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贫僧善哉佛堂H第三章 东北大坑牲交

2021-10-27 08:23:0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放心,只要找到段水流,给你留着,让你打个够。”

  “可我想跟着你。”

  “你这么大的走尸,和我去阳间,不怕让人给灭了?”

  “不

“放心,只要找到段水流,给你留着,让你打个够。”

  “可我想跟着你。”

  “你这么大的走尸,和我去阳间,不怕让人给灭了?”

  “不怕,他们打不过我。”

  “可我怕,你就别给我添乱了,好实呆着。”

  “哦!”

  我回到阳间,已经是上午了。

  见所有人都在大院里谈论一个话题。

  仔细一听,还和我有关。

  “你们说,昨天晚上张二皮让鬼抬轿抬走了,说是鸡鸣时回来,现在都快中午了,也没个信,看来凶多吉少。”

  “可不是嘛,张二皮多厉害呀,可再厉害能斗得过地府的大官吗。”

  “干咱们这行风险太大,小鬼好斗,大鬼难缠,更何况下面的小鬼也是有系统的。”

  “哎,要不是为了混口饭吃,谁干咱这行啊,损阴德,命不长。”

  “喂!你们说什么呢?”

  我从背后突然说道。

  哎呀我去!

  “张二皮,你吓死我们了。”

  “呵呵,大白天你怕什么,传出去都给咱阴行人丢脸。”

  “你,你没事吧。”

  几个小伙子上来就摸我。

  “我没事儿好的很!”

  “快说说,昨天晚上鬼抬轿,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伙好奇的问。

  “啥怎么回事,就是请我下去喝杯茶,顺便逛个窑子。”

  咳咳!

  “张二皮,你就吹牛吧,喝茶逛窑子,你说的是阴间吗?”

  “对呀,就是阴间的窑子,不过啊,那的美女很特别,瞧你们这点出息,一个鬼抬轿就吓成这样,完蛋玩意。”

  “张二皮,你就吹吧,去地府喝茶逛窑子,不要了你的小命就算是捡着了。”

  “哈哈,我和阎王爷是哥们,谁敢要我小命。”

  哈哈……

  此话一出,把大伙全都逗笑了。

  “行,看张二皮这么个吹牛法,应该是没事。”

  唐四在一旁说道。

  “唐兄,要不今晚我让那小鬼来抬你下去泡个妞,尝尝地府的新茶?”

  “哈哈,算了,咱凡人肉胎无福消受,怕有去无回啊,关键咱也不会吹牛,万一和阎王处不成哥们,不就彻底死翘翘了。”

  “哈哈……”

  一片欢声笑语。

  “二皮,阴五爷叫你去呢。”

  王归一朝我喊道。

  “张二皮,你别走啊,还没说说,地府的妞到底长啥样呢,他们的活好吗?”

  “哥几个,等我有空给你们说说地府的春楼,反正一句话,回味无穷!”

  “哈哈,是不是长的都跟聂小倩似的。”

  我心想,哪有那好事,都是重口味。

  来到大堂,阴五爷正在给梦魂剥桔子。

  一把年纪的阴五爷,在梦魂面前,就跟个小跟班似的。

  我这个梦魂的徒弟,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师叔,快来坐。”

  阴五爷笑呵呵的说道。

  “别呀,五爷,您这辈份怎么能叫我师叔呢,使不得使不得。”

  “使得,使得,你是师爷的徒弟,自然就是我的师叔。”

  梦魂吃了一口桔子,点点头。

  “你小子昨天晚上去哪了?”

  “我去鬼市了,上次那个千年尸王惹了点麻烦,我去解决一下。”

  “大哥,不好了!”

  龚月从外面急忙跑过来说道。

  “怎么了?”

  “许婷,许婷她们家出事了,要马上回去。”

  “出什么事了?”

  “她爸要跳楼!”

  啊?

  “那许婷现在人呢?”

  “她,她一个人跑出去了,说要回家。”

  这丫头,跑回家要几个小时,我去开车送吧。

  “神仙姐姐,你和我一起去嘛。”

  梦魂摇摇头。

  “我才不去呢,没意思,在这多好,这么多人陪我玩。”

  “好吧,那回见。”

  “臭小子,小心你的妖丹。”

  梦魂不忘提醒道。

  我急忙跑出去开车送许婷。

  “呜呜……张大哥,可怎么办啊!呜呜……”

  许婷哭的嗓子都哑了。

  龚月急忙安慰道:“许婷,别急,大哥送咱们会很快的。”

  “呜呜……我爸要是死了,我怎么办啊,我妈不要我了,要是我爸也没了,我就是孤儿了……”

  “许婷,你先别哭,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呜呜,刚刚我爸给我打电话,说他对不起我,让我好好读书,以后让我去找我妈,他要死了……”

  我脸色阴沉的说道:“知道是因为什么事吗?”

