着脸说道。

  “为什么?”

  旁边两人疑惑道。

  “出了事之后,很多媒体都把矛头对准了罗伊琼斯,认为是他干的,说他打不过就用不正当的手段打击对手,这种舆论会给他造成多大的心理压力?

  等到了比赛那天,现场的观众肯定都给李察布莱德那个小白脸加油,这一次他在枪击案里表现得像个英雄,他的人气比一线大明星都高。

  还有内达华州是一个白人极其密集的地方,李察布莱德是‘白人的希望’,当很多白人一起给那小白脸加油,这种情况又会给罗伊造成多大的心理压力?

  最后还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如果罗伊琼斯输了还好,会得到很多人的理解。

  如果他赢了比赛,打败了受伤的李察布莱德,拳迷们会怎么想?

  那些质疑的声音就会像飞箭一样,会全部射到他的身上,批评他没有职业道德,批评他用不正当方式比赛,那种状况比输了还难受。

  所以罗伊琼斯输定了,没上场就输了。”

  泰森沉着脸说道。

  “不战而屈人之兵,李察布莱德太厉害了,说他是个战术大师,真是一点也不过分。”

  赫克特感慨道。

  “不,都是运气,那个家伙本来要输的,没想到遇到了这种事,兰德尔那家伙真是个废物,四个人拿着枪还打不赢一个人,真是个废物。”

  纹身青年在外面骂道。

  “嘿,艾沃瑞宝地,我回来了。”

  正骂着,一个穿着橘色囚服的男人被狱警押了进来,正是不久前才离开监狱的兰德尔。

  “嘿,兰德尔,你说话怎么漏风?”

  有人大喊道。

  “哈哈,听说他挨了李察一拳,牙齿都掉光了。”

  这话引起了一阵哄笑。

  “嘿,兰德尔,报纸上说你们四个拿着手枪,对付李察布莱德一个人,最后还被对付打晕了,交给了警察,这是真的吗?”

  有人问道。

  “是的,李察布莱德那个家伙太猛了,我宣布了,我以后就是他的粉丝了。”

  兰德尔喊道。

  “fuck,被打了还要当粉丝,你这个混蛋是不是被人用钱收买了,故意来演戏的?!”

  纹身青年按着他的胸口大骂道。

  “收买?什么收买?”

  兰德尔愣道。

  “别装傻,你要是没被收买,怎么会连一个没有武器的家伙都对付不了?”

  纹身青年不满道。

  “这个,真不怪我!”

  兰德尔摊了摊手,一脸无奈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李察布莱德那么猛,我的枪还对着他,可那混蛋上一秒还哈哈大笑,下一就迅速出手,一记上勾拳打中了我的下巴,那一拳又快又猛,当时我脑子嗡地一下就晕了过去,醒来后就躺在医院里。”

  “你的三个伙伴呢,他们不是拿着枪吗?”

  泰森问道。

  “没用,事后我找到他们聊了一下,他们说李察拿着我做挡箭牌,迅速开枪射击,那家伙就像个神枪手,连开三枪,分别打中了他们的手腕、手臂、肩膀,枪全掉地上了,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又被李察给打晕了,现在还在医院里养伤。”

  兰德尔耸了耸肩膀。

  “一枪干掉一个?太假了!”

  “报纸上还说李察没用枪,直接用手干掉了四个拿枪的家伙,听着就像是假的。”

  “是的,我听着感觉像是超人外传里的情节。”

  周围监舍里的犯人们不太相信。

  “可这是真的,我的三个伙伴还在外面养伤,过些天等他们进来了,你们可以仔细问问,我绝对没有夸大事实。”

  兰德尔摇了摇头跟着狱警走了。

  “fuck,想不到李察这家伙这么厉害,这一次真是亏大了。”

  纹身青年骂道。

  “哼,早说了别动手,现在后悔有什么用。”

  泰森瞥了他一眼,躺回了床上。

  “嘿,泰森,以前你和李察经常隔空对骂,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打?你能打得过他吗?”

  纹身青年问道。

  “废话,对付那个只知道使诈的家伙,我一拳头就能KO他!”

  泰森握着拳头自信地道。

  “哈哈,好,等你们比赛了,我一定押你赢。”

  纹身青年挥了挥拳头,推着小推车继续送书送信。

  泰森躺在床上,看着报纸上的负面新闻,心情又变得抑郁,本来在坐一个多月牢就可以出去了,现在一不小心又成了枪击案的幕后黑手,这一次该怎么洗?

  Fuck!Fuck!Fuck!

  ——

  嘭嘭嘭!

  当枪击案称为全美舆论热点的时候,当事人李察没有过多关注外面的事情,他把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拳击俱乐部里。

  虽然现在有非常多的人追捧他,有海量的新闻在炒作他,把他塑造成了一个英雄、大明星,或者‘战术大师’。

  但他始终记得自己的身份是拳击手,任务是打赢这场‘金腰带统一战’。

  嘭嘭嘭!