  “不知道,我就知道,最近我爸魂不守色的,瘦了好多。”

  我以最快的速度把车开到市区。

  “快给你爸打电话,拖延一会时间。”

  “喂,爸,你等等我,不要丢下我。”

  “闺女,是爸爸对不起你,爸把一切都赔进去了,爸就是个傻逼,爸没脸见你。”

  啪!

  电话挂了。

  “爸爸,你说话啊,你在哪呢。”

  等许婷在把电话拨过去的时候,对方已关机。

  许婷急的大声哭嚎起来。

  这可怎么办,许婷爸到底是在哪呢?

  “哎,那头有人要跳楼啊。”

  “是啊,也不知道为什么想不开,看着还挺年轻的。”

  我随着人群将车子开到一栋大楼旁边。

  只见大楼顶站着一个人,手里还拿着一个酒瓶子。

  站在顶楼边缘,一阵小风就容易把他吹下来。

  这可是二十多层楼,下来就是粉碎。

  “爸爸,呜呜,爸爸!”

  许婷说着,就冲了过去。

  电梯全都在维修当中,我拉着许婷快速的爬起楼。

  二十多层,没用三分钟就爬了上去。

  许婷几乎是让我夹在腰间带上去的。

  速度快的,许婷都晕吐了。

  “爸爸,我来了,你下来好吗,太危险了别吓我。”

  许婷跑过去,朝着他爸爸喊道。

  “婷婷,你来了,爸爸对不起你,你别过来,爸爸只有一死解脱。”

  “爸,你到底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吗,有什么事,咱们好好商量,别做傻事啊。”

  “爸爸活不起了,你要好好长大,我死之后,你就去找你妈妈。”

  “不……”

  “许先生,你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说,没有过不去的砍,怎么能轻易放弃生命呢。”

  “小兄弟,谢谢你,如果你是许婷的朋友,希望以后帮我照顾着她点。”

  “闺女,永别了。”

  许婷爸眼睛一闭,一纵身就跳了下去。

许婷爸眼睛一闭,一纵身就跳了下去。

 文学


  “啊……”

  只听到楼下的群众大叫一声。

  许婷直接吓晕了过去。

  片刻!

  许婷爸突然睁开眼睛。

  他悬在半空中,一只手被我抓住了。

  楼下的阿姨大爷们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哎呀,那个人被一个小伙子给救了,那小伙子也太厉害了,好人啊。”

  “可不是嘛,可他能坚持住嘛,万一两个人都掉下来可怎么办?”

  “你是谁啊,松开手,我不想活了。”

  “你往腿下看看,多高,这要是摔下去,脑浆子就蹦出来了,做鬼也是个没脑子的死鬼。”

  “啊?我,我不想死啊。”

  早这样想不就结了。

  你上来吧。

  我一用力,许婷爸就被我一把拽了上来。

  “呜呜,钱都没了,我活着还不如死了,你为什么要救我。”

  “一个大老爷们,不是寻死就是哭哭叽叽的,丢不丢人。”

  “那我有什么办法?”

  “你的钱怎么没的,我帮你。”

  “没人能帮的了我,呜呜……”

  “爸爸,张大哥可厉害了,你有什么事告诉他啊,别丢下我一个人好吗?”

  醒过来的许婷抱着她的爸爸哭诉道。

  “哎,我是被人给骗了!”

  许婷爸叫许治安,许婷五岁的时候,她妈妈就跟个有钱人跑了。

  丢下许治安和许婷两父女相依为命。

  好不容易赞了点钱,想在商业街开个快餐店。

  可是被人给骗了八十万。

  许婷傻了,八十万,咱们家哪来这么多钱?

  “有一半钱是爸爸借的,想着用不了一年就回本了,结果,血本无归啊。”

  “谁骗你的钱,告诉我,我去帮你要回来!”