  李察用力击打在橡胶拳靶上,打得拳靶砰砰作响,这种拳靶的橡胶与制作飞机轮胎的差不多,结实耐用又很柔软,打起来非常顺手。

  李察训练了大半天,身上出了一层油汗,各处肌肉块变得更加结实饱满,他的块头虽然没有健美先生那么夸张,可每一处肌肉的大小形状都刚刚好,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感。

  “嘿,李察,停停!”

  保罗跑到了拳靶旁边,握着拳头兴奋地道,“我刚在那台机子上测试了一下拳重,你猜猜我的拳重有多少?”

  “多少?”

  李察收起了拳架子。

  “嘿嘿,整整1200磅。”

  保罗咧着一口白牙笑道。

  “不错,可以排在前十。”

  李察笑道。

  “你多少?”

  保罗好奇地道

  “我没测!”

  “为什么不测?”

  “我担心把机器打爆了。”

  李察笑道。

  “嘁,你以为你真是超人吗?要不你现在去测测?”

  “算了,我知道我很厉害就行了!”

  李察笑了笑,在唐金的训练俱乐部里有一台高科技玩意儿,叫拳重测试机,可以测量出拳击手的拳重,以前泰森就是在这台机器上打出了1500磅的纪录。

  这台机器的测量模式就是通过击打时产生的推力,大于一公分为有效值,以此来估算出测量者的拳重。

  一般普通人在爆发的时候可以推动三四百磅的物体。

  拳击手天天训练,爆发力更强,打出几百磅上千磅的成绩不是很难,李察虽然没测过,可他知道自己的爆发力不会比泰森差。

  下午训练完毕,他和保罗、麦克回到了纽约大酒店。

  这座酒店有四十九层,161米高,是赌城最高的几处建筑之一,他住在48层,透过全景式落地窗,可以欣赏到赌城大半的街景,繁华又迷人。

  “李察,你回来了!”

  律师吉尔伯特从房间里走出来。

  “吉尔,案子处理完了吗?”

  “是的,主犯是惯犯,在保释期内抢劫伤人,影响恶劣,初审被判了五年刑期,两万罚金,其他三个受了伤,处罚轻一些,你觉得怎么样?”

  吉尔伯特问道。

  李察轻轻一笑,“这是法院判的,我能怎么样?”

  “这只是初审,如果对判决不满意,我们有权提出重审。”吉尔伯特说道。

  “算了,没必要在这方面浪费时间。”

  李察倒了杯红酒给他。

  “还有泰森,虽然他劝解了几个狱友,可在事后他也押了罗伊琼斯胜出,那么他就是知情者。

  如果前几天的威胁成功了,他就会变成受益者,严格来说,他也可以算作犯罪团伙之一,我们要不要继续追究下去,那家伙挺有钱的。”

  吉尔伯特歪着嘴角笑道。

  李察想了一下,摇了摇头,“适可而止吧,这件事本就是意外,因为这个意外,拳赛得到了全美甚至世界的关注,拳赛的奖金有可能突破一千万,呵呵,我名利双收,不能要求太多。

  另外还有泰森这家伙,虽然这几年他的声望大幅度滑坡,可也比我一个新人强太多,如果我们继续追究下去,有可能会引起拳迷的反感,得不偿失。”

  吉尔伯特点了点头,“李察你考虑的是对的,只是就这样放手,对方会侥幸地认为我们没有抓到漏洞,我们可以用这个吓吓他,过几天再撤诉,也算给拳王一个面子。”

  “可以,事情别搞太大,有时候太出名了也不是件好事。”

  李察望着落地窗外的高楼大厦说道。

  “李察,你才二十一,是个任性的年纪,顾虑太多,会早衰的。”

  吉尔伯特笑道。

  “哈哈,谢谢提醒!”

  李察举着酒杯跟他碰了一下。

  “嘿,你们两个还有时间在这里喝酒,我们都快累死了。”

  门口,安东尼回来了,身边还有安迪、老霍尔、鲍勃鲁伊特三个人。

  这段时间媒体采访太多了,以前最多十几家媒体对他的新闻感兴趣,现在是上百家。

  他忙着训练没时间应付,就把安东尼几个推了出去,这几个人负责他的影视、拳击、公关等方面的事务,跟媒体打交道也是他们的工作。

  “哈哈,各位辛苦了。”

  李察哈哈一笑,给几位工作伙伴倒了杯红酒。

  “李察,你现在是真火了,比一线明星还火,只要是你的新闻全排上了娱乐体育版头条,那些媒体记者就抓着我们不放,我们从前天到今天,连续接待了八十多家媒体的记者,哈哈,这真是太夸张了。”

  安东尼拍着腿笑道。

  “这只是暂时的,过段时间就会恢复正常。”

  李察轻笑道。

  “李察,你成了大明星,怎么看着一点也不兴奋?”

  安东尼皱眉道。

  “哈哈,我刚才也说这个问题,李察太稳了,都成了全民关注的偶像了,可他还当什么是都没发生一样。”

  吉尔伯特笑道。

  “稳一点好!”