  “没用的,要不回来了。”

  “你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好好说话。”

  许治安被我骂的不哭了。

  说道:我本来是想开个快餐店,在黄金地带,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心仪的房子。

  价钱也比其他房子便宜,我觉得是捡到便宜了。

  他们说,要是现在租的话,连交三年租金,还能免五万块钱的押金。

  我一高兴,就把合同签了。

  可是那天我去拿房子,中介告诉我,说我的房子后年才交。

  我当时就傻眼了,说不能啊,谁会租两年后的房子。

  我交钱的时候,说的清清楚楚,是一手交钱一手交房。

  可那中介把合同给我一看,上面果真写着两年后交房。

  八十万啊,全打了水飘,这让我怎么活。

  那些钱有一多半都是借来的。

  还有我买了很多厨房用具,也花了小二十万,现在全泡汤了。

  这不是分明抢钱吗?

  从来没听说过租两年后的房子的。

  这个中介是真敢玩,下了这么大一个套。

  “带我去中介!”

  “我去了好几次了,他们很凶的,我还被打了一顿,白纸黑字写着,我也没办法,只能怪自己点背,为什么当时不看清楚合同。”

  “我气坏了,就报了警,可是警察说,这属于经济纠纷,让我去法院告他。”

  “我找了一个律师,他说我自己签的合同,就算是起诉也不能赢,而且对方价钱确实比市场价便宜,合同上又写的明明白白,我只能认栽。”

  瞧你那窝囊样,难怪许婷她妈不要你。

  真是气死我了。

  “走,我今天就去会会这个黑心中介。”

  龚月气喘吁吁的爬上来,脸上胀的通红。

  “许叔叔,我大哥很厉害的,让他帮你把钱要回来。”

  许治安点点头,带着我们去了那家中介。

  这家中介门面不小,看着挺有规模的。

  没想到,居然干这么卑鄙下作的事情。

  “老板呢。”

  一进店铺,我就高喊道。

  里面的工作人员,马上小跑着过来。

  喜笑颜开的说道:“先生,您是租房呢,还是买房。”

  “我找你们老板!”

  这时,工作人员才看到我身后的许治安。

  就知道是什么事了。

  脸色突然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笑容瞬间停止,而是白了我们一眼。

  朝里面喊道:“牛哥,有人找事!”

  此话一出,从里面的小单间,走出来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

  带着一个工牌大摇大摆的走过来。

  “谁找事?”

  西装男子咧个大嘴岔子,眯着眼看向我们。

  “我说许先生,你怎么又来了,昨天我们不是说好了,你脑子不好使吗?还找了一个帮手,想打架呀。”

  许治安被男子的大嗓门,吓的往后退了一步。

  我直接把许治安往前一推。

  “怕什么,我在这呢,别掉链子。”

  此话一出,惹的哄堂大笑。

  “你,你算个屁呀,还跑这来装大尾巴狼来了,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你们骗我钱,这是欺诈!”

  “啥?你在说一遍,我们欺诈谁了,这房子一到期,两年之后保证租给你们,这白纸黑字写的,我们可没甩赖啊。”

  “当初是这小子不看合同,怪谁啊?现在来找后账,爷爷就给你上一课,没有卖后悔药的。”

  “对了,我不是让你去告我们吗?你说你又是报警,又是去法院的,我们也没拦着你呀,对吧。”

  西装男说的头头是道,那叫一个嚣张。

  我直接从一边拉过一把椅子,翘个二郎腿,点着一支烟,慢慢听他白活。

  “你们就是骗子,故意骗我爸签这合同的,把钱还给我们。”

  许婷气愤的冲上去,就要抓西装男的脸。

  被西装男一把抓住她的手。

  “小丫头,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哟,我们可是正经的生意人,按照合同办事,从不干违法乱纪的事儿,可别污蔑我们。”

  “要怪就怪你爸缺心眼,哪有那么好的事,便宜那么多的房租,他也敢租,不是等着上当吗?”

  许治安拉过许婷,冲西装男大吼道:“当时,是你说的,交完钱第二天,就可以交房子了。”

  “不可能的事,我没说。”

  西装男一口否认。

  许治安急了,眼睛通红的说道:“你撒谎,你明明说了,要不然,我怎么会交钱呢。”

  “对呀,我爸这么老实本份的一个人,他不可能干那种傻事,一定是你撒谎。”

  “哼,一群傻逼,我就算是说了,又怎么样,你有证据吗?能证明吗?”

本文标签:贫僧善哉佛堂H第三章

上一篇:父母啪啪声太响 学霸C小混混到哭年下HW

下一篇:哈~不可以学长我是第一次 军人的粗大H拔不出来

相关内容

推荐