  老霍尔拿出几份报纸说,“你们看看这些新闻,在枪击案大火的同时,就有很多人质疑这场案子的真实性,因为李察有前科,还被人成为‘战术大师’,所以自然也有人怀疑这也是一场炒作,骂李察是骗子。

  我认为这种猜测在比赛后,声音会变得更大,我们应该提前预防一下。”

  “说得对,我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鲍勃鲁伊特点头说道。

  “没关系,有人敢乱写我们就告他。”

  吉尔伯特说道。

  “是的,有争议才有人气,黑红才是明星,这种猜测很正常,不用太过紧张。”

  安东尼说道。

  李察微微点头,“接下来这段时间你们多关注一下舆论的走向,如果有必要,可以花钱公关媒体,引导舆论,争取不让舆论变得更扭曲。”

  “好的!”

  几人应道。

  开完了工作会议,李察伸了个懒腰,打开了一天没打开的手机。

  这段时间打电话的人太多了,时间又很不固定,这样会影响他的正常训练,所以他关了手机,每天训练完毕再回电话。

  今天的未接电话很多,尼尔莫瑞兹、瑞茜、塞隆、莎拉、基努李维斯、裘德洛、杰西卡、格温妮丝、安吉丽娜朱莉、伊娃卡、帕里斯等等,很多熟人。

  李察叹了口气,准备好了充电器和饮品,坐在了落地窗前一个个回电话,从黄昏打到日落,再到暮色降临...

  “哈哈,李察,我们回来了,今天有好事宣布。”

  天黑前,邦辰女士三个回来了,穿着性感的时装,脸上带着开心的笑容,应该是遇到了什么好事。

  “嘘!”

  李察比划了一下,又打了几个电话,才收起发烫的手机。

  “呼~终于打完了,亲爱的,发生了什么好事?”

  李察揉着耳朵问道。

  “没什么,我不想说了!”

  邦辰女士靠在沙发上,用杂志遮住了脸。

  “真不说?那我就要刑讯逼供了。”

  李察哈哈一笑,伸手抱起了她,手掌开始不听使唤了。

  “混蛋,别闹,哈哈哈,好吧,我说,你快松手。”

  邦辰女士瞪着眼睛笑得脸颊通红。

  “不松手,我没那么好说话,要不你亲我一下,也许我可以考虑考虑。”

  李察坏笑道。

  “混蛋,快点停手!”

  邦辰女士捧着他的脸揉了揉,最后还是献上了热辣的香吻。

  “表现不错。”

  李察轻轻一笑,停住了作乱的手。

  “哼,你个坏蛋!”

  邦辰女士瞪了他一眼,整理了一下睡裙,伸手从靠枕后面拿出一份合约。

  “这是什么?维多利亚的秘密?”

  李察翻看着文件,好像是一家内衣品牌的走秀合同。

  “哈哈,维多利亚的秘密是目前最顶级的内衣品牌,每年都会邀请众多顶级或者一线的模特走秀,表现好的更能拿到代言,成为代言人,一旦成了代言人,就可以踏入超模行列。

  今天我和安安的经纪公司先后接到了一份走秀邀请合约,你说是不是有点奇怪?”

  “安吉拉呢?”

  “她拿的是CK新品的代言,事后我们三个讨论一下,安吉拉早收到了维密的邀请,所以她跟我们不同,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邦辰女士问道。

  李察想了一下,微微点头,“内衣走秀?你想接吗?”

  “是的,维密个很好的平台,我们公司年初就在帮我公关,据说竞争太大,需要很久才有结果,可没想到机会突然就这么来了。”

  邦辰女士开心地说道。

  李察摸了摸额头,“好吧,我尊重你的意见。”

  “这个合约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邦辰女士问道。

  “知道!”

  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唐·金,表示了感谢。

  这三份合约应该就是唐金大佬的交代,只是为什么给个内衣秀合同,这也太没有诚意了,差评!

  “跟唐金先生有关?接了会不会影响到你?”

  邦辰女士忧虑道。

  “不影响,上次的事情让你们受到了惊吓,这是他给我的交代,我跟他的合作涉及到上千万的大项目,给你们代言也就几十万的小合同,没什么影响。”

  “真的?”

  邦辰女士蹙眉道。

  “真的,我现在是一棵摇钱树,他想交好我,而他的能量很大,我也想跟他合作,有了这次交代,我们的合作会更进一步,所以亲爱的,你不用担心。”

  李察笑了笑,抱起了她。

  “啊,你干什么?”

  “哈哈,你说干什么?当然是干我们爱干的事情。”

  “等等,安吉拉她们还在等消息,我先跟她们说说。”

  “没关系,边做边聊!”

  李察哈哈一笑,抱着大美人走进了卧室。

 

本文标签:轻轻挺进新婚少妇身体里

上一篇:男朋友当着他兄弟要了我 公交车拥挤身体有了反应

下一篇:在车里撞了我八次高黄白月光|浓精还堵着